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女列车员的遭遇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宁心影伤心欲绝的回到家后,父亲的后事已经被亲戚处理了,由于是父亲自己不小心而招来的大祸,所以铁道部也没赔什么钱。母亲原来借款办了个小超市,一个月还能赚点钱,现在家里一出事,那些狠心肠的债主们就冲到商店里,把商店的东西抢了个干净,由于他们是债主,抢得理所当然,宁心影也拿他们没办法。家里什么都没有了。用光了家里的积蓄给母亲治疗着那个希望渺茫的病,再加上俩个要读书的弟弟,这一切的苦难,来得好快,一下子把年青的宁心影推到了人生的绝境。好在铁道部伸出了援助之手,把宁心影招到广州至北京的特快列车上当列车员,算是给了绝望的宁心影一条出路。

呜!火车进站了。高挑修长,年青美丽的宁心影打开了软卧的车门,俏立在车门旁,恭送下车的旅客。崭新的列车员服装穿在她身上,是那么的合身,就象是特意为她设计似的。再加上她带着的那一丝忧郁的笑容,迷住了不少的旅客,回头率绝对是百分之百。没多久,特快一枝花的称号就开始在这条线路上传开了。

宁心影工作十分积极,擦车啊,扫地啊,样样干得完美无缺。但也只不过是每月能评一个优秀列车员,多拿几十块钱罢了。这点钱,对她来说,远远的不够。弟弟要开学了,母亲又得做理疗了,这一切,都离不开钱。

钱!钱!钱!被焦急和悲哀笼罩着的宁心影坐不住了,她走出列车员休息室,倚在车厢的门口,呆望着外面乌黑的夜空,是那么的无助和可怜。

小姐!什么事这么不开心啊?不知何时,一个中年人站在了宁心影身边,低声问道。

宁心影回过身,认出了这中年人。他是广州的一个建材老板,常坐这次列车。也时不时和宁心影说过几句话。李老板,没事!谢谢!宁心影和客气的回答。是不是因为家里的事啊!为钱在发愁吗?看来这李老板对宁心影注意得很。竟然把宁心影的私事都打听到了。这!……宁心影不好回答了。我可以帮你啊!美人!说着说着李老板的口气变了,尤其是那个美人,叫得是那么色。你怎么帮我?宁心影禁不住问。我可以给你钱啊!啊!你给我钱!宁心影一时间没明白李老板怎么会主动给她钱。

是啊!你这么漂亮,给你也值得啊!嗨嗨!李老板淫笑着,忽然抱住了宁心影。宁心影大慌,你!你!干什么?美人!你别叫!让我玩一次,我给你五千!怎么样啊!五千,对现在的宁心影来说,是多么大的数目,那可是她几个月的工资啊。有了这五千,弟弟的学费就不愁了,母亲也可以进行理疗了。恍惚中,李老板已经把她抱进了休息室,关上门,照着宁心影的小脸就吻开了。

宁心影是麻木的,这不能怪她不自爱,要怪就只能怪那对她那么残忍的老天。休息室很小,宁心影只能半躺在小床上,上身靠着车壁,任凭李老板行动。好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乘客都睡了。应该没有人来打搅他们。

蓦地,宁心影感到胸口一凉,她一惊,只见自己的上衣已经被脱了下来,白色蕾丝乳罩也被扯下,那饱满柔软的一对可爱乳房呈现出来,乳房被阿龙抚摸过很多次,有了充足的发育,颤巍巍,白生生的,十分诱人。宁心影忍不住的羞,有一对娇小玲珑、晶莹可爱、嫣影的裤子,宁心影的阴部又呈现出来。宁心影的阴毛看来是修理过,很整齐,大小阴唇都很秀气,隐藏在茸茸的阴毛中。李老板伏下头,舔着宁心影的小穴,这不算是强奸,所以宁心影也没有被强奸的那种恐惧感。再加上和阿龙性爱过,身体对性爱有一种自然的反应。在李老板高超的口技下,宁心影小穴上的爱液是越舔越多,宁心影的娇躯也开始扭动了,不断呻吟:啊……啊……啊……要……要……啊……啊……啊……啊……啊……啊……好!……啊……

李老板听见她的浪叫后,轻轻的在宁心影的阴蒂上一咬。哎……宁心影又一声娇啼,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羞耻。可是,一股淫荡的需要又从她腰间升起,原始的情欲升了上来,已经控制了宁心影。

李老板一手握了鸡巴,一手分开宁心影的两片阴唇,将龟头送到穴口,用手指头按着阴核,用龟头磨她的穴儿。

宁心影被他磨得抖颤连连,娇喘起来。啊……你还没插……哼哼……哼哼……李老板磨了一会,宁心影的穴里淫水直流。她颤着声儿道:李老板,你……干吗啊……李老板见火侯差不多了,一挺腰,一根鸡巴完全插了进去。

宁心影颤抖着道:哎呀……插死我了……感到穴里一阵猛涨,有种说不出的充实感。

李老板用的是九浅一深的插法,让宁心影吃足了甜头,最后再狠狠的插她。没过几分钟,宁心影就叫道:哎呀呀……美……呀……啊……哼哼……舒服死了……嗯嗯…… 我好爽……我痛快死了……嗯嗯……哼唔……大鸡巴插得我美死了……李老板用力的,狠狠的抽插起来,鸡巴次次尽根到底,直顶到她的花心上去。同时感到宁心影的阴户内不断的收缩,有说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疯狂的抽插着。啊……唔……唔……噢……好美……好……好……美……哎哟……嗯……嗯哼……贯哥……啊……啊……

啊……啊……唔……唔……噢……噢……啊……被欲望控制了的宁心影不停的淫叫着。

李老板的肉棒又一次深深插入宁心影娇小的阴道,他让肉棒静静地插在宁心影阴道里,一手搂住玉人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用力提起,自己则坐在床上,双腿伸展,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娇羞迷乱中的宁心影,像一只小羊羔一样柔任他搂腰提起,见到自己和他这样面对面地赤裸相对,还和他赤裸裸地紧密交合着,不禁立时晕影又开是抽插了。巨棒开始在宁心影紧小的阴道中一上一下地顶动起来。头深深的埋在宁心影的乳沟中,再从乳沟一直舔到乳头,一路上含、咬、舔、吹,各种口技灵活应用。让宁心影感到全身快感不断,越来越兴奋。:嗯……嗯……唔……嗯……嗯……唔……嗯……李老板在宁心影体内深处顶动着,渐渐加重力度,巨大无比的肉棍在宁心影那紧窄万分娇小阴道中进进出出……唔……唔……乖……大贯……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嗯……唔……啊……要命……的……东西……又……粗……又……长……啊……唔……我……太快活……啦……不行……了……唔……

终于。宁心影到了高潮,李老板也射出了大股精液。他还很将信用,掏出一叠票子,抽出一张塞在宁心影还在流水的阴道里,其余的都丢在桌子上。满足的走出了休息室。羞愧的从阴道里抽出那张被自己淫水打湿的百元大钞,想着刚刚淫荡的自己,宁心影禁不住趴在桌子上哭泣着。她自己都分不清楚,这是什么的行为,是自己无耻吗?是自己下贱吗?也许,还是那句话,这只能怪那残忍的天。火车还在行驶,但总会到站,而宁心影的苦难才刚开始,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羞愧的宁心影等火车到站后,利用休息的时间,准备去家里一趟,把钱的事情解决掉。

回到了家,大弟很懂事,知道家里的困难,出去打小工去了。二弟年纪还不过十四岁,看样子还不知道家里的困难,正躺在沙发上看录像。见宁心影回来了,吓得弹了起来,匆忙慌张的关掉了电视机。

小弟,在看什么啊?你得抓紧时间做作业啊!就要开学了!宁心影关心的说道。恩!知道了,姐,你怎么回来了!小弟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趁家里没人竟然看黄片。正看得鸡巴朝天的时候,姐姐回来了,还好宁心影没注意他刚刚慌张的神色。由于房间门是背着电视的,所以宁心影也没法看见他弟弟那短裤下撑得天高的鸡巴。

就快发车了。宁心影想抓紧时间洗个澡,被李老板搞了后,一直没机会洗洗,总觉得阴道那里湿糊糊的,很不舒服。

关上门,宁心影脱下衣服开始洗澡了。天气还很热,凉冰冰的水冲在身上,有种十分清爽的感觉。

沐浴中的宁心影真的是个美人。俩个乳房白白的,大大得。暗997wyt.com影的阴毛不是很旺盛,黑黑的,软软的,被水一洗,都很规矩的贴在了阴道口,水从上面流过,时不时的留下一俩滴好象是舍不得离开这美丽小穴的水珠,挂在黑黑的阴毛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好一副美女沐浴图啊。宁心影仔细的洗完了上身,手来到了那神秘的小穴。被李老板搞了很久,淫水也流了不少。宁心影感觉到这里很脏,用手洗了起来。fd),-[$5f

恩……恩……!淫叫声好动人。宁心影的手指离开了阴蒂,插进了自己的小穴。一根不管用,她用插进去了一根。一手也摸到了自己的乳房上,使劲的揉着,柔软的乳房被一下揉平,一下搓扁。手指在小穴里一进一出插得很快,还不时在阴道内部挖几下。啊!……啊!没多久,淫液就流了出来,合着水流到了地上。

直到阴道一痛,才发现弟弟的鸡巴已经插进了一小半。禽兽!你还是不是人!宁心影痛苦的骂道。挥手一巴掌,打醒了疯狂的小弟。小弟看着眼睛痛苦的想着,这就是自己的弟弟吗?流着泪,宁心影穿好衣服。向车站走去。这一刻,她又多了一分痛苦,对世界又多了一分冤恨!!

哈哈!又是一阵怪笑,没事,随便问问!想不到人称‘特快一枝花’的宁小姐这么漂亮迷人,真是名不虚传啊!原来这人就为了这么一个无聊的问题而来。无聊!宁心影暗骂了一句,先生说什么呢,没事我走了!说完不等那人回话,离开了车门。烦恼的她没注意到男子眼神里冒出的欲火。

车过郑州,夜色已经笼罩了大地,旅客们都在火车的晃悠中进入了梦乡。宁心影又来到了车门处,看着门外漆黑的天地陷入了沉思。宁小姐在为什么事烦恼啊?一听声音,宁心影就知道那讨厌的中年人又来了,她强压着怒火:先生还没有休息吗?是啊!身体不舒服,睡不着。

哦!是这样啊,医务室在七号车厢,你可以过去看看!那到不必,这小毛病小姐你帮帮忙就解决了!说着,那人已露出一脸淫笑。到这时候,宁心影已经明白了这人心中卑鄙的想法,无耻!宁心影恨恨的骂道。嘿嘿!小姐别生气啊,我可是李老板介绍来的啊,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哎!小姐好可怜。中年人人模狗样的叹了口气:这样吧,我出一万五怎么样!这人还真舍得,上次李老板都只掏了五千。一万五!愤怒中的宁心影象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了一下一样,浑身一颤,呆住了。耳边响起了上次看妈妈时医生的话:小姐,你妈妈的病得用国外的药物,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后来宁心影一问价格,那进口药是每支八千元,出于无奈,宁心影也只能同意了医生的建议。

中年人看着发呆的宁心影,知道宁心影已经被打动了。宁小姐,我姓王,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说完人靠过来,抱住了宁心影。急不可待的亲着她。我们没有理由责怪宁心影的所做所为,更无法指责她这是所谓的道德败坏。承然,这世界上风尘女子很多,更没有什么地位可讲,婊子,破鞋,鸡,这些伤人的词语都加在她们的身上。但又有谁去正视过她们的痛苦和无奈。举凡风尘中人,大体能分为两类,一是为生活所困,无可奈何的伦落到这一行,二就是为生活所诱惑,为了虚荣,自甘堕落,挥霍青春。我们理所当然的鄙视后者,但对于前者,却更应该付出同情。仔细想想,哪个女孩子不想守着自己的爱人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别!别在这里!宁心影羞愧的拒绝着。

不在这里怎么行,只有这样才刺激啊!王老板说完飞快的把宁心影调了个方向,让她面对着车门,自己却从后面抱住她。俩手熟练的解开宁心影的衣扣,把她的内衣往上高高的搂起,一股凉意忽的侵入宁心影那雪白的皮肤。

别!求求你别在里!事到如今,她只能无力的哀求。嘿嘿!小姐,你不觉得这样才刺激吗!别怕,这么晚了没人了!王老板在她耳边淫道。他大嘴张开,含住宁心影那小巧的耳垂抚吸着。舌头还时不时的伸出来,在她脖子上舔几下。

宁心影羞愧的闭上了眼,默默的沉受这一切。王老板扯下宁心影的乳罩,双手一边一个,很是熟练的揉搓了几下,突然用力把她往车门上一挤,宁心影的乳房和胸口都赤裸裸的贴在冰凉的玻璃上。呀!凉意刺激的宁心影发出一声低呼,全身用力往后退。

王老板的下半身不住的左右移动,带动着宁心影的下半身在车门上磨来磨去。这样一来,乳房和阴道这三个敏感点受着车门那股凉意的刺激,后面的屁股又传来一阵阵袭人的麻痒,这种全方位的爱抚令宁心影忍不住的涌起了爱的欲火。由于嘴被封住,她只能情急的从鼻孔中发出一声声诱人的低吟。

呜……啊……呜呜……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沾在车门和毛绒绒的阴毛之间,擦来擦去,有如在车门上画水彩画一样。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