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保全与寂寞荡妇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终于从军中退伍,拿着手中的退伍令,心中感到十分兴奋,也感到有点不真时实。当一想到退伍后的工作,就令我感到一阵心虚,退伍前几个月就开始找工作,才知道现在社会上工作难找,一个高中毕业的学生能作些甚么。

自己原本就是一个单亲的小孩,而当保全的父亲却在当兵时去逝了,想到未来,心里真的有点恐惧,但天无绝人之路,爸爸生前的同事老刘来家中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去他们公司工作,我当然满口答应。

我就被派到跟老刘同在一栋高级的大楼担任夜间保全,工作一个月后对大楼里每户人家都大致了解,其中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十二楼那户因为那户人家里只有一个年约四十几岁的美妇人,平常深居简出很少出门,但最近晚上却常常到十一点才回家。向老刘问过后,才知那美护人叫周文慧,有两个女儿都在台北念书及工作,先生在前年因病去逝,她老公生前是搞房地产的商人,留下一笔可观的财产,所以生活富裕,因为最近比较闲,所以参加一个插花班。想到自己退伍后就没近女色,不如拿她当目标吧!一想到这全身都兴奋起来,也就更加注意她的生活起居。

终于到了有一天决定下手,因为有两天休假,早上六点与老刘交班后,趁老刘与早起的住户闲聊时,搭电梯到十二楼,戴好面罩,整理工具,等待着时机下手。等到住户上班时后,她出门准备买菜,在她按电梯时我窥准时机从楼梯间窜出,手上并拿着刀子恐吓她,逼她开门进入屋内,我在美慧的房里找出丝袜和内裤,将她用丝袜绑起来,而内裤塞入她的嘴,让她叫不出声音来。

我把美慧的粉腿举到我的肩上往前压,让淫穴更凸出,两手揉着大肥奶,轻抽缓插着淫穴,让美慧感觉到我的大鸡巴。美慧偶而也会配合着,发出「呜……呜……」的声音。

约五分钟后,美慧的淫水流的阴部整个都是,美慧也持续的发出浪叫声,我开始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突然美慧的淫穴流出大量的淫水,阴道也一松一紧的蠕动着,夹的我好爽,我感觉龟头发烫,我知道我快要射了,赶快把龟头插进美慧的子宫颈,把热热的精液射进美慧的子宫里。

高潮过后,我拥着美慧稍做休息,用预先准备好的绳子把美慧的四肢绑成大字,我要在这两天好好享受这性感的美妇–美慧。

当我在准备下一步应做甚么时,美慧一直在床上挣扎并看着我,我看她好象想跟我说甚么,于是我走到床边跟美慧说:「你想说话?」美慧拼命点头,于是我把塞在她口中的内裤拿出,美慧马上大喘了一口气并说:「你是我们大楼的保全小张,对不对?」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她,美慧看着我的眼神便说:「你的证件在进入客厅时就掉在地上了。」

我心虚的说「你会报警吗?」美慧摇头说:「我不想把事情闹大,而且……」我突然间松了一口气,并且脑筋也灵活起来,想美慧四十几岁,正处狼虎之年且独守空闺,一定很有个发泄管道,否则也不会一开始时用手指就能令她达到高潮。

于是我试探的说:「而且想找个人安慰吗?」美慧听后,马上脸红并沈默不语。我心里已知道了答案,便脱下面罩问她说:「想被绑着吗?」美慧摇摇头,于是我便把绳索松开,并仔细打量着美慧。虽然已经是中年,但保养的好,不但脸蛋娇艳,就连身材也凹凸有致,绝不像是生过孩子的母亲。

美慧这时望着我说:「还没看够呀?」我笑着说:「我想……」美慧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我说「你不会累呀?」我用戏谑的语气说:「如果可以的话……先吃点东西吧。」

这时她才知道会错意,并要挣扎起身,但看到我一动不动的跨在她赤裸的身上,便说:「你不起来,我怎么去弄东西给你吃?」我只好从从她身上下床。这时美慧爬起来并找衣服穿,我马上制止她并跟她说,希望她光着身子去弄早餐,她用害羞的眼神看着我。

「没关系啦,又没有其他人。」

她才放弃并走向厨房。

望着她随步伐抖动的双乳及丰臀,我不禁一阵冲动,跟着进入厨房并在她后面毛手毛脚。美慧真的是一个很敏感的女人,经过一阵子抚摸后,她就气喘嘘嘘并且淫水顺着两腿流出。这时她转身对我说:「你在这样摸下去,我要怎样弄早餐呀?!」我只好笑笑并离开厨房。

我到客厅后看见美慧全家福的照片,像片中有两个年轻女孩。这时美慧从厨房走出来并端着两盘早餐,看着我说:「我两个女儿好看嘛?」我笑着说:「没妳漂亮成熟。」

美慧笑着说:「嘴真甜,不知道骗了多少女人,我大女儿筱云不知有多漂亮,只可惜……算了还是先吃早餐吧。」

我肚子真的饿了,从昨日当班前就紧张得没吃。吃完早餐后,美慧拿着餐盘进入厨房,看着她令人遐想的背影,胯下不禁一阵冲动,真是饱暖思淫欲,于此又跟在后面进入厨房。

经过一阵挑逗后,文慧满脸通红的回过头来说:「真是个小色鬼!」接着就不断扭动身体以逃避我魔手的攻击。听见文慧气喘咻咻及悦耳的呻吟,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在文慧背后提起她的左腿,再用我的小弟弟在文慧小穴周围不断磨擦。

文慧:「干嘛那么急……到房……喔……喔……」我不顾她的建议及反对,已把我的大鸡巴插入文慧的小穴中。

真不敢相信四十岁的女人有这么紧的小穴,我边吻着文慧美丽的颈部边说:「你老公以前很少碰你吗?」文慧用呻吟的声调回答:「我那死鬼……从生下小女儿后……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根本就……嗯……」听见美慧的老公以前如此暴殄天物,我心中不经一阵爱怜的说:「放心好了,我以后会好好疼你的。」

于是我更卖力在文慧的小穴抽插,并用一只手在文慧双乳不断揉捏。

只听文慧:「喔……喔喔……好老公……轻一点……好美……喔……就是那里……喔……重……喔……重一点……我的好老公……你好会插……把……把我快弄上天了……好爽……喔……」我看文慧淫性已起,把她抱到流理台上,看着她淫荡的表情,忍不住吻上她性感的嘴唇,我的大鸡巴又重新进入文慧湿淋淋的小穴,我的口也从文慧的嘴唇游移到文慧的丰乳上。

文慧不断的呻吟:「啊……啊啊……噢……喔……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喔……喔……爽死我了……啊……老公……老公……啊……你……弄……弄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喔……啊……老公……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我更加重了力道,没多久就听到文慧说:「我、我要……我要登天了……」就感到小弟弟被一阵热热的阴精淋住,文慧又进入昏昏沉沉的状态。

我看着文慧的样子,就抱起她走向卧室,我的大鸡巴还留在文慧的小穴中,随着步伐一进一出,文慧的淫水也滴在地上。到了床上放好文慧,文慧也悠悠的醒转过来说:「坏人……你还没满足呀?」我感到一阵好笑,难道她感觉不到我坚硬的小弟弟不是还插在她的小穴中?于是我就用小弟弟在她穴中抽动两下以示回应。

突然间我起了一个念头,以前当兵时有人说过玩后庭的滋味不错,便问文慧说:「你想不想换个新花样?」文慧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便跟她解释,并不断说服她。起先她不肯允许,但在我不断怂恿下终于答应,接着她表示她是头一次玩这种花样,希望我温柔一点。我笑着跟她表示,我也是第一次,而且我知道她那块仍是处女地,便兴起了非要征服不可的快感。

我用大鸡巴朝着文慧可爱的菊花蕊迈进,在进去三、四寸后文慧不断叫痛,我只好停下来,不断挑逗她全身,并趁她淫性渐起时大力插入,没想到文慧发出一声惨叫哀号后又昏了过去,我只好停下来不断呼唤她。

没多久她便醒过来,生气的对我说:「大坏蛋,你不能温柔点吗?」我只好笑笑的说:「总会有第一次嘛,痛过以后就会爽了。」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她会不会爽,不过我好象在替处女开苞而感到很爽。

看她没甚么反应,我又在她身上不断摸索,嘴巴也在她乳晕周围吸吮,下身跟着慢慢的抽动起来。终于美慧又起了反应:「这次要温柔点呦!」我当然满口答应,在我一阵缓慢的抽插后没多久,美慧又开始发出呻吟:「这种感觉好奇异呦……喔……喔……好人……你好厉害……喔……呀……再……再大力一点……」我突然觉得有点矛盾,戏谑的说:「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大坏蛋?你是要温柔点还是大力点?」文慧脸红闷声不答,我大笑后也增加了力道,文慧反应也就更剧烈:「你这个大坏蛋……喔……喔喔……我受不了了……没……没想到真的感觉……你真的好会……」经过我不断的开垦后,我觉得文慧会爱上后庭的乐趣。

就在文慧快要进入高潮时,卧房的电话突然响起,文慧用免持听筒的方式接听:「喂?」对方从电话用悦耳的声音回应说:「文慧姐……我玉茹呀,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去插花班?」我听了之后想笑,文慧现正在「插」花,而且是后庭花,便用力顶了一下文慧。

「喔……嗯……喔我我想一下……」玉茹听后说:「文慧姐你没事吧?」我此时便不断吸吮文慧的乳头,文慧受不了的回答:「喔……嗯……我……我有点感冒……今天晚上……晚上……你来找我好了。」

玉茹听后不禁说:「那文慧姐……我晚上去找你,别忘了先去看医生喔!」文慧在我不断骚扰下,匆忙把玉茹打发,我停下动作,用怪她的口气问她:「你晚上去插花,那我要干嘛?」文慧听后笑说:「小坏蛋,我是担心我一个人没办法伺候你,所以便宜你了。玉茹是我插花班认识的同学,是个小学老师,三十出头而且长的很有气质,她因为现在跟她老公在办离婚,你可不要有了新人忘旧人呦!喂……你怎么不动了?」我听了一阵惊喜,不禁大力地抽动起来,以感谢文慧替我的设想。没多久文慧又进入了令一次高潮,文慧一看我仍未满足,便用虚弱的声音说:「好人,我受不了了,我们去浴室冲洗一下,我用别的方式让你满足好不好?」

我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她害羞的回答:「你不知道女人有三个洞吗……我那死鬼老公……每次不行时……」我听后感到十分高兴,以前的女友怎样要求都不肯答应嗯。一想到这里,我就抱起文慧到浴室,文慧仔细把我身体各部份清洗,尤其是我的小弟弟,没多久文慧就熟练的吞吐起来并不断抚摸我的阴囊,这种奇异的感觉令我一阵舒爽。看着随文慧吸吮而抖动的双乳不禁弯下身去抚摸,文慧真的很有经验,没多久我就兴奋的怪叫,终于我忍不住按住文慧的头,射出我那滚烫的阳精,文慧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只好把精液吞下。

我在满足后抱着文慧回到床上,经过一晚没睡及经历了几次大战,真的累透了,突然听见文慧的酣声,望着身旁成熟的中年美妇,想着刚才在她身上的任意施为,我笑了笑,并满足的搂着文慧进入梦乡。

在不知睡了多久后,被文慧起身给惊醒,文慧用埋怨的口吻说:「你这个小坏蛋,一点都不会体贴人家,人家现在感到好象被火烫过一样。」

我只好对她表示:「总有第一次嘛!」在我一阵安抚后,文慧才没那么介意。

在闲聊一阵后,得知文慧对自己的为何会看上中年的她感到好奇,我仔细想后回答她说:「可能是我从小就没妈妈吧,而且你又长的很漂亮,所以我才会这样,我也是第一次这样做。」

文慧听我说她依然漂亮而感到高兴,便撒娇的说:「不知道有没有骗人家?每次都是第一次。」

我虽然接触的女人不多,但也知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道理,就对文慧说一些令她高兴的话。

文慧听后便说:「人小鬼大,不知道有那些话是可以听的?不过,小张你说你母亲已不在世了,那你父亲呢?」我听后便把家里的状况大略的讲了一遍,文慧便说:「我们年纪真的有段差距,不如你当我干儿子,这样以后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好不好?」我当然也觉得这方法不错,便逗文慧说:「你倒不错,多了一个干儿子,那我有甚么好处?」文慧听后笑着亲我一下说:「干儿子,干妈给你的好处还不够吗?都跟你上床了,还怕你不满足,帮你找其他人来满足你,天下那有那么好的干妈?而且我那死鬼老公留下来在台北及美国的生意也可以交给你一部份去打理,这样不就可以说是人财两得?」我笑笑的说:「干妈,我只要人就好,我对生意真的没甚么兴趣,我认为钱够就好。」

文慧听后便说:「小张,我本来还担心你是为了财产才接近我,看来我是多操心了,而且我老公的生意目前由我的大女儿筱云及一些亲戚在打理,如果现在交一部份给你的话,他们可能也会觉得奇怪及怀疑,不如以后再说吧。」

我对文慧讲的生意真的兴趣不大,不禁对她的身体又毛手毛脚起来。文慧假装生气的说:「我现在在痛你还挑逗我,那待会玉茹来时,你要怎么应付她?」我听后只好打住,问她说:「干妈,那玉茹真的愿意我上她吗?万一她不肯怎么办?」文慧想了一会便说:「你说甚么上不上多难听,你会考虑她愿不愿意,你就不考虑我当时愿不愿意让你……上。」

文慧说完之后便笑出来了。

我只好说:「我当时没考虑那么多,而且我也不可能跑去问你愿不愿意让我上。干妈,不如不要叫她来,好不好?」文慧说:「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想好了,待会你假装闯进来的小偷把我捆绑住,玉茹来时你也把她制服,让我们先来一段把她引起兴趣。她老公跟她分居一年多了,我就不相信她不愿意,事后我帮你说服她,那不就没问题了?」我笑说:「干妈,我以为你有甚么好办法,结果还不是用我的方法。」

文慧听后轻槌我我胸口一下说:「那你又有甚么其他好方法?」我只好笑笑的不置可否。

在文慧的催促下,我俩便起身去安排,文慧边穿内裤边埋怨我刚太粗鲁。我看着她,便要她干脆不要穿衣,反正待会也是要脱。文慧想想也对,就不再穿着其他衣物,于是我们就开始布置。

终于等到晚上六点多,门铃响起时,我向躺在床上双手被捆绑及嘴巴贴上胶布的文慧眨眨眼,便套上头套照照镜子,想起早上进来时便是这副模样便觉得好笑。走到客厅大门,缓缓将门锁打开便隐身门后,就听到玉茹问说:「文慧姐?你准备好了吗?有没有去看医生?」我摒住呼吸,在玉茹刚踏入门后,立刻把她拉近门内推向沙发并把门锁上,玉茹一阵惊呼,我便亮出预备好的刀子恐吓她:「不要乱叫,这里隔音设备做的不错,你的叫声没有用,而且我不想在这见血,懂不懂?」玉茹惊慌的望向四周,最后用惊恐的眼光望着我,并用颤抖的声音问说道:「你想怎样?文慧姐呢?」我笑笑的跟她说:「这里的女主人已经被我制服了,我只是要点跑路费,如果合作点,我也不会为难你们,懂吗?」玉茹拼命地不断点头。

我这时拿起桌上的绳子走向她,她用疑问的口气问我:「你想干嘛?你不是只要钱吗?干吗要绑住我?」我只好骗她说:「你们有两个人,我在搜索财物时,我无法一一兼顾,难保你们不会脱逃去求救。把你绑起来对大家都好,合作点,把双手放在背后并把双脚靠拢。」

玉茹只好照我的要求去做。

没多就我就把这个像受到惊吓小鸟的玉茹绑好,我用戏谑的口吻说:「谢谢你的合作,请把双唇紧闭,再次感谢你的合作。」

玉茹在闭上双唇后,又用疑惑惊恐的眼光望着我,我马上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巴。

我此时细细打量着玉茹,一头过肩及背乌溜溜的长发,脸上戴着金边眼镜,脸上虽然有胶布挡住一部份,但不能遮掩她的美丽,带一点高贵的气质,也许是当老师的关系吧!一身淡蓝色的套装内着黄色的衬衫,穿着同色系的丝袜及高跟鞋。因为她是坐着,所以从外观很难判断,不过从她急促呼吸的胸脯来看,应该不小,整体跟文慧比起来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玉茹看我一直打量她,便惊慌的向四周望去,还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笑笑的问她说:「你是问我女主人吗?喔,她在卧室休息咧,我带你去找她好了。」

说完后我便抱起她。玉茹不断扭动身体,我笑着对她说:「你再乱动,掉在地上可别怪我,我刚跟女主人聊天聊到一半,你就闯进来。」

到了卧室,玉茹一看到文慧只着一条内裤的躺在床上便不动了,我想她大概吓呆了。我把她放在椅子上,又用其他的绳子将她跟椅子绑在一起,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小宝贝,我先跟女主人聊聊,你不介意吧?」我走回床上跨在文慧身上说:「我们刚聊到哪?喔,是不是你那令人心动的双乳?」说完后我便吻上文慧的乳峰,双手也不断向文慧的丰乳挑逗,没多久文慧就气喘嘘嘘了。我便向文慧说:「你不介意我认识一下你的小妹妹吧?」我便笑着把文慧内裤脱下,接着就把文慧的双腿跨在肩上,而我低头埋向文慧腿根之处。我不断的吸文慧的阴唇四周,不时用舌尖挑逗她的阴核,文慧的阴道不断流出淫水,尝起来有点酸酸的,便对文慧笑说:「妳小妹妹一直在流口水咧。」

我又用舌头探入阴道内不断搅动,文慧一直扭动身体,并发出呜呜的叫声。

文慧用脚敲打我的背,让我觉得好象有话要说。于是我爬起身到文慧脸前,用身体挡住玉茹的视线,说:「你小妹妹好象叫我多认识你。」

我便把文慧嘴上的胶布撕去,文慧边喘气边小声的说:「你作戏那么认真干嘛?干儿子,我忍不住了,你看玉茹已经满脸春情,你先满足我后在去对付她。」

接着又假装的说:「你……你想干嘛?不要乱来。」

我只好笑笑的说:「我不会乱来的,你小妹妹说想认识我小弟弟,你不介意吧?」我回头望着玉茹说:「你介意吗?」玉茹先是摇头,接着又感到不对而点点头。我看这妮子两眼春光流露,八成已不知道怎么做了。

我笑着把文慧的双腿跨在肩上,调整可以让玉茹观看的角度后,便把我的大鸡巴缓缓的进入文慧的小穴中,文慧此时也假装抗拒了一下,我终于又进入了文慧体内。那种被温暖肉穴包住的感觉真的不错,想到还有人在看,为了给玉茹更大的刺激,我也加重了力道及速度,两手也尽可能的往文慧丰乳攻击。

文慧在多处受袭后不禁开始呻吟起来:「喔……嗯…嗯……喔……好…好舒服…呀…呀…顶……顶…顶到了…喔…喔……你…你这个恶魔…好厉害…喔…感觉好象快登天了……喔…呀…救…救命……喔……再…再用力点…好…好……」我听了之后也搞不清楚那些话是真还是作戏,但也感到异常的兴奋,便两手握住文慧的脚踝,使文慧更暴露出性交中的阴阜让玉茹看得更清楚。

没多久,文慧就只能摇头呻吟了,文慧在我强势攻击下呻吟的说:「你好…好厉害……喔…嗯……嗯…可不可以……让我…让我在上面?」我讶异着,看着文慧会不会装过头了,马上回头看到玉茹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我想反正没试过,就先把文慧双手解开再翻转到我上面,文慧边喘气边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干…干儿子……没想到……有人…在旁观看会…更刺激……」说完后便不断挺动身躯。

看着文慧不断摇动的双乳,感觉好象白色的浪花,便用双手不断的搓揉。文慧的头一直摇摆着,而那头长发也随她飞舞,文慧起先一直紧迫双唇,用鼻子发出闷叫的声音,最后忍不住喊出:「喔…喔……好人……我…我快不行了…呀…呀……嗯…呀·…再…再用力…再用力点……」看着文慧动作越来越大,为了怕她摔下床去,只好把双手扶住她的腰,文慧一看我双手离开她的丰乳,便用自己的双手去大力搓揉她的乳房。我看文慧快要到达高潮时便把她翻转到我身下,并更大力的抽插。在百来下后,文慧便大声的呻吟:「喔…喔……要…要高潮了……呀…呀…呀……登…登…登天了……」我便感到小弟被一阵温暖的阴精冲刷。

文慧边喘息边说:「我…我不行了……喔……让我休息一下……」我便停下身来,故意说:「怎么办?我还没满足耶。」

说完望向玉茹,便看见玉茹双眼含春,一副饥渴的模样,我笑着问她说:「你觉得让她休息一下好吗?还是你先代替她好了。」

双手隔着衣物抚摸玉茹的双乳,用言语刺激她:「恐怕不小呦,保养得不错嘛,蛮有弹性的。」

我便开始替玉茹除装了。没想到,玉茹是用黑色的蕾丝内衣裤,边笑边说:「看不出来呦,没想到你也蛮性感的。」

双手也没停的把最后障碍去除。

我想玉茹嘴巴封着,听不见她的淫声浪语,不如就把她撕下吧,我用一只手往她小穴迈进,一只手搓揉着她的左乳,嘴巴也不闲着的轻咬她的右乳头。突然觉得迈向她玉门关的手遭遇了抵抗,原来玉茹把双腿紧闭了,我便粗声跟她说:「你是不是想双脚绑着干?如果不想,还不打开让我亲近亲近你的小穴!」玉茹一边摇头,一边缓缓打开双腿,我笑着说:「这样才对嘛,你难道不想跟你的文慧姐一样享受吗?乖乖的,包你舒爽快乐。」

玉茹此时一直闷声不响,我一看她如此嘴硬,便非要她求我插入不可,马上双手及嘴巴迈向原本预定要去的方向。在不断的挑逗后,玉茹不停发出沉重的鼻音,不过就是不肯发出我想听到的淫叫声。于是我便转移阵地,重点攻击她的小妹妹,非要她出声求饶不可。我不断用舌头舔着她的小阴核,三不五时探入她的阴道内,望着潺潺流出的淫水,我就不相信她能撑多久。突然她居然用脚紧紧夹住我的头,我痛得不禁破口大?:「臭婊子,你想谋杀亲夫呀!还不放开,连大头小头都不会分。」

玉茹将脚放开说:「我…我忍不住了,可不可以?」我生气地对她说:「可不可以甚么?」她委屈的说:「可不可不要再逗弄我了,直接办正事好不好?」我听后戏谑的说:「我难道在办私事吗?搞不清楚状况。」

一边还不望用手去拨弄她的阴核。玉茹听后便急忙的说:「我是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用舌头了?」我笑着说:「我不是在用手了吗?要我再把头让你夹,我又不是白痴。」

玉茹受不了,呻吟说:「喔…喔……我的意思是可不可以……插入了。」

我开玩笑的用手指去抠挖玉茹的小穴说:「真麻烦,这样可以了吧?」玉茹急忙回答:「呀…呀……不…不是手指啦…喔……」我装作好奇的问说:「奇怪,不是舌头也不是手指,那是甚么?」玉茹羞怯的说:「是…是……嗯……是…是你的…阳具啦…喔…喔……」我也不忍心在逗弄她了,便说:「早讲嘛,夹我的头有屁用呀。」

玉茹急迫说:「快…快用你的大阳具插进来……」我便来到玉茹身下说:「不要再夹了喔,不然夹断就没得玩了。」

玉茹急促的说:「我知道啦,还不快点!」我对准入口后便大力插入,没想到玉茹大声叫痛,我好奇的问说:「我应该没插错洞吧?你不会告诉我你是处女吧?」文慧在旁听到后,不禁紧张的问说:「茹妹,没事吧?」玉茹难掩疼痛的说:「我…我先生那根比较短小,所以…」文慧听后用脚踢我一下说:「你可不可以轻点呀?」我只好说:「真麻烦,我会慢一点好不好?」玉茹听后忙说:「你可不可以先停一停?」我只好把大鸡巴缓慢地抽出,玉茹感觉到大军正在缓缓撤出后,急忙用脚缠住我的腰说:「不要,等我适应了再…再继续……」我听了后便笑了出来说:「还真麻烦。」

但我还是把大鸡巴又缓缓插入。

文慧此时对玉茹说:「不如我帮帮你好了。」

便用手搓揉玉茹的一对奶子,还偏过身子与玉茹接吻起来。我越看越受不了,于是就用手去逗弄文慧全身,没多久玉茹淫性渐起呻吟不断,文慧擡起头向我示意我赶快动作,我想不如就像早上替文慧开后庭一样,先吻住玉茹的嘴,接着马上用大鸡巴大力插到底。玉如突然间一阵颤抖,并用双脚夹住我的腰,我离开玉茹的嘴唇,看她不断喘气边说:「你怎么那么狠?也不先通知一下!」我笑说:「难道要通知左邻右舍?痛过就好了嘛。」

文慧笑说:「茹妹,我们都是过来人,你要不行,我先帮帮你顶替好了。」

玉茹忙说:「我可以……可以……」说完之后一阵脸红。我这时发出类似火车起动的声音,引起两个女人的好奇,我笑笑说:「没甚么,我只是通知我要动了。」

文慧不禁一阵娇笑,而玉茹则是满脸通红。

在我跟文慧的夹攻下,玉茹很快的就进入了要高潮的状态下呻吟:「我的好人……好丈夫……你干死我了……嗯……好爽喔……用力的干吧……我愿意为你而死……唷……好哥哥…大鸡巴哥哥……用力干吧……我的小穴……好舒服……喔……嗯……我快去了……喔……对……就是这…样…啊……啊……亲哥哥……深一点…喔……用力干我…干…干……嗯……干你的小穴……让…让我上天……吧……啊……嗯……」我讶异的看着玉茹,不敢相信她说得这么露骨。没多久玉茹就泄了,在高潮时还像章鱼般紧搂着我。

文慧笑着对我说:「还没满足呀?要不要我帮你解决?」我当然满口答应,文慧于是又用她性感的嘴巴替我服务了,玉茹这时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我们。

我先把玉茹的双手解开,并对她搂吻起来,不让她多作细想。

在完事后,文慧用自豪的口气对我说:「干妈的口技不错吧?」玉茹此时才知道我俩真正的关系,经过文慧一阵好说歹说后,并不断说玉茹的老公对不起她她也可以红杏出墙之类的话,玉茹已经慢慢接受这种状况。我这时才知道玉茹老公在外金屋藏娇,而且想跟玉茹离婚,但玉茹始终不肯答应。

文慧笑着骂我说:「干儿子,你还戴着头套干嘛?想当缩头乌龟呀?」于是我拿下头套,我们三人又在床上温存一阵子之后去外面吃了点宵夜。代班的王老伯看我带两个漂亮的女人走出电梯时,不知有多讶异。

文慧跟她解释说,我本来是她的远房亲戚,现在她收我当干儿子,还包给他一个红包,说是感谢他帮我代班之类的话。我趁王老伯没注意时轻拍了文慧的丰臀,文慧识趣的表示我们要离开了,王老伯还不断在后面表示感谢。

没几天后,玉茹便跟她老公离婚了,还得到一笔可观的膳养费,不过这都是后事。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