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一门之隔玩偷人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眼看着要到国庆了,准备出去旅游。

但是大假到哪里去人都多,徘徊在旅行社门口的时候,接到一张普吉岛的传单。

对啊,去普吉岛吧!应该没有国内旅游景点这么多人,而且我也喜欢大海。

和一个同事商量,他也表示赞同想去,于是乎到旅行社报了名,开始准备去普吉岛之前的事项和手续。

期间,在和程mm(如有不了解的,请看之前的鬼屋猥亵离异少妇系列)的一次闲谈中无意说起了这次国庆的出游计划,程mm当即表示想去,正当我暗喜的时候,她却告诉我,她男朋友也要去……到最后,她表妹一家也要去,她表妹姓李(之后就叫他李mm吧),可不是单身,孩子都2岁了。

不爽归不爽,毕竟过去是旅游散心的,就这样,我和我的同事还有程mm一行六个人在国庆踏上了前往普吉岛的旅途。

普吉岛很美,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的关系,相处的很融洽,唯一让人心烦的事,就是第一天刚到普吉岛的时候。

程mm嫌她的房间窗户外有遮挡,妨碍了她的视线,非要和我换房间。

我和同事一间房,两个大老爷们自然无所谓,换就换了。

于是,变成了程mm的房间在左侧,我和同事在中间,李mm和她老公在右侧。

随着夜晚降临好戏开始了,两边此起彼伏的叫床声就像是在比赛,偏偏这个酒店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

就这样,我下身充血熬到早上,而我那同事,半夜就摸出去了,估计是受不了找人泄火去了。

之后的几天,大家玩的很尽兴,估摸着是玩的累了,两边房间终于消停了几天。

第五天的行程结束后,我们一群人没有回酒店,而是去了普吉岛的酒吧街。

酒吧街的夜晚很热闹,有很多中国游客、老外、泰妹。

我们找了间酒吧喝酒,我酒量一直不好,随大家高兴罢了,程mm和她表妹可是绿叶丛中两点红,喝的自然不少。

趁着两人上厕所的时候,和我同房的同事开始鼓动大家待会去嫖泰妹。

这时我才知道,他那晚果然出去打野食去了。

就在李mm的老公一脸色相打听泰妹情况的时候,我无意中瞥见李mm,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们身后,却没有说话。

在我的暗示下,大家终止了刚才的话题。

李mm也坐过来和我们一起继续喝酒,看样子,她应该是刚回来,没有听到我们之前的谈话。

酒酣耳熟之际,我那同事提议去看人妖表演,说是导游介绍的超级劲爆的表演,这其实是我们之前约定好的暗号。

就在程mm的男朋友还假意问程mm去不去的时候,李mm却开口了:「姐,我喝得有点高了,我们回去吧,让他们几个疯去。」

程mm想了想,点点头,转身告诉她男友:「我和xx先睡了,你就和她老公一间房吧!早点回来。」

说完,两个女孩子离开了酒吧。

没有了束缚,程mm的男友和李mm的老公明显很兴奋,于是乎四人直奔主题而去。

不是说泰国的艾滋病很猖獗吗,我胆子比较小,中途借尿遁,转回了酒店。

敲门,没人答应,换个房间再敲,还是没人答应。

正当我以为两人还没回来时,程mm的房间里终于有了动静。

「谁啊?」门打开了一条缝,程mm靠在门口。

「是我。」我走过去。

「我们都睡了,有什么事明早再说吧!」程mm说完就准备关门。

我一个箭步上去,把脚伸进门,阻止了程mm关门的动作,「那么早睡什么睡啊?再聊聊!」

我笑着,手上一使劲,推开了房门,径直走了进去。

只见李mm和衣躺在一张床上,呼呼睡的正香,而另一边的床铺有翻动的痕迹,应该是程mm刚从上面爬起来。

程mm关了门,走过来,「今天喝了不少,头好晕,你要真没什么事就先回吧,我可得睡了。」

眼见李mm睡的死死的,我邪念上脑,一把搂过程mm,「听你的,那我就先办事吧!」

说完,将程mm摁倒在床上,开始扯她的衣服。

「你要死啦,有人呢!」

程mm惊恐的望着我,小声说道。

我转头看了一眼另一边床上的李mm,她依然睡的很熟,没有什么反应。

「没事,她都睡着了,我们小声点。」嘴上应付着,手上的动作可没停下来。

程mm今天穿得是波西米亚风格的连身长裙,这衣服脱起来可方便了,解开系在脖子上的吊带,抓着裙子上端往下一拉,一对玉乳就跳了出来。

md,她居然用的乳贴,今天一天看着程mm的乳房在衣服里无拘无束的跳动,还以为她奔放到不穿内衣呢,原来是用了这东西。

揭开乳贴,两颗乳头终于露了出来,因为粘贴时间久的原因,乳头此时还陷在乳房里。

裸露的双乳,让我性致盎然,此刻我裤裆里的肉棒如同有千万只虫子在爬,痒的难受,完全无瑕顾及程mm的胸部,就想着早点进入洞中,用那肉壁来帮我止痒。

三下五除二脱掉自己的裤子,把程mm的长裙往她腰身上一翻,抓住内裤的边缘扯到一边,挺着肉棒抵了上去……「我们还是去你房间吧……」

程mm话未说完,我的肉棒已抵正了她的下身,凭着感觉应该是阴道口无疑,接着屁股用力一挺,肉棒一口气插了进去,全根尽没。

「啊~~~~~」

程mm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你搞什么啊?今天怎么那么快就进去了?」她怒视我小声的说。

「想你了!」嘴上答应着,下身却开始疯狂挺动起来。

md,那天叫得爽是吧?老子今天倒看看,是你男人干你干得爽,还是老子干你干得爽!心里想着,身下用力,肉棒每次带着全力顶进去,程mm的身体被我冲刺的力量弄的左摇右摆。

我估摸着,再这么弄下去,今天得爬回房间了,好在没有多久就打住了。

不是我没力气了,也不是射得快,而是程mm出状况了。

她今天喝了不少酒,现在又被我大力的抽插,晃来动去的胃里的酒精可不听话了。

「快……快放……放开我,要……要吐了!」

程mm捂着嘴,作干呕状,同时开始挣扎起来。

眼见她确实像是熬不住了,我只能无奈的松开了她。

程mm从床上爬起来,一趟冲进了卫生间,同时反锁了门,接着,里面传来阵阵呕吐声。

半晌,卫生间里的声音小了些,我敲敲门:「没事吧?」

「不行了,我好难受,还想吐!」程mm隔着门回答我。

「你把门开开,我看看!」

「不,不行了,你不能再搞我了!」程mm不开门,接着我又听见几声呕吐声。

哎,我有那么坏吗,你都这样了,我还会搞你吗?我可是怜香惜玉的男人呢。

不过,这算个什么事,你来个中途退场,我这问题还没解决呢,难道要自己打手枪?无奈中,我瞥见了躺在另一边的李mm。

我悄悄摸到李mm的床边,她还是没有要醒来的样子,看来确实喝高了。

李mm虽然生过孩子,可也才二十来岁,也是个标准的少妇。

再加上又是程mm的表妹,都是一家人,姐姐不在,妹妹帮帮「姐夫」的忙也是可以的嘛。

人不能太过分,摸摸就好,或者再看看?要不……反正只要不进去,快点射了不就没事了!心里安慰着自己,手上没闲着,脱掉了李mm的长裙。

从李mm的内衣穿着看的出来,她应该是个很本分的居家少妇,标准的良家啊!心里罪恶感增加了几分,但手里依然没有停下来。

解开胸罩,比起她姐姐,李mm的胸部就太不值得一提了,小了一半不止,亏了还是生过小孩的。

再沿着李mm的小腹向下摸索着,很快摸到她得胯下,隔着内裤,磨着她的小穴。

手很快探过内裤伸了进去,直接在李mm的小穴上揉弄着,一会,我的中指拨开了阴毛,伸进了小穴里,由下向上不断挑动着。

李mm虽然没有醒过来,但呼吸明显开始加快,身躯也开始微微颤抖着。

扣挖了一会小穴后,思量着时间不多,趁着还有感觉,快点进入正题。

右手握着肉棒,隔着内裤,在李mm的阴户处摩擦,空闲的左手时不时的摸摸她的乳房,小虽小点,但弹性却不错,一时兴起,低下头吃吃她得乳头。

渐渐的,感觉到李mm的内裤上有水沁出来,低头一看,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

看来,人虽熟睡,但感觉还是有得。

呵呵,也勉强算是在和她做爱吧!低头看看李mm,更加用力的摩擦起来,感觉越来越强,本能的有几次手握着肉棒往李mm的小穴捅去,好在有内裤阻挡,终于没有进去。

就在我眯着眼睛,享受着,快要射出来的时候……「你还要摩多久啊?不嫌难受吗?」

一个女声响起,吓得我一激灵,生生的又憋了回去。

李mm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此时正躺在床上看着我,而我吓得一动不动。

「什么时候醒了?」我下意识的问道。

「从你进门的时候我就醒着的,不过在装睡而已!」李mm笑笑。

啊!那我和程mm不是全让她看到了吗?仿佛猜到了我的心思,李mm继续说到:「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呼,我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

「卫生间里半天没动静了,估计姐姐在里面睡着了。」

好家伙,感情她一直在关注着卫生间里的状况。

「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醒过来,所以,我们,要快些了……」

说着,李mm慢慢闭上了双眼,同时张开了双腿,用手扯开了自己的内裤,露出了湿漉漉的小穴,只见白白粘粘的液体糊满了她的阴毛,小穴一张一合的还不断有相同的液体缓缓的流出来。

女人做出了这样的动作,想必是个男人都明白接下来该做什么。

当我的肉棒慢慢地抵开李mm小穴进入时,李mm抓紧了床单,也许,她在为背叛老公感到后悔,我这么想着。

即使后悔,但也为时已晚,我使劲向前一顶。

「啊~~~~!」

李mm尖叫,我实在不明白,这么慢的动作也会让她疼痛?就算我的肉棒很粗,但她好歹也是生过孩子的人啊!更何况,我的肉棒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将肉棒抽出一点,然后又将抽出的推了进去,一次一次一下一下的,就这样轻进轻退,动作虽轻,但李mm的反应却很大,只见她的身躯不停的乱扭乱摆,一对雪白的乳房四处晃荡着,我胸中的那股欲火腾地就上来了!我挺动着粗硬的肉棒,对着她的小穴开始不要命的狂插狂抽,双手狠狠地揉搓着那对不算很大的乳房。

「啊……啊……啊!」

李mm的呻吟无所顾忌,程mm是拼命压制,而她却叫得山响,深怕别人不知道她在做爱一样。

一双玉手不停的在大腿内侧揉按,抚摸。

见到她这个样子,我更加卖力的抽插着。

只见,阴唇翻进翻出,阴户发出「扑哧」「扑哧」响亮的肉击声。

粘湿的淫水模糊了我俩的阴毛及下胯,我挺动着肉棒,次次直撞穴心,然后再硬逼着阴壁,狠劲抽出。

真把李mm的嫩穴干的红肿,不住颤动。

肉棒狠起狠落,每一下都干的肉棒和小穴发出「啪啪」的声音。

看着在身下扭动的李mm,也亏了是生过孩子,小穴比较松弛,换成别的女人这样干法,刺激太强,估计老早就射了。

我持续着不停地冲刺,到最后根本就在小穴里面左右移动了,不停地碰撞阴唇,不停地与阴道摩擦,在抽插的过程,我整个肉棒完全是停留在小穴里,已经膨胀到最高点了。

我不停地左右手交换搓揉着李mm的乳房和乳头,粉红色的乳头直立着。

而李mm似乎也因为高潮的关系,甚至也一起摇摆着腰部,随着我的抽插,拼命地向上挺动着身体,这样我就能更加深入。

渐渐的,我感觉实在舒服极了,下身有一阵尿急的感觉,我知道我自己要射了。

而李mm也从我越来越频急的抽插中感觉到了。

「射……射在……射在里面,我……戴了……环的。」

随着李mm断断续续的叫喊声,我终于达到了顶点,积累多天的欲望终于发泄了出来,抵住李mm的小穴,在她身体里射精,同时还抽动肉棒死死的往里顶……射完精后,我躺倒在李mm的身旁,大口的喘着气。

「你怎么没和他们去找小姐?」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我没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告诉她,我害怕得艾滋,所以没去?李mm见我没回答她,也不再说什么,站起身来从床头抓过一张纸巾,擦拭着下身流出来的精液。

要死的来了,就在这时候,程mm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只见她裹着浴巾,显然是刚洗过澡。

只见她目瞪口呆的盯着我们两人:「你们……」

李mm迎了上去:「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哦!」

程mm瞬间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羞红了双脸,瞪了我一眼。

我望着眼前的两位美女,无赖的说道:「时间还早,要不我们3p!」

换来两女的笑骂声……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