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殡仪馆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妈的!”梁子骂骂咧咧地走进停尸房。梁子今年二十八岁,仍然光棍一个,他原本是一个锅炉房工人,一年前因爲喝酒出事被公司解雇了,直到三个月前才找到工作。这个工作是一个哥们介绍的,在一家殡仪馆管理尸体。虽然梁子从胆子就大,但是一个壮小伙在殡仪馆工作总让人觉得晦气,所以三个月来梁子天天都在骂娘,可是不干这个现在这世道那里还有工作?晦气也得干。

“梁子,给这具尸体净身,明天见家属最后一面就火化。”殡仪馆的老于冲梁子喊着。“知道啦。”梁子一边懒洋洋地答应着,一边将尸床推进净身室。给死人洗澡换衣服,看着那一副副干瘪丑陋的尸体,梁子一想到这就老大的不乐意,他不情愿地揭开盖在尸体身上的白布,霎时,梁子呆住了,尸体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年纪大约有十七八岁,长得极美,长长的睫毛如帘盖眼;娇小的樱唇微微翘着,但毫无血色;苍白的面容衬着一头乌黑光亮的长发,愈发显得清秀脱俗,委婉动人。梁子从没有见过这麽漂亮的女孩,可现在这麽漂亮的女孩就摆在自己面前。

梁子开始给尸体脱衣服了。此时正值夏天,女孩尸体穿的衣服并不多,也没有戴胸罩,挺起的胸部上隐约可以看到那两颗玫瑰色的提子。

梁子拉开尸体连衣裙背后的拉链,女孩玉一般光洁的后背便呈现在他面前,然后梁子抓着领子将连衣裙慢慢地往下脱。梁子平时给尸体脱衣服都是很粗暴很迅速的,不知爲何今天给这具女孩的尸体脱衣时竟像是给自己的女朋友脱衣一样温柔(当然,如果梁子有女朋友的话)。慢慢地,女孩耸立的乳房,鲜艳的乳头,白净的小腹一点一点显露了出来。脱下连衣裙之后赤条条的尸体就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小三角内裤了。死者的身体刚刚发育不久,纤细苗条的身材是女孩子一生中最动人的时候:一只手刚能盈盈握满的乳房儿尖尖的挺立着;两条修长的美腿轻轻的并在一块儿;娇巧玲珑的香莲玉足,好似洋瓷的一般,微微的卷曲着。梁子双手食指和中指扣住女孩内裤的边缘,将尸体身上最后的一点遮盖更加缓慢地往下拉,露出那隆起的小丘……少女最隐秘的地方终于完全展现在梁子面前:股沟之间只有几缕纤细卷曲的阴毛,光滑白嫩的阴户挤成一条小缝,让人浮想联翩。不仅这一片丽景让梁子沈醉,而且少女双腿间特有的味道也深深吸引了他。梁子痴痴地看着女孩的尸体,呼吸渐渐有些急促,心跳开始加快,下体慢慢地膨胀了起来,他的手也在慢慢地向那对耸立的玉峰伸去……

“我这是在干什麽?这可是一具尸体!”梁子残存的理智将他从性幻想中唤了回来,他咽了口吐沫,继续工作。梁子双手在尸体的小腹上用力的来回挤压,于是女孩下身那两片紧贴的玉唇间流出了几滴淡黄色的液体,那是死者的尿液,不一会儿,只听“噗”的一声,从尸体的肛门也喷出了一团黄色的秽物。人死之后肌肉会失去弹性,这样排泄物就可以轻易的被挤出来。之后,梁子将尸体翻转过来,左手沿着臀沟扒开女孩浑圆丰满的小屁屁,右手拿着水管仔细地清洗着那仿佛菊花般的小穴。看着一股股水流从那粉色稚嫩的菊花上淌下,梁子産生了一种莫名的冲动,他放下水管,右手食指轻轻地贴在尸体的菊门上,来回摩擦,感受那细细的螺纹对手指産生的刺激。慢慢地,梁子的食指在向下移动,在菊花下面是少女最诱人的地方……

“吱呀”一声,净身室的门开了,梁子吓得立刻把手缩了回来。殡仪馆的老杨头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女孩的尸体,又瞟了一眼梁子,说道:“怎麽这麽慢呀?动作麻利点。”说完便出去了。梁子匆匆将尸体擦干,用白布裹好,放进了停尸间的13号尸柜中,然后就去忙别的事了。

“梁子,今儿晚上我们家有点事,夜班就辛苦你替我值一下吧,回头老哥哥请你喝酒。”老于大大咧咧地冲他喊道。这要是在平时,照梁子的脾气,他才懒得理呢,可不知今天怎麽了,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第二章美妙的舔舐

殡仪馆设在郊外,天刚刚擦黑周围就没有行人走动了,诺大的馆中冷冷清清地就梁子一个活人。他看了看手表,晚上八点钟了,梁子走进停尸间准备进行最后一次检查。他依次检查着每一个尸柜,当他打开十三号尸柜的时候,梁子停住了,因爲里面装的就是白天让他想入非非的女孩的尸体。给尸体净身时的欲望再次燃烧了起来,“反正四下无人,不妨把她抱回值班室看个够。”

他这麽想着,于是便将女孩的尸体抱到自己的床上。

梁子揭开裹在尸体上的白布,女孩那雪白的胴体再次呈现在他面前,就像睡美人一样,那麽安详;又似一朵含苞欲放的百合,那麽娇美。梁子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他缓缓地向尸体靠近,此时此刻,梁子的内心矛盾极了,“这叫不叫奸尸?这麽做道德吗?要是被人发现怎麽办?……”然而,眼前女孩娇艳的尸体很快便使他失去了最后的一点理智。梁子双手捧起女孩的脸庞,亲吻她苍白的嘴唇,接着用舌头撬开尸体的嘴唇,把它硬伸进女孩的口腔,拼命地搅动着,舔吸着,和女孩的香舌缠在了一起,虽然尸体的口腔有些干燥,但梁子还是尝到了少女的津液的甘甜。接下来,梁子的双手向下滑过尸体的粉颈,玉肩,他紧紧握住女孩那对玲珑的乳房,冰凉冰凉的,但弹性十足,梁子心里涌起一股不可名状的激动,裤裆慢慢被撑了起来,他用食指和拇指拈着尸体幼嫩可爱的乳头轻轻拉扯、扭转,或是用手掌覆着乳房揉搓,然后将头埋在尸体胸部,用温暖的舌尖一圈一圈地去舔舐,去融化这对雪峰,慢慢地舔舐的圈变小了,梁子绕着那粉色的乳晕逐渐往中间舔去,那乳晕的中央便是像提子般诱人的乳头,他用舌头拨弄了两下,乳头便随着乳房一起上下震颤,颤得令人销魂。梁子将这粒玫瑰色的提子含在口中,不停地吮吸,还用牙齿轻轻地咬齧,女孩凝脂般的两只乳房就着麽被梁子把玩着。梁子将嘴向下移动,因爲少女身上其它的地方还等待他去“开采”。舌头游到了尸体那白嫩平滑的小腹,梁子用舌尖触了触凹进去的小脐穴,之后接着向下亲吻,但特意滑过了他最渴望见到的地方,他要留到最后再好好享用。他的嘴巴顺着尸体修长光滑的美腿一直亲吻到纤足,他将只有他手掌那麽长的纤小玉足捧在手,移近鼻子嗅了嗅,又将一只一只秀巧的玉趾含进口中,含吮舔舐,连足趾缝都舐遍了,然后沿着小腿亲吻上去,直至大腿尽头。他的手也不甘寂寞,伸进女孩双腿中间,抚摸她大腿根部那片光滑细腻的嫩肉——他终于回到女孩的神秘之处。

梁子把脸凑到了她的秘处,眼前微微隆起的肉阜之上还未长出阴毛,光滑滑,白嫩嫩的,两片玲珑的玉唇怯生生地紧紧贴在一起,形成一条幽深的峡谷。

他分开尸体的两条玉腿,这时两片玉唇唇也只是微微的张开。梁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啊——这是少女下体的清香,是女孩阴道分泌物混着一点点汗液和尿骚的味道,是一股酸中带甜的味道。梁子心如鹿撞,身下那条肉肠已被裤子绷得隐隐作痛,他伸出颤抖的双手,用两根拇指慢慢分开那两片玉唇,就像掰开一只水卜卜的蜜桃一样,女孩最娇嫩诱人的私处如鲜花般绽放开来,露出了两片精巧粉嫩的肉瓣。

拇指继续向两侧拉去,粉色的肉瓣慢慢张开,在肉瓣中央靠下的地方有一个神秘而又美丽的小孔,随着肉瓣的张开而逐渐变大,这就是女孩下体的入口。在这充满无限诱惑地入口里,梁子隐约可以看到有一层中间一片有个黄豆般大小圆孔的红润薄薄的肉膜,“这女孩竟然还是处女?!可惜呀,还没尝过***的欢愉就离开人世,不过现在就让我来……”梁子情不自禁伸出舌头上下游走,去舔舐那两瓣粉色稚嫩的肉片,然后将这两片小肉唇轻轻含在口中,四唇相交,像接吻一样吸嘬着,他的舌头好似一条小蛇,一边拨动着两片香唇,一边向阴道的入口处钻去,在紧贴的肉壁间游戈搅动,去品尝残留在尸体阴道壁上那酸甜酸甜的味道……

第三章值班室的“咕啾”

终于,梁子的舌头过足了瘾,可是他胯下的那条八寸长的肉棒却早已忍不住了,他三下五除二脱掉t恤,退下裤子,下身那条青筋暴涨的毒蛇已然昂首挺立了。梁子的心狂跳不已,他尽量张开尸体的双腿,右手握住自己的阴茎,左手掰开那对稚嫩的小阴唇,找准了洞穴,将紫黑油亮的龟头抵到她的阴道口处,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传到梁子的大脑,他扶正肉棒用力向里顶去……

处女的那里好紧啊,而且尸体的阴户没有爱液的润滑,他废了半天劲才将半只龟头挤入,还弄得自己的肉棒生疼生疼的。梁子不得不又重新将头埋入女孩两腿之间,用舌头撬开处女那娇艳的花瓣直接插入花蕊,将自己的唾液送入,去滋润那片未经开垦的圣地……当嘴唇离开那娇艳的花瓣时,舌头与花蕊之间还连着一条由黏液形成的长长的细丝。

看着女孩那宛若桃花带雨般水汪汪的阴户绽开在面前,梁子的肉棒又跃跃欲试了,这一次他分开尸体的阴唇,让龟头先在阴道口研磨研磨,使这个最难进入的大家伙润滑一下,然后下身用力一挺,“滋”

的一声整只龟头便挤入了这处女的花蕊,冰凉紧窄的肉壁裹着他的大龟头,在这炎热的夏天,梁子仿佛置身于冰山之中,霎时,一种说不出的凉爽与舒适由阴茎传遍全身。他的腰继续用力,阴茎一点一点地没入尸体的肉洞……梁子感觉到龟头已经触到了女孩那最后的一道防线,也是处女最宝贵的东西,但这一层薄薄的小膜对一具尸体来说又有什麽意义呢?想到这,梁子一鼓作气,“噗滋”,女孩的处女膜被贯穿,整条肉棒便完完全全地插进尸体狭窄的阴道内。处子的肉腔比梁子想象的更爲紧窄,密密实实地裹住他那又长又粗的肉肠,凉意再次传遍他的全身,梁子差点就此射了,他咬牙忍着下身极度的刺激,将阴茎一动不动地插在尸体的阴道中。

享受过冰凉的肉壁压迫的舒爽后,梁子开始慢慢抽动下身,谁知他的肉棒竟像是被女孩的肉洞吸住一样,怎麽拔也拔不出来了,原来是阴茎与阴道结合得太严密了,那“噗滋”一声是阴茎将尸体阴道内的空气挤出来的声音,再加上缺少爱液的润滑,使得阴道内非常干涩。梁子一时间竟不知所措,他的下身不停地扭动,浓密的阴毛与女孩光滑的阴阜摩擦,发出美妙的“沙沙”声,但梁子无心欣赏,眼下只盼能将阴茎从女孩的尸体中拔出来,他拼命地扒开尸体的阴唇,阴茎在阴道中狂躁地搅动着,折腾了半天,累得满头大汗,阴茎也只能在阴道中抽动少许。梁子趴在尸体地双乳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对呀!既然拔不出来,我还可以往里插,等到射出精来,阴茎变软变小不就可以拔出来了吗?”想到这里,梁子再次振作精神,抓住尸体的双腿,放肆地抽插了起来,他插得如此之深,每一下都顶开处女的子宫颈口,深深地插入里面;当他往外拔的时候,又会有一股力量将肉棒拉回去,仿佛有一张小嘴在吮吸着他的阴茎。梁子此时极度兴奋,才抽插了不到二百下,便觉得龟头一阵酸麻,就在他达到高潮的那一瞬间,梁子死死地抱紧女孩的腰,将肉棒插入了尸体子宫的深处,接着阴茎一阵收缩,“啊——”他一声长吼,浓稠灼热的精液射进了尸体的阴道,喷射在子宫的尽头,射精足足持续了两三分钟。

射精之后,梁子把脸贴在那一对儿柔软的乳房之间,却没有把软绵绵的阴茎拔出来,而是任由它留在女孩刚刚开苞的阴道里,继续享受处女带给他的高潮的余波。

奸尸的激动,兴奋与害怕是多麽的刺激,不一会儿,梁子软塌塌的肉棒又一次在尸体的阴道中挺了起来,于是他擡起身,迫不及待地再次开始了对尸体的奸淫。

他双手紧紧攥住女孩玲珑的乳房,下身大力的抽送,这一次,由于女孩的洞穴内充满了梁子的精液,变的滑溜溜的,抽插之时,更加顺畅流利,而且每一下都深深地插入尸体的子宫,向外拔的时候只留下龟头在阴道里面,阴道壁的皱褶挂着龟头的冠状沟,梁子只觉得比起第一次来,还要舒服过瘾,梁子心里大乐,愈加用力地抽插,值班室内顿时奏起了一曲靡靡之音:每一下插入,他的阴囊都狠狠地拍打在尸体娇嫩的大腿之间,发出动人的“啪啪”的声音;肉棒与阴道剧烈地摩擦,加上精液的润滑,发出淫靡的“咕啾,咕啾”之声。窗外的月光洒进屋内,照在两具肉体之上——一名男子怀抱一具冷冰冰的尸体,疯狂地抽插着,混浊的黏液伴着肉棒的狠狠插入,从阴户与肉棒间的缝隙中飞溅出出来;身下女孩的尸体秀发飘逸,她的乳房随着男子肉棒的抽插不住地上下颤动——一幅多麽淫荡的画面。

梁子在女孩的尸体上尽情地发泄着兽欲,等到累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已经不知享受了多少个高潮,精液将处女的子宫灌的满满的,当缩小了的肉棒终于滑出阴道口的时候,梁子再次掰开那两片分嫩嫩的花瓣,一股乳白色的粘液如同洪水一般从那绽放的花蕊中奔涌着流了出来,顺着尸体粉嫩的大腿根流到了床单上。

第四章突发的变故

看着从尸体阴户中奔涌出来的精液,梁子心中又是一阵莫名的激动,下身毒蛇的头再次擡了起来。这一次,他把女孩的尸体翻转过来,两条粉腿间两片玲珑的玉唇又紧紧地夹在一起,梁子握住自己的阴茎,对准那条诱人的小缝,用力一顶,“噗滋”粗大的肉棒便没入女孩的下体,将两片玉唇也扯入了肉洞,当他将肉棒向外拔的时候,粉色花蕊中鲜艳的嫩肉也跟着翻了出来,使得那朵鲜花更加娇美动人。梁子从背后握住两只光滑细腻的乳房,用力地揉搓着,胯下的肉棒疯狂地在尸体的阴户中穿刺着。

他巳陷入了疯狂状态,完全没有注意到,值班室的门“吱呀”一声,慢慢地打开了……

梁子干得正起劲,蓦地一擡头,发现老杨头就在自己面前站着,带着怪异的表情“欣赏”着他奸尸这一幕变态的景象。梁子大惊失色,他立刻把屁股一拱,将阴茎从尸体的阴户中拔了出来,翻身下床,身下那八寸长的巨炮立时软了下来,“我……我……这……”梁子已然说不出话来了。

老杨头没有理梁子,他径直向床上的尸体走去,盯着女孩的裸体看了一会儿,接着抱起那堆刚才任由梁子摆布的嫩肉走入了净身室,将她放在了尸床上梁子连忙穿上裤子也忘了穿,不知所措地跟在老杨头身后,等待他的发落。只见老杨头从身上拿出一根拇指粗细三米多长的橡胶软管接在了水管上,然后他分开尸体双腿,左手掰开两片大阴唇,右手将软管深深地插入了女孩的阴道开始放水,尸体的小腹慢慢地胀起,一股细细的水流从尸体两腿间泚了出来,在老杨头将软管拔出的瞬间,他的左手同时在女孩的小腹用力地按压,只听“卟”的一声,尸体的阴道中喷出大量白色混浊的液体。之后老杨头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女孩的阴道口,一边慢慢地抠着挖着,一边自言自语道:“里面好紧啊。”梁子傻眼了,怎麽老杨头的行爲和自己一样猥琐?这时老杨头扭过脸来,对梁子说道:“这姑娘还是个处女吧?”梁子点点头。“这麽漂亮的尸体,她的处女屄竟然被你小子先肏了,艳福不浅那。”老杨头阴阳怪气的说道,“那我只好开苞她的屁眼了。”他将尸体放好,沿着臀缝扒开女孩丰满的两瓣小屁股,那螺旋状向内紧缩的菊花蕾上还挂着水滴,正等着人去采摘。老杨头又从兜里掏出一支装有半管淡黄色的液体的针管,对准尸体的菊花蕾捅了进去,将液体全部注射在里面。看着那微微突起的菊花瓣正向外渗着液体,就好像女人的阴部正在分泌爱液一样,老杨头得意地笑了。顿时屋里弥漫着一股熟悉的香气,“是香油!”梁子认出了,是香油的味道,他竟然往尸体的肛门中注射香油!老杨头将女孩双腿分成“一”字形,把脸贴在尸体的臀部,大口大口地嗅着肛门与香油混合发出的气味,然后他伸出粗糙的大舌头去舔舐那朵美丽多汁的菊花,舔得女孩下体黏糊糊的。接下来,老杨头脱下裤子,梁子大吃一惊,因爲他的阳具比梁子的那根还要粗还要长,黑黝黝的挺立着。只见那紫红色的龟头在尸体的肛门处研磨了几下便开始向里顶,老杨头从背后紧握那对美丽的乳房,“嘿!”一声吼,“噗滋”,九寸多长的肉棒便破开女孩肛门的嫩肉尽根戳进了那紧窄的菊穴。虽然有香油的润滑,但老杨头抽动得还是很辛苦,可以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来,那紧箍的快感远胜于处女的阴道。

看着老杨头插得快要发狂得样子,梁子下身的肉棒又一次挺立了起来。老杨头一边插一边对梁子说:“肏尸体,就要在尸床上,这样才爽。你过来。”梁子走到床边,“把她的头擡起来。”梁子擡起了尸体的头,“撬开他的嘴。”梁子也照办了,“然后呢?”梁子问道。“傻屄,把你的鸡巴放进去,肏!”“哦。”梁子仿佛接受命令似的,将阴茎插入女孩口中,慢慢地抽动起来。他从来没有试过口交,开始只是浅浅地插入,龟头一下一下地顶着尸体软绵绵的舌头,就好像面前这位美丽的尸体正在舔舐着自己那里,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与快感由龟头传遍全身,他开始加大力度,加快频率,每一下都插入尸体的喉咙深处,肉棒被喉管紧裹的感觉怪怪的,但是很舒服。梁子抓着女孩的头,大力地在她口中抽插着,突然他听到“噢!”的一声吼叫,擡头看时,一股腥臭的液体喷在了自己的脸上,梁子大惊,再一看老杨头,只见他笑眯眯的,左手在抚摸着那根油光发亮的阳具,右手在尸体的肛门中抠索着,那股腥臭的液体正是老杨头射出的精液。“你还没射吧?”老杨头问道,“没有。”梁子恨恨地说,“那好,你来肏她的屁眼,我肏肏前面。”梁子也早就想试试插女孩的后庭了,他仔细地观察那朵菊花,已经不再是白天看到的螺旋状向内紧缩的菊花蕾了,中间那个小孔向外绽放开来,他把龟头顶在洞口,下身用力慢慢向里推送……

菊穴果然比阴道更爲紧窄,虽然刚刚被老杨头搞过,但处女的菊门还是那麽的狭小,紧紧裹住梁子的阴茎,加上刚才那些香油在老杨头拔出的时候带出来许多,那又紧又涩的感觉使梁子爽到了极点,数百下之后梁子终于忍不住,一股稀薄的精液缓缓地流入尸体的肛门。“怎麽,这麽几下就不行了?年轻人?”老杨嘲笑道,这一激,梁子又是雄心万丈,谁说我不行?他不断地扭动下身,让在女孩肛门中慢慢软化的阴茎再次得到刺激,渐渐地,那根阳具又慢慢恢复了刚才的雄风,这次有了精液的润滑,尸体的直肠内不再干涩,爽滑与紧窄双重刺激让梁子肏得不亦乐乎。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男一女,两人一尸,口交肛交,还有“噗滋,噗滋”的抽插声,真是一幅淫荡无比的图画。最后梁子和老杨头一个在肛门中,一个在口中,同时爆发了。

两人爽完已经是淩晨三点了,女孩的尸体饱受淫虐——口中,肛门中,阴道中充满了两人的体液,连胸部,脸上,大腿根处都沾满了黏糊糊的液体,两只雪白的乳房已被揉搓得变了形。看着眼前这具被自己糟蹋过的处女尸体,两人会心地一笑……天亮了,梁子清洗完女孩的尸体后回到房里,甜甜地睡着了,在梦中,他继续和那具尸体缠绵……

后记梁子从此爱上了奸尸,于是便对活人失去了兴趣。他终生未娶,二十年来,每当殡仪馆运来漂亮姑娘的尸体,梁子必然会好好享受一番,当然,也少不了老杨头,即便他退休了,梁子也经常把他叫来分享那一具具动人娇艳的女尸。

(全文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