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恶质的侦信社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这是一个曾经认识的女生转述的.我试着站她的角度帮她把这些写出来。

想想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故事的女主角叫小娟.写这些只是抒发自己的不平.兼提醒跟我一样的社会新鲜人.社会的黑暗面。

我21岁那年刚好大专毕业.没社会经验.进到一家侦信社当会计!说会计好听点.根本是杂役.店里三个业务一天到晚往外跑.接电话.计帐就连清洁打扫都要我一个人做.进侦信社做了一个月.累的我不想再做了。

我跟老板提辞呈.老板直夸我能力好.不让我辞.说看是要加薪还是其它条件他都尽量满足我.反正就是不让我离职!我直跟他反应我的工作太多.根本不是我一个人应付的来的.老板于是再多请了两个文书当我的助手.减低我的工作压力。

我心想:老板真是个好人.早知道我早点提.也不用做的那么累了!

谁知道我误把恶狼当好人!当我开始不用做那些琐事后.老板一开始说带我出去收帐兼认识客户.我开始跟着他到处跑.他很风趣.很会聊天.一直教我怎么跟客人应对进退.我真把他当成老师恩人.渐渐的从跑业务到陪着他出门应酬。

他姓萧.才四十岁就事业有成.出门大家都叫他萧董.结婚十七年多.有个十七岁的儿子跟十五岁的女儿.他老婆小他三岁.整天不见人的到处打牌.他夫妻感情很不好.时常吵架.他儿女也不喜欢妈妈.常来跟我诉苦!

有一天.我陪着老板到北部.那晚他喝多了.我也不是第一次跟他出门过夜.不过都是他一间我一间的分开住.我照惯例的帮他开好房间.他醉的不醒人事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我才放心的回到房里打电话跟老板娘报备说老板喝醉了.今晚可能没法回去.我把自己的房号跟老板的房号报给老板娘。(老板娘很爱吃醋的.她一定会查房.所以都会要我把房号报给她)

果然半夜两点多.房间电话响了.她先确定老板在他房里又马上打电话来查我.故意假装问我老板有没带女人过夜?老套了!我被查的一肚子火.要是那么不放心她为什么不自己跟着来.还怀移我一直问东问西.查我们今晚是跟谁应酬?有多少人?有谁有谁还有谁的.三更半夜我都困死了.还得被她疲劳轰炸。

我正要躺下睡觉.房里电话又响了.我差点气的破口大骂.一听才知道是老板打来的。

老板:小娟.妳睡了没?

我没好气的说:刚被老板娘盘查审问完.累死我了.她真的好烦.老板.下次你带她来不就得了嘛.她老是这样.烦死人了!

老板:哎~抱歉啦!恶妻逆子.无药可救.我饿了.我们去吃宵夜.当我跟妳赔罪! 我正好也有点饿了.又被她惹的一肚子火.于是跟着老板去宵夜。

我在海产店一边吃一边听着他半醉的诉苦.我只好安慰他.他叫了一瓶洋酒.要我陪他喝两杯.我平常是不喝酒的.就算陪他应酬我也是喝果汁饮料.我本来坚持不喝.只是看他那个样子真有点不忍心.于是破例的开了酒荤。

那晚我第一次喝酒.又是那么烈的酒.很快我就天旋地转的醉的不醒人事。

隔天醒来.我头痛的要命.甩了好久的头才回复过来.却发觉我一丝不挂的躺在老板身边.我吓的低头一看.被单上点点的血迹。

天啊~我的处女~他~他趁我酒醉。我气的抡起拳头捶着他.大骂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放任着我的拳头一拳拳的捶着他。

老板:小~小娟~对~对不起~妳~妳昨晚喝醉~吐的满身都是~我帮妳把衣服脱掉~一时~一时~一时冲动~妳~对不起~我对不起妳~我怎么做才能补偿妳?只要我做的到~我一定做!

我拉着被单哭着.转头看着浴室果真看到我的衣服全都是呕吐物.看来昨晚是真的我醉的吐了满身.他才会帮我脱衣服.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哽咽的说:我没衣服换!

他很绅士的起来穿好衣服.说叫我等他一下!他出去大半个钟头后回来.提着两袋衣服回来给我.对着我说:小娟.我对妳很抱歉.我不知道妳还是个处女.妳放心.我一定对妳负责.我要跟那恶婆娘离婚.然后把妳娶进门.妳等我。

我不知道怎么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做。

那天.我们一路上不再有说有笑.我低着头坐着车一言不发.他不时的转头看着我.我只好提醒他专心开车。

老板:小娟.我知道我不应该.可是错都错了.我一定补偿妳.妳原谅我吧.别再生气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说:我就当没发生过.算了.我要辞职.我不想做了!

老板急的说:为什么要辞?难道妳不能原谅我吗?我一直很喜欢妳.只是我有老婆孩子.才一直抑制着自己.如今事情都发生了.我不再掩饰了.妳等我.等我跟恶婆娘离了婚.我回复自由身.让我追求妳.好吗?

我执意要辞职.我说:我都不追究了你还想要怎么样?我也不要你负责.我的事我自己会承担.不用你管.你回你家当你的好爸爸好丈夫.我去找新的工作.你真阵子对我的照顾.我会一辈子记在心里.昨晚发生的事.我醉了.都记不起来了.就当没发生过。

老板:不!我不要.妳为什么不能答应我?妳也知道我那恶婆娘跟家里处的相当不好.我有观察.我儿子女儿跟妳反而比较亲近.哪像我那个婆娘.正事没半样.一天到晚搞状况.我忍她很久了.这次为了我自己的幸福.我不再让步了.妳别走.让我照顾妳.好不好?

我实在是禁不起他一波波的苦苦哀求.想想他其实也怪可怜的.他那个恶老婆真不是三言两语说的完.他想解脱也是应该的.我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他不离职。

自从有了第一次.接连而来的就开始了他跟我的婚外情.他经常借口要出差.带着我到汽车旅馆颠龙倒凤起来.说实在的.那种偷情的感觉也蛮刺激的.反正不过夜.老板娘也就不会查。

可是鸭蛋再密也有缝隙.随着次数越来越多.我跟老板的互动也越来越亲密.他不时偷偷的搂着我的腰牵着我的手.我也没觉得什么大不了.反正干都不知道被他干了几次了.搂搂腰算得了什么?

这一切都看在那三个业务跟老板娘眼里.她嘴里不说.可是心里差不多有数了!她不当面揭穿是因为她舍不得老板这只金龟.于是她找了店里的业务小陈跟踪我们。

有一天.小陈突然丢了一封纸袋给我.他笑的好邪.然后就出门去。.

我打开纸袋.赫然发觉纸袋里一张张照片.都是我跟老板成双入对的到汽车旅馆开房的证据.我一惊不得了了.这时电话响了。

小陈:嘿嘿~小娟~看不出妳呀~居然勾引老板~还翘班去开房~嘿嘿~原来妳平常都是装的~看不出原来妳是只骚猫~哈哈~

我气的说: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小陈:我?我没想怎么样啊!只是想妳都跟老板有一腿了~也不差跟我~嘿嘿~跟我也来个一炮~妳知不知道~我喜欢妳好久了~常常幻想着妳打手枪耶~怎么样~如果妳答应~我不会把这些交给老板娘~如果妳拒绝我~嘿嘿~还有~不准妳跟老板说~要是妳说了就别怪我把事情公开!

小陈约我中午12点到x悦汽车旅馆.说好了带底片.我要是不去他就将底片跟照片交给老板娘.要是我让他舒服了.他就把底片给我.我想了想我无法拒绝.要是他真的公开.那我就被公开成了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我还有的选择吗?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他!

我一直犹豫着该不该跟老板说.只好在临出门前发一通简讯给他.叫他看我抽屉里的纸袋.我匆忙的提起包包出门.幸好我有发那通简讯.不然我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原来一切都是他们设计好的。

当我到汽车旅馆门口.发现小陈早已在那等我.他手里拿着一片光碟.摇下车窗在我眼前晃呀晃.我咬着嘴唇气的跺步走了过去.硬着头皮上了他的车.车子直接往汽车旅馆里开.他原来房间早就开好了在等我。

我说:我都来了.妳光碟该给我了吧!

小陈:又不急.我哪知道妳拿了光碟会不会反悔?

我说:你真卑鄙!

小陈:我卑鄙?是妳跟老板偷情.自己不对在先.现在说我卑鄙?告诉妳吧.其实我是老板娘请来的侦信社监视人员.专门监视老板的行动的.要不是看妳还有几分姿色.我早将资料给老板娘领钱了.现在只要妳一句话.干不干?

我低着头说:我还能说什么?都上了你的车.能不干吗?

小陈:那就对了啊!等我干的爽.自然会给妳.不然等等会给我装死人.干起来哪有劲?我的小美人.我正想尝尝妳服侍老板的滋味呢~哈哈

我横了他一眼:干就干吧.废话那么多.快啦.等会还要上班呢!

小陈:上什么班?请假啦.妳以为半个钟头就能打发我啊?难得的机会.不打个三五炮我哪对的起自己!

我气的大骂:你~变态~那么爱干~不去找妓女~找我干麻!

小陈淫量的笑着:有啊!我前天就去干了一个长的还蛮像妳的.我一面干她的鸡巴洞一面叫着小娟.可是还是不够爽.因为她不是妳.今天妳有把柄落我手上.我还不趁机把妳干的两脚合不拢才甘心。

真是死变态.我还真倒楣.把柄落他手上.于是催他快点上楼.没想到进了房里.他自然的像大爷一样往床上大字一躺:喂~小娟~还不来伺候老板更衣。

要不是把柄落他手里.真想痛揍他一顿.可是现在我能这么做吗?只好硬着头皮坐到床边帮他把衣服脱了.当他现出那根丑恶的鸡巴.更让我做恶.软趴趴的垂在一边.他用手指比着那根软在一侧的鸡巴.我心不甘情不愿的伸手握着帮他套弄。

他摇摇手.对着我的嘴巴比一比.王八蛋.居然要我帮他口交。我不要.连老板我都没帮他口交过.我也不会.我摇摇头:我不会!

那混蛋居然打开电视.播着色情影片.开口说:不会没关系.跟着做.有教学电视看.跟着学!说完拉着我的头发硬把我的头推向他那丑恶的鸡巴.我知道他是不会放过我.只好勉强的张着嘴让他将那又丑又彻的鸡巴伸进我嘴里。

有点腥有点臭.不过没味道.像含着橡胶管一样.他一直按着我的头猛力的用我的嘴套弄着他的鸡巴.每次都深深的插在我喉咙.呛的难过死了!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这王八蛋八成是想在我嘴里射精.我猛力的想把头抬起来.发觉他手里拿着光碟晃呀晃。

我心里暗骂着这王八蛋!.可是还是低下头去.继续让他的鸡巴在我嘴里进进出出.突然他猛力的按着我的后脑.一阵苦腥的精液滑过我舌根直冲我喉咙里.他还是紧压着我的后脑.不让我抬头.直在我嘴里射精深插了近半分钟.当他的鸡巴完全软了才满意的放开口.呛的我猛咳。

我咳了好久才把喉咙里的精液咳出来.精液好苦.从舌根滑出时又苦了一阵.我气的大骂:王八蛋.你满意了吧.该给我了!

小陈:满意?这才刚开始耶.我今天非把妳身上能干的洞全干上一两遍才过瘾.哈哈。

我咬着牙骂他:你~你休想~王八蛋~你~你不得好死? 我一边骂一边咳嗽.可是不知道怎么着.脑子越来越晕.浑身使不上力。

我抓着头发猛甩着头.迷迷糊糊的说:王八蛋~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小陈:我?我什么都没做啊?啊~对了~我刚有把fm2跟摇头丸还有春药磨成粉.涂在鸡巴上.我忘了.还叫妳帮我吹喇叭.真不好意思耶~

我意识越来越模糊的抓着头发:你~你~你~可恶~你可恶~你~你~你~ 说完我已不支的倒躺在床上。

我不知道我昏迷的时候这王八蛋是怎么整我的.我醒来的时候他以经走了.留了一张光碟在床头。还留张纸条:小娟.真没想到干妳是一件这么爽的事.难怪老板乐此不疲.我依照约定把妳跟老板的照片还妳了.至于我跟妳的合照.等我下次想再干妳的时候再给妳看!恨不得干死妳的小陈!

我一看纸条差点昏了过去.这王八蛋迷奸我居然还拍照。

我一看表.都已经晚上八点多.身上好湿滑.不知道他在我身上的了几炮。进浴室把我身上狠狠的洗了一遍.却洗不尽委屈跟心里的脏污.幸好.光碟拿回来了.牺牲总算有点代价。

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司要拿我的东西.发现店里二楼的灯是亮的.我以为是老板在等我.奋不顾身的冲上去二楼.想在他怀里好好的哭一场.宣泄一下我满腹的委屈.没想到。.

小陈小张还有老刘正坐在办公桌上看着小陈的笔记型电脑.三个人看的津津有味的比手划脚.正在拷贝光碟.一看我进到公司.马上转头用着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我看。

我一看.就知道这三个家伙不是什么好家伙.从他们淫乱的眼神.我猜到他们刚刚看的是什么。

我哭着指着小陈大骂:王~王八蛋~你~你不得好死!

小陈:呦~我还以为妳要到天亮才会醒耶!小娟~真没想到妳发起浪来是那么的迷人.尤其是妳那湿的汁液乱喷的鸡掰.害我今天差点精尽人亡.要不是我吃了晰利哥.还差点挡不住.还有妳那个小屁眼.我才知道妳那里还是处女菊.紧的没话说.不过现在应该比较松了.我在里面射了三次耶.我们刚刚在统计.他们不得不佩服我.妳看.我的战绩.嘴里一炮.鸡掰里三炮.屁眼里三炮.就连妳那两颗大奶子我都忍不住干了一炮!

我顺手从桌上拿了东西就往他砸了过去.我一看桌上一把拆信刀.我二话不说的拿起来往他冲了过去.恨不得一刀插死他。

可是我一个若女子哪是他的对手.他一把抓住我拿刀的手把我抱的紧紧的.笔电的萤幕正播放着我被他迷奸的过程.我好想死.被他紧抱着.却不知道我的退路被他们封死了。

当我警觉到时已来不及了.小陈紧抱着我.老刘将光碟拿到机房里.没多久拿出来一叠厚厚的a4纸张.上面印满了我被小陈迷奸的相片。

老刘拿着印表纸在手掌拍了拍:妳再拗.再拗啊.再拗我就把这叠纸往窗外丢.妳不出名都难了.呵呵呵。

我恨恨的含泪说: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他们三个居然同声说:想怎么样?想干妳啊?妳肯让我们干妳吗?

我就知道这三个畜牲.肯定是逃不过他们的魔手了.我含着泪:你们要把电脑的资料当着我的面删掉.我答应你们.随便你们玩!

小陈:我们再去x悦.我把电脑带去.要是妳让我们都舒舒服服的.我就当着妳的面将资料删掉。

我咬着牙跟着他们到汽车旅馆.三个变态用尽能干我的方法.轮奸了我一整夜.我被他们整的死去活来的好不凄惨。

他们挑了一间sm的房间.先用手铐把我的手铐在床头的两角.我只剩两条腿踢着做无言的抗议.他们轮番上阵的一个接一个的压上我身体.用他们的鸡巴插干着我的鸡掰洞.我嘴里被塞着我的内裤.接着他们又用绳子绑在我的脚踝硬把我的脚踝拉到床头跟手绑起来.我阴户大开的任他们猛力的压上来插干着.每一下都干的鸡掰叭吱叭吱作响着。

他们每个都在鸡掰洞里射了两发.居然开始用手指抠弄着我的屁眼.然后小陈开始挺着他丑恶的鸡巴开始鸡奸我的屁眼.可能是下午被他射过三次.屁眼没那么痛.而且精液的润滑.很快的他就开始得心应手的干插着我的小屁眼.我嘴里塞着内裤.只能呜呜呜呜发出低声的闷哼。

小陈干了百多下.突然肠子里一阵的湿热.他在里面交了货.他缓缓的将鸡巴抽出.接着又换小张.然后老刘。

小陈在老刘干我屁眼时不停的在我鸡掰洞里抹东西.没多久.洞里淫水四溢.痒的不得了.我痒得不得不扭腰摆臀了起来.嘴里晤呜呜晤的闷哼着.加上老刘正卖力的抽干着我的屁眼.我的鸡掰好痒.好痒.像千只蚂蚁在爬.身体好热好热.屁眼洞好松好滑。

小陈:哈~这只骚鸡上身了!老刘.抱起她.老子要给她双通了!老刘应了一声啵!的一声将他的鸡巴从我屁眼里抽了出来.接着小陈从正面压上我.将他的鸡巴一插到底的干进我的鸡掰洞里.里面的淫水正噗吱噗吱的泛滥着.被他正面的一干.我不禁脚踝不住的抖动着.嘴里不停的呜呜噢噢了起来。

小陈:我操他妈的.真湿.不过还是很紧.我干破妳的破鸡掰。接着猛力的狂干了我几十下.每下都猛力的叭叭叭叭响着.连床都被他干的猛力的摇晃.他看我已接近失神了.才将绑着我的脚的绳子解开.我的脚不自禁的盘上他的腰.他把我的手铐打开.我第一件事就是把嘴里的内裤拿出来.猛力的嘶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

他一把将我整个人抱起.他的鸡巴还深深的插在鸡掰洞里.老刘在我身后挺着鸡巴朝我屁眼里插干了起来.我单脚着地的被他们前后夹攻站着干.接着小张拿着相机开始狂拍.闪光灯不停的闪烁着.我心里好难过.但是身体更难受.鸡掰跟屁眼同时被他们俩个前后夹干着.小陈的手上挂着我被抬高的右脚.小张钻到我跨下狂拍我被双通插干着的下身两个洞。

接着小张从冰箱里拿出红酒.趁着我狂喊张嘴的时候.将搀了春药的红酒往我嘴里灌.我鸡掰里被涂了药还没的解.嘴里又被他们灌春药.很快的我就迷迷糊糊的了。

接下来的事我已记不清.我的记忆断断续续的.我只知道不断的被他们干晕.又被干醒.我是后来才从他们的档案中看到他们那晚是怎么整我的。

三个人轮流接力赛的轮奸我.身上能干的三个洞整晚都没闲着.他们不停的在我的洞里灌精液.然后换手干别的部位.整张床都湿答答的.全是精液跟淫水。

直到他们三个都硬不起来才放过我.我早已被干的不醒人事。

隔天醒来.全身痛到动不了.我勉力的拿起身.趁他们还没醒.将小陈的笔电里的资料还有小张昨晚拍我的相片都洗掉。

当我把事情都办完.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小陈醒来刚好看到我删他电脑里的资料.扑了过来又把我压倒.在沙发上又在我鸡掰洞里干了一炮。

这时门铃响了.小张跑去开门.见到老板娘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袋.朝着我看。

老板娘:贱人.凭妳也想勾引我老公?挪~妳跟我老公偷情的证据.我要告妳妨害家庭!

我惊吓的看着小陈.他不是说不把相片交给她的吗?我看着她手里的相片.低着头不发一语。

老板娘:没话说了?没话说那就我来说.50万和解.不然法院见.妳挑哪一样?

我顿时哭了出来.我哪来的50万.我哭着说:我要找老板!

老板娘:妳这只骚b被干的还不够?找老板?妳以为他会帮妳?他正带着妳的助手阿丽在台北的汽车旅馆干炮.哪有时间理妳.妳快给我决定.签本票还是上法院。

我顿时才恍然大悟.这一切是他们设的局.我赔了身体还得花钱消灾.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他们手上的证据我百口莫辩.平白的被干了几个晚上.还得让他们三个折磨一天一夜.到头来.还得花50万和解.我能说什么.签吧!

我签了和解书跟50万的本票.他们四个得意的笑着.小陈居然跟老板娘说:老板娘.那张本票我看她是还不起了.不如给我.我干抵债的.我三十万跟妳买那张本票.这妞还真够味.比上次那个还过瘾.让我多回味几次吧!

老板娘一边走一边说:三十五万.你拿现金来换本票吧!

我怎么想也无法想到世上居然有这种事.他们三个居然还凑钱帮我把本票拿回来。

小陈将手里的本票在我面前甩呀甩的说:看!我多好心的帮妳把本票拿回来.妳要怎么报答我?这样吧.比照市价.干一炮1000.我不收妳利息.够爽快吧!50万我可以干500炮了.扣掉昨晚的那几十炮忘了算.就算五十炮好了.记得.我随时想干妳得随传随到.哈哈~想到这个我就爽.又硬了.再打一炮。

说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直接的压上我.掏起他的鸡巴就往我鸡掰洞里塞.我被突如其来的打击还没回过神.整个人呆呆傻傻的就任他压上我在我身上发泄。.

小陈干完接着小张又压上来.小张完了又换老刘.我鸡掰洞里被他们射满了精液.小陈趁老刘干我的时候拉着我的头发.硬将鸡巴插进我嘴里打嘴炮.小张趴在我身边玩弄着我那对32c的奶子.然后将鸡巴在乳头不住的搓磨.然后精液喷洒在我胸口。

我整个人承受不住打击的痴傻的任他们不住的换手在我身上不停的交媾。直到他们哪时离开的我都不知道。

我失魂的醒来.冲洗了一下肮脏的身体.天地之大.却无我容身之地.当我习惯性的走向公司.却发现老板正搂着阿丽的腰正要往公司里去。

后来女主角报了警.将这家恶质的侦信社绳之以法.自己则转到工厂里工作。。.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