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名人明星 » 正文

天城博士的野望#01∼04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是分隔线======

天城博士的野望

文行天下#01﹒计划始动

  『唉唷,妳看是恶烂阿宅(キモオタ)耶!那副嘿嘿嘿傻笑的模样,看了就让人不舒服!』;

  (……住口!)

『就是说啊,还有那副肥到满身流油、汗流浃背的样子,脏死了!!』

(住口住口住口!!妳们这些脑袋空空的臭婊!!)

『……唉唷唷,年纪一大把了还赖在家里靠父母养,丢不丢脸啊,阿宅?』

(闭嘴!妳们这些愚蠢的贱民,通通给我闭嘴啊啊啊啊∼∼∼∼∼!!);

  『醒醒吧,恶烂阿宅!好好认清事实,你只不过是个成天只会窝在电脑前面,对着二次元人物自嗨打手枪的废物罢了!!』

 (住口!不要用那种轻蔑与怜悯的眼神看我!!我不是废物!我超强的,我是天才、我是天才啊啊啊∼∼∼∼∼!!)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

  凄厉的一阵咆哮,回荡在静谧的幽暗中,而一道男性的身影,也在这阵嘶吼声中,倏地一跃而起。「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惊魂甫定,喘着大气的男性拨开了披盖在身上的雪白薄被,缓缓走向位在单人床边不远处,那有着简单卫浴设备的盥洗室里,而在打开电灯与洗脸台的水龙头,洗了一把脸让脑袋清醒过来后,男子看着镜中所映照出的自己。

灰白的花发,深刻的皱纹,整整三十年光阴辛苦奋斗的人生经历,这些都在他的脸上留下了难以抹灭的痕迹,也正因为如此,镜中那戴着厚重金框眼镜的人影,虽然离所谓英姿勃发的『帅气』一词多少有些距离,但最起码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个事业有成、充满知性的中年绅士。而精实健壮经过一番锻链的肉体,更让人一点都看不出,拥有者其实今年岁数已经远远超过五十大关。

  走出盥洗室,完成简单梳洗重新打开寝室灯光的中年人,环视着室内单调到只能以「贫乏」二字形容、权充作为临时假寐用途的单调摆设后,换好衣服披上白袍转动喇叭锁的他,充满自信地昂然步出了房门。

至于在门外等着他的,则是一整套气派的胡桃木办公桌、真皮沙发与豪华办公椅,与分别占据一整个墙面的沈重书柜与表彰奖状。

而在奖状当中最引人注目的,则莫过于被高高挂在最靠近屋顶的高度、一进门马上就会看到的显眼地方上,小心翼翼地裱框收起的一张,而上面清晰无比地印着五个正楷大字──

  『国民荣誉赏』

  (哼哼哼哼……谁也没有想到,三十年前那个人见人厌、到最后几乎窝在家里足不出户的恶烂阿宅,三十年后的今天不但被世人称为『二十一世纪的日本爱迪生』、甚至还接受了国家最高荣誉的『国民荣誉赏』表扬吧?)&t&]3i2

  望着墙上的『国民荣誉赏』表彰状,中年男子在一阵自我感慨之余,忍不住自嘴角流露出得意的狞笑。接着,在将整个身体瘫进柔软的真皮办公椅中,拉开办公桌的暗格一阵摸索后,男子打开了只有他本人才能开启的秘密保险箱,取出了一叠文件与一把手枪状的物体。

(不过……就算被世人称为『二十一世纪的日本爱迪生』、甚至还接受了国家最高荣誉的『国民荣誉赏』表扬,我依然是三十年前的那个我!应该说,就是这把『催眠导入枪』,才让我能一面坚持着撑过这艰辛的三十年努力,一面保持着当年的初衷!)

 水蓝色的塑胶外壳,巨大的红色透明球体枪口,整体设计看去怎么看都像是一把廉价玩具枪的物体,对于如今正不停地拿在手中把玩的中年男子而言,却是自三十年前的那一天,因为一时冲动而胡乱网购买下,并作过简单测试后决定用在自己身上之后,彻底改变了自己人生的重要道具。

 因此,即使在经过数次的实验与拆卸分解组合后,这把神奇的『催眠导入枪』已经一如它的外表般,成了毫无作用的一把廉价玩具枪,但中年男子依旧无比谨慎地,将已经跟废物无异的『残骸』给收入保险箱最深处的暗格中。

  (三十年……想来真是漫长的一段岁月,光是要完全了解这把『催眠导入枪』所使用的『催眠导入系统』,其运作的原理与玄机,我就花了十年的功夫;而为了筹措能够改良与生产这套『催眠导入系统』的各项必要条件,又花了我二十年的时间……)

  掩上保险柜,转身望着办公桌后隔着一整片气密落地窗的室外,那自山头另一端冉冉升起的东升旭日,中年男子心中不由得又是一股感慨涌上心头,然而,在他的脸上,非但看不到半点的气馁与疲惫,踌躇满志的双眼反而益发显得炯炯有神。

  (可是!这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三十年前,我放弃了用『催眠导入枪』逞一时之快的诱惑,而在辛苦努力了三十年后,我总算可以大量复制生产『催眠导入系统』的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可以拥有更多更好回报的机会!);

  转身别过朝阳,中年男子将自己的目光焦点,集中在自己拿出『催眠导入枪』后随手放在案头,上头盖上『最高机密』大印的一整叠文件,而在这叠厚厚文件的封面页上,清晰无比地以电脑列印出了两排标题大字──文行天下6@$];

  『地球联合军(armsofearthunion/a.e.u) 新型单兵支援武装系统开发计画』

  (如今所有条件全部备齐了,我甚至还能争取到,来自美国所主导的『地球联合政府(governmentofearthunion/g.e.u)』援助,我的计画到目前为止还有什么阻碍?还有什么会导致失败的因素吗?没有!一点都没有!一切就只等实行而已了!!)

  一面飞快浏览着一页又一页满是专有名词与各项数与的文件资料,男子终于忍不住在宽敞的室内,忘我地得意大笑出来,而在将文件重新收回保险柜锁好后,总算收起狂妄笑声的他倏地自柔软的真皮办公椅中跃了起身,扭开了那扇正对着气派的办公桌,枣红色胡桃心木下包着防弹钢板与防火隔音夹层、完全防火防弹隔音的厚重大门,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

  而在门弓器缓缓地,将装有磁簧自动锁的沈重大门带上时,门上擦得晶亮的金色门牌,以苍劲有力的工整字体点出了房间的用途与主人的身分──

  「总……总裁好!」

  按下遥控器拉开沈重的大门,头顶艳阳烈日尽忠职守地立于门口哨亭前不远的年轻男警卫,在目送着自己一辈子也买不起的黑色高级轿车缓缓驶入的同时,一面催起自己积蓄在丹田中的全部力气,嘹喨地大声向车内乘客问好,企图给对方一个良好的印象。

  然而,车上的成员对此却宛如视若无睹一般,在穿越大门之后,随即沿着一路蜿蜒修筑而上的道路,缓缓地开进这座建筑物与绿荫沿着山势栉比鳞次错落罗列,清静优雅绿意盎然的宽阔环境令人难以察觉其用途的研究机构──『天城集团总合技术研究所』内。

  同时,在穿越了层层叠叠的浓密绿荫,经过了一栋栋整齐簇新的建筑物后,进入研究所的黑色轿车终于缓缓停在占地遍及整个山头的园区中,坐落在最核心的山顶部位,一栋最为显眼的五层楼白色大楼正门前庭的停落空间里。文行天下

  至于等在那里的,正是这栋建筑物的最高负责人,一袭白袍下全套西装笔挺的研究所所长──天城 ⁚一郎博士,与身后清一色白袍下穿着整齐蓝色套装的美女研究员们。

  「欢迎总裁阁下莅临本所,若本所有接待不周怠慢之处,还请总裁阁下多多包涵。」

  快步迎趋向前,与集团总裁有着相同姓氏的天城博士,现下全然看不出早晨醒来后,那股目空一切的得意与狂妄,反倒是充斥着满满的谦卑与奉迎,在深深地九十度一鞠躬后,戒慎戒恐地引领着即将步出车门的人影

  「……嗯。即使你是我天城集团的赘婿,我天城 绘里香也不会随便纵容你乱来。相反的,正因为如此,我们家族还会更加严格的,监督你这个顶着我天城家名号的入赘女婿。你最好把这点记清楚了。」

  满身横肉、西装笔挺的墨镜男保镳轻轻打开车门,被黑色丝袜与高跟鞋包覆的一双诱人美腿,不急不徐地踩着优雅的步伐,在身旁两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性随扈护卫下踏了出来,而那散发着而立之年成熟女性魅力的丰满肉体,经过洁白的衬衫、黑色的领巾与紫色的套装那俐落的剪裁衬托,更加显得令人垂涎三尺。

  但,在天城集团当中没有人不知道,这位才色兼备精明干练、在整个集团内大权在握的女中豪杰,绝对不是能够招惹的对象。也正因为如此,身为年龄相差将近二十余岁的招赘女婿的天城 ⁚一郎博士,即使名义上算是这座研究园区的最高负责者,同时也顶着『总裁驸马爷』这个响当当的名号,却也依然不敢在人前随便得罪这位天之骄女。文行天下

  是故,打从前来视察的绘里香总裁下车的那一刻起,身为所长的⁚一郎博士便几乎无所不用其极地摆出谦卑姿态,好生伺候着身边这位在保镳簇拥下板着脸不茍言笑的『总裁大人』,生怕一个不小心有什么地方无意间得罪了她。

  「话说,这次a.e.u.的新型单兵支援武装系统开发竞标,我们天城集团不但是唯一的日本代表,同时也是亚洲方面的技术象征,一旦得标,天城集团的领先地位将更加不可动摇,你可千万别辜负了我辛苦争取回来的机会。」

  简单浏览过摆设在大厅里、彰显著研究所历年来功勋绩效的展示陈列,由两男两女四名保镳簇拥,丝毫不给人一点亲近空间的绘里香总裁,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质询着人墙之外满脸谦卑的⁚一郎所长,而她所得到的,也的确是她所想要的答案:)

  「总裁请放心,这次的开发计画,本所在各方面都具备完善的技术能力与实际绩效,整合运用方面的问题也已由本所研究人员逐一加以克服,原型设计案能通过第一阶段的设计竞标就是最好证明。现在只等下午军方派遣的支援测试人员抵达,我们随时可以开始进行调整。」

  「很好,」得到了预期中的答覆,绘里香在颔首示意的同时,脸上微微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满意神色,不过她并未因此而完全放心,「但是口说无凭,你最好能拿得出,可以让我觉得满意的资料与结果来。」

  「恭候大驾多时了。本所早已备妥完善的简报资料,若是总裁大人不嫌弃,还请您移驾所长室听取在下简报,简报完毕后顺便于所内用餐如何?」

  「嗯,就这么办。」

  再度满意地点了点头,在⁚一郎所长的引导下,依旧被随扈保镳包得密不透风的绘里香搭上电梯,一路来到了位于五楼的所长室前,而在留下两名魁梧的男性保镳于门口镇守后,领着另外两名劲装短发女随扈的她,神采飞扬地步入了那道厚重大门后的世界。

  紧接着,当门弓器缓缓带上沈重的门扉,与磁簧自动锁联手将门里门外的空间,确实区隔开来的同时──

  「啾∼∼∼∼∼∼∼∼∼∼∼∼∼∼∼∼∼∼???」

  水嫩饱满的女性唇瓣,毫无预警地牢牢贴上了干涩粗糙的男性双唇,洋溢着情欲热流的三寸丁香,也在其持主灵活巧妙的驱使舞动下,钻开了重重阻碍与另一条同样灵敏的肉蛇相互交缠,而在持续了一阵漫长深刻的蛇吻后,一反先前谦恭卑下态度的⁚一郎所长,狞笑着打了一下怀中女性弹手的结实丰臀,趾高气昂地这么说道:

  「呵呵呵……怎么了,绘里香妳这个小贱奴,已经想要到克制不了自己了吗?」

  「这还不都是因为,打从贱奴按照您的指示,倾集团所有力量决定争取这份竞标合约开始,这段期间以来主人您一直都闭关住在研究所里,总是放着贱奴绘里香不管的关系∼∼∼∼∼∼∼??」

  放开圈住男人的双手,与⁚一郎所长稍微拉开一点距离的绘里香,此时脸上早已不见先前难以亲近的高傲与冷漠,言谈之间的口吻语气,也全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冷漠女总裁,成了一个百依百顺媚眼如丝的熟女美性奴。

  「主人您看?一想到今天终于可以再次被主人宠幸,绘里香的骚屄就再也控制不住,淫水流得到处都是了∼∼∼∼∼∼∼??」

  在两名女随扈趋前伺候下,整整齐齐穿戴在绘里香身上的洁白衬衫、黑色领巾与紫色套装一件接一件地在脱下之后,同样整齐地折起叠收在所长室内,那会客用的玻璃茶几上,而被一袭充满科幻风味、散发着黝亮皮革光泽的黑色中空束腹给束起纤腰,丝巾遮盖的颈项上挂着成套颈圈的成熟女体,也毫无保留地在⁚一郎所长的眼前一览无遗。

  「所以说,今天好不容易有这个难得的机会,当然要好好的『服侍』主人不可?左京、右京也会一起协助绘里香,让主人感受到至高无上的满足的唷∼∼∼∼???」

  抛出一个迷人的媚眼,早已濡湿的股间泛着波光潋ᒗ的绘里香,与身后不知何时脱下全身衣物与墨镜,展露出同样被黑色中空皮马甲束紧腰肢,满脸嫣红中充斥着期待的模样如出一辙两名美丽女随扈,对着一派豪气端坐在真皮办公椅中,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们一件件褪下衣物的⁚一郎所长这么说道,而听过这句话后,⁚一郎所长那股猥琐的狞笑,又显得更加张狂了几分。

  「啊嗯∼∼咕呜……喔呜、呼啧、喔嗯、喔喔∼∼∼∼?呜……呜嗯呃噢哈、齁齁嘻(主……主人的肉棒、好好吃)……呼啧、啧啧、啾呜呜呜∼∼∼∼∼??」

  「老、老爷……老爷的手指、又粗又长又热的手指……在左京的淫屄里抠来抠去……好厉害?左、左京快不行了∼∼∼∼∼???」

  「老、老爷∼∼∼右、右京的奶头……老爷∼∼您也多关照一下人家、尽情地吸人家的奶吧?啊唵、唵唵、唵嗯嗯嗯∼∼∼∼∼??」

  大马金刀地跨坐在真皮办公椅中的⁚一郎所长,在三名百依百顺的女奴伺候下,此时下半身早已一片赤裸不着半缕,一面眯起双眼享受着跪在自己两腿之间,平日高高在上睥睨众人的绘里香,那口舌与双峰双管齐下、尽心尽力的淫猥服侍,一面也没让自己的双手与嘴巴闲着,尽情地玩弄着那紧贴在自己身边,那总是在墨镜与服贴的整齐女用西装包覆下,看似不茍言笑的冷艳双子美女随扈。

  (呼呼呼呼……高高在上的女总裁、冷漠严肃的女保镳……在我完全分析了解『催眠导入系统』、并结合了其他科技所开发出的『牝犬奴隶调教服』威力下,果然也是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哼哼哼哼……).

  微微睁开双眼,睨视着跪在自己双腿之间,如痴如醉地一面以坚挺的丰满双峰又包又夹,一面张开双唇又吸又舔的绘里香,与身旁放浪形骸、一个劲儿往自己身上又搓又挤的双子美女,⁚一郎所长心中顿时洋溢起一股身为征服者的无上成就感,而丹田之下那昂然挺立模样与年龄完全不符的粗壮肉柱,也在无微不至的炽热湿滑包裹下,渐渐不听使唤地蠢蠢欲动起来。

  「嗯∼喔、喔喔……很、很好,绘里香,就是这样……我、我就快要射出来了……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咕呜、咽呜……唵呀啊啊啊啊∼∼∼∼∼?热热的、主人热热的精液喷出来了、喷出来了∼∼∼∼∼???」

  「「老……老爷?老爷、老爷老爷老爷老爷呀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滚烫黏稠的黄白色液体,自⁚一郎所长那泛红晶亮的肉柱顶尖的孔穴中迸发而出的同时,所长室内一男三女的声调亦不约而同地荒腔走板高亢了起来,而在喷发劲道退去,原本一柱擎天的男根一颤一颤地开始颓萎之际,原本靠在⁚一郎所长身旁的双子已经悄悄地滑了下去,爬到了绘里香的身边开始舔舐起来。

  「啊啊……老爷的精液,全都洒在夫人身上了……这真是浪费呀……??」

  「所以,就让我们左京、右京姊妹,来替夫人一滴不剩地全部舔干净吧?呜啾呜呜呜∼∼∼∼∼??」

  微吐丁香,两颊姹红的双子美女宛如镜中对影般,在相视一笑后一左一右地开始舔舐吸吮起,绘里香那早已汗水淋漓、春情满溢的樱花色熟美女体,而三女之间如此颠銮倒凤的淫靡行径,也成为⁚一郎所长再振雄风最好的催化剂。

  「绘里香,起来。」曾几何时,原本萎缩垂了下去的肉棒,已经悄然地再次挺起,而精力充沛不输年轻猛男的⁚一郎所长,也跟着威风凛凛地自椅子上站了起来,「……老子现在要干妳的骚屄了。」

  「……这是贱奴绘里香的荣幸??」

  媚眼如丝地嫣然一笑,在左京、右京姊妹的搀扶下,浑身柔若无骨的绘里香缓缓站了起来,接着翻身趴在⁚一郎所长那气派的巨大办公桌前,翘起那坚挺的桃尻臀瓣,随着双胞胎中姊姊左京在股间蜜径的细腻舌耕动作,扭呀扭地不停勾引着男性的目光。

  「很好!准备让我用肉棒打妳一顿屁股吧,贱奴!」

双掌一拍,粉嫩的双臀上,随即浮现出两枚清晰的大红手印,而双胞胎中的妹妹右京,早已不知何时悄悄地钻到了,牢牢抓住绘里香如水蜜桃般鲜嫩的屁股的⁚一郎所长,那紧缩翘挺程度不输年轻猛男的双臀之间,着迷地舔舐着褐色的菊门。

  「啊唵嗯嗯嗯嗯嗯∼∼∼∼∼∼∼∼????」

  一声甜腻的娇啼,⁚一郎所长重振雄风的男根,深深地没入了绘里香如水乡泽国般炽热紧致的女阴之中,而伴随着左京右京姊妹灵巧的口舌巧技、与啪啪作响的肉体碰撞声益趋激烈,⁚一郎所长与绘里香这对夫妻,也愈发显得沈溺在欲海的波涛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唵嗯嗯嗯嗯嗯∼∼∼∼∼∼∼∼?主人的肉棒、主人的肉棒又大又热又硬,快把绘里香给干死了∼∼∼∼∼∼???」wenxing.info0

  失焦的双眼满是迷蒙,此刻脸上涕泪纵横、洋溢着幸福恍惚模样的绘里香,哪里还有平日面对众人时,那君临天下高高在上的冷漠女王气息,如今趴在桌上的她,在左京的口舌攻势与⁚一郎所长的肉棒突击包夹下,早已是脑中一片空白,只能随着高潮的波涛一次次拍打着自己的身心,一面摇头晃脑不知所云的满口啼叫着。

  另一方面,在右京执拗的菊门探索,与绘里香女阴蜜肉湿润紧致的揪扯收缩下,即使重振雄风的⁚一郎所长几次强忍着冲动硬锁精关,现下也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最后关头时刻。

  「呜、喔……吼喔喔喔喔喔喔∼∼∼∼∼∼∼∼!!」

  「啊、啊唵嗯嗯嗯嗯嗯∼∼∼∼∼∼∼∼???」

文行天下.

  自干涩的喉咙深处挤出一阵低鸣,眼前倏地一黑的⁚一郎所长,在一阵近乎哮喘的喘息中,将本日第二发的男性精华一股脑儿地全射进了绘里香的蜜壶深处,而同样一阵娇啼的绘里香,则是在承受了热流直接拍打体内深处的冲击后,满心欢喜地瘫软倒了下来。

  而在将绘里香一把抱起,令她整个人成仰躺姿态瘫卧在那气派的巨大办公桌后,脱下全身衣物的⁚一郎所长重新『躺』回了舒适的真皮办公椅中,睨视着两眼放光、跃跃欲试的美艳双子保镳姊妹狞笑道:

  「……还在那等什么?快过来好好伺候老爷我,等会儿还有妳们俩一顿好受的!」

#02﹒军方的来访者

  「这里……就是日本的『天城集团总合技术研究所』?」)

  涂成一片军用橄榄绿的美军悍马车(humvee)缓缓驶过气派的大门,在依循着门口警卫的指挥与号志标线的指示,靠左侧一路沿着蜿蜒曲折的道路向山顶爬升的同时,束起一头亮丽金发穿着一身墨绿色整齐军装,坐在驾驶席旁凝神观察四周的女性如此喃喃自语道。

  因为,虽然充斥着林荫绿意、绿化美化得有如公园一般,令人根本难以察觉是科学研究机构的园区,在矽谷(siliconvalley)或其他国家的高科技发展园区中并不稀奇,然而保全警卫系统如此严密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纯民间研究设施』,不管怎么看都令人大起疑窦。)

  几乎随处可见的全天候型监视摄影机与求救通报系统,代替保全人员于园区内四处频繁巡逻,搭载线导电击枪(taserstungun)与催泪喷雾器,外型宛如螃蟹一般的大批警卫机械人,以及许多不容易被发现的隐密保全设施,虽然在武装规模上与荷枪实弹的军事基地仍有着一段距离,但森严程度已经到了『异常』水准的这种戒备等级,实在无法令身为合众国军人的她不去在意。

  而这番隐藏在一片安宁祥和景象下的异状,自是瞒不过同样整齐戎装行头,坐在一旁驾驶席握着方向盘的另一位女性。

  「以一个长期罹患『和平痴呆症』、几十年来仰赖我们合众国出面保护的国家的『纯民间研究设施』而言,这里的保全戒备似乎严密得有点异常呢,上尉。」

  略显用力地转动那沈重无辅助的黑色方向盘,如火焰般鲜红耀眼的秀发修剪至贴齐耳垂的长度,卡其色的军服领口上别着金色单杠领章,朝气蓬勃的姣好面容给人一种活力充沛的野性美的女性,虽然在说出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一派轻松自在,然而身为军人的她,却也同样察觉到这里有些不太寻常。

  「看来我们似乎有着相同的见解,少尉。」微微颔首,白皙的纤纤玉指轻托下颚的女上尉边应合着对方的意见,边将眼角的余光,悄悄地飘移到后照镜上尾随在后,与自己座车极为相似的车影,「不过要说惊讶的话,后面那些『日本陆军』的和平痴呆症患者,反应大概会比我们更激烈吧?」

  「哈哈哈,这倒是很有可能呢,上尉。

  悦耳的笑声循着爽朗的节奏,自车内二女的口中自然流露出来,而也似乎正如她们所料的,尾随在她们所搭乘的这辆美军悍马车后方,外型与涂装几乎如出一辙的「日本悍马」──hmv「疾风」高机动车内,讶异的冲击的确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涛。

 「这、这里……这里真的是『纯民间研究设施』吗,一尉?」

  「这个问题我比妳更想知道答案呢,三尉。」

  望着道路两旁密度之高,足以令人瞠目结舌的监视摄影机,与宛如卡通动画中才会出现,现在却理所当然地在园区内四处巡逻的白色螃蟹型警卫机械人,即使车内穿着绿色军装的两名女性,并非隶属于『日本国陆上自卫队』的实战部队,而是编制在专责技术研发、直接由防卫省管辖的『技术研究本部』内,然而身为职业军人的她们,也依然察觉到了这个研究园区内的异常之处。

  毕竟,这里虽然名义上是由日本知名企业──天城集团旗下所持有的『纯民间研究设施』,然而实际上戒备森严的程度,非但一点都不亚于陆上自卫队位于全国各地的驻屯基地设施,甚至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也难怪车内的两名女性会如此惊讶。

  「不过,看来情报本部方面的消息似乎没错,这里『的确有点问题』。

  环抱着的双臂托起几乎要撑开衣服的酥胸,鼻梁上跨着一副金框眼镜散发出知性气息,一头乌黑亮丽秀发盘成发髻收在后脑勺,自最初的讶异后态度迅速趋于平稳的女军官,在冷静地观察过后,统合自己已知的情报作出了结论,而这个结论也很快得到了一旁负责驾驶的另一名女军官认同:

  「您是说,这里可能『私下进行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实验,可能与他国军方有秘密交流』的事?」

  「嗯,不排除这个可能。毕竟天城集团在各方面的技术水准之高,以我国的民间企业来说实在有些异常,会让人有这种疑虑也是很理所当然的。」

  叹了一口气,将整个人放松躺进较原厂悍马舒适许多的座椅中,略显下垂的眼角被椭圆形金框眼镜收束起来的女军官,一面看着眼前景色流逝一面作出了如此结论,而身旁负责驾驶车辆,微微上扬的眼角流露出些许不安的短发女军官则搭腔道:

  「总觉得这个『天城集团总合技术研究所』……给人一种就像特摄片里面才会出现的,透过正当企业作掩护的『邪恶秘密结社』旗下的研究设施的感觉呢。我想,现在就算跟我说这里有在开发改造怪人或是超级机械人,我大概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如果真的有的话,我们不但要预防这种技术流出到国外去,还得想办法把整个技术系统收编防卫省管辖才行哪!像这次a.e.u.的新型单兵支援武装系统开发计画,天城集团提出的设计构想草案就已经跟开发超机人差不多了……还真亏他们能通过第一阶段的设计竞标审查……」

  「说得也是。但是话说回来,这种草案构想才像是我们日本代表会提出来的东西,毕竟说到外国人眼中最具代表性的日本科技,除了精密电子制品之外就是机械人了嘛!」

  「不过,由民间研究机构开发出的战斗用机械人……我说,这又不是六十几年前的1970年代热血超机人动画,别闹了吧?」

  车辆持续缓缓地向山顶迈进,车内两人的对话,也不知何时从充满严肃与不安感的认真话题,逐渐朝着天马行空的轻松闲聊方向偏去,而随着前方的美军悍马车渐行渐缓,最后转弯停在山顶上的一栋五层楼白色大楼正门前庭,随后停在一旁车位的两女也注意到,自己已经抵达了此行的终点站。文行天下

  「总之,先下车再说吧!我们就好好见识一下,这个被人称为『二十一世纪日本爱迪生』的『国民荣誉赏』得主,提出这种疯狂设计提案的始作俑者,到底是怎样的一号人物!」

  「是,一尉!」

  拉起手煞车将车停妥,负责驾驶的短发女军官在解开安全带后,当下尾随着身旁长官的脚步,神采奕奕地跨出了车门,而一名身披白袍的中年绅士身影,也在成群同样穿着白袍的女性簇拥下,来到了四名女性军官的面前。

  「欢迎光临『天城集团总合技术研究所』。本人天城 ⁚一郎谨代表所内全体成员,欢迎各位的到访。」,

  换回整齐服装重披白袍,在和绘里香与左京、右京姊妹一场鏖战过后,饶是在一阵长期闭关禁欲后,⁚一郎所长那浑身的欲火早已猛烈地烧到了冲天的最高点,已经上了年纪的他在生理方面,毕竟也还是对如此激烈的宣泄行为有些吃不消,而在强打精神的脸上出现了些许疲惫憔悴的神情。

  不过,这样的神情出现在一个『热中研究发明的科学家』身上,却是再自然也不过的现象,因此⁚一郎所长表现在外的这番模样,并未引起眼前四女的任何怀疑。

  而在⁚一郎所长简洁流畅地做完自我介绍,并代表整个研究所欢迎她们的到来后,自悍马车上下来的美军二人组则是抢在日方之前,率先向自己眼前这位奇妙的『疯狂科学家』报上名号: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名人明星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