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名人明星 » 正文

偷窥妇产科4~5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四章
在这里说明一下,那个胖女人以及为胖女人看病的医生,已经在我偷看少妇的时候离开了妇科门诊室,为了不打断刚才的故事,特意留到此时作个交代,胖女人和医生出去时,我听到声音,就跳下椅子,假装在那里闲坐,没引起她们丝毫的注意,说不定她们还以为我是那少妇的丈夫呢。她们一走,我赶紧爬上去接着看。由于我下来的时间很短,对观看整个过程基本没有影响。
我这个人,有个坏脾气,偷看了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总忍不住要告诉她,要让她知道她被男人偷看了。这一次也不例外。
因为已是中午时分,又是夏天,周遭已没了人迹。我想,这可是个骚扰少妇的好机会。但妇产科门口地点不对,等等再找机会吧。
医生和少妇前后脚一起离开了妇产科,等少妇把小便标本送进化验室,医生已经没影了。少妇转身往医院门口走,我跟在后面准备寻找骚扰的机会。
"妈妈──,妈妈──。"传来一阵小孩的叫声。抬头一看,有个二三岁的孩子跌跌撞撞向少妇扑过来,小孩身后不远处,站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囡囡乖,妈妈抱抱。"少妇俯身抱起孩子,向那男人走过去,嘴里说着︰"囡囡跟爸爸玩得开心不开心。"
原来这是个三口之家碰到一起了。
还好,我没向那少妇说什么,要不,她丈夫一插进来,说不定就坏事了。看着那个坏我好事的男人,我气不打一处来。可渐渐地又变得愉快起来,心里刻薄地想︰
"你不知道吧?我看过你老婆身上专归你看的地方,比你看得还清楚。你看过你老婆做妇检吗?你看过往你老婆阴道里塞棉花吗?你看过你老婆剥开阴户解小便的样子吗?说不定连你老婆操丁字带都没见过呢。"这样一想,我心里释然了。
"这么长时间,我在外面不放心死了。我说陪你进去,偏不让,我坐在门口又没关系的。"丈夫爱怜地埋怨妻子。
"妇产科男人去干什么,难为情死了。"女人的心就是细,大概她想她要在妇产寇里脱掉裤子露出阴户,而丈夫只隔着一堵墙,会很难为情的,所以让丈夫带着孩子在医院外的小公园里等她。
"回家吧。"丈夫对妻子说。
"有个小便在化验,一会儿就好。医生要我看一下结果,如指标正常,就没事了,如有问题,让我下午接着看病。反正我们来医院那会儿才吃的早饭,这会儿也不饿,不如就在这儿等吧,省得大热天的赶来赶去。"
"也好。"丈夫顺着妻子。
夫妇俩带着孩子回进医院。我听到丈夫在问妻子︰"难受吗?"
"还好。"妻子答,轻轻的,有些害羞。
听到那对夫妻的一问一答,我想,妻子刚刚作过妇科检查,夫妇说不定会说些这方面的悄悄话,要知道,男人对这方面天生感兴趣。我悄悄跟在后面,希望能偷听到些什么。
孩子要睡觉了,夫妇俩想给孩子找个凉快的地方,结果找到了输液室,里边没有人,有电扇,他们抱着孩子进去找个角落坐下了。他们的背后有扇门。
真是无巧不成书了,小夫妻做梦也没想到又让我钻了空子。
输液室,并排的有二间,他们夫妇进了一间,我想我总不能也跟进去吧,正没办法,就转进隔壁的那间,一看,嘿,有门,原来,二间房到底窗户处有扇门相通,过去一看,门本来破了个大洞,只是在门框钉了块三合板,比破洞稍大些,门框突出门板凹进,钉在门框上的三合板贴不住门板,有条比手指还宽的缝,三合板是从夫妇坐着的房间那边钉的,我把头伸到破洞处,透过三合板下沿那条缝,能看得见那俩夫妇的后背和屁股,而他们的脸比破洞高,所以是看不到我这边的。他们看不到隔壁,还以为找到了说悄悄话的好地方。我只要守在破洞旁,另一个房间里的任何声音都会传入我的耳朵。
我假装也是个避暑的闲人,在门旁的长凳上坐下来,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那边夫妇的谈话声不时地传过来,这边我屏住呼吸静静地偷听。话题当然是多种多样的,这里我只拣有趣的讲,略去那些烦琐的,可能会有些不连贯,但能节省篇幅。
隔壁,丈夫悄悄问妻子︰"今天你不是来月经吗,怎么验小便呀。"
"咳,别提了,这月经害得我好苦。医生有办法的。"
"这也有办法啊,总不成让你把月经停下来吧。你说说,是用什么办法的。"
"你又不会碰上这等事,要知道了干吗?。你们男人啊,就是什么都想知道。"
"说说吧。说说嘛。"丈夫不停地央求。
"看让别人听去了。晚上跟你说吧。"
"这么大个医院,就我们俩人了,谁能听得去。你就快说了吧。等到晚上还不把人憋死。"
"看你急的。说给你说给你。"妻子娇斥二句,接着轻轻地把自己取清洁尿的过程告诉了丈夫。讲到医生要她按摩自己阴蒂的时候,少妇害羞地偎向丈夫的怀里。"你说,要我一个女人,当着别人的面,自己玩自己的
心,谁做得出来啊。"
"那你玩没玩?"丈夫急切地追问。
"那尿就是不肯出来呀。实在没办法,只好浓着脸皮玩啦。医生就在旁边,对面检查台上还躺着个病患。咳,难为情死了。"
"还有别人?男的女的?"丈夫又追一句。
"傻不傻?妇科检查台上能躺个男人?。要真是个男人那还不羞死人啊。哎,你说说,要真让个男人看了我的。我的
,你会咋办?"
"我。我就揍他。"
"要是那男人是医生呢?"
"那。那是没办法的事啊。再说了,男医生医术高,能治病。这妇产科,不让看
,咋治病啊。"
"我说句不识羞的话,你可别当真。要真让个男医生看看我的
啊,也是好事。从前,你闹着赖着要看我的。我的那个
,我总是躲着避着不让你看清楚。那是我真心的放不开啊。如果真让个男医生看过了,那也是个男人呀。女人的
,让男人看过了,还金贵什么呀。别的男人看得,自家老公不更看得?说不定我就能放开点了。我乱说的。"
"你呀,乱说。别的男人没看过,自家老公就看不得了?你啊,不让我看,却乐意让我
,你说怪不怪。"
"那是二样的麻。
是为了生孩子,看又看不出孩子来。"
"你呀,口是心非。现下我们有孩子了,就不
啦?"
"我是不想
啦,你非得
,现下还得理不让人了?"
"那我
你时,你咋怎么来劲呢?。羞,羞。"
"我就不想
,我就不想
麻。"少妇说不过丈夫,耍起赖来。
丈夫如此乱说话,做妻子的也不真恼,可见少妇是很爱他丈夫的,而且平时也是很亲昵的,所以说话比较随便。
少妇又羞羞答答地向丈夫诉说了棉球塞阴道的难受,插窥阴器的紧张,手指伸进阴道的异样,把个妇科检查描绘得惟妙惟肖。
丈夫听着妻子的诉说,不时提些问题,如窥阴器的形状啦,躺在检查台上在想什么啦。少妇羞答答作回答。
在一问一答中,我透过缝隙看到丈夫的手慢慢伸进了妻子的裙下,夫妻俩靠得更紧了。
丈夫悄悄对妻子说︰"你今天打扮得特漂亮。"
"还不是跟平常一样,有什么特别的。"
"还不承认。这是什么?"
"这跟漂亮有什么关系?来女人来月经不都用这个嘛。"原来丈夫指的是妻子的丁字带。想必此时,少妇的裙下,丈夫的手一定摸在她腰间的丁字带上,说不定还摸在她的阴户上呢。
"那也不非得用这条啊。早上我看见你拿着这条粉红的到厕所里去换,就暗暗笑你,作个妇科检查也要里里外外打扮个遍。"
"那怎么啦。总不能让人把我当个邋遢女人。刚才有个女人也在里面检查,下体邋遢得满是怪味,惹得医生气呼呼的,用鸭嘴巴时,医生作弄她,给他上个最大号的,插得她嗷嗷直叫啊。我亲眼看见的。你想让你老婆的
插破了才舒心?
。你个没良心的。"
做丈夫的打哈哈︰"瞧你说的,哪能啊。老婆的
插破了,下半辈子我
什么呀?。哎,你的
都让医生看过了,今天晚上就让我仔细看看吧。好吗?"
"不行,我来月经,不能
的。"
"就光看看,坚决熬住,保证不
你。"丈夫信誓旦旦。
"别来这一套,你那点肠子我还不知道?。看了不让
,你不强奸我才怪呢。"
"别说得那么难听嘛,夫妻之间哪有强奸一说呀。求你了好老婆。我带套还不行嘛。我让你说得恨不得现下就把可

进你的嫩
里去呀。不信你摸摸这儿。"夫妇俩的身子动来动去的,想必是丈夫在拉老婆的手去摸自己的可
儿。一会儿,二人不动了,做妻子的却羞羞地笑了,想必是妻子的手已经摸着老公的可
儿了。
"不要脸的东西。大白天的,也不怕人看见。晚上的事,晚上再说。"
"你可真是我的好老婆啊。等着吧,我保证,晚上一定把你
得舒舒服服,让你吃个够。"
"省着点劲吧。我是怕了你了,动不动就把人家
死过去。人家的
又不是铁打的,
破了看你以后拿什么玩。"
他们玩笑了一会儿,就一起起身去取化验单了。
等他们走远,我也离开医院走了。
=======================================
第五章
这家医院的妇产科很吸引人,过了些日子,我旧地重游,又去了那里。
白天到妇产科偷窥很有意思,但也很危险,弄不好里边的人一抬头就看到了你,更不用说门外走廊上还随时都会有人过来,稍不小心就会被发现、被逮住,那可不是好玩的。
如果能在晚上偷窥妇产科,那就安全得多。
我已经介绍过,县民众医院的妇产科门诊室设在门诊楼的最左边的拐角里,占了"凹"字的一条边,走廊二边共有六间房,靠外侧第一间是产科,第二间是妇科门诊室,最后一间是妇科检查室,靠内侧第一间是仓库,第二间是医生夜间值班室,最后一间是厕所。因为妇产科是专业科室,所以夜间急诊不在急诊室进行,县民众医院要管全县的事情,因此妇产科必须有人值班应急。
但是县城又是小地方,病患不多,乡下的病患非到万不得已也不需到县城医疗,还有更基层的医院在处理,所以,这里的妇产科医生夜间值班是睡班的,没病患时在值班室睡觉,有病患来了再起来诊疗。
这个县地处山区,县民众医院是依山而建的,门诊楼是山前劈掉一块山坡建立的,病房散落在门诊楼右面山间的一块小盆地里。
门诊楼前面和左面是医院的围墙,后面的山坡劈出的悬崖大约有十来米高,用石头砌了七八十度的护坡,门诊楼前面靠妇产科的一侧有道铁闸极栏拦在门诊楼和医院前墙之间,里面靠妇产科窗外搭着个四五米宽十来米长的玻璃钢棚子,是医院职工的单车停放处,闸极栏门上挂着快牌子,上面写着开放时间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
因为上夜勤的职工一般都在医院里过夜,为了保证单车的安全,晚上就把车库门锁上了。我到里面看了一下,门诊楼后面砌了一堵很高的石墙,从门诊楼的"凹"字的最底部一直砌到悬崖的护坡,把"凹"字的左边那个头全围起来了,离妇产科的房子大概有一米多的距离。
医院把妇产科围起来,大概是考虑这个科室的私密性。这样,只要想办法钻到铁闸极栏里边,外面的人就无法看到你了。车库里没有灯,又地处城边山脚下,整个车库是漆黑一片,而妇产科诊疗室里灯光明亮。
人从暗处看明处是清清楚楚,而从明处看暗处则一点都看不见。人在思惟上还有个特点︰自己在亮处看不见暗处的别人,会产生别人也看不见自己的错觉。
有这样一种常见的情况︰一个人骑着单车从亮处往暗处走,以为暗处的人看不见自己,于是拼命地按车铃,反过来,另一个人从暗处往亮处走时,明明看见亮处有人,却以为那人也能看见自己,所以不用按车铃提醒对方。其实这二个人的思惟都是错误的。
从整个的情况看,这家医院的妇产科很适合晚上在窗户外面偷窥,关键是要找到进入单车库的途径。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在车库内外、门诊楼前后转悠,终于找到了办法。
妇产科所在的那个拐角共有六间房,其中朝里最后一间是厕所。这间厕所名义上是女厕所,我们这里的医院,妇产寇里一般只设女厕所,因为这里光有女厕所,男人小便急了,也可以进去解决一下,一般没人计较,最多骂几句"医院里怎么连男厕所都没有,真是没道理"之类的。我就是装着尿急的样子闯进去的,不光找到了进入单车库的办法,还顺便看了上厕所的女人,关于我在女厕所看到的情况我以后再讲。
厕所窗外离石墙大约有一米多宽,厕所窗户跟别的房间一样也挂着窗帘,拦着铁闸极栏。我仔细观察,搞清楚闸极栏是上下二边用木螺钉固定在窗户上的。
我到街上买来螺丝刀和钻子,乘人不注意,把下面的螺丝旋开,用钻子把螺孔捻大,再把螺丝塞进捻大了的螺孔里,这样,晚上我要去偷窥的时候,只要拔出窗户下面的螺丝,使劲一扳,闸极栏的下边就跟窗户分离了,上边的螺丝还把闸极栏挂在窗户上,我从拉开的缝隙中钻出窗户,就到了单车库里面,而且是在"凹"字中间的凹里面,小小的过道里还堆着些杂物,即使半夜里有人进了单车库,隐蔽在这里也不会被发现。
钻进去后,再把闸极栏复原,拉好窗帘,任谁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个通道。万一有危险,我也准备了退路,跳上杂物堆就能轻而易举地翻出医院的围墙,围墙外面是杂树丛生的小山坡,很容易脱离。
因为是夏天,很热,当年的条件跟现下不能相比,除了电扇,别的降温设备就没有了,只好打开窗户来降温,窗外虽有纱窗,但用螺丝刀轻轻一撬就打开了。
晚上只有一个医生值班,前半夜没病患时就坐在门诊室里,后半夜则到值班室睡觉。诊疗室是没人的。
诊疗室有四个面,二面有门,一面的门开在走廊上,一般是锁着的,一面的门通门诊室,另外二面都有窗户,一面对着单车库,一面对着大楼后面的悬崖,二面的窗户呈直角状。
窗户上都挂着窗帘,二面窗外的空地上都盖着玻璃钢瓦,盖成了单车库。
我进去后,撬开诊疗室二边的纱窗,把窗帘的二边都弄出点很细的缝隙,还用钻子钩出二个小洞,至于门诊室,窗帘本来就没拉得很严实,很容易就能看到里面。
做好了偷窥的准备,我就钻到车库角落的一堆杂物后面,摊开块顺手牵来的被单,靠墙半躺下来,拿出随身带来的食物,边休息边等待情况的出现,我知道如果不抓紧时间休息,整整一个长夜是很难熬的,只有在没有可看的时候好好休息,一旦机会出现,才能精神抖擞地投入观察。
四周静悄悄的,只要有病患到来,我马上就能听见。
我已经到门诊室看过,这天晚上值班的是个年轻的男妇科医生,从外表看决不到三十岁。
我想,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女医生给女病患作检查,好看是很好看,但毕竟二个都是女人,看在眼里还不算特别刺激,女病患因为只是把私处露给女人看,表情上不太害羞,观赏性就大打折扣。而如果是男医生检查女病患,而且是年轻的男人作检查,被检查的女人必定害羞,又无可奈何,场面就好看得多。如果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给她检查,女病患或是她们的家属可能会释然些。
一时没有病患,医生在门诊室闲坐,静悄悄的,医生偶尔走动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大约八点左右,耳边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我赶紧蹦到门诊室窗外,一瞧,一个穿着宽大连衫套裙的大肚子孕妇由一个男人搀扶着进来了。
"医生,我老婆要生了。"男人焦急地连呼,这时已顾不得医生是男是女了。
"这边来,这边来。"医生起身在招呼病患,把他们引进检查室,大概是晚上的缘故,产科不开门,产妇的检查也放在妇科诊疗室的检查台上进行。看到病患往诊疗室去了,我赶快换位,先他们一步到了诊疗室窗外,眼睛贴着已准备好的窥视孔往里张望。
医生一边引导病患一边询问情况,到了检查台旁,医生指示︰"把裤子脱掉,躺上去。"
丈夫听了医生的话,把老婆转向自己,站稳了,蹲下体去,双手从老婆裙摆下伸进去,摸索着找到老婆的内裤,往下勒。丈夫脱老婆裤子的时候,产妇一直撑住着丈夫的头和肩膀,让自己站稳了,直到老公把她的内裤勒到了脚跟,才轮换着提起双脚,让老公把内裤脱掉。
内裤脱掉了,连裤子一起脱下的还有一大叠湿漉漉的卫生纸,老公把卫生纸扔进检查台下面的污物桶,把老婆的内裤揉成一团塞进自己的裤袋,腾出手来连扶带抱把老婆推上检查台,搁好脚,下意识地把老婆的裙摆往下拉了拉,盖上了阴户,做完这些,站到了一旁,犹豫着是退到外面门诊室去等呢还是留在检查室里。
医生没理丈夫,对产妇说︰"把衣服拉上去。"
产妇很听话,艰难地欠起屁股把群摆往上牵,丈夫赶忙过去帮忙。
"再往上。再往上。"医生在一旁指挥。
夫妇俩忙碌了好一阵,总算把裙子撸到了产妇的腋下,直到露出乳房为止。
刚才丈夫把老婆裙摆往下拉,实在是多余。
老公帮老婆弄好衣服,避到检查台旁边,作出随时准备再帮老婆做事的样子,其实我知道他只是想陪在老婆身边,帮忙只是个理由。
医生"叭"地打开落地的检查灯,产妇的阴户和肚子让灯照得清清楚楚,整个肚子高高突起,有些象是巨大的西瓜,肚子上斑斑点点的妊娠纹好像是瓜皮上的纹路,肚脐眼象个牛眼珠似的往外突出,好像是个瓜蒂。
顺着肚子往下,就看到产妇二腿之间的阴户了,产妇的阴户在灯光的照射下非常清晰,由于妊娠的缘故,产妇的阴户显得很丑陋,前面阴阜上阴毛乱耸耸的一直蔓延到二侧的大阴唇上,整个阴户从大腿根开始包括肛门再内全都是黑糊糊的一片咖啡色。
因为即将临产而整个的向外突出绷紧,二侧的大阴唇已被绷得看不出原有的微微隆起的丰满形态,变成了酱紫色的薄薄二片,小阴唇已被绷得歪七扭八的,肛门向外翻出象个撅起的嘴巴,阴户中间咧开一个上尖下圆有点近似橄榄核形状的口子,口子里不断流出好像没什么颜色的水,水顺着产妇的屁股往下滴,一直滴到检查台下面的污物桶里,发出"嘀嘀嗒嗒"的声音。
产妇躺在检查台上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丈夫绞着双手不安地看着医生,医生没有驱赶产妇的丈夫,只顾自己打开设备、取出器械,作着各种准备工作,看来医生并不介意当作丈夫的面对产妇进行检查,此时的产妇被剧烈的疼痛折磨已顾不得这么多了,倒是丈夫的眼中除了流露出祈望的目光,还隐隐有种监视医生的意思。
凭心而论,在这种场合,做丈夫的的确很尴尬,一方面,第一次做准爸爸的丈夫面对即将临产的妻子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医生的帮助,另一方面,眼看妻子那自己都还没看够、玩够的私密之处毫无保留地让另一个男人观看摸弄,心里一定不会甘心,但又无可奈何。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不小心弄坏了一件心爱的玩具,去求大孩子帮助修理,不去求吧,玩具坏了没得玩,去让大孩子帮着修吧,又得眼巴巴地看着他翻来覆去地摆弄自己一刻都不愿松手的宝贝东西,真是矛盾啊。
医生脸上毫无表情,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要是换我,能当着丈夫的面检查他妻子的阴户,一定会很开心的。
远处传来一串脚步声,有二三个人正在向妇产科这边走来。丈夫赶紧过去把通向门诊室的门关好。这扇门的上半部分是玻璃的,用布帘子遮着,丈夫关了门,又把帘子仔细地往二边拉一拉,使得没有一点缝隙,可见丈夫对妻子的隐私是很在意的,给医生看是没办法的事,给别人看就不愿意了,所以听到脚步声,知道有人来了,马上把门关好,把帘子拉严实,生怕给别人特别是别的男人看去了。
"到后面去扶着你老婆。"大概是医生嫌丈夫晃来晃去的影响工作,就把他遣到检查台后面去了,正好妻子因为疼痛大声呻吟起来,丈夫赶紧跑到妻子身旁,一手握起妻子的臂肘一手从妻子颈下伸过去搂住妻子的肩头。
脚步声越来越近,从脚步声可以听出,有二个人进了妇产科,其中一个人踩在水磨石地面上的声音很尖锐,好像是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另一个人的脚步声比较沈闷,象是个男人。
"小王。小王。"一个男人在外面喊。
"哎,在这儿呢。来啦?﹗"医生忙不迭地应着。
看来他们是朋友,所以来人对医生也不叫医生,叫"小王"医生招呼得也满热情的。
"啪"地一声,检查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男人探进头来︰"在忙啊?"
躺在检查台上的产妇和扶着她的丈夫同时把头转向门口,而门诊室里荧光灯的光线也透过门框从另一个角度洒在产妇赤裸的身体上。丈夫的眼中透着恼怒,却不敢表示什么。
"坐,坐。先在外面坐一会儿,我马上就完。"医生热情地招呼。
"不急不急,时间还早呢,慢慢来吧。"男人说着就退出去了,却没把门关上。
丈夫眼睛看着被打开的门,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过去关上,最终还是没动,大概是刚才被医生数落过,心里有些顾忌。
医生还在准备,我瞅空子转到门诊室视窗,果然,门诊室里有一男一女二个人,年纪都在三十光景,女的在桌旁坐下了,男的边抽烟边在屋里踱步,看得出,男人踱步的线路是有选择的,恰恰能透过开着的门看到躺在检查台上的产妇。我暗想,其实男人都是一样的啊。
我暗笑着回到检查室视窗。
医生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开始对产妇进行检查。医生把手放在产妇的肚子上,这里按按,那里摸摸,从旁边的一台仪器上拉过一根软管子,管子上有个扁平的大头,医生把大头贴在产妇肚子上,仪器的喇叭发出"突突突突"的响声。
医生一手按住大头,一手回身调节仪器的旋钮,喇叭里的声音变得非常清晰,原来医生是在监测胎儿的心跳。
一会儿,医生把软管挂回到仪器上,关掉开关,带上一次性的塑胶手套,把手伸进产妇的阴户里,一下伸进去二个手指,挤出好多水来,医生在产妇阴道里捣鼓一阵,退出手来,脱下手套扔掉,回身到桌旁椅子上坐下,拿起笔在一张纸上写了起来,丈夫放下妻子跟过来站在旁边看,医生写完了,递给产妇的丈夫︰"马上要临产了,赶快办了手续住进去。"
丈夫接过医生递过去的单子,往上衣口袋里一塞,转身走到检查台边,从裤袋里掏出妻子的内裤,提起脚要把内裤往妻子身上套。医生说︰"不必了,一会儿就上产台了,病房里来接人的推车有被单,盖上送到产房就要作接生准备了。"
丈夫无奈,安慰了一下产妇,就出门去办住院手续了,出去后随手就把房门关上了。
医生收拾了一下,转身出了检查室,把裸着身子叉开双腿躺在检查台上的产妇晾在了那里,连门也不关了,现下,门外的那个男人又可以观赏门里的产妇了,她丈夫很刻意地关门等于是白搭。
医生在门诊室用电话通知了住院部,放下电话就忙着倒水递烟,与二个客人撩起了天。
可以看得出,二个男人是哥们,女人是那男人的老婆,基本上是二个男人在说话,女人文静地坐在一旁,脸上微微带笑,很少插嘴。这个女人看上去眉清目秀,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鼻子嘴巴要说一定有什么特点也谈不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右边嘴角上方长着一颗黑痣,黑痣有绿豆那么大,点在她白净的脸上分外醒目,仔细看看,还就是这颗黑痣点缀了少妇的抚媚。
医生已经来到了外面,那男人还是不老实,只在医生端给他的凳子上坐了一小会,又站起来满屋子逛,虽说不是直登登对着里屋的产妇看,但我看得出,他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增加目光扫射到产妇的次数和延长目光停留在产妇身上的时间。
他老婆坐在门诊室的角落里,看不到里屋,所以大概感觉不到做丈夫的在干什么,医生由于不停地在跟他谈天,目光时常对着他,应该是有感觉的,但一点都没有表示,我想是装着不知道,仔细想想,刚才医生出来时不把门带上,说不定是故意给那男人留机会,再想想那男人进来后,推门、探头、退出、踱步,好像是一串程式,看来那男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里观赏赤裸女人了。
有个做妇科医生的哥们也是种福气啊。
一会儿,产妇的丈夫办好了住院手续,满头大汗地赶回来了,进门先把单子交给医生,回头一看妻子又暴露了,赶紧过去拉上门,又瞥了踱步男子一眼,想是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你想想,自己老婆的秘密,让男妇科医生看了已经很不好受,再让个不相干的男人贼溜溜地偷看,心里还不打翻五味瓶?
更可气的是,那男人看他关上了检查室的门,冲他笑一笑、点点头,象是打招呼,又象是传达偷窥后的得意心情。别人冲你笑,你不能没礼貌,老婆被他偷看了,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礼数还是不能少,他跟你打招呼了,你还是得哈腰回礼,当然心里早已在
他十八代祖宗了,他呢?可能在心里想像着
你老婆。其实,祖宗也好,老婆也好,真
是办不到的,只能在想像中
,但他还是比你便宜,你不知道他祖宗是什么样的,连想像都是虚的,而他已经看见你老婆的裸体了,连最隐秘的阴户也看得一清二楚了,在想像中
起来要比你真实得多。
二个男人在那里演哑剧,一辆推车"咕噜咕噜"进门来了,推车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后面跟着个四十来岁的女医生,女医生来跟男医生作交接,小伙子径直顶开门把推车推到检查台旁,一手托住产妇头颈,一手搂住脚踝,很轻松地把产妇从检查台移到了推车上躺好了,小伙子大概是见得多了,对那赤裸的女人好像没什么感觉,不祥刚才那个男人贼溜溜地盯住不放,但我感觉到他在工作的过程中对那女人看一遍还是有的,只是有经验了,看得更加熟练、更加不留痕迹罢了。
由于推车是横在检查室里的,小伙子把产妇抱上去后,产妇的双脚正对着门诊室,可怜的产妇又一次成了展览品。做丈夫的赶忙过去从推车下面的搁板上拿出被单要往妻子身上盖。
推车的小伙子赶忙阻止︰"等等,还要检查呢。被单消过毒的,别弄脏了。"
丈夫只好把被单放回去。
女医生做完交接,右手带一只塑胶手套,到推车旁边︰"把腿张开点。"
女医生当作一屋子人的面把手伸进产妇的阴道,摸索一阵︰"要抓紧了。怎么这么晚才来?"女医生退出手,脱下手套扔掉。小伙子拿出被单,抖开,把产妇从头颈到脚跟都盖严实了,推起车就走,女医生和产妇的丈夫跟了出去。
一次精彩的展览会落幕了。
产妇走了,屋里剩下男医生和夫妇俩。
他们又闲聊了一会。这会儿,丈夫也坐下来了,想必是已经没什么好观赏了的缘故。
"现下做了吧。"医生提议,显然夫妇俩找医生是有正经事要办的。
丈夫看了妻子一眼,妻子低头没有表示。
"做了吧。"丈夫应一声。
三人站起身,妻子跟着医生往检查室走,丈夫去把门诊室的大门关上,把锁也锁上了,回头也进了检查室,还不忘把小门也关上锁好。看来他是陪老婆来找医生作什么检查或是治疗的。
这小子,看别人的老婆贼溜溜的,对自己的老婆倒是保护得严严实实,惟恐被别人偷看了去,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窗外还有一个男人,粗粗一看,窗帘拉得很严实,细细一瞧却还有一丝缝隙,外加几个铜钱大小的洞眼,这小子不会想到,缝隙后面,洞眼中间,有一双眼睛在共享他老婆的裸体。
那女人穿得也是连衫裙,不过是束腰的,女人开始脱衣,医生管自己作准备,好像对那女人一点都不注意。女人双手伸到背后拉开裙带,医生连忙说︰"不用,不用。"
哈哈,别装模作样了,女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医生的眼里。
医生的提醒还是迟了点,裙带已经松开了,裙衫立时宽松了不少。
女人把手伸进裙摆里面,似乎是迟疑了一下,马上把内裤撸下脱掉了。
女人按医生指示到屋脚的蹲坑上解了小便,擦干净阴户,回过去在丈夫的帮助下躺到已经有医生铺好垫子的检查台上,双脚没有马上踏到脚蹬上面去,而是垂挂在检查台前面,让衣裙盖住大腿,似乎是想拖延暴露阴户的时间。
医生不管女人,一边准备器械一边跟她丈夫杂七杂八的闲聊。准备好了,到检查台前,伸手钩起女人的一条腿在脚登上搁塌实了,又扶着女人已经跟着提起来的另一条腿同样摆好,嘴里念叨着︰"别紧张,这是小手术,一会儿就完。稍微有点痛,忍一下就过去了。"
医生摆好女人的双腿,又说︰"既然已经把裙带松了,那就把衣服撩上去些,省得做手术时碍手碍脚的。来,配合一下,把乳罩也松开了,这样就不压迫呼吸了。"
说着就动手把女人的裙摆直往上撩,又伸手到女人后背把乳罩的搭袢解开。
丈夫看医生在为他老婆整理衣服,忙不迭地在一旁帮忙。
女人完全暴露了。
那女人的阴户没什么特别的,很普通。稀疏的阴毛,微微隆起的阴唇,浅咖啡的颜色。值得一提的是她大阴唇靠近肛门处长着一颗绿豆大小的青痣,与她嘴角的黑痣遥遥相对。本来没什么特色的阴户,被那颗小小的青痣衬托出来,显得有些娇柔了。
医生边跟哥们闲聊边在哥们的老婆的阴户上忙碌,先是交替用湿的和干的棉球在阴户里里外外做清洁,医生工作得很仔细,大阴唇、小阴唇、阴蒂、阴道前庭、肛门,哪处都没拉下,对大小阴唇间的沟壑更是做得细心,连小阴唇上那些斑斑剥剥的皱纹也用手绷开了反覆擦拭,还把阴户两侧的大腿根和阴阜上边的小腹部弄干净一大片。嘴里嘟囔着︰"可要搞干净才行,不然感染了可不得了。"
我发现医生对女人阴唇上的青痣特别注意,用棉球擦了后,又用手指去揉、用二个手指捏起来仔细观察,好像是在研究是否也属于病变。医生研究了好久,惹得旁边的男人忍不住插话︰"这东西向来就有的,该不会也是病吧?"
医生这才停下手来,嘴里连声说︰"不象是病,不象是病。只是既然检查了,就得仔细些。"
医生的这些话,传到我的耳朵里,好像变成了这样的︰"既然你老婆的阴户已经暴露在我面前了,就该好好欣赏欣赏。"大概是我多心了,医生怎么想只有他自己知道。
粗看上去医生对朋友很负责任,因为是朋友的老婆所以才做得这么仔细,但细细观察,还是可以看出医生是有些别的心思的,说不定他心里在想,正因为是朋友的老婆,更要做的仔细,一个"才"一个"更"意义大不一样,你想想,只有做得仔细,才能看得仔细看得持久。才能有机会加入一些本没有必要的多余动作,特别是那些对女性有明显刺激的动作。
我觉得,医生清洁那女人阴蒂的动作就有些过分,只见医生左手剥开女人的阴唇,手指撸开阴蒂包皮,使女人那颗嫩红色黄豆大的阴蒂充分暴露出来,右手钳一团湿棉球饶着阴蒂不停转圈,一会儿又扔掉钳子,用手捏块干净的,直接在阴蒂上不停地擦拭,而且越擦越快,直到女人忍不住发出呻吟,才依依不舍地停下手来。为了掩饰,一边玩弄一边还跟他们夫妇解释︰"这地方最不容易搞干净,不说现下做手术,就是平时你们也要特别注意。"
外阴部的清洁工作做完了,医生往自己头上套个中间有圆孔的反光镜,调整一下检查台前的射灯,打开检查台侧面的另一个射灯,同样调好位置和角度,到水池边洗净手,擦干,打开物品架上一个刚才摆放的布包,掂起一双乳胶手套,交叉着一只一只带上,从包里拿出一块长方形的被单,抖开来,中间有个直径十来厘米的圆孔,医生提着被单的二个角往女人身上盖。
不知是由于盖得位置偏下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被单一下子从女人的两腿中间滑落下去,掉在了检查台前面的污物桶上,医生赶忙再拎起来,被单已沾上好多污汁。
"咳呀,真是越仔细越出错。"医生扔掉脏被单,转身回到摆放治疗用品的柜子前看了看︰"你说凑巧不凑巧,还没有了。"
医生沉吟一下︰"没关系,等会儿做得小心些就是了。"又回到检查台前坐下,继续进行手术。他把包里剩下的二块小被单分别盖在女人的两条腿上,女人的阴户和腹部仍然暴露在外面,医生拿起一个不锈钢制的窥阴器,嘴里轻轻地说︰"别紧张。别紧张啊。"
也不知是在对女人说,还是对她丈夫说,或者根本就是在对自己说。打着妇科医生的幌子,当着朋友的面玩弄他老婆,有些心虚也是正常的。
医生左手扒开女人的阴唇,右手四指握住窥阴器的握把,拇指压住鸭嘴的后端,找准阴道入口,把窥阴器横着往女人阴道里推,推得很慢很慢,鸭嘴一点一点滑入女人的阴道,女人的阴户也随之一点一点改变着形状,整个鸭嘴全部压进女人阴道的时候,她的阴阜往上耸起,由于阴唇已被撑开,阴户顶端平时被阴唇遮盖的阴蒂暴露出来了。
医生慢慢把窥阴器握把向阴户下方旋转,直到握把完全向下。随着窥阴器的旋转,女人的阴阜渐渐下塌,阴唇不断向二边拉开,最后变得象一张咧开的嘴,本已暴露的阴蒂此时却躲到了鸭嘴后端不锈钢翻边的后面去了。
医生右手慢慢收紧窥阴器的握把,左手松开女人的阴唇,旋转握把上的固定螺母。随着医生的动作,女人的阴门渐渐张开,最后成了直径五六厘米的大圆洞。
医生俯下体体,凑近女人的阴户,一手调整窥阴器握把,一手扶一扶头上的反光镜,使检查台侧面射过来的灯光能透过反光镜反射到女人阴道深处,眼睛透过反光镜中间的小圆孔仔细观察女人阴道内部的情况。由于反光镜的作用,女人的阴道被照得十分明亮,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女人阴道里嫩红色的黏膜、乳白色的分泌物以及不时微微蠕动的子宫颈。当然了,医生比我看得更清楚。
医生不停地捣鼓手中的窥阴器,不断调整方向,看得非常仔细,就好像是收藏家在鉴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找到了。就是它了。还好,没什么变化,还是那点大一粒。不过息肉这东西,还是小心点,早点拿掉的好,弄不好,一旦恶变,就是人命关天的事。"医生看够了,从女人阴户前抬起头,对夫妇俩介绍病情。原来,那女人阴道里长了块息肉,这次是来找当妇科医生的朋友进行治疗的。
从医生的话语中可以听出来,那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让他们的医生朋友观看阴户了。当妇科医生可真是件美差,朋友老婆的阴户可以随便看。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去学医,要不然,现下哪天看不到十个八个的女人阴户,还用得着在这里黑灯瞎火担惊受怕地偷着看。
医生从罐子里取出药棉团,这一次是要清洁女人阴道内部。
先是用钳子钳了干大团的棉花塞进女人的阴道搅动,搅几下,钳出来的棉花上粘满了女阴道里的分泌物,换一团再伸进阴道去搅,换了三四团棉花,把女人阴道里的分泌物擦拭干净了,又用不知浸了什么药水的湿棉球伸进阴道里反覆擦拭,擦几遍后,又钳一小团干棉花,小心地伸进女人的阴道,很仔细地塞在子宫颈中间的凹陷处,塞上了再用钳子顶二下,把棉花往子宫口的小洞里塞进去点。
大概是要把女人的分泌物暂时堵在子宫里,不让流出来影响手术,堵好宫颈,再用粘了碘酒的棉签伸进女人阴道涂了好大一片,涂过的地方,阴道黏膜变得黄呼呼的,大概就是长阴道息肉的地方。
医生拿起一个罐子,对准女人的阴道,按下按钮,一阵喷雾直冲女人的阴道深处,医生把喷灌退后一点,对着女人的阴户和周遭又喷了一阵。
一切准备就绪,医生对女人说︰"我要开始做了。不要怕,我已经给你喷了麻药。稍微有点痛,很快就完了。"又叫女人的丈夫过去扶住她。
过一会儿,医生拿钳子戳戳女人阴道的黏膜,问︰"痛不痛?"
"不很痛。"
"只能这样了,表面的喷雾麻药只有这点效果,一般人作息肉切除手术根本不用麻药。"
医生打开一台机器,拉过一根带管子的烙铁样的东西,伸进女人的阴道里,嘴里喃喃︰"不要动。不要动。马上就好。"
女人的阴户里冒出一缕缕烟雾。医生抽出烙铁,拿起钳子伸进阴道,猛一抖,夹出一小粒带血的肉块,"
铛"一声连钳子扔进托盘,拿起烙铁又进阴道,阴户里再次冒出烟雾。
"好了。"医生放下烙铁,夹块棉花伸进阴道按一按,取出来带点血迹,扔掉,再夹一团大棉球的塞进女人阴道,接着把窥阴器的固定螺母旋松一点,女人的阴户立刻小了许多。医生握住握把,将窥阴器从女人的阴道里慢慢抽出。
"好了,晚上会有点痛,象火烫似的,还可能有少量出血。我给开点药消消炎,明天就好了。我在你阴道里塞了药棉,明天要记得取出来。不需要用钳子取,直接用手指钩出来就行了。如果明天还痛或者出血,再来找我。对了,月经带带来了吗,要用上。既能兜住出血,又能防止感染。二星期内不能性交。大哥可要忍忍了。"医生说着说着打起哈哈来了。
女人在丈夫的搀扶下,皱着眉眼,艰难地爬下检查台,从提包里掏出月经带,月经带上的卫生纸已经事先垫好,丈夫从裙子后面伸进手去帮她扣乳罩,她一边就把月经带系上了,女人的阴户躲起来了,我看不到了。女人又把内裤也穿上了,治疗过程结束了。
通观整个治疗过程,医生很是开心,一路闲话不断、玩笑不断、小动作也不断。反过来看病患夫妇却不见得,整个过程,女人躺在检查台上,既不看医生,也不看丈夫,基本上都眯着眼睛,即使偶尔睁开眼也只是直瞪瞪地瞧着天花板。
可以设想,一个女人,在丈夫在场的情况下,让另一个熟悉的男人反覆地观看和摸弄最隐秘的阴户,心里一定非常非常的害羞。
治疗过程中丈夫尝到的则是另外一种滋味,老婆的阴户本是他的专用品,现下却自觉自愿地送上门来让个哥们看个够摸个够,以后在他面前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呢。
在医生给他老婆治疗的过程中,他不时流露出烦躁的情绪,不停地在屋里转来转去的,一会儿搓搓手,一会儿又伸进衣服去抓抓痒,没一会儿是安静的。
要我想,这是何苦呢?阴道息肉又不是什么大毛病,透过正常管道,找个普通的女医生,一样能治得很彻底,何苦要把自己的老婆象展览品似的让朋友观摩呢?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名人明星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