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动漫改编 » 正文

【无知的妈妈】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无知的妈妈】

(一)

  我的名字叫小明,今年11岁,正在上小学5年级。爸爸50岁了,在一家公司当经理,平时很忙,一个星期最多有一两天白天在家,平时都是妈妈照顾我。

  说到我妈妈,她今年刚30岁,身高1。65米左右,圆圆的脸蛋,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是一个很漂亮的少妇。但是在她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所以她的智商不是很高,在有些商情上很容易吃亏,而且妈妈对别人又没什么戒心,所以爸爸要我也照顾好妈妈,别让其他人欺负她。

  记得我们隔壁有一个叔叔,都30岁了还没找到老婆,街坊上很多人都不喜欢他,但是我却不是很讨厌他,因为他经常来我家玩,每次我都能收到一些糖果或零碎钱。今天,爸爸公司又有事情要他到外地出差,所以一早爸爸开着他的轿车出去了!

  才一会,隔壁的叔叔就来到我家了,我妈妈刚好正在收拾东西,叔叔看到就拿了50块钱让我到外面玩去,然后就走进储物室帮我妈妈忙。我觉得无聊,加上心理上预感到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没有出去。我趁他们没注意,把大门开了然后大力合上,装出一副我已经出去的样子,然后偷偷溜上楼,趴在楼上窗口偷看下面的情况。

  当时我妈妈正要踏上椅子上去拿储物柜里的被子出来晒,叔叔看到马上跑过去扶注妈妈的腰,说:「大嫂,这样很危险的啊,要小心哦!」

  妈妈转过脸,对他甜甜一笑,说了句谢谢。

  叔叔把妈妈的裙子折到腰部,一边隔着妈妈的丝袜裤揉着妈妈的两粒大屁股一边说:「屁股是身子的重心,屁股的用力不对就会很容易摔倒的。」

  妈妈转过脸,对叔叔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我看到,叔叔的裤子上马上宣传起了一个大帐篷。

  叔叔的手从妈妈的粉红色居家服里面伸进去,一边抚摸一边向上,一会就摸到了妈妈的胸罩,然后他大力的揉了两下。妈妈被他这么一吓,啊了一声,本来就塞在柜子里比较紧的被子更难拿下来了!叔叔看了一下,然后对妈妈说:「乳房被胸罩挎着,这样身子出不了力气,很难拿下被子的。」

  然后就把妈妈的衣服推到脖子下,再把胸罩拉了下来,两只手一直在妈妈的乳房上揉来揉去,还时不时用指甲去刮妈妈的奶头,使得妈妈一直不停的叫,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好不容易,妈妈终于把衣柜上面的被子拿了下来,要拿被子到阳台上面晒,叔叔就把妈妈的衣服裙子整理好,但是把妈妈的胸罩拿下来了。妈妈亲了叔叔一下,说谢谢叔叔。

  妈妈把被子挂好,又开始拿花洒淋花,叔叔看到又跑过去帮忙了。叔叔说:「淋花的时候一定要站好,要不然姿势不对,很容易把水洒出外面的。」

  然后把妈妈的两条腿拉开,自己站进去,用自己下面宣传起的位置贴住妈妈的大屁股不停的摩擦。妈妈给他这么一定,忍不住哼了一声,手一抖,就把水洒在自己的腿上了。叔叔看到,马上大声说:「啊!水洒在腿上了!快,快把袜子脱下来,要不然很容易感染的!」

  然后不等妈妈同意,手伸进妈妈的裙子里,从胯部把妈妈的连腿丝袜给脱下来,还一边脱一边用舌头从妈妈的大腿添到脚背,说是用口水帮妈妈消毒,最后还把妈妈的脚趾含进嘴里吸允。妈妈脸红红的呻吟了几声,亲了叔叔的额头一下,说谢谢他。

  妈妈开始要搞清洁了,看她时不时的这里擦一下,那里扫一下,还要用吸尘机把地板上的灰尘吸掉。而叔叔呢,老是把妈妈脱下来的胸罩和丝袜拿到鼻子上闻几下,还不时的用手去摸自己的裆部,看到妈妈在劳动的时候还经常要去揉揉摸摸妈妈。

  好不容易,妈妈搞好清洁了。而中午也到了,于是妈妈开始做饭了,还好客的要请叔叔在家吃饭。叔叔在客厅坐了一会,就进去厨房帮妈妈的忙了。我在上面看不到,就跑到厨房的门口,偷偷的看。

  这个时候妈妈正在洗蔬菜,叔叔走过去,抱住妈妈的腰,说:「洗菜的时候一定要站好。」

  就把妈妈的两腿拉得开开的,再拉向后,让妈妈的大屁股贴住他下面。妈妈给他下面宣传住,感觉怪怪的,就忍不住不停的把大屁股动来动去,还嗯嗯的叫出来。叔叔也低沈的啊了一声,对妈妈说:「洗菜的时候身体不能乱动,要不然洗的菜会不干净的!」

  然后把妈妈的腰抱的更紧了。但是妈妈还是忍不住动来动去,就红着脸问叔叔该怎么办。叔叔想了一下,说:「这好办,只要拿个东西固定住你的身体,那你就不会乱动了。」

  然后他把妈妈的裙子拉起来,把妈妈粉红色的小裤裤拉了下来,一边用舌头舔妈妈下面红红的小妹妹,一边脱自己的裤子。一下子,叔叔的下面露出了一根比我的大很多的,还硬梆梆的不停跳动的小鸡鸡。叔叔把鸡鸡宣传住妈妈下面红红的开始流水的小妹妹,说:「我用这个棍子宣传住你,你就不会乱动了。」

  在妈妈的不停呻吟中,叔叔用他那大鸡鸡,宣传开妈妈的小妹妹,然后用力的插了进去。妈妈闷哼一声,身子开始打颤。叔叔退后一点点,又用力一宣传,说:「快洗。」

  妈妈哼哼唧唧的在叔叔的监督下洗菜,还时不时的给叔叔可恶的宣传得呻吟不止。叔叔站了一会,就忍不住开始用力的抽插妈妈那已经变成小洞洞的小妹妹,大手还推开妈妈的衣服,用力的抓揉妈妈的乳房。妈妈红着脸,鼻翼上都开始冒出点点晶莹的小汗珠,一边忍不住的向后挺动大屁股配合叔叔的抽插,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过了一会,叔叔突然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还发出像野兽一样的低沈的声音,然后用力一宣传妈妈,啊啊了两声就不动了。妈妈也啊了一声,身体就好像变得很僵硬,不停的颤抖了一会然后全身就软下来了。这时叔叔也缓过来了,从妈妈身上退了下来,把已经变得有点软绵绵的鸡鸡从妈妈的小洞洞里拔出来。噗的一声,一股白白的黏稠绸的像鼻涕的东西慢慢的从妈妈下面的小洞洞里流了出来。

  叔叔把变小变软的小鸡鸡在妈妈的屁股上擦了几次,然后用妈妈的小裤裤随便帮妈妈擦了几下还在流「鼻涕」的小洞,帮妈妈穿好衣裤,说:「唉,看来这样还是不能阻止你乱动啊!让我想一下该怎么办,你继续洗菜做饭。」

  妈妈红着一个像苹果一样的脸蛋,娇媚的对叔叔说了一声谢谢,还亲了一下他,然后有点虚弱的继续做饭了。

  我一看叔叔要出来了,马上溜上楼去。刚才看叔叔教妈妈怎么洗菜,我下面的鸡鸡也好像肿了起来,宣传住裤子怪难受的。

  过了大半个钟,我就闻到下面传来一阵阵香味,然后妈妈就大声的叫我下来吃饭。走到下面,叔叔已经坐在餐桌边等着开饭了。妈妈虽然智商不是很高,但是做的饭菜还是很好吃的。等妈妈帮我们盛好饭,我们就马上狼吞虎咽起来。等我快吃完第一碗饭的时候,叔叔就已经吃饱了。

  这时他一边跟妈妈聊天,一边把他那大手伸到妈妈的大腿上到处摸,摸着摸着还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妈妈把碗里的饭添完,忍不住的轻叫了几声,还扭了几下他的大屁股。

  叔叔抽出他的手,把上面沾着亮晶晶水迹的食指伸到妈妈面前,对妈妈说:「啊!你下面怎么还是湿湿的呢?不会是今天早上被淋到的时候感染了吧!要是被感染了生病那就麻烦了!快,到屋子里去,我帮你检查一下!」

  说着就一边拿起放在旁边的妈妈的丝袜和胸罩一边拉着我妈妈到妈妈的卧室里,关门的时候还没忘了对我说:「小明,我帮你妈妈检查一下是不是生病了。你吃完饭自己去玩。」

  说完后觉得好像忘了什么,就想了一下,然后从裤子里摸出一张一百块丢给我,说:「我会治病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哦,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叔叔不想别人知道。」

  我嗯了一声,叔叔就把门关上了。

  我赶紧吞完口里的饭,跑到妈妈的卧室门口。透过那个钥匙孔,我看到叔叔把妈妈放倒在床上,然后就把妈妈的衣服和裙子脱掉,压上去不停的亲吻妈妈那红艳艳的嘴唇,大手揉妈妈的胸部。一会,叔叔说要量一下妈妈的体温,就用他的大嘴吸住妈妈的奶头,还时不时的用力吸允,说是用舌头感觉乳房的温度。就一会,我就看到妈妈那两粒嫩红的乳头就站立起来了,而妈妈的开始低低的呻吟起来。

  叔叔把玩了一会,就把头钻到妈妈的裆部,先是用手指不停的揉摸妈妈的小妹妹,几下就使得妈妈那里流出了更多亮晶晶的水。叔叔说,这里肯定有问题。然后就用他那大舌头,贴住妈妈的小妹妹,不停的添,还大力的吸那些水。妈妈难耐的扭动着身体,嗯嗯的呻吟着。叔叔问她时不时很痒。妈妈说是。

  叔叔停顿了一下,用为难的语气对妈妈说:「你这里面一定是进去虫子了!」

  妈妈吓了一跳,带着颤抖的语气哭着对叔叔说该怎么办!叔叔想了一下,用肯定的语气对妈妈说:「放心,我用我的大棒子去帮你捅它,一定会帮你把它捅出来的。」

  妈妈坚强的对叔叔一笑,又吻了叔叔一下谢谢他。

  叔叔躺在床上,扶住自己的大肉棒,叫妈妈坐上来。妈妈跨在叔叔的身子上,小妹妹对着叔叔的肉棒,一碰,妈妈又忍不住哦了一声,还张开嘴,喷出了两口热热的香气(这么远了,我都能感觉到这是香的)。

  叔叔好像想起了什么,就叫妈妈停一下,叫妈妈把那连裤丝袜穿上,说是免得妈妈着凉,他自己也从自己的裤袋里抽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两个像药片一样的东西吞了下去。叔叔把丝袜的裆部开一个洞,然后躺下来,叫妈妈坐了上去。妈妈皱着眉头,用下面的小洞洞把叔叔的肉棒吞了进去。妈妈一边呻吟,一边的叔叔的指导下不停的动来动去,让叔叔的肉棒好去捅那可恶的虫子。

  过了一会,叔叔对妈妈说这样力度不够,虫子很难捅出来的,就叫妈妈转过身子,像狗一样的趴着身子,而把大屁股翘起来。叔叔扶住肉棒,对准那嫩红的洞洞,一下子捅了进去,然后就大力的抽插起来。

  看着那被叔叔插得涨涨的还不停流出水的洞洞,我的鸡鸡也在不经意中变得硬梆梆的,我忍不住把鸡鸡隔着裤子在门上摩擦。里面,叔叔把妈妈插得大声的呻吟着,也好像不停的摇,妈妈的的大屁股被撞得啪啪的响。叔叔不停的抽插着妈妈,还时不时的抱着妈妈,或者擡起妈妈的一只脚,再或者把妈妈的两只脚搭到他的肩膀上…换着姿势抽插妈妈。

  看着看着,我突然感觉我的鸡鸡上传来一阵强烈的尿意,一时忍不住,就射在裤子里了。我怕妈妈说我,就自己到洗手间自己冲洗了一下。

  回到客厅,我觉得有点困,我就自己在可听的皮沙发上睡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该有大半个钟了吧,我迷迷糊糊的听到妈妈卧室的门啪的一声开了,叔叔哼着小曲出来,拍醒我叫我照顾妈妈,然后他就走了。

  我走到妈妈的我是一看,妈妈满身大汗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只有嘴在不停的喘息着。我看到妈妈的嘴角边有那好像鼻涕一样的东西,就问妈妈你嘴边怎么流鼻涕了。妈妈伸出舌头一添,笑着对我说,这是叔叔帮她治病喂她吃的药。说完用手把嘴边的「鼻涕」刮干净,放进嘴里吃掉。

  妈妈休息了一会,然后起床开始穿衣服,因为再过一会,又该做晚饭了。

  我发现,妈妈的床上,那被单湿了一大片!……

(二)

  妈妈虽然智商不高,但是对人很有礼貌,也很乐于助人,所以很多人很喜欢她。在我们小区有一位老伯,听说以前是个什么局的局长。虽然50多岁了,但是因为经常锻炼,看起来还是很强健的,就是挺着个肚子比较难看。

  今天,爸爸因为出差还没回来。一早吃完早餐觉得无聊,妈妈就拉着我到家门前的小院子里去摆弄她种在那里的花花草草。那个大肚子的老伯手里提着一个鸟笼正到处溜跶,一看到正在给花草除虫的妈妈立刻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妈妈因为是在家里,只穿着一件比较宽松的居家服,下面套着一条紧身健美裤。她一弯下腰在那里忙活着,任谁都可以看到她胸口那一团白花花的嫩肉;那紧身的健美裤在她弯腰时把她大屁股的勒得原形毕露,看得我的jj都要肿起来了,更别说那个色色的老伯。

  老伯提着鸟笼进来我们院子,笑眯眯的对妈妈说:「小兰(小区里比妈妈大的好像都是这么叫妈妈的),正在给花草除虫啊?」

  妈妈擡起头对老伯一笑,用有点脏兮兮的小手一擦脸上的汗水,说是啊。

  老伯看到妈妈脸上那一抹黑黑的痕迹,立刻好像很心疼的说:「唉,你怎么能用那么脏的手擦脸呢!」

  说完抽出自己的手巾,小心的帮妈妈擦掉脸上的黑痕,擦完还用嘴亲了一下妈妈。妈妈笑着对老伯说了声谢谢,也亲了老伯一下。

  我在一旁看着郁闷,就无聊的拨弄那些小花小草,一不小心给一只不知名的小虫子叮了一下我手背,很痛,于是我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妈妈跑过来,拉起我的小手,看着我那已经肿起来的小手,心疼的拿到自己的脸上摩挲。

  一会,她惊喜的对我说:「你爸爸说人的口水可以消毒杀菌,还可以治疗蚊叮虫咬。我帮的用口水涂一下,那不就没事了!」

  说完,就对着我的伤处舔了起来,舔了几下,觉得不够,就用嘴吐出一小口晶莹的口水到我的伤口上,还用嘴把它涂均匀了。

  弄完,妈妈得意的看了一下,笑着对我说好了,然后就叫我到外面玩,自己又去摆弄那些花草了。

  我手还痛着呢,没心情玩,就自己回屋子了,妈妈和老伯也没留意到。才进屋子闷坐了一会,就听到院子里老伯「啊」的惊叫了一声。我好奇的走到窗口一看,老伯用手抓住他jj的那个位置,不停的说痛,妈妈就问他怎么了。老伯苦笑着对妈妈说可能是刚才不小心给虫子跑到里面咬了一口。妈妈听到,就担心的说怎么办?

  老伯皱着眉头对妈妈说:「只能消毒治疗了!有些虫子的毒是很厉害的,不及时治疗会生大病的。但是我家里离这里又比较远(其实也没多远,最多也就100米),回到家可能就会感染了!」

  妈妈担心的皱了一下她眉头,对老伯说:「我家里的急救箱我也不知道在那里!用口水时不时真的可以消毒啊?」

  老伯趁妈妈没注意到,得意的奸笑了一下。然后又苦着脸对妈妈说:「这应该是可以的!现在没其他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说完,一边提着鸟笼,一边拉着妈妈的手进来屋子了。我看到他们要进来,马上就跑到楼上了。

  一到客厅,老伯迫不及待的脱掉裤子,弹出一条又粗又黑又硬梆梆的肉棒,苦丧的脸对妈妈说:「你看它都肿成这个样子了!」

  然后就叫妈妈快点帮他消毒。

  妈妈走过去,红着脸害羞的看了老伯一眼,老伯的肉棒又不住的跳动起来。老伯又对妈妈说:「快啊,你看,它肿的又痛起来了。」

  妈妈低下头,轻张着嘴靠近老伯的肉棒,可能是闻到了什么味道吧,眉头又可爱的皱了一下。

  妈妈在老伯的大龟头上吐出一团口水,用她那柔软的小手轻柔的在老伯肉棒上涂抹起来。

  老伯受此刺激,顿时舒服得好像叹气一样的轻叫起来。妈妈把那口水涂玩,好像之帮老伯的肉棒涂到了小部分。妈妈又皱了一下眉头,正想要再向老伯的肉棒吐口水,老伯就阻止她,说这样既浪费了口水,也没能很好的帮他的肉棒全部涂上口水消毒,说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妈妈把他的肉棒含进嘴里吞吐几下,那样就可以了。妈妈听到,虽然不是很愿意,但是想到老伯是因为帮她整理花草才受伤的,于是下定决心要帮老伯只好他的伤。

  妈妈没办法,只能发扬爱心,轻轻的上下吞吐几下,然后就突然用力的老伯的肉棒彻底吞下去。但是老伯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妈妈才忍受了一下,就受不住了。妈妈只能先把老伯的肉棒吐出一大半,在继续的吞吐几下,又用力的吞下去。这样的来来回回几次,让老伯爽的全身好像抽筋一样,还扶住妈妈的头不让妈妈离开,说还没有完全消毒到,还要继续……

  不知不觉的都几分钟了,妈妈给老伯的肉棒噎得小脸红红的,鼻翼不停的煽动着喘气,上面还有一层晶莹的汗珠(老伯看着自己前面帮自己服务的魅力少妇,身心爽得不得了,虽然深喉的时候她那舌头会主动的揉舔几下肉棒,但是因为不会koujiao,这样的刺激还不能令他发泄出来)。

  于是,老伯轻轻的推开妈妈的头,故意用为难的语气对妈妈说:「小兰,看来口水还是不足以帮我的肉棒消毒消肿啊!你看,它还是那么肿肿的!」

  妈妈喘息了几下,担忧的说这样都不行啊!?那怎么办才可以啊?

  老伯想了一下,突然惊喜的说:「哦!我记起来了!有人说,女人下面流的阴水不单只可以消毒止痛,还可以去浓生肌(生jj)呢!」

  妈妈听到,也欢喜的问时不时真的。老伯说当然是真的拉!但是他又故意皱起他那色眯眯的胖脸,为难的对妈妈说:「小兰,呵,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

  妈妈红着脸蛋问那该怎么做呢!

  老伯突然严肃了起来,用教导的口气对妈妈说:「这里面的学问就深啦。首先,我们男人要通过抚摸和亲吻你们女人全身的敏感点,如乳房和大腿等,引你们兴奋起来,让你们的阴道流出爱液,但是这些爱液还是没能治病消肿的。我们还要用下面这个棒棒去抽插你们的小洞,撞击你们的阴道和子宫,直到你们高潮,这样你们才会泄出那可以治病消肿的阴水来。所以说啊,我们男人还是很辛苦的!」

  妈妈听完老伯的话,一边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老伯,一边在老伯的「指导」下脱掉全身的衣裤(包括内衣裤),然后躺在皮沙发上(差点又犯错误写在床上了),让老伯在她身上任意施为。

  老伯看到妈妈那么听话,高兴的要死。立刻脱掉全身的衣服,压下去就开始亲吻妈妈的小嘴,还不停的把妈妈的丁香小舌挑出来吸允和吞食妈妈的口水(也不怕吃到自己的东西),两只大手不停的把妈妈的大乳房揉来揉去,让妈妈的乳房变换着各种形状,还时不时的用指甲刮妈妈的奶头,还用手指夹住吗的奶头揉捏拉扯。

  一会,还把右手伸到妈妈的阴部,在上面揉来揉去。妈妈在老伯的强烈攻势下,鼻子里的哼哼声越来越大了。老伯停止了亲吻妈妈的小嘴,舌头从妈妈的脖子慢慢的向下舔,在那两只大乳房上又吸允了很久,把妈妈的两个奶头都吸得硬立起来了,他又继续向下舔。先是在妈妈瘦削的腰部舔来舔去,弄得满是口水,又继续向下,避开妈妈的阴部,在妈妈的大腿上舔了起来。先是外侧,再慢慢向里。突然,对着妈妈的阴部,一下子贴在上面,用力的吸了一下。

  妈妈给他这样一弄,大声的啊的尖叫了一声,又哼哼起来,而她那红红的小缝口,那晶莹的水开始想小溪一样缓缓的流着。

  老伯看到这个奇景,激动着又贴了过去,用舌头大力的舔吸起来,慢慢的妈妈哼哼得越来越大声了。

  过了一会,老伯忍不住了。把妈妈的两条大腿擡起来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自己的肉棒,在妈妈张大嘴巴发出「呵……呵……呵……」的吸气声中插进了妈妈的小洞里。然后在那里舒服的享受了一会,据忍不住慢慢的开始抽插妈妈的小洞了。

  应该是因为姜是老的辣吧,老伯的招式比上次的叔叔多得多了。他也不急,先是缓缓的抽插几下,然后又重重的用力宣传了妈妈一声,在妈妈的不停的哼哼呻吟中又缓缓的抽插起来……

  老伯的招式还真多,先是开始那样,抽插了一会就把妈妈抱起来,躺在那里让妈妈自己来坐上坐下;再接着拉起妈妈的双腿,让妈妈的上身在沙发上,屁股竖直起来,然后他冲过去对着妈妈的小洞用力的抽插,还让妈妈像狗一样翘着屁股扶着墙上,他在后面不停的冲撞(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都是鼎鼎大名的老汉推车、观音坐莲、倒浇蜡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该快一个钟了吧。这中间妈妈大声尖叫和颤抖过几次,问老伯好了没有,老伯都说没消肿,然后继续用力的抽插我妈妈的小洞。最后老伯跟妈妈都大声的叫了起来,在老伯一动不动的宣传住妈妈的洞洞和妈妈的颤抖中,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老伯拔出他那开始变软的肉棒,妈妈那变得有点开开的洞洞里马上流出了一团团像上次一样的「鼻涕」。妈妈虚弱的喘息了几下,看着老伯那「消肿」了的肉棒,开心的笑了起来……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动漫改编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