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动漫改编 » 正文

母女终结者 第四章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母女终结者第四章

  “啊……哎哟……啊……哥哥……哥哥……妹妹……妹妹实在不行了……哥哥……还……还没有到吗……妹妹又……又要来了……”

  我躺在坐在浴缸里,两手不停地揉搓,看着玉清胸前那两团肥满的乳肉在我的手心千变万化。凑过嘴去,我先伸出舌头,来回拨弄着玉清早已坚挺的艳红乳头,再用牙齿轻轻啃咬着玉清的乳头,“嗯……真是不错,玉清虽然有了孩子,奶子还这么坚挺、丰满,搓揉起来很有手感;乳头还这么诱人,如同成熟里的红葡萄,含在嘴里很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玉清两手搭在我的双肩上,不停地起伏着屁股,不时还一坐到底之后夹紧双腿向前挪动几下。我松开手,她胸前的双乳随着她的起伏不停在胸前上下跳跃着。

  “哥哥……哥哥动……动啊……妹妹实在受不了了啊……啊……哦……呜……呜……”

  玉清的体力已经开始下降,我的鸡巴在她嫩屄里抽插的频率明显少了许多,“哥哥……哥哥不要光玩……妹妹的奶子啊……虽然……虽然女人全身都是宝……但……但是……屄……屄才……才是女人身上最值得男人玩的器官……

  妹妹的屄现在……现在就要哥哥来玩……哥哥……妹妹……妹妹实在受不了了……”

  玉清喘息着,双手拉起我的手,向我和她接壤的地方摸去。

  我把实现从玉清的双乳移到她的脸上,看着她满脸淫荡表情,我笑着转移了自己的视线。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一个白净无毛的阴户里时出时没,我两手捏着玉清的细腰肢,把她的身体向上一提,自己的屁股向后一缩。玉清很是乖巧地把屁股擡离我的大腿,让我的大鸡巴从她的桃源洞里完全解脱,媚眼对我一瞟,嘴角边露出幸福的笑容。

  “来了!”

  我双手一拉,屁股一挺。我的大鸡巴一下子在玉清的桃源洞口消失。

  “啊……”

  玉清爽快叫唤出来,“好深啊!”

  “玉清妹妹,你知道当初我一直没玩过白虎,想找一个白虎玩玩。嘉欣知道这件事后,你知道她向我推荐的是谁吗?”

  我挺动着屁股,看着那玉清那白净的肉缝紧紧包着我的大鸡巴。

  “啊……啊……哥哥要……要玩白虎……难道……难道嘉欣那丫头推荐的是……是妹妹我?”

  玉清原来一直很讨厌自己没有毛的下身,但是自从被我肏穴之后,一直以自己能成为被我肏的白虎而沾沾自喜。

  “是啊……嘉欣就是向我推荐你。”

  我笑着说道,“没想到你们沐家还藏龙卧虎啊,原来除了你和玉冰、玉洁这孪生三姐妹之外,若男也是啊!”

  “妈妈不也是吗?”

  玉清娇媚地白了我一眼,“你别装老实了,我妈妈的下身你一定看过了,她是不是也被你给……啊……啊……哥哥好厉害……好厉害啊……”

  “哥哥当然厉害了……否则哥哥怎么能让妹妹这么死心塌地呢!”

  我恬不知耻地说道,“恬怡是你妈妈,是嘉欣的外婆,让次我去她的办公室,把她肏得哭爹喊娘,你说哥哥厉不厉害?”

  我很坦然地对玉清说着这些事,就像我刚刚进浴室之前当着她的面很坦然地抽插着玉冰和若男这对警花母女。

  “哦……哥哥真是……真是太厉害了……妈妈已经守寡多年……可是最近却满脸春意……啊……哎哟……这都是哥哥的功劳啊……啊……”

  “我知道,第一次插你恬怡的屄,感觉和插处女的屄一样。”

  我回想着恬怡被我插进后痛苦的表情,不禁一脸得意。

  “还有……还有大姐……和……和若男……要不是哥哥……她们现在一定……一定还沈浸在内心的……啊……啊……哥哥顶到妹妹骚屄的屄心了……啊……

  哎哟……她们现在一定还很痛苦……刚才哥哥肏她们……肏她们时……她们的笑容是真心的……请哥哥不要……不要伤害她们……”

  玉清搂住我,嘴唇在我的脖子上游走。

  “玉清妹妹,你就放心吧。要知道你妈妈,你姐妹,你女儿,还有你的两个嫂子,以及你的宝贝姨侄女,你们现在都是哥哥的好妹妹,哥哥疼你们都来不及,怎么会去伤害你们呢?”

  我加快了节奏。

  “啊……啊……哎哟……啊……要坏了……妹妹的屄要坏了……”

  玉清接着又说道:“继续……哥哥……啊……用力……不要怜惜妹妹……把妹妹的屄插坏吧……啊……”

  我一顶到底,鸡巴抽搐几下。

  “啊……”

  我和玉清都是叫出声来。

  “化了……妹妹的屄快化了……”

  玉清叫嚷着倒在了我怀里,嘴里还轻轻说着:“哥哥……谢谢你,你热热的东西在妹妹的身体内慢慢扩散开来了……妹妹真是太舒服了……谢谢哥哥……”

  “傻妹妹,哥哥肏你是应该的,还说什么谢!”

  我用手抚摸着玉清的长发,吻向仰头看我的玉清的嘴唇。

  “既然哥哥肏妹妹是应该的,那么现在哥哥是不是应该肏一下恬怡了!”

  顺着声音,我和玉清看到了一个赤身裸体的美女。看着那再熟悉不过的美丽脸庞,那再熟悉不过的乳房,已经那进去过多次的光秃下身,我笑道:“恬怡,你来得正好,你宝贝女儿刚好浑身无力,你就替我搓背吧!”

  “我是来让哥哥肏屄的。”

  恬怡不满地提醒我。

  “好,妹妹帮哥哥搓完背,哥哥就帮妹妹肏屄!”

  我提出交唤条件。

  “呵呵……那妹妹就来了……不过也只有哥哥有这实力,在外面把玉冰、若男玩了,现在和玉清玩了,还有本钱来玩妹妹!嘻嘻……”

  恬怡调皮地看着我还在玉清屄里的鸡巴。

  “下次你把沐家的女人召集起来,我要在把你们上下、前后三个洞都喂得饱饱的,让你们沐家的女人看看我的实力。”

  “那真是太好了!”

  恬怡和玉清异口同声地应答道——果然是母女,的确心有灵犀。

  “那嘉欣算不算沐家的女人啊?”

  嘉欣从外面探进脑袋,看着我。

  “当然算了,只要‘水木集团’中持有股份的,都是沐家的女人。”

  我笑道。

  “这么说来嘉玲和嘉丽又要好好休息几天了!”

  玉洁爽朗的笑声从外面传进来。

  “嘻嘻……”

  “呵呵……”

  大家都笑了起来,笑声中夹杂著些许兴奋,更多的是期盼。

  叮、叮……”

  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泓晴,快来接一下电话,可能是你爸爸的电话!”

  妈妈对在房间里的妹妹林泓晴催促道,“你这孩子,怎么还不出来,要知道打电话的可能是你爸爸啊!”

  “真是的,人家正在思考作业呢,打电话的的确可能是泓晴的爸爸,可是妈妈你别忘了他也是老公啊……”

  小妹埋怨着跑进客厅,不满地瞪了我一眼,走到电话旁,“喂,你好……对,这里是林浩云家……你找他……好的,他就在旁边,我让他来接你电话!”

  小妹对我得意地笑起来,把电话筒拿在手里,一手按住听筒,戏谑地看着我。

  “你这个死丫头,没看到哥哥正和妈妈在办事……肏屄吗?怎么……哎哟……好哥哥……轻点啊……轻点啊……妹妹知道错了……不是‘办事’……是肏屄,哥哥是在肏屄!”

  妈妈跪在地上,手支撑着地板,两腿微张,随着我屁股顶一下,她的身体本能地向前爬一点。

  “好你个小妹,我不是让你说我不在家吗,你怎么……”

  我气恼地瞪了一眼小妹。

  “嘻嘻……哥哥,你那个眼神我还以为你是要说你在家。”

  小妹看到我手拉着妈妈的长发,跪在妈妈屁股后移到了电话旁,就把电话送到我的身前,同时向妈妈的股间瞄了一眼。

  “别看,宝贝在妈妈的屄里爽着呢!”

  我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小妹,松开抓着妈妈长发的手,一手拿起电话筒,一手捂着听筒,“不就是回来之后要你去做作业没肏你,你就打击报复哥哥啊!”

  小妹根本就已经被我宠坏了,嘻笑着对我调侃道:“妹妹怎么敢呢,要知道你不但是泓晴的哥哥,而且是你也是妈妈谢语欣的哥哥啊!”

  “你这个死丫头,妈妈生你出来是有目的的,你的屄是用来让哥哥来肏的,你的奶子是让哥哥吸的,你的嘴是为哥哥吹萧的,不是来打趣妈妈的,看我怎么……”

  妈妈猛地双手抓住小妹的双腿,把头一擡,钻进了小妹学生群的裙裤里。

  我笑看着小妹夹紧的双腿在妈妈的努力下慢慢张开,她小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呻吟起来。我一直都很溺爱小妹的,在很久很久之后依然如此,我一直找不到这么溺爱小妹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小妹和我有血缘关系,或者是因为小妹是我肏的第一个处女,或许……

  “喂,我是林浩云,请问你是哪位?”

  我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妈妈这个时候也把头从小妹的裤群下钻了出来,湿润的嘴唇更先性感,她仰起了头。小妹俯身把嘴唇印在了妈妈的嘴唇上,缓缓地弯腰跪到了妈妈的身前,很快她们两个人热情地拥抱在了一起。

  我挺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让自己的大鸡巴在妈妈的屄里顶得更深了一点。我很满意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的确,经过这几年的培养,妈妈和小妹已经完全懂得了如何博取我欢心——就像现在。

  “哼……你怎么到现在才接电话,心虚了?”

  电话那头的冷眼嘲讽道。不过我还是听出了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请问你是谁?”

  我努力不让自己气愤。的确,白天的担心了一天,放学后还被嘉欣的妈妈训话,现在又来一个陌生的电话,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怎能不让人心生怒火。

  “林浩云,我想找你谈谈,三十分钟后我们在中山公园门口碰面吧!”

  那女人似乎没有征求我的意见便定下了碰面的时间和地点。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真的忍不住了,破口大骂了一句:“臭三八,你以为自己是谁?”

  妈妈和小妹都停下来,两个人疑惑地看着我,我目无表情地瞄了她们一眼,她们立刻转过头去。

  “怪不得哥哥一会儿就拉着妈妈,没有前奏就把大鸡巴肏进妈妈的屄里,原来哥哥今天在外面受气了!”

  妈妈把嘴贴在小妹的耳边,轻轻说道:“泓晴不会怪妈妈独占哥哥吧?”

  “才没有呢……因为哥哥向来都很宠妹妹的,偶尔宠一下妈妈泓晴当然不会生气的。”

  小妹回应着妈妈。

  很快这对母女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立刻把妈妈放倒,再拉上小妹,将她们这对对我百依百顺的俏丽母女肏个哭爹喊娘。可是现在我没有这个心情,只因为我清楚地听到电话那头的女人威胁着我:“我是嘉欣的大姨,所以你的电话和地址对我一点都不保密。如果你不能准时到那里的话,我可就要登门拜访了,那个时候你父母要是知道这件事就别怪我了,请你好自为之吧!嘟、嘟、嘟……”

  “臭三八,你有胆就来啊,我妈妈现在正被我肏呢!”

  我气乎乎地将电话重重地挂上,两手掐住妈妈的细腰,快速挺动起屁股来,“好妹妹,哥哥一会儿要出去,只能让你先爽一把了!”

  “哥哥……怎么了?”

  妈妈和小妹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看着小妹担忧的眼神,看着妈妈关心的目光,我爽朗地笑起来:“呵呵……没事,昨天我给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开苞,不想她家人找上门来了。”

  “哦……怪不得昨天晚上哥哥和我们玩得时候劲力不够呢!”

  小妹作出恍然大悟的模样,自以为是地说道。

  “妈妈,你记得昨天晚上是谁向你求助了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求助了五次啊!”

  由于小妹身体的原因,每次我们在性爱时她都会开口求饶,这个时候妈妈都会发挥出母爱的本性。

  “浩云,你是不是要出去,不会有事吧?”

  妈妈对我不自然地笑笑,忧心忡忡地看着我。虽然妈妈在我胯下很放浪,有时候在人前也会和我说一些隐晦的调侃话语,但是关键时候她对我的爱还是表露无疑。

  “没事的,那个打电话的人是一个女人。”

  我如此说道,希望妈妈宽慰。

  “女人?”

  妈妈的眉头舒展开来,在她的意识中我就是女人的克星。不过后来的许多事都证明了妈妈观点的正确。

  很久很久后的一天……

  “爸爸,为什么妈妈们都说你是女人的克星啊?”

  八岁的女孩坐在我的大腿上,擡头疑惑地看着我。

  “这个……可能爸爸长得帅吧!”

  我挠挠头,把手放在了女孩的胸口,恬不知耻地炫耀道。

  “好女儿,你别听你爸爸瞎说,以前爸爸的确帅,可是现在爸爸都七十了,精神虽然矍铄,但是相貌……嘻嘻……”

  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对我坐在我大腿上的女孩说道,“好女儿,你爸爸也是妈妈的爸爸,所以呢……爸爸之所以能成为女人的克星,妈妈觉得爸爸的嘴特别能哄人,妈妈就是和你一样在八岁的时候就成为了爸爸的女人了,不过这还是次要的,主要的是……”

  “主要的是什么?”

  八岁的女孩好奇地追问道。

  那个二十出头的女孩看了一眼我的大腿,看到我的大鸡巴整被一团嫩嫩的白肉咬住,脸上浮起一片羞云,“还不是因为爸爸的大鸡巴太厉害了!要知道妈妈现在在大学的课堂上想到的都是爸爸的大鸡巴,听到的都是爸爸在妈妈耳边的话语。”

  “嘻嘻……原来妈妈和我一样,上课都走神啊!”

  八岁的女孩嘻笑道。

  “没办法,谁让我们都是爸爸的女儿呢!”

  那个妈妈无奈地说道,但是嘴角却有丝丝甜蜜笑意。

  “啊……啊……烫啊……哥哥的精液好烫啊……妹妹的屄都快……快化了……啊……”

  在我匆匆射出精液后,妈妈很是激动地说道。

  我将鸡巴从妈妈的屄洞里退了出来,站起身。妈妈立刻转过身,跪在我身前,手轻握着我充满淫水的鸡巴,舌尖从我从我的睾丸开始沿着鸡巴滑到马眼处,在一口把我的鸡巴纳入嘴里。

  我把手插进妈妈的头发,轻轻说道:“这次快点,我赶时间!”

  妈妈眼珠上转,疑惑地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解释道:“虽然对方是个女人,但是终究还不是我的女人。”

  妈妈微微一笑,驾轻就熟地很快将我的鸡巴舔食干净。我的大鸡巴上现在没有了淫水,有的只是妈妈的口水。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我对还在电话机旁的妈妈说道。这个时候不是妈妈正坐在小妹的脸上,大腿被小妹拉着,自然不能起身为我送行。

  “妈妈,哥哥呢?”

  小妹的声音从妈妈的胯下出来。

  “啊……啊……你哥哥出去了……好女儿……对……对……把妈妈的屄舔干净……别碰妈妈的屄心豆啊……啊……”

  妈妈不安地扭动着屁股。

  “妈妈……呜……你的屄心上有哥哥的精液啊……不能浪费啊……妈妈的屄好骚啊……呜……”

  “是啊……妈妈的屄骚人也骚!”

  妈妈承认道,“不过好女儿你不也一样,在学校还是班长、年级三好学生,可是每次……啊……每次在哥哥胯下都那么淫荡、没一点清纯女生的模样……啊……妈妈不说了……好女儿,别咬妈妈的屄心啊……别咬啊……好姐姐……妹妹知道错了……别咬啊……啊……”

  妈妈使用了我给予她的特权。妈妈只要称呼小妹为“姐姐”的时候,小妹就必须听妈妈的话,这是我看到“妈妈”这个称呼在床上对小妹很难有约束力后,给妈妈想到的一个解决办法。

  “嗯……呜……呜……”

  小妹的喉咙不停地蠕动着,“啊……妈妈居然高潮了……还喷出了这么多淫水……嗯……”

  小妹继续开始吸食妈妈刚刚喷射出的淫水。

  “好姐姐……妹妹错了……你怎么还咬啊……等哥哥回来……妹妹一定要告诉哥哥……”

  妈妈哀求地要胁着小妹。

  “好妹妹,你不知道吗,只有哥哥在的时候你这声‘姐姐’才管用,可是现在哥哥不在你就继续享受姐姐给你服务吧!”

  小妹根本没理睬妈妈的威胁,继续开始用舌头亵玩妈妈的屄。

  “坏姐姐……坏姐姐……”

  妈妈只能无助地任小妹起伏她的屄,“妹妹的屄只能让哥哥起伏,姐姐你就别起伏妹妹的屄了啊……啊……别咬啊……”

  我来到中山公园,这个时候路边的灯光已经亮了。我远远地就看到一个身穿警服的女人。我停下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跑了过去。

  像,不是一般地像,如果戴上金丝边眼镜就更像了。

  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本来就是孪生姐妹。

  “请问你是……”

  我在女警身前停下。看着英姿挺拔的女警。如果说沐玉清让我惊艳,那么这个女警给我的印象就是冷眼。

  “我是沐玉冰,嘉欣的大姨!”

  女警逼视地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满是不屑。

  我微微一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温文尔雅,谁让这个女人是嘉欣的大姨呢。不过我并没有这样想就算了,同时我还在暗自说道:“臭三八,总有一天我要你像你的宝贝姨侄女一样,成为我林浩云的女人。”

  “阿姨,你找我有事吗,嘉欣的事我和她妈妈已经说过了。”

  我想提醒一下这个骄傲的女警。

  “你真的不会再找嘉欣了?”

  女警看了我一眼,转身朝公园里走。

  我看着沐玉冰的背影,心里盘算着她这么问的原因。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沐玉清停下脚步,侧头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我,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难不成你想离开这里?”

  我快走几步,跟上了沐玉冰的步伐,很不屑地说道:“我既然已经来了,有必要离开这里吗?”

  “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沐玉冰逼问着我。

  “我只能将对嘉欣妈妈说过的话再对阿姨你重复一次。”

  我眼珠一转,“我只能向你保证暂时不找嘉欣,但是……”

  “但是什么?”

  “我是真的很爱嘉欣的,所以即便现在我不找嘉欣,以后我也会找她的。”

  我虽然有退让但是没有把自己的后路完全断绝。“如果嘉欣来找我我可不负责。”

  这一句话我只是想想并没有说出来。

  “哼……”

  沐玉清冷哼了一声,在她看来我只是在玩弄嘉欣的感情,要不我决不会回答得如此干脆。

  “我这次来找你主要不是为这件事,因为嘉欣的事她妈妈已经和你达成协议了。”

  沐玉冰这个时候才说这个话。

  “那你还找我出来!”

  我发现这个沐玉冰真是没无聊,语气也粗壮了不少。

  “嘉欣的事虽然暂时结束了,但是……嘉欣今年才十五岁,你已经毁了她的一生。”

  沐玉冰转过身,冷冷地看着我。

  “我们是相爱的。”

  我再一次肯定地说道。

  “哼……我不想再和你争执这件事,我这里找你出来只是想提醒你一点,嘉欣的事我就不再和你计较,如果你以后再去欺骗别的女孩,就不要怪我。你应该知道我的职位的,所以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样。”

  沐玉冰不耐烦地看着我,“你的眼镜看着哪里?”

  她看到我的眼镜一直看着她身后,对我心不在焉的模样很气愤。

  “那你几个是不是找你的啊?”

  我看着从阴暗处走到灯光下的几个身材魁梧的人对沐玉冰说道,那几个人从一开始就顶着沐玉冰。

  “你不要东张西望,我说的事你不仅要听进耳朵,而且必须用行动来证明你,否则……”

  沐玉冰停住了,因为她感到背后有人遮住了自己的灯光。

  就在沐玉冰准备转身的时候,我不禁轻呼了一句:“小心!”

  不过一切都都晚了,沐玉冰的身体摊倒在了她身后那个人的怀里。

  “你们是谁,你们知道她是谁吗……”

  我对站在我身前的五个男人说道,由于他们都背对着灯光,我根本看不到他们的面容,咽了咽口水,声色俱厉地说道。

  “嘿嘿……”

  我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怪笑,刚准备转身,只觉得脖子后面不一阵刺痛,神经就开始错乱,精神开始迷糊。

  我慢慢倒了下去,只看到一个人站在我身后,手里拿着一个注射针筒。

  “你们是什么人?”

  我用尽全身的力声音依然很是细微。

  “大黑,你怎么不拉他一把,要知道这小子这么跌倒在地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一个粗犷的声音埋怨道。

  “嘿嘿……三哥,你搂着的是个美女自然爽心了,怎耐这个家伙是个有尾巴的家伙!”

  大黑如此为自己辩解,我晕了过去,不是因为被注射了神秘液体,而是因为这个大黑。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动漫改编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