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动漫改编 » 正文

我的第一个情人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婚后生活比较单调,因爲在机关工作,平常的感情生活也很刻板。加上老婆是文盲,不怎麽懂得风情,我们的性生活基本上是例行公事式的。想来,爬上去,稍微抚摩一下,有水了插入进去,直到完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达到高潮。记忆中,好象每一次她都很忘情,很多时候也疯狂得很。但是,我总是感到不满足,心中老是觊觎着其他的漂亮女孩或女人,当然是有贼心没贼胆。只是意淫而已。
 
 

 
  
 
当干部,想升官就不能有任何毛病。特别是不能有作风问题,所以,机关的人大部分都一本正经的,即使偶有骚情,也都将这股骚情埋藏很深。

 
 
有一天,我忽然收到一封来自广州的信,一看那似曾相识的字迹,我的心就有些激动,还没有看内容,我就翻到最后一页,那儿果然写着她的名字:梅子。信中,她历数她离开我和我们学校后的求学经历,后来以两分之差落榜,然后南下打工。在南方人欲横流的金钱社会,她苦苦打拼,守住那份清纯,心中一直无法忘怀当年的初恋,因此,此番写信,是告诉我,如果我不能答应接受她的爱,她将不相信人间还有真正的爱情,她将嫁给一个台湾的老板,然后自此沈沦下去。这封信在我手中沈甸甸的,我爲此一连好几天睡不好觉。

 
 
在我教书的时候,有一个学生,她一直非常崇拜我,在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就曾经给我写过一封求爱信。我那时刚从大学出来一两年,还没有结婚,心地受社会污染很少,对学生想对待弟妹一样。虽然没有恋爱,但是,我简直不能接受那麽小的学生的求爱,觉得简直是笑话。我找那个学生单独谈话,告诉她:冬天播下春天的种子是不会有结果的。要她好好学习。她居然号啕大哭了,她的哭声之大,吓了我一跳。望着扭身跑出我宿舍的她,我发现,她生得那麽白皙漂亮,满眼都是单纯,她真的已经长大了,身材那麽高,辫子那麽长,腰那麽纤细,臀部也那麽浑圆了,我第一次对她産生了一种情欲,觉得,如果真娶她做老婆,还真不错,可是,她却是我的学生。我无法逾越这条鸿沟。就像想象跟自己的妹妹结婚一样的不可思议。她不久就转学到外县去了,这事让我心里一直空落落的,觉得自己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是不是太急躁了。

 
 
今天考虑这个问题就远不如当年那麽单纯了,我有了如日中天的事业,也有了孩子,接受她的爱,就等于放弃这一切。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但我又不忍心看着她沈沦,特别是不忍心看着她爲了金钱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台湾老大爷。不知爲什麽,我对她在南方的生活十分担心,我怀疑她的纯洁,虽然她反复表白爲了她刻骨铭心的初恋,她一直固守着那份贞洁。但我不相信,——南方这大染缸能容忍纯洁存在吗?

 
 
我给她回了一封长信,对她的尊重和爱恋表示感谢,但我无法接受她的爱。我跟她讲了许多人生的道理,要她通过自学提高自己,在南方成就事业,我还答应她终生做她的大哥哥或者朋友,只有她高兴,可以随时给我写信,我一定每信必复。

 
 
发出这封信,我心中升起一股神圣感,以爲自己很高尚、纯洁,其实,心灵深处早就跃跃欲试,神往着拥有她的一切神秘。自此之后,我们频频通信,她还真的参加了华南理工大学的自学考试,在两年里,她结业了五门课程,并且还获得了优秀学员的称号,她说这是爱的力量。她把所有结业证、荣誉证原件寄给我,以示真实和真诚。她的这种真切的爱恋使我发自内心地震撼。

 
 
在长期的通信过程中,她不仅逐渐理解了我的责任感和上进心,而且更加倍地崇拜和敬佩我,认爲,“你值得我爱”,一个有志向、有责任感的男人,足以覆盖和包容爱的全部。她说:“我愿意永远守住这份爱,即使终生无法得到你。”

 
 
随着年岁的增长,她的这种爱日渐变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她24岁那年,我已经35岁了,家庭生活的平淡使我无时无刻不在作着选择,虽然职务已经上升到一定的级别,但是,生活是这样的枯燥、乏味,作爲一个三流作家,这是很苦闷的。

 
 
有一天,我跟一帮哥们到娱乐场所聚餐娱乐,每一个哥们都有一个小姐作陪,她们像妻子一样顺从地接受我们的爱抚,并给予热烈的回报。我感到自己太肮脏了,我已经无法跟这些野鸡调情了,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的那份真爱。我付了帐,提前溜走了。

 
 
回到家,我连夜赶写了一封长信,我表示接受她的爱,即使抛弃一切,但我要求她给我解决这些问题的时间。信发出去的第二天,我就后悔了。我贸然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平衡,我其实无法兑现这个承诺。她很快就发来快件,那里面只有一行字,谢谢你的爱!我的一切听凭你处置,即使你最终无法做到。

 
 
在这句话面前,我至今魂牵梦绕。接下来,我们是反复商量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地点。按照我的自由度,我完全可以到南方去看她,她也多次这样邀请。我在自己的职位上几乎走遍了全国各地的大城市,我就是不敢到她所在的那个城市去,我害怕自己最终会害了她也悔了她。地点一改再改,时间一拖再拖。她总是说,一切随你。

 
 
2005年5月的一天,我在省城参加一个会议,我在**里面告诉她,三天以后,我可能会飞过去看她。然而,当天晚上,我的手机响了,她在**里告诉我,她已经到达了我所在的省城,并且已经住在了长江边的晴川饭店。她媚媚地说:我在这里随着恭候你来。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我连想都没有想,就打的赶到晴川饭店,在她的房门口,我按门铃的手不住发抖。门开处,她站在一米开外,面带着自信的微笑。不知爲什麽,我见了她的面,反倒平静了,我只瞟了她一眼,就关上门坐在沙发上。相比之下,她太年轻太光彩照人了,而我,已经大腹便便,膀得不成样子了。她明显比过去那个略显单薄的女孩成熟艳丽得多,而且,她穿着睡衣,浑身曲线隐现,十分诱人。

 
  
 
我说:“你看,你那麽年轻,我怎麽能接受你的爱?”

 
  
 
她站在我面前,眼泪竟然扑簌簌夺眶而出,她带着哭腔说:“你完全不理解我,我的一切都是爲你而生了……”

 
  
 
我张开臂膀,说:不要说了,我这种傻瓜,怎麽会有这样的福气。

 
  
 
她轻轻扑向我的怀里,浑身蜷缩起来,不住抽搐、颤抖,许久,在我轻轻的拍打中,她仰起头,嘟起她诱人的红嫩的嘴唇。我吻她嘴唇的那一刻,是我有生以来最爲感动、激动、热血沸腾的感受。她的嘴唇如同水蜜桃一样鲜嫩、豆腐一样细润,我的整个身体都融化在她的嘴唇上了。当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抚摩她的侗体时,我发现,她的睡衣里面,丰满的胸脯上没有穿乳罩,圆鼓鼓的乳房既结实又柔软,平坦的小腹下,只有一小件紫红色的针织裤衩覆盖着她馒头一样坟起的私出。我把她抱到大床上,轻轻的慢慢地享用她年轻健旺而又柔软细嫩的肉体。她闭着眼扭动着身子,任我的手,我的嘴唇在她的身上游走。在我蜕下她紫红色内裤看到她洁白、完美的私出时,我再一次震撼了。她是我亲近的第三个女人,我没有见到过如此丰满鼓胀圆润的好比。她的阴埠上阴毛稀少,在洁白的皮肤映衬下分外迷人,那条粉红色的细缝里冒出星星点点的水珠,并且逐渐融合、结流,沿沟缝流下,我不忍心用手去分开她那密合的阴唇,只用舌尖轻轻地舔食缝中溢出的淫水,她的私处带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淫水有股酸酸的甜味。她终于扭着屁股叫道,来吧!你来吧,我要你。我于是压到她柔软的身上,用嘴唇紧堵住他的小嘴,吮吸她的舌头。她张开大腿,让我坚硬的东西顶在她的阴缝上,慌乱中,我不得其门而入。她说:轻一点,轻一点……。我胡戳乱挺,要知道,我老婆嫁给我时,我是胡里糊涂地入进去的,她早已不是处女,我的第一个恋人跟我第一次日比时也不是处女。我没有这个经验,我很快就射精了,我到头来还是没有入进去。当她翻转身子来抚摩安慰汗流浃背的我时,我既感神圣又感羞愧。我说:我已经老了,我没有用。一股自卑感攫住了我。她裸身压在我的身上,说:你太累了,又是事业、又是家庭、加上我不断给你添麻烦……。如果我是你老婆,我一定把你补养得棒棒的,让你变得更年轻。她痴迷地在我的全身亲吻,我放松了整个身子,在她的亲吻中抚摸他肥白而又圆滚滚的肥臀和鲜嫩鼓胀的乳房。我感到,我这一生是离不开她了。她把我的东西含进她温热的小嘴中轻轻吞吐,对于我的东西而言,这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崇高的待遇,仅两三分钟,它就昂大坚挺暴怒起来,我的东西近几年还从来没有这种硬得发痛的感觉。我坐起来,搬倒她的身子,我这回可以慢慢地从容地来欣赏她满足她了。我坐在她张开的大腿间,将她的大腿压在我的双腿上,然后用手轻轻扒开她水汪汪的蜜缝,我看到,在那粒坚挺的阴蒂下面,有一个水浓浓的小孔洞,我将龟头对准孔洞轻轻摩擦、用力顶入,我的龟头终于被那个孔洞含进去了,我感到我的东西被她的小比比夹得紧紧的,周围渗出血迹,我一点点抽动,不断地抽动,加深,直到一大半东西进入到她的比比中,我才抽出我带血的阴茎,再一次压在她的身上,吻住她的嘴唇,轻轻进入她。由浅入深地在抽送中轻轻进入她,终于,我的整个阴茎都如进她饱满的比比中去了,我在她温润的比比中全身几乎都融化了,那一刻,即使日完比去死我也不后悔。她也越来越亢奋,身子由慢慢扭动变成疯狂地播动,我也加快速度抽插。“啊啊……啊,我的心肝呀……我要死了……”她大声叫起来,我连忙用嘴巴按住她,“别叫,别叫,你的比比太完美了……今生我一定要娶你。”她的阴道里堵起一股狂流浇到我的龟头上,整个阴茎被她的比比的一阵阵收缩夹得如同登天成仙,我把今十几年来的所有压抑全部都喷射在她的比比深处,而阴茎在里面却好半天不萎缩,还能在里面轻轻慢慢抽插。她的双臂一直紧紧抱着我的屁股,久久不愿松开。

 
 
“从此死了也值。”这是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与我的感觉完全相同。她说:“如果我们不能结婚,你要每年至少日我两次,不,四次;不八次……”刚刚日过比,她就说这个“日”一点也不害羞,女人真奇怪。

 
  
 我说,我保证每年至少日你12次,每月一次。

 
  
 她紧紧抱着我说:“这才是我的好老公,你这家伙,这麽壮,还说老,今生我跟定你了。”

 
  
 我们这一夜,出去吃完饭后,回到饭店互相洗澡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将我的小弟弟插在她刚刚开苞的比比里睡了一夜,我喜欢这样,而她也说,虽然有点疼,但舒服是主流……

 
  
 
对于我而言,我经历的女人已经不少了,但真正在感情和性的方面给我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象的女人是她,我的第一个情人梅。她对我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的要求,我跟她在一起没有任何人间社会的种种负累。有时,她像一个小妹妹顽皮而又天真地围绕在我的身边;有时,她又像一个母亲一样,无微不至地呵护着我。特别是我们做爱的时候。她总是百般迎合我的兴趣。她的一切对我来说,本来就都是纯洁而新鲜的,看到她的脸,就像看到新开放的栀子花,白皙、馨香;看到她的身材,就像看到早春新发的杨柳,纤细揉漫;看到她丰盈圆润的屄屄,就像看到一朵新开放的荷花,惹人爱惜……。

 
  
 
自从在武汉度过了疯狂浪漫的四天以后,我再已无法割舍下她了,她的屄屄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诱人太难忘了。以至于我回家后只要一躺在床上或闭上眼睛,就回忆起她的屄屄,就想起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包括我在她的屄屄内每一次抽动的感受。我无法在在老婆的身上找到情欲的冲动。所幸的是她对此一直很冷淡,我即使一个月不光顾她,她也不会有寂寞感,她喜欢与她的女伴们通宵达旦地打麻将、赌钱。

 
  
 
离开梅以后开始的十多天内,我完全是在思念的情欲煎熬中度过的。我们每天打**,每天一通话就半小时、一个小时甚至更长。谈论的内容大多是相互的思念渴望之情。她每天都说:我好想躺在你的怀里,我好想要你。她的声音如同梦呓一样。我总是问她,你哪个地方要我?她说:就是你最喜欢的那个地方。我说:你的身上每一个地方都是我最喜欢的,包括你的头发、你的脸、你的耳朵、你的嘴唇、你的脖子、你的乳房、你的肚脐眼儿、你的大腿、你的脚、还有你的屄屄……,她说:我最想你的地方就你最后说的那个地方,她想你来插……,最后说的哪个地方呢?我故意逗她,她说,你真坏,就是那儿嘛,她压低声音说:屄屄……。我的东西就硬得如同铁棍一样高高顶起裤子,阳精直往外冒。她说:我不允许你虐待我的小可爱,你一定要好好待她,不然我不饶你。我说:她现在每天都想日你,可是没有办法,因此只有手淫。她说:我不允许你手淫,这样会伤身体的,她迟疑许久说:你就不能跟她发泄一下?我说我现在越发没有办法提起对她的兴趣了,我只想日你。她就难过,抱怨自己无法过来,也抱怨自己终于没有忍住不来打扰我扰乱了我的私人生活。她说:你要实在难过你就到外边去找个健康漂亮的鸡婆吧,这样比手淫好得多。我说你不怪我?她说:男人总是免不了要经常荒唐的,只要不当真,不像断线的风筝,不找病鸡,就没有事,我跟你结婚后决不介入你的私生活,只要你真正爱的是我就行。我说:这样说来,是不是说明我也不能干涉你的私生活呢?她说:你放心,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是爲你而生的,我的一切的一切都只对你一个人开放,我会帮你把你喜欢的一切都保护得好好的照顾得好好的。她说她爲了保证健康的体型,每天工作、学习之余学跳健美操、学舞剑、跑步。我说:你一定要把你的屄屄锻炼得更紧凑更温润。她说肯定的。我保证你每次都像用新的一样。她说:我最近找到一本有关锻炼阴道肌肉增强屄屄活力和性感的书,每天早晚都收缩阴道500多次,爲的是迎接你的到来。保证屄屄让你日得快活……听完这句话,我的东西在裤子里射精了。

 
  
 
我无法抑制自己强烈的想去看望她的欲望。虽然工作能够正常开展,但我的心思和精力明显不在事业上面,许多事情都交给副手去做,我们几乎每一个星期就通一封信,信中除了互相**别后的生活和思念外,她的每一封信都要写她的屄屄如何渴望我插入,疯狂地插入。她不厌其繁地回忆我们在一起作爱的日日夜夜,回忆她的冲动和满足,夸奖我的东西昂大坚硬、勇猛顽强。她说:每当你插入我的屄屄的最深处时,我就十分充实、满足,浮躁的心变得百般温柔。有一回她说,在武汉的第三天,你把我的屄屄日得又红又肿,屄缝肿得发亮,可是我仍然觉得十分幸福快乐,我的爱人即使将我的屄屄日破了我也心甘情愿,我也一样幸福……。

 
  
 
大概是别后的两个月后,我终于忍不住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坐晚班飞机赶到广州。爲了给她一个惊喜,我到达了她工作的企业所在地员村生活区才打**给她,我说:你猜我在哪儿?她说:一定是坐在你家里的桌前给我写信吧?我说:不是,你再猜。她说:我猜不着了。你每天东跑西颠的,谁知道你在哪儿?难道你在泡野鸡?我说:傻妞,我来泡你来了。我现在就在员村生活区,我已经在海军招待所租了一个夫妻间。她一声惊叫:真的?我马上过来。

 
  
 
我把早已买好的酒菜摆在茶几上,然后将电灯熄掉,点上红蜡烛,满房红光将这个整洁、宽敞的房间映衬得如同新房一样。听到门响,我站在门后,轻轻拉开门,说:请!她随手关上门,热泪盈眶地扑到我的怀里,踮起脚尖就吻,“xx,想死我了”她叫着我的小名,搂着我疯狂地吻我,在狂吻之中,她的脚踢掉了鞋子,我顺手将她抱起来平放在宽大的双人床上。脱下她白地兰花的连衣裙,她白皙的皮肤在蜡烛照耀下粉红细嫩,鼓胀的乳房饱满坚挺,在白色裤衩包裹下的屄屄仿佛比上次更加丰满圆润。她不住扭着身子,叫着我小名说:我要你,你日我吧,快日吧!我想死你了。她浑身简直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毕毕驳驳烧毁了我俩的一切理智。我脱光衣服,把她揽在怀里,让她饱满的乳房紧帖在我的胸前,双手不停地在她的背部臀部和屄屄周围游走。她的嘴唇吸吮得我的唇和舌头生疼。当我用手指去分开她细蜜的屄唇寻找阴蒂时,我的手摸到了滑溜而泛滥的淫水,她早已迫不及待了,插吧,快插进来吧。她急切地呓语着,我的东西也早就铁硬了,借着她搂抱我上她身子的劲,我翻到她的身上,将阴茎对准她淫水泛滥的屄屄一点点、轻轻地一边抽插一边深入。她的屄屄真的还是那样紧凑、密合,就像是一张小嘴在吸吮一样。我的每一下抽插都充满了心荡神驰的兴奋,我最喜欢听的声音是,将阴茎抽出她的屄屄的那种开瓶塞的声音……,就像一个馋嘴小孩大口吮吸奶头的声音。人生在世,能日到这样健康、纯洁、肥美的好屄屄,夫复何求?我随着她扶在我的腰部的双手搂动的节奏慢慢地抽插细细地享受她,她扭头扭腰扭屁股迎合我,呻吟不止,每冲击她一下,她都报以满足、幸福的回应。一个中年男人,能令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如此满足,这种自信才是实质性的,她是在从根本上重塑我的人格。日着自己如此心爱的女孩的屄屄,世界上一切女人都不在我的心上了。我真的巴不得就这样一生一世日着她的屄屄,直到死。不知抽插了多久,随着她的手和屁股播动的速度加快,我也加快抽插的频率,每一下都重重地日进她的屄屄深处,“啊!啊!我的xx,我的心肝……快日快日快日,快……快……快……”她的屄屄比上次更强烈地收缩着,我的龟头麻飕飕一紧张,满腔的精水全洒在了她的屄屄深处。她在高潮的消退期如同睡着了一样,但依然搂着我不让我的东西抽出她的屄屄。爲了怕压着她不好呼吸,我想溜下她的身子,她不让,双臂紧紧搂着我,她说:最好让我的小可爱永远也不要出来。我非常奇怪我在每次同她日屄射精的过后东西久久不软,仍然可以轻轻地持久地抽插。我接触过那麽多女人,日过众多的屄屄,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总之,这一夜,我不知道日了多久。将东西抽出她的屄屄后,她安心地睡觉了,我就来仔细抚摩、细细品尝她的身子和屄屄,直到我的东西再一次坚硬起来再一次插入她的屄屄抽插。

 
  
 
好象是淩晨四点多钟,我们才起床喝酒吃菜。我们两人都赤裸着身子,互相碰杯、喂菜,间隙之中,她给我捋阳物作乐,我给她揉奶子、摸大腿、抠屄屄开心。我问她:你的屄屄怎麽生得这样好看这样肥美?她说:那是因爲这个世上有一个xx(我的小名),他需要一个好屄屄日,这样他才健康、长寿……。我情不自禁地搂着她亲吻。然后,把头埋在她的屄屄上品尝她屄屄的酸甜、醇香。我将她的屄屄源源不断的分泌物全都吞下去,我相信,我如今40多岁仍然健旺如同小伙子,完全是因爲她的屄水不断滋润的缘故。到她不能自持时,我就随手抱起她放在床上,将我的东西深深插进去下死力日,我们播送扇打的声音快速而响亮,床的摇闪声和她的呻吟声也声声清脆入耳。

 
  
 
这一次,我日得她连续三次达到高潮后才射精。但自从这一次后,我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再一次与她日屄。我和我的情人梅自见面以后不停地日屄,两人都太累了。

 
  
 
此后,我每隔一两个月就到广州去看她一次,当然,主要是爲了去日她的好屄屄。直到现在也还是这样
我不知道这算什麽。肯定不能算包二奶吧,有点像小老婆但是有实无名。有一点我至今不明白,跟她过了这麽多年,她居然没有怀过一次孕,其实我非常希望跟她有一个孩子,她也从来不告诉我爲什麽,也许她每次都预先有所准备吧,要不然,我这杆枪从来是一枪一个准。如果她也能读到这篇文章,她一定知道是我写的,我在此要郑重地再一次告诉她:虽然我至今没有离婚娶她,但我内心真正深爱的是她和她的好屄屄,给我生一个儿子吧。
全文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动漫改编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