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动漫改编 » 正文

赤裸执勤的女巡警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闇月对圭介吩咐的同时,萌月已手持手提摄录机推着闇月进一步靠近智惠。
「住手!现在执勤中呀!」
智惠尽管叫得大声,可是她那悲色的声音之中,却早已杂有意动的情欲之火,使得听起来毫无说服力。
「闇月。这样做好吗?好像有点犯法的感觉呀!」
「放心,偶尔偷懒一下吧了!警员也是人嘛!趁没有罪行发生时,做一两个钟的爱有什么所谓。被发现的话,最多也不过是革职吧了,我才不信警察敢把这么丢脸的事公布出来。」
「抱歉了!智惠小姐。」
良心虽然有所不安与不忍,可是在闇月的命令之下,圭介只能服从了。何况智惠小姐的身体的确是满给人诱惑力的。
「住手!不行的!不行呀!」
在智惠哀怨的叫声之中,却有着快慰的淫乱气息。就在这不自然的悲屈之中,智惠的制服一件又一件的被剥除。
于明月当空的深夜,亲自动手剥光成熟美艳,风姿绰约的美人女警官。而且这次的制服还是真正的警察制服;圭介内心要不爽才是怪事。只是在脱时多少有点会有点良心不好罢了。
「唉!真是淫乱的女警察,看!由内裤里湿到去长裤里。智惠的淫汁真惊人呢?嘻嘻。变态女警官,既骚媚又淫乱。」
「胡说!没有这种事,我……我只是被你所迫罢了。」
「哦。不要说谎话呀。什么被迫,看你湿成什么样子。才两根假阳具就像泄尿那样濡湿。分明本身淫乱!」
「没有的事。」
「呵。正常人应该不会被人这样强迫还那么有反应。我就看看你一会儿的表示,是不是个淫妇。」
全裸躺在电单车上的智惠,已把如羊脂白玉的雪肤展现出来。她的黑色艳丽内裤,已湿到随便可以搾出淫水来。捆着智惠的那条绳子,在被解下来之后,可以看到在股间地带的部份也沾湿了。
「真是淫水如洪水呀!智惠好淫。」
面对闇月咄咄迫人的态度,智惠羞急之余,内心也悲伤不已。这可是随时会有人出现的晚间公路上。自己惨被凌虐,可是花穴内却兴奋不已,细水长流似的毫无休竭之意。难道自己真如闇月所言,是一名淫妇。
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的!
尽管内心狂叫不已,可是她还是无法阻止得了现实。
「圭介,给我用那两根淫具好好的伺候我的女警小姐。」
听到了吩咐的圭介,遂边欣赏着智惠的美丽裸身,同时抽出了那一前一后插在她体内的假阳具。
「好好干呀!圭介。」
眼前活色生活的大美人,身上连一寸布也没有,却身处在公路上这么公开的地方。而这位美人却是一名,法律的忠实执行者,警察。这种刺激的气氛,已然叫圭介沉迷其中。
月色的柔和光辉,再加上公路上的强烈灯光,智惠的身体不止纤毫毕现,真是连身上有多少个毛孔都全被圭介看在眼里。白腻的肌肤,反射着温婉的月光,看起来迷人极了。吹拂在身上的晚风,凉凉的好不舒服,而这当中七濑波浪的乌丝随风轻扬。一对豪乳被压在电单车上,更显肉感。光滑的裸背,肉光致致,腰肢纤幼。丰盛的香臀,高高翘起。迷人的长腿修长健美。再配衬起那既急又羞的表情,还有体内如火一样燃起情欲,使她面颊直红透到耳根子,看起来香艳迷人。
「啊啊……不好,不能这样的……」
在圭介拉出那插在体内,沾满了爱液,湿不得成样子的假阳具时。智惠娇美哀怨的连连娇呼。
那些泛着光泽的透明淫汁,足以叫人痴狂。而圭介也受不着引诱,双手分别握着假阳具,一拉一插的让智惠哀叫连连。
「不……」
嘴上尽管还在作多余的反抗,可是身体是老实的。那随着抽插而高扬起来的快感,叫智惠真不知如何是好。身处在这么苛烈的折磨虐待状况之中,自己的反应竟比平日还强。难道……
「好湿呀!智惠真是一个多水的女警,所为的正义维护着,还不是一个淫妇。」
「不!我不承认。」
「好,我就让你听自己的呻吟声,看看你承不承认。」
萌月让智惠怕极了的一再在她的身体上特写拍摄,而且再羞人的地方也不放过。想到这些影像日后会如何被利用,智惠就内心抽慉。更惨的是,那两根假阳具接连的进袭智惠的花穴,而里面早已热情如火了。
「啊啊啊啊啊……」
看着闇月得意的眼睛,脸上带着哀色与欲火的智惠,真是无地自容。
两片饱满充血的花唇,在假阳具的抽插之下,翻出翻入,淫水泉涌不断。
「圭介,进入智惠警员的身体内罢。就让她裸身继续执勤。」
「不、不要,不能这样的……」
尽管智惠娇呼不已,可是她那雌豹一样,健美动人的肉体。在圭介眼前这样柔弱,反更激起了圭介内心中黑暗,且醉心于情欲的一面。
「呀!呀呀……」
骑到电单车上去后,圭介揽着智惠的腰肢,就这样从后到前的抱着她,双手就抓在那雄伟的美乳上。那种质感和嫩滑度,真是叫人心醉呀。
「回车上去吧萌月!我们好好看智惠警员的表现。」
在闇月得意的声音中,萌月推着她返回了车上。
「开车吧!智惠小姐,否则就只有等天亮,让别人发现你了。」
圭介暖烘烘和硬得很的肉棒,就这样插在女警员的体内。在叫唤不绝的淫声浪语之中,智惠非常害怕被人发现她的惨况,真是不知是走好,还是不走好。结果,到最后无助的智惠,只能以全裸内插肉棒的身体,在半夜中呆坐在电单车上。尤其是被圭介大力揉搓的乳房,加上浑身全裸,要真被人发现的话,可就不堪设想了。
第二集
第十四章
「再不开车的话!就只好光着身子到早上了。啊!好兴奋,想到新闻报导中出现全裸女巡警在执勤的画面。」
智惠的制服连内衣,刚才已被萌月早带进车内,现在的她真是进又不是退又不是。
至于圭介则简直兴奋得难以自制,单单是把肉棒放进智惠火热的体内就叫他受不了。不需什么动作,就已很有快感了。
让自己的小弟贯穿全正在执勤的女巡警,那种新鲜刺激,真是妙不可言。而且无需动作,智惠的花穴就在收缩,女阴内的嫩肉带来微妙的压迫与磨擦。
就在这时火花映现,萌月燃起打火机把内裤烧掉。
「我的好智惠!再不开车就由里面起逐件烧掉你的衣服。不想光着身子回警局,最好给我乖乖的听话。」
得意娇纵的闇月,让智惠恨死了。可是不做不行……
「捉好!要……要开车了。」
一向鲁莽,动起来如只豹子一样的智惠。现在声音微喘以幽幽的语气说话,可又别有一番柔弱的风味。
「唔!」
圭介重重的应了一点,感到真是幸福极了。这是男人的梦想吧!特别是那些曾被发给过告票的人,在电单车的尾后,抱着全裸的女警,那是诱惑人心的美梦,而他就有了实现之的机会。
基于本能的欲火,圭介落手的地方可不是柔美的腰肢,而是那丰硕饱满的豪乳。握手的地方滑不溜手,极富弹力,圭介十只手指伸到极限也不能完全掌握这大胸脯。
「轰轰轰轰!」
开着引擎之后,智惠就这样裸着身子开始在月夜的无人公路上飞驰。
在这宁静的夜晚之中,四夜无人,夜空上只有朗月高挂和几颗特别明亮的星星。刮在身上的劲风,更使圭介倍觉宜人。
「智惠小姐的乳房好大呢!」
「别说了。羞死人了。」
「可是你真的好美,勇敢刚猛,斗志顽强,真是一个女英雌呢!而且身体健美高挑,那种野性美真的引死人了。」
别人的称赞,只要是女人没有不开心的,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同了。
「你是在嘲弄和讽刺我吗?」
「不!我是说认真的。」
「我现在是闇月的女奴,还被她压迫做出这种当众暴露的丑事。」
「可是那也无损智惠小姐的本质呀!闇月让我看过你的背景资料,你真是一个好警察呢!智惠小姐是为了理想才接受奴隶的命运罢。单是这点就不是我这种凡人可以想像的呢!而且闇月可不是平常人,我就没见过被她计算完不落入陷阱的女孩子。」
「呼……唔……啊啊啊……」
「你的安慰我是好高兴,可是能否请你停手。你一边捏着我的胸部一面说这种话,难道不觉得矛盾的吗?」
事实上虽然圭介的阳具不像假阳具般会震动,可是那份热力和涨满感也让智惠大呼快慰了。加上在路面转弯和跃起的震动,事实上蜜穴内传来了阵阵快意。而赤裸的身体撞上劲风更是如全身爱抚一样。
「不会呀!这是因为智惠小姐有魅力呀!我实在无法忍耐。」
「可是我不是这样看!被这样折磨还会有快感,我觉得好悲惨。我真是一个淫妇吗?那是没可能的事。绝没有可能的。」
「智惠小姐很香呢!那种女儿香真好嗅。还有那光滑的裸背和臀部。不用伤心的,其实每个女孩子都有性欲的嘛!放松自己的身体去享受不好吗?」
「胡说。你我又不是自愿的!若是你情我愿的恋爱就算了,我们是被迫的,怎能为此有反应和快感。那是淫乱的罪行。」
智惠固然是被迫的,可是圭介的话,最多只能说是半推半就,被受害者的她一说,不由得就有点心虚了。
「可是!我觉得不能这样说的。如果觉得悲哀的话,那不就像地狱一样了吗?要这样子过上半年。不管是不是自愿,身体自然会产生反应的。就这样放弃理想,沉沦下去不好吗?」
「乱讲。我这样子和被强暴没有什么分别!若是被强暴还有反应的话,我算什么。我不是成了一个恶心的变态,被奸狂了吗?」
「这样的话还是让我来安慰智惠姐姐好了。让你到天国去好好享受一下。」
圭介一只手捉着坚挺傲人的大胸部,揉搓着上面那颗充血变大的乳头。另一只手向下袭,摸到了智惠跨间的森林地带,抚摸着上面柔顺的阴毛,在花唇之中寻弄着阴核。张开嘴唇吻在智惠的粉颈之上,舌头更是来回舔弄。
「不!你停手……不……不可以这样的……」
「哈呀!」
电单车的引擎震动、在起伏不定的路面上左摇右摆,抛上抛下、冲击着全身的风压、颈后那湿润的舌头、分袭乳房和阴户的双手,再配合上插在体内火烫的阳具。共谱出智惠体内的快感大合凑。
「啊啊……不行……你再乱来会撞车的。」
淫声浪语断断续续的智惠,感到如潮涌的快感袭击着她全身。按摩着每一寸香滑的肌肤不特止。乳头和阴户这些地方更是遭到彻底的满足。特别是花穴,里面早已插着肉棒,再加上电单车飞驰所引起的各种震烫,而小红豆也终于被圭介寻到了。
「啊啊啊!」
好像有一连串落雷劈在大海上一样,智惠的体内引发了快感的滔天巨浪。全身酥麻酸软,落入美妙的快乐漩涡之中。
「别、别乱来好吗?放开……放开那里呀!人家很敏……敏感的……」
「是这里吗?」
癸的手指拨弄开花唇,紧迫着花蕊在上面轻轻的蠕动。
「啊啊啊啊啊……」
一下子,智惠踏上了一个美妙的高峰。花穴上涌出一股阴精,把电单车的坐位弄到湿湿的。
「不行了!你再来我就受不了。」
那种愉悦超过了以往任何的男友。尤其是注意着并排行驶着的劳斯莱斯,窗口有着闇月那妖异的双瞳,还有萌月手中摄录机的镜头。
智惠内心不能置信的大震。自己竟然因闇月和萌月的观看而在耻辱之外,产生了额外的强烈快感。
「哈呀、哈呀、哈呀!舒服、好爽,摸我吧!圭介。」
尽管内心悲痛不已,可是智惠内心的理智,却管不着变得淫乱的身体。嘴唇自自然然就说出了这些配合的话。
车速减缓正在静心享受的智惠,注意到倒后镜中出现的点点灯光。回身一看,最少有近百架电单车的灯光。
又急又哀伤的智惠,却发现在她内心慌乱不已的同时,身体却有截然不同的反应。不止又轻微的泄了一次,达到一个小高潮,而且心脏狂跳不已,体内的快感己如惊涛巨浪,甚至如卷起了冲天的水龙卷一样。
我怎么会……
内心哀叫着的智惠,只要一想到被暴走族们逮着全裸的自己,就兴奋得身下潮涌不绝。
可是希望是一回事。做的又是另一回事。在耻辱与尊严的驱使之下,智惠狂喊了一声。
「捉紧!啊啊啊啊啊……」
什么也顾不得了的智惠,将电单车开至最高速,把身后的劳斯莱斯和过百的暴走族全都远远的甩了在后面。
好快感呀!身体敏感极了,每一下的摇摆和震动,都在心湖上掀起快感的新巨浪。
就在放肆的淫乱叫声之中,智惠蛇行前进,直到最狂烈级数的高潮。
「去了!去了!啊啊!快感的驰骋呀!」
在这淫秽的大叫之中,智惠感到下身阵阵暖流,阴精如灭世大洪水一样倒毁一切,啸涌而出。在身心的极度震撼之中,智惠尝到了升天一样的快乐,持续喷洒出的阴精带来持续的高潮。不断收缩抽搐的花穴,带来狂烈的旋风,引发了圭介的高潮,让少年把精子全射进美丽的成熟女警体内。
好不容易在路边的一个泊车区停了下来。智惠一放下脚架,就缩起腿抽身,维持着结合的状态反转过来,狂吻着圭介。享受那回味再三,引起无穷遐思的快感余韵。
而圭介也尽情的进伐着,肉棒一再的捣进女阴之内,智惠小姐的阴精和淫水太动人了,花穴内简直是水浸。每一下的进出都极为顺利,圭介很轻易的就直捣进去,在这强烈的润滑之中,做爱真是美妙极了。
强光涌现,上百架电单车飞驰而过。他们正常赶上,刚才把自己狠狠甩掉的电单车,而没有注意到路边停泊区内的阴暗情形。
「圭介!」
智惠大惊的紧拥着他,将之拉到自己身上,尽可能遮掩到多一点全裸的身体就多一点。
女警小姐的身体真像火一样热,圭介痴狂的紧吻在对方唇上。即使不再有任何动作,但是花穴已在不停的收缩了。
「哈哈!哈呀!哈呀!哈哈哈……」
极度的兴奋和愉悦,加上险险被发现的危机感。让智惠舒爽的大笑出来,真是好愉快呀!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的一样。
肉体疯狂的快乐把所有的理智都击溃了。
「智惠小姐很开心呢!」
智惠羞涩哀怨的浅笑,她也不知自己怎会是如此的。
一架车速甚慢的车缓缓驶至,智惠又再羞怯的紧张起来。在对方愈迫愈近时,智惠才看出是闇月的车。
踏出车外的萌月,再次一给闇月准备好轮椅,把这魔女抱到上面。看着她们接近,智惠大感不安,想要挣扎出圭介怀中却全身无力。只能涨红着那英挺帅气的脸蛋。
「真是的!警察怎做事的。任由那班暴走族乱闯,差点打扰了我的好事。我都说警察都是薪水小偷,每天白领人工,每人一年不见得捉到一个贼。」
劳斯莱斯的强烈灯光,把圭介和智惠两人全映现了出来。
「哗呀!哈哈哈哈,厉害!像下雨一样,我的女警小姐真淫乱呀!」
闇月看着电单车,不止坐椅,整辆车的下半部像被微雨打到一样,以一个女性的淫水量来说,那真是太惊人了。
「怎样?舒服吗?快慰吗?我的女警小姐。」
如沐春风的闇月真是意气风发,满脸挑衅且看不起智惠的神色。至于萌月,也为正经的女警小姐如此好反应而羞红了脸,好惊人的淫水量。
这时圭介安抚的一手抚在豪乳之下,在那滑不溜手的醉人之处轻轻揉搓。
「不!啊啊啊……」
智惠的意志力好像崩溃了一样,只是被轻轻爱抚,身体就出现强烈的反应。
「哈哈哈哈!」
在闇月的耻笑声之中,智惠默言无语,尽管内心又是痛恨又是哀伤,但快感就是快感,嘴巴还是欢愉的淫叫着。
「答我!喜欢吗?应该爱死了吧!这么壮观的场面我也很少见呀。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果然不错。至于七濑智惠警员则是淫水做的!」
「你……你别乱说!」
智惠好不容易才能吐出这个几字。
「那么下面的是什么,别告诉我下雨了啊。就是下雨也不是老天下雨,是你的身体在下淫雨。」
「没有!我是被你歹毒的迫害的。我……我绝不是淫妇!」
「我又没说是淫妇。不打自招了吗?」
「萌月,给我取个水樽来。我要请她喝个够,你明白吧!」
「是的。」
就是见多识广的萌月,也不由得脸上红艳艳的,想像着智惠刚才快感的程度,就是正经的她,也不由得微微有一丁点心动。
「圭介!再动吧。」
「好……好的……」
在车上取来水樽的萌月,指导着圭介再次进袭。很快的,智惠纵然极之不愿,还是在闇月面前露出了她的真脸目。女人淫乱好色的真面目。
小水樽在萌月富有技巧和经验的控制下,成功的在智惠高潮前对准了花穴,把喷射出来的阴精大致都接着了。
「看!是你淫乱的证明呀!」
「不是……不是……绝不是,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智惠双手掩目的拒绝承认是事实。
「不认、不认还需认的。」
「拉开她的手。」
浑身酸软无力的智惠,就这样双手被拉开。圭介拿着装满她阴精的瓶子放在她眼前。
「里面的是什么,难道是口水!」
看着透明的水樽内,那些清澈的液体在月下反射着光泽,刚才疯狂似的快感又再一次涌起。
「说!」
闇月咄咄迫人,萌月捉紧着她,圭介还在抽插过不停。看着天上的月色,智惠感到一阵快慰。所有的羞耻、理智以至礼教观念,都全部片片破碎了。
「是我的阴精!」
羞涩的智惠红透了脸颊的答说。
一说出口之后,她感到一阵兴奋的快意。那种悲痛和怨恨消失了,哀羞和难堪的感觉,反而让她感到舒爽。
丢下表面的假面具,智惠这才尝到身为女人最大的快乐,一个愉快的性奴隶,是如何的美满。她现在只知道快感和插在下身内的肉棒。
「啊呀!」
闇月愉快的娇呼。看着那张满是情欲,在羞耻之中领略自己真实的面孔。这种成就感,实在是说不出的愉快。让一个成天戴着假面具的人变成只知道性欢愉的女奴。
「所谓的女人,无非就是这样子。就算是舍已为人,热血爱拚的女警员,也一样是喜欢做些无耻的,色色的事。」
「萌月,倒给我喝,让我亲自喂她。」
就在圭介面前,闇月淫秽的喝着萌月倒下那清丽且反光的阴精,那种黏稠的特质,使看的人感到妖媚迷人。
之后萌月挺起智惠的头,让闇月吻上智惠的双唇,跟着在交缠的深吻之中。闇月将口中淫乱的体液,全都渡过到了智惠口水。让热血的女警小姐,亲口喝回她才泄出来的阴精。
「啊啊啊!」
智惠娇声乱喘,神智迷惘,现在的闇月看起来也没有那么讨厌了。反而在她面前愈是耻辱,她就感到下体愈有反应。
「唔!真想将现在拍下来的影片让人看呢!女警淫乱的真面目。」
「不要!请不要让人看。」
智惠娇羞的哀叫着。
「不想的话可得要好好的努力呀!做一个出色的性奴隶,那才是女人的幸福快乐。」
「是的!主人。」
智惠自然的说着,内心深处有一个地方在悲呜!可是,实在太美满了,那种让一切都粉碎的淫乱快乐。那悲呜的声音,她才不管她呢!
「嘻嘻!智惠,还记得你说半年奴隶期满之后,你说要我让你随意处置一星期的吗。我可以想像到到时你的要求了,请主人尽情的折磨我一星期。哈哈哈!」
路过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论坛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我最爱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动漫改编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