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暴力轮奸三个大乳女军医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叫林亚茵,是毕业1年的军医,现在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某部服役。周围熟悉我的人都说我长得很象徐静蕾,可我又听说其实她本人不怎麽样,人家就说:“象照片上的啦。”其实,和她是有些象的,不过我自信比她更漂亮,因爲我的身材比她好多了,真正的魔鬼身材。

  从小,我就很羡慕那些穿制服的女军人,总觉得她们样子很帅,要是能有一天象她们那样就好了。所以,高中毕业以后,我就考了军校,做了一名军医。毕业之后,我就分配到了南方的某个大城市的部队了做了一名小小的军医,没想到,我的噩梦就此了。

  先是在大城市里,在那里还好,最多是被骚扰一下,有一回,我们主任夜里要去跳舞,我已经睡了,他硬是把我从床上拖起来,还好那是冬天,我睡觉的时候也穿得挺多,不过也还是特别尴尬,因爲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是不戴胸罩的。还有,就是我晾在外面的内衣、内裤会不见。

  不过,相比之下,这些都还是好的。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被调到了南方的一个山区的部队去做军医。真正的噩梦,从这里。

  火车很热,虽然是冬天,可车上密不透风,所以还是很热,十几个小时下来,我的内衣都被汗湿透了,好不容易到了,一下火车,一下字好舒服,可我不敢多吹风,马上到侯车室里去了。来接我的是个连长,见了我就握住我的手不放,好话说了一大堆,然后说还要等一班火车,还有人要来,那就等啦。这一等等了一个多小时,那个连长和他的通讯员老是色眯眯地盯着我看。

  一个多小时以后,下一班火车到了,来了十几个女兵,也都是军官,一个比一个漂亮,后来我才知道,她们都是文工团的。在这些女军官里,有一个少尉走到了我的面前,问:“您是林医生吗?”我说:“是啊,你是……”她说:“啊,我叫陈婷,你就叫我小婷好了,我是配给你的护士。”啊,原来是这样,我这才仔细地看了她,长得可真是漂亮,皮肤又白又嫩,弯弯的眉毛淡淡的,眼睛也挺大,挺有灵气,她是厚嘴唇,看上去很性感,还有她的脖子,从军装里探出来,白得很诱人。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她的身材,虽然在军装的包裹下,可还是显得出来,乳房高耸,屁股也挺大的,翘翘的……我朝连长看了看,发现他正在色眯眯地盯着小婷看。

  人已经都到齐了,大家就都上车了,是卡车,连长开车,我们都在后面,本来连长叫通讯员开车的,他想做到后面,可一个姑娘对他说:“后面是女人的世界……”

  路上走了3个多小时才到驻地,也和大家都认识了,不过我不太喜欢那些文工团员,我和小婷到是挺投缘的。

  到了驻地,连长叫了两个班的战士来帮我们搬行李,还说:“一路上辛苦了,先休息休息,晚上再给你们开欢迎会。”

  我来的时候想:是基层单位,条件会很差的。可这会发现这的条件比我预计的要好不少,军官的宿舍都是两人一间,我对小婷说:我们住一起吧!小婷很高兴,说:我也想这样呢。

  女兵就我们这十六个,宿舍就和他们是在一起的了,专门给了我们半层楼,在四层,也是宿舍楼的最高层了,另半边是男兵的,当中用木版隔开了。

  我和小婷刚把宿舍都整理好,连长派了个战士来通知说今天有热水可以洗澡,我告诉了大家,大家一阵欢呼,都赶快拿出了东西去洗澡。

  浴室在锅炉房的边上,因爲这里以前从来没有女兵来的,所以没有专门的女浴室,我们现在的女浴室也是用木版和男浴室隔开了。

  我和小婷去,发现女浴室挺小的,才六个龙头,已经挤满了。我和小婷一商量,干脆晚点来。 在宿舍里休息了一会,看那些女兵陆续回来了,我才和小婷过去,到那一看,果然没人了,我和小婷洗澡。小婷脱光了衣服过来的时候,我的的吃了一惊:小婷的身材真是太好了,不单单是好,而且实在是充满了性感、活力和诱惑,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看到了之后産生犯罪的欲望。她的乳房微微翘着,一看就是充满了弹性,四肢的线条柔和修长,屁股又圆又饱满,在大腿根部和腰部稍微有一点赘肉,我相信任何男人看这些赘肉肯定都说是比没有更具有诱惑力。她全身的皮肤象缎子一样光洁细嫩……

  小婷被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忙说:你的身材真好呀,我好羡慕呢!小婷有点羞涩地笑了笑:你的身材也很好呀!

  我和小婷互相擦背,她帮我擦的时候很温柔,忽然让我觉得全身懒洋洋的,当她的手无意间划过我的乳头,我发现我的乳头忽然变硬了,我情不自禁地夹紧了双腿:好想要啊……

  忽然我发现做隔板用的木版的下部有条裂缝,我对小婷说:那有条缝。小婷说:哪?我说:先别叫。这样,我站在缝前面,你在边上悄悄看看。我面对那条逢,微微分开双腿,假装什麽也没看见地洗澡,小婷从边上弯腰去看,一下子跳了起来,悄悄对我说:看见有人在偷……

  我说:别怕,把脸盆靠在墙上遮住那条缝,说:这样就好了。

  然后,我们赶快擦干净身子,穿好衣服走了。

  晚上,开过了欢迎会之后,也认识了不少这里的人。第二天,正式的工作了。

  每天早晨都要出操,先是列队,然后是跑3000米,不过这些大家也都习惯了。

  我的工作自然是看病了,有一件办公室,小婷的治疗室就在我的隔壁,我们两的屋子是相通的。可慢慢的,就发现不对了,比如有的战士来故意和我找话说,也有的故意说那里不舒服,要我帮他看看,我也没办法,让他自己脱了裤子我草草看看就算了。还有的去小婷那里打针的时候,假装不小心的把裤子全都脱下来,在小婷面前摆弄着他的东西。

  当然,所有女兵晾出去的内衣内裤也都回失踪的,还有一回,我晾在外面的内裤虽然没失踪,可收回来的时候,在裤裆里有一团乳白色的液体,不用问也知道那是什麽东西,我只能把那条内裤扔了,当然,类似的事情小婷也碰到过不少。

  南方几乎没有冬天,很快就到了穿单衣的时候了。一天早晨醒来,我习惯地把内衣洗了,当去拿我昨天晾在房间里的内衣裤的时候,发现裤裆里又是湿的,我用鼻子闻了闻,一股腥味,天哪,晾在屋子里还会被人弄到,这时候小婷发现她的内衣也是同样的原因不能穿了,我们去衣箱里找,才想起来我们都只剩下最后一套内衣了,外面集合号已经吹了,没办法,我和小婷只能不穿内衣裤了,直接穿起了长裤和衬衫。

  出操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战士都在看我们,那天营长还特别来训话,时间特别长。上班的时候,来看病的战士特别多,其实都没什麽事情,来找话说,盯着我和小婷的胸部看,有一个战士硬说睡不着觉,要开安眠药,我开给他了,结果全都来开安眠药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休息的日子,早晨不用出操,也不用上班。早晨醒的晚了,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酸软,头也很疼,嘴里有一股腥味,我定了定神,忽然发现自己身上什麽都没穿,我想了想,真是不可能,我穿了件t恤睡的,再仔细看,我的乳房上,还有阴部,床单上,到处都是湿湿的,带着一股腥味。啊,我被强奸了?

  我赶紧去看小婷,她还没醒。可她的脸上,乳房上,阴部,臀部也都是,在她的床单上还有一小块鲜血,是啊,她跟过说过的,她还是个处女,那是后她的男朋友想要,她也好想要,可她跟她的男朋友说等到以后结婚的再要,结果,却成了今天这样!

  我叫黄克,是个连长,在南方某个山区里苦熬。苦熬的日子里,也有开心的事,就是有送上门来的漂亮妞。

  年初来了一批,据说从前全是文工团的,一个个脸蛋、胸和屁股都没的说。不过,我最感兴趣的却是那个新派来的医生和护士。

  医生姓林,我们叫她小林,护士叫小婷。那个医生简直是个尤物,脸蛋有点想那个徐静蕾,不过比她漂亮,身材更没的说,奶子和屁股都是翘翘的,看上去弹性十足,护士也是,皮肤又白有嫩,简直都能掐出水来,她们来的第一天我就看了饱,趁她们洗澡的时候看了个饱,我对我的战士说:那些文工团的你门想怎麽搞都成,这两个留给我,不过,你要是想骚扰骚扰,可以。

  我的通讯员还去她们房间偷了她们的内裤,套在他的家伙上手淫,完了还放回去,真有他的。

  昨天,我终于搞了她们。

  早晨出操的时候我发现她们都没戴奶罩,我问通讯员:是不是你小子稿的鬼。他嘿嘿一笑。

  然后,一个计划形成了:迷奸。我以前还从来没试过,要试一次。我让战士去开安眠药,然后,让通讯员偷偷放到她们的热水瓶里了。晚上,我和通讯员小李带了照相机偷偷到了她们的宿舍,呵呵,两个小妞睡得正香,我一下子就把哪个医生先剥光了,让小李拍照,用手捏她的奶子,她的两个奶子又白又软,在我的手掌里变换出各种各样的形状,她的一双乳房弹性极佳,两个棕黑色的乳头慢慢地变大,变硬了,以指尖夹着她的奶头不停来回转动,然后用嘴去吸她的奶头,另一只手伸到她的下身不停地抚摩,等觉得她的下面湿的,这个小骚货的呼吸也急促了,我把她的双腿放到我肩膀上,她的阴户暴露无疑,也是棕色的,这个小骚货已经被人给操过了,我把我早就硬起来的家伙对着这个小骚货的小洞就插了进去,这个骚货到是层层喋喋的,插进去象有小刷子不停地在刷,包得还又暖又紧,真是爽,很快,我就射了。我拔出来之后,去弄小婷了,把这个骚医生让给我的通讯员搞了。

  小婷比我想的更爽,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小芬的私处阴毛不是很多,呵呵,原来她还是个处女,太好了!她的阴唇呈暗红色,阴唇微微开啓。我用一只手的食指拉开两片阴唇,看到了肉缝里面,泛出迷人的粉红色,里面是湿的,肉洞口周边粘着好多发白的粘液。小口上有复杂的阴璧,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红色小小的尿道口。再往上是一粒花生米。

  想到这美丽下体,现在让自己随便采摘,我已兴奋得不行了。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摩那粒花生米,很快就从阴道里流出了淫水来,小婷似乎在梦中也感觉到了快感,口里轻轻的哼了几声,我看已经差不多了,掏出了早已怒立的大鸡巴,将小芬的双腿架在肩上,龟头在阴道口磨了两下然后一挺腰,「滋」的一声,我的大鸡巴终于进到了小芬的阴户内。“恩……”小芬呻吟了一声,我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于是攻击起来,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连续的抽插,插得淫水四射,响声不绝。“嗯……嗯……嗯……”没有知觉的小婷依然因爲下身的快感而呻吟起来,“卜滋!卜滋!”大鸡巴一进一出。“卜滋!卜滋!卜滋!卜滋!……”我紧抱着她的屁股,像从没有奸淫过女人那样拼命的奸淫她。紧紧的顶在阴道的最深处,肉体的碰撞声回响在房间里回荡。终于我感觉自己要射精,我将阴茎死死的在她的子宫壁上,喷射出火热的精液。是那麽的多,那麽的久。好久,我都不愿将已软掉的阴茎从小婷的阴道里抽出。

  等我爽够了,通讯员小李也爽了,我说:去,把一排一班的弟兄们叫来。这个班是我的心腹,今天要好好慰劳他们了。

  他们一来,就扑到了医生和护士的身上,眨眼间,两个小妞的身上扑满了男人,两个小妞的逼里,肛门里,还有嘴里都插满了阴茎,身上的各个部位都有粗糙的打手在抚摩,蹂躏当小婷终于明白发生了什麽事情,几乎哭得昏了过去,我也没什麽办法劝她,只好说些安慰的话,一整天,我们都没出门。

  可是谁知道,晚上,当我们刚刚睡下,门就被打开了,我们起身看,几个战士进来了,后面就是哪个色米米的连长。小婷问:“你们要干什麽?”连长色咪咪地说:“小婷同志,你昨天让我们很爽啊,今天,大家又想你啦。”小婷哭着说:“滚出去!”可是连长却甩出了一叠照片,说:“现在要我们走,行啊,明天这些照片也就全军区都知道了,要不要给你家里也寄一分啊。”小婷一看,全是昨天晚上我们两个的照片,身上同时插了几条阴茎,手里还握着……

  小婷哭了:“你们,要……怎麽样?”

  连长说:“你明白,还说什麽。”

  话音刚落,他身边的战士已经扑了上来,把我和小婷按倒在床上了。扑在我身上的好象有五个人,他们一下子就撕开了我的衣服,一个人躺到了我的身下,让我分开双腿后坐在他身上,他的阴茎就从我的阴道里插进来了,我刚想叫,嘴里又插进来了一条阴茎,也不知道是谁的,忽然,有一个人捭开了我的屁股,紧接着肛门象撕列一样痛,我知道,又一条阴茎从肛门里插进来了。我想叫,可是叫不出来,全身不知有多少手在抚摩,我的乳房,我的屁股,还有大腿,后背,腰,脚……

  插在我嘴里的阴茎先射了,精液顺着我的嘴角流了出来,我刚想喘口气,又一条阴茎插进来了,过一会,阴道里的也射了,可他刚出去,又一条进来了,肛门里的也是,现在,我是侧躺着了,一条腿高高举着,啊,我觉得我全身象有电流通过一样,又酥又麻,心里还痒痒的,真没想到,这麽……爽。

  我想叫,可是又怕叫出声音来,只好忍着,闭起眼来享受。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离开,我侧过头去看小婷,见她一个人躺在床上,乳房上,嘴边,大腿上到处都是乳白色的精液,她躺在床上,一言不发,默默地流着眼泪,枕边,是一叠上次他们强奸我们时拍的照片……

  以后,只要是休息日,他们就会过来,整夜地强奸我们,我却是盼着他们来,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小婷只是默默的哭。

  一个月以后,上级布置了一次演习任务,演习中需要配备一个野战医院,由我和小婷先去进行初步的布置,还派了一个医生小林。

  上了那个岛之后,布置好了医院,我们三个一起洗了个澡,我发现小林医生(军衔少尉)人虽然只是一般的漂亮,可身材绝对诱人。特别是乳房,非常漂亮。腰肢和屁股也都很诱人犯罪。她爲人很清高,看上去好象还是个处女。

  从岛上回来的路上,还有别的单位的一个文工团员搭我们的船。她军衔和我一样:中尉。很漂亮,身材还不错,皮肤一流,白皙,细嫩。聊的时候我发现她是个对什麽都无所谓的女人。

  船上就我们四个。回来的路上遇见大风雨,把我们的小船吹到了一个陌生小岛上。我们四个早就迷失方向了,又有风雨,也没办法辨别方向,我们把船先泊在了岸边,上了岛,想先补充点食物和淡水,避避风雨再走。

  运气还不错,找到个浅浅的山洞,我们把船上的固体汽油拿来一点点上火围在火边,衣服早就湿透了,趁这个机会,我们把衣服都脱光了支在火边烤。

  过了一会,小婷和小林就睡着了,毕竟太累了。小亚也躺了下来,她一翻身,手有意无意的摸到了左边我的乳头,我一下子觉得好象有一股电流击中了我的乳头,一股又酥又麻又痒的感觉覆盖了我的乳房,我全身也禁不住抽搐了一下,我也伸出手去摸了摸小亚的乳房,小亚的乳房不是很大的那种,却是很有弹性,又白有软,小亚也轻轻恩了一声,声音有点淫荡。把眼睛睁开了一半,眯眯地看着我,她的另一只手伸过来摸着我的腰,慢慢地又滑到了我的屁股上,我也忍不住恩了一声。

  她的嘴唇贴到了我的唇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不停地挑逗着我的舌头,我居然开是兴奋了,不断地抚摩小亚的身体:乳房和屁股,小亚的屁股圆圆的,又白又嫩,她的手指也不断地挑逗着我,慢慢移到我的肛门上,用她的手指挑逗我的肛门,我的屁股也禁不住扭,她的手指又轻又软,比那些男人的东西搞得舒服多了,她用她的大腿不断地按摩着我的阴部,我呻吟了,全身麻酥酥的,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禁不住分开双腿,想让她塞什麽东西进来,她则倒转过身子,我们两个成了69的样子,她的舌头不断地舔我,我也不断地舔着她的下面,她用舌头舔着我下面的小豆豆,用手指摩挲着我的肛门,那种感觉,简直象飞上云端……

  可就在我们两个都陶醉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点什麽,转头一看,原来是小林已经醒了,穿好了衣服坐在一边看着外面。我们也不好意思了,穿好衣服躺了下了。

  我们刚穿好衣服,忽然听到洞外有声音,刚想出去看看,就看见四五个军人用冲锋枪指着我们了,看他们钢盔上青天白日的徽章,原来这是个国民党管的岛

  。

  小婷还没穿上衣服,这时候惊醒了,几个当兵的用枪对着她,让她穿上衣服,她慌得连内衣也来不及穿了,直接穿上了作训服和裤子。

  他们押着我到了一个营房,看样子这个岛上驻防的人也不多,可能就十几个人。

  他们把我们绑在了一个大房间里柱子上,过了一会,一个军官摸样的人走了进来,问:“你们谁是头?”没人回答他,这是纪律。

  他淫笑着打量着我门,然后走到小林面前,摸着小林的脸,问:“谁是头?”小林闭着眼,不理他。

  他把手向下移,摸了摸小林的脖子,然后解开了小林军装的一颗扣子,问:“谁是头?”小林还是不理他。

  他转回头,对一个手下说:“把弟兄们都叫来。”过了一会,来了十几个当兵的,围着我们。他又解开了小林军装的两颗扣子,把她的军装向两边一拉,小林的胸口就暴露了,小林的乳房很漂亮,此刻白色的乳罩托着她的乳房,一条迷人的乳沟展现在十几个男人面前,小林涨红了脸,气得几乎流出眼泪来,可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那军官说:“哈哈,你不开口是吗。好。”说着,又把手伸到了小林的屁股上抚摩,他捏着小林的屁股,又把手在小林的大腿间来回抚摩,隔着裤子摸着小林的下阴。那时小林还是个处女,22年一来,只有她的男朋友摸过一次她的屁股和乳房,她平时是那麽骄傲和清高,此刻,却在十几个男人面前被人淩辱。

  就听见“兹”的一声,小林的军裤已经被撕开了,露出了里面雪白的大腿,连白色的小内裤的边也露出了一点,那军官又把手伸到了小林的乳罩里,直接捏着小林的乳房,小林哭着喊道:“放开我!”军官说:“放开,行啊,你说,谁是头。”

  我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说:“我是头。有话要和你一个人说。”那军官走到了我的面前,说:“你要说什麽啊。”我说:“让我别人先下去,我和你一个人说。”军官让手下先把小林他们三个押走了,现在,大屋子里只有我和他了。我说:“长官,你们守着这个岛,很辛苦吧,我好好扶持你一次,你放了我们好吗?”军官说:“哦?那你怎麽扶持我?”我说:“那你解开我啊。”

  军官解开了我的绳子,我慢慢解开我的衣服,靠在军官的身上,一只手伸进军官的裤子开是抚摩,忽然我吓了一跳:他的东西那麽大,有鸡蛋那麽粗了。军官一下子把我压到下面,撕了我的裤子,和乳罩,又扯掉了我的内裤,分开我的双腿,一下字把他的东西塞了进来。我上身还披着海军的作训服,下身却被他的东西在猛烈地抽插,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我忘我的呻吟着,过了好一会,我到高潮了,可那军官还在插,我都有点受不了了,他才射出来,然后他又把我翻过来,让我撅着屁股,我吓了一跳:那麽大的东西要插我的肛门吗?

  果然,他插进了我的肛门,又是一股剧痛。过了好一会,他才射进了我的直肠。我才松了一口气,他说:“你让我爽了,我的弟兄们怎麽办?”我说:“好,我让他们都爽一下。”他说:“都进来。”

  只见所有的人押着小林他们三个都进来了,小林感激地看着我,见我身上只穿着一件作训服,乳房却露着,下身也是赤裸裸的,大腿根和屁眼周围都是精液,大家都明白了。

  军官说:那些敌军一真哄笑,就走了上来。军官说:“等等。”然后让他们把小林,小亚,小婷绑在我的周围,说:你们好好看着!然后他让我躺在一张桌子上,他的士兵三个三个的上,轮流地插着我的嘴、肛门和阴道。他则站在小林她们三个边上,逼着她们看我被强奸,我则在享受着这难得的经验。

  忽然,小亚的嘴里恩了一声,那军官一看,说:“哈哈,小骚货,你也想被插了是不是。”说着把手伸向了小亚的阴部,一把扯了小亚的军裤,小亚穿的是一条黑色的t型内裤,几根阴毛从大腿根边上露了出,小亚垂下了头,那军官伸手在小亚的裤裆里一摸,说:“哈哈,果然是小骚货,都湿成这样了啊。”

  他让士兵把小亚吊了起来,乳房垂向了地面,屁股却高高翘着,两条大腿被绳子牵向两边了,从后面看,肛门和阴道都暴露的很充分,他又吩咐了一句:拿摄影机来,拍!小亚的乳头上被夹上了两个铁夹子,屁眼里插了一把手枪,阴道里也被插了一把手枪。

  过了一会,所有的当兵的已经都在我身上射过一次了,不是嘴里,就是阴道里,或者是肛门里。那个军官又在我的阴道里和肛门里各插里一把手枪,在乳头上夹上了夹子。放下了小亚,又轮流干小亚。

  几个暂时轮不到的士兵则在一边,有的把他们的阴茎塞进了我的嘴里,有的在一边摸着小婷和小林的乳。看来,那军官没下命令,他们不敢搞她们。等到所有的人又把小亚搞了一次,所有的人都走了。屋子里只绑着我们四个。小婷在不停地哭,小林则流了几行眼泪。“弟兄们,这个女军官说愿意慰劳大家。”

  第二天,他们又来了,这次他们先搞了小婷。然后,他们把小林绑在了桌子上。小林早知道逃不过了,可也没任何办法。

  军官淫笑着说:“知道爲什麽今天才搞你,知道你是个处女,今天,全体爲你开苞,哈哈!”小林闭着眼睛躺在桌子上,一声不吭。军官命令人把小林平放在一张桌子上,双手举过了头,也绑在了桌子上,双腿却高高举着,向两边分开,绑在了房间的柱子上,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军官慢慢地解着小林的衣服口子,少尉军官的那个星在她的肩头颤动着。

  衣服全揭开了,军官一把扯掉了小林的白色的乳罩,小林的两个乳房象小兔子一样不安分的跳动,粉红色的乳头骄傲地挺立在雪白而柔软的乳房上。小林的肚子柔软而平坦,纵向的肚脐浅浅的,十分性感。可这些从来没被男人看过的稀世珍宝今天却裸露在十几个男人面前。

  军官又用刀割小林的军裤,很快,小林的下体露了出来,两条修长白皙的长腿,白色的少女内裤,几根阴毛从内裤边露出来。军官吻小林的乳房,拨弄小林的乳头,我看到小林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另一边,有人在拍摄着罪恶的镜头。

  军官拨弄的一会,小林的乳头因爲生理的原因还是硬了起来。

  军官淫荡地笑着,用到一点一点地割开了小林的内裤。小林的下体完全暴露了,黑色的阴毛整齐地覆盖着她的私处。军官却拿出一把剃刀,仔细地剔着小林的阴毛,阴毛剔光了,小林的阴部在人们面前暴露无疑,他又把小林的屁股垫得高高的,让所有的人轮流去吻小林的阴部。小林闭着眼,痛苦不堪,平时一向清高的小林这会却被十几个男人轮流参观自己的生殖器。上身,却还穿着海军军装,配着少尉军衔。

  所有的人都吻过了小林的阴部了,军官脱下裤子,走道小林边上,说:“睁开眼睛。”小林睁开眼睛,看见有婴儿胳膊般大小的阴茎正对着自己的嘴,忙转过头。军官却用一把刀顶着小林的阴道口,说:“舔,要不用用这把刀给你开苞。”小林没办法,只好流着泪,舔起了军官的阴茎。舔了一会,那阴茎又大了几圈,军官有说:“用手握着我的鸡巴。”

  小林的小手几乎握不过来那支特大的阴茎,军官的阴茎不断的摩擦着,过了一会,一股又浓又烫的精液全射在了小林的脸上。可是军官的阴茎却不见软,反而更硬了,又伸进了小林的嘴里,十几分钟后,射在了小林的嘴里,小林被呛得咳嗽起来,她想吐,可军官用刀逼着小林把精液全喝了下去。

  接着,军官把阴茎顶着小林的阴道口,说:“哈哈,今天是你22岁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我猛然醒悟,军官证上有她的生日。

  那个军官腰里一使劲,正要把他的阴茎塞进小林的阴道里,可还没进去,忽然就停下了,回头对他身后的几个当兵的说:“来,你们来玩儿她吧,别破了这小妞的身子。”说完,就让开了。接着,几个男人来到小林的边上,一个男人骑在小林的肚子上,用小林的乳沟夹着自己的阴茎,来回的抽动,又有两个用小林的小手握着自己的阴茎,还有一个把自己的阴茎在小林的脸上来回蹭着,还不时地塞进小林的嘴里。小林紧闭着双眼,默默忍受着这种蹂躏。

  过了一会,小林的脸上、乳房上已经全是乳白色的精液了。现在还算是处女的小林,嘴里却已经被三、四条阴茎插过了,身上,也沾满了六、七个不同男人的精液。

  这时候,那个军官又出现了,先把小林那条白色的内裤垫在小林的屁股下面,然后,一条超级大的阴茎顶在小林的阴道口,只见他的腰向前一挺,随着小林一声惨叫,她那从没有人进入的私邸已经被那条超级阴茎插进了,小林的阴道紧密包裹着军官的阴茎,阴茎在不停地抽插,小林的脸上却痛苦异常。

  过了许久,只听那军官一声闷吼,忽然挺住不动了,我知道,他已经射在小林的身体里了。

  可是他还没有罢休,随着他阴茎的拔出,殷红的血染红了小林白色的内裤,他把染了血的内裤盖在小林的脸上,说:“好好保留着,你处女的纪念。”

  说完了,又让人把小林翻了过来,屁股却撅得高高的,在场所有的男人看着小林又白有嫩的屁股都在咽口水,军官笑着对大家说:“别急,马上就轮到你们了。”说着,那条超级的阴茎又插进了小林的肛门。

  小林一声惨叫,眼里流出的泪水和脸上的精液混在了一起。

  等他退下之后,一群男人冲了上来,顿时,小林的嘴里,阴道里,肛门里都插满了阴茎。十几个人轮流干着小林。刚才还是处女的小林这会却已经被十几个男人干过了,她的私邸里已经在一夜之见接待了十几个男人。

  以后的几天里,我们被全裸的绑在屋子里,不时地有男人来干我们,一直到七天之后,才找机会逃了出来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