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小秋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事情的发生,开始于一个午后,且不去计较是何时,就是一个午后。

那一天,刚过中午一点,我正闷得发慌,在一个朋友处和三几个熟人一起泡茶、砍大山,阿国突然提议︰「反正没事,去一趟淡水如何?」

说走就走,却只有我和阿国二人。

开车的是阿国,车子一边走,一边想着去那家,很快的达成协议,挑的是一家很便宜的小茶室,我们以前去过,桌面300、小费200,目标是一个叫小莉的。

很快的到了目的地,却见大门深锁,我和阿国对望一眼,怎么回事,难道又被取缔了,我上前敲敲门,一点回应也没有。

和阿国站在深锁的大门前,活像两个呆瓜。

怎么办?

来都来了,却碰上了深锁的大门,阿国说︰「要不然去找我那老相好!」

「哪一个、你的女人那么多个,你是说哪一个?」我无不可的回着。

「干!那有那么多个,不就是小娟!」阿国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机。

「嗯!」我一边答着,一边拿起香烟,往旁走了几步,站在隔壁另一道深锁的铁门前。

回头看了看阿国,深吸一口烟,这口烟尚未吐出,那道深锁的铁门突地打打开一条缝,探出了一个女人头来。

一口烟「呼」的喷出,差点呛着,急叫阿国︰「阿国、小莉…」

这个女人就是小莉。

阿国猛回头,望着小莉,一张嘴张的大大的;搞了半天,原来我们按错铃,难怪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

小莉热烈的迎进我和阿国。

两人一坐定,我问阿国︰「找到小娟没?」

阿国苦笑了一下︰「找到了,她在等我们!」

和阿国对望了一眼,怎么办?

小莉挨着阿国坐着︰「小娟啊!叫她先来这儿,等下你们再一起过去。」顿了顿又道︰「小莉那儿女孩比我们这儿年轻、漂亮多了,又都是长头发!」

我一听长头发,眼睛一亮,年轻不年轻倒没什么,逛茶室这档事,哪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不过几百块台币,又挑什么挑。

眼前这一个小莉,和坐我旁边的另一个女孩,也不知她叫什么,年纪都还不太大,看起来都不超过40(以我们的辈份来说,40以下的女孩都可以称为幼齿了,至于更年轻的,如30以下的,那更少了),不过、长发女孩,在这种小茶室里,还真不多见。

朝着阿国点点头,︰「行、就这么办!」

阿国再一次拿起手机,拨通了小娟。

这一下功夫,我身旁那女孩已捧起热茶︰「我叫阿月、先生贵姓?」

呆了一呆、「阿月」,还真她妈的这么巧,不久前我在另一个地方,另个场合里也碰上一个「阿月」,如今这一个也叫「阿月」,摇摇头、看了看这个「阿月」,脸蛋倒不怎样、t恤下鼓鼓的前胸,短短的裙子,半截大腿白白的。

喝了口热茶,咽了口口水,再度摇摇头,这个「阿月」,当然不是那个「阿月」,同名罢了,我开口道︰「叫我眼镜行了。」阿月一个身子已靠了过来。

阿国搂着小莉,看了我一眼,他知道我和「阿月」的一段露水姻缘。

(阿月的故事可在元元图书馆找到,有兴趣的朋友请自行寻找。)一手搂着这个阿月,一手放在她那白白的大腿上,到底是年纪的关系,这个阿月看起来不年轻了,大腿看来白白的,摸起来可不怎么样,少了那种少女特有的滑腻感觉。

阿月用整个胸贴着我胸膛,鼓鼓的双乳压着我胸膛,两团硬硬的感觉传进心里,两只手已摸上我裤裆,隔着长裤,正努力的搓着我阳具。

我一只手绕过阿月的脖颈,由t恤的领口往下摸,两指捏着阿月的乳头,一下又一下用力捏着,另一手由阿月的大腿往内摸,一下子就摸到那鼓起的一团,手指一勾,挑起三角裤边缘,食指一按,正按在那裂缝上。

阿月「嗯」了一声,两只手努力的隔着长裤搓着我的阳具。

手指在阿月的裂缝上上下下地摸着,我找着了阴核,食指揉着阴核,中指一突,往阿月的阴道里插进。

一团嫩肉包裹着指头,我一下一下的往里挖,阿月的两腿左右分着,短裙往上拉,露出的大腿白白的,可惜,手指触处,干干涩涩的。

另一边阿国和小莉也忙成了一团,桌面上不见任何手臂,四个人分成两团,这就是淡水的茶室风光。

我忙了半天,阿月这女孩也极力配合,我却有一种好累好累的感觉,手指在阿月的阴户再用力按了几下,我慢慢的将手指自阿月那干涩的阴户里抽出,拿起桌上小方巾擦了擦手,拿起香烟,点着火,慢慢的吸着。

阿月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拉下了裙子。

有些不忍的,我还是将手放在阿月的大腿上,一下一下的搓着。

时间慢慢的过去,那一头阿国和小莉也停下了爱抚,正在低低的说着,有一句没一句的。

气氛似乎有点低迷,敲门声适时响起,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顶着一头烫过的短发,一袭黑色低胸长裙,白晰的皮肤,胸前乳沟深陷,阿国的老相好,小娟进来了。

迅速的打过招呼,小娟、小莉、阿月原本就是熟人,几句场面话交待后,我付了帐,区区台币700,跟着小娟走出了小莉这一家。

又坐上阿国的车,跟着小娟到了她的地盘。

小娟这家和小莉那家完全不同,小娟这儿干净、明亮、清洁,高级多了,小房间里摆的是一张圆桌,几张靠背椅,磨石子地面,外加一组卡拉ok。

陪着我们进来的,除了小娟,还有另一个女孩,长长的头发披肩膀,榇衫、长裤,瘦高身材,站着和我一般高,白净脸庞略施脂粉,看来30多吧,年纪不很大。

小娟待我坐定了,笑着说︰「陈先生,这是小秋,好好疼我们小秋。」

小秋双手捧起热茶,微微笑着︰「我叫小秋,陈先生多照顾。」

一股芳香迎面而来,却不是茶香,淡淡香味来自小秋,我深看一眼小秋,白净的脸庞,看来30多了,五官端正,说不上漂亮,嘴角老是挂着微笑,这女孩看起来不错,第一印象很好。

我捧起茶︰「你好!」喝了一小口。

小秋看着我深深的笑着。

我不知她笑什么,也不知如何回应她,只好拿起烟,小秋抢着拿着打火机,替我上了火。

那一头,小娟也开了口︰「陈先生,我们小秋可以吧!」

我还来不及回答,阿国也抢着道︰「小秋,我们小陈可古意的很,你可别欺侮他!」

小秋看着我,微微的笑着。

三个人、你一句、他一句的,小秋又看着我深深的笑着,搞得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闷声吸着烟。

小秋右手一伸,握着我的左手,左手又叠在我手上,将我一只手包在她骄嫩的手中,用力的搓着,一下子更令我不知如何开口。

小秋握着我的手,笑脸盈盈的道︰「要不要唱歌?」

「我只会唱国语歌。」在这种风尘里唱的差不多都是台语歌曲,我却不会唱台语歌,只好老实的说着。

「你喜欢什么歌,我帮你点。」小秋笑咪咪的。

「月琴、有月琴吗?」我脱口而出。

「有!」小秋放开我的手,站起转身拿歌本,望着她的背影,我好像有一些迷失了。

一首歌一首歌的唱着,我们没有喝酒,至少过了30分钟,我始终没有碰小秋,除了刚开始小秋握了我们的手。

过了一大段时间,麦克风转到阿国和小莉手上,我才有空和小秋坐下来,望着小秋那浅浅的笑容,长袖的衬衫,我实在奇怪自己,进来这么久了,居然碰都不碰小秋。

狠下心,左手一伸,搂着小秋肩膀,右手捏着小秋衬衫的钮扣,看着小秋,小秋又笑了,点点头;我心一狠,解开钮扣、右手一伸,一个柔柔软软的乳房满把握着,用大姆和食指捏着小秋的乳头,轻轻揉着,触手处一片滑嫩,小秋斜身一靠,整个背脊靠着我,玉手一伸,落在我裤裆上,隔着长裤,搓着我的阳具。

我轻轻的揉着、摸着小秋的乳房,揉完了这边换那边,小秋一直靠着我,一声也不出,那边,阿国和小娟却一首歌一首歌的唱着,一些也不打扰我。

小秋那柔柔软软又滑嫩丰满的乳房,我一下一下的摸着揉着,时间似乎过去不少,也不知是如何改变的,我试着拨开小秋的长发,寻着她的耳朵,轻捏着、一下一下的,小秋轻哼几声,我头一低,咬着小秋的耳垂,轻轻的拉着、舔着、吸着。

小秋轻轻的笑着,挣脱我对耳垂的攻击,转过头来,细声的说着︰「我很敏感的…」

「敏感、那好,我要摸一下!」我装出很急色的样子。

小秋吃吃的笑着,我右手下伸,落在小秋的两腿间,隔着长裤,手掌包裹着小秋的阴部,一股温暖透过手掌传到心侃里,另一手仍在小秋的乳房上。

解开钮扣,是的,小秋的长裤不是拉炼,而是钮扣。

从解开的钮扣中,我伸进右手在小秋的三角裤上,又是一股热气透过掌心,小秋「嗯」了一声,头一转,涂着红色口红的樱唇凑着了我的唇,深深的就是一吻。

我的左手摸着小秋的乳房,右手在小秋的三角裤上,嘴唇吻着小秋,这一会儿,我似乎已不清楚身在何处了。

摸着三角裤的右手传来湿湿的感觉,我将小秋三角裤拨往另一边,指头直接接触小秋的阴户,湿漉漉的一片。

顺着湿漉漉的阴道,我区起一节指头往里扣,轻轻地,一个圆圈又一个圆圈的画着,小秋一声一声的哼着。

忽然,小秋一挺身,推开了我在她阴道里的手,骄喘嘘嘘的,低着头斜着脸看我,嗯!满脸嫣红,恍若涂了一层胭脂。

我嘘口气,拿起小方巾擦了擦手,看着小秋自行扣上钮扣,点着烟,长长吸了一口。

小秋扣好了钮扣,又抓着我的手,依偎在我怀里,仰着头,深深的看着我。

阿国和小莉仍在唱着歌,好似刚刚的一切,他们都没看见似的。

依依不舍的和小秋道别,小秋不似一般女子,临走叮咛何时再来,她只是看着我,深深的深深地…

再见小秋,已是十天之后。

几个朋友坐满一车,我、阿国和另外三个朋友。

一进小秋的店门,正碰上小秋,小秋笑咪咪的「嗨」了声,立刻上前,搂着我臂膀,半个骄躯靠在我身上,行进间,丰满的乳房靠着我臂膀,那种软绵绵又带点弹性的感觉,顿时使我未喝已先醉。

几个人一坐定,接着的介绍、敬酒,似乎全和我无关,小秋一方面招呼我,一方面又像个女主人似的,一一的和我的朋友周旋,我则像神座上的佛像似的端坐着。

一阵忙乱后,小秋又贴着我,紧抓着我的手在轻搓着,看着小秋的穿着,榇衫、裤裙、裤袜,露出一小截线条优美、匀称的小腿,我依然端坐如仪。

待我将小秋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后,小秋稍转了一下头,正视着我,白嫩的脸庞、红唇微张,双臂一伸,抱着我脖颈,不是火热、而是微凉的嘴唇,印上我的唇,双唇一碰触,小秋舌头就如灵蛇一般,一下就深入我唇内,轻啜着小秋的唾液,吸吮小秋的舌尖,一忽儿、小秋将我舌尖吸过去,舌头相互纠缠着,我将小秋抱得紧紧的,舌儿交错,丰胸压挤着,裤裆里的阳具已昂起,久久才分开,小秋脸庞略显殷红。

我这边忙着和小秋亲吻,另一边的朋友们则忙着喝酒、唱歌,当然也搂着女人。

歌声飘扬中,小秋拉着我︰「我们跳舞去!」

卡拉ok和桌子间有一小片空地,跳大动作舞当然不行,华尔滋或三贴却足足有余;和小秋手拉着手,歌声中相拥一起,脸颊贴着脸颊,胸膛紧贴着小秋丰满的双乳,下腹也紧贴着小秋的下腹,立刻的,本来就已昂起的阳具,在小秋柔软骄躯的磨搓下,立即昂首上翘,小秋的反应是立即的,吃吃的笑着︰「那么快就硬了?」

我只有张开口,傻笑着,小秋笑着,红红的樱唇又凑过来,迎着小秋那红红的樱唇,我头一斜,一口又吻下去。

这一下,是真正的三贴,唇、乳、下阴全贴得紧紧的,发至小秋身上的淡淡香气,丝丝的沁进鼻端,柔若无骨的骄躯抱满怀,我有一种迷失的感觉。

在一阵掌声中,歌声停止,朋友们热烈的鼓掌,小秋依然拥着我,骄声道︰「干什么,没见过我们夫妻亲热呀!」话一落,玉臂圈颈,红唇又印上我唇,「波」的好大一声。

又是一阵掌声响起︰「对、这就对了!」朋友之一高叫着。

「知道了,老公喔!」小秋应声中,又是一个吻落在我唇上。

一舞既罢,重新回座,小秋殷勤的挟水果送进我口。

口里嚼着小秋送进口的水果,身子稍斜,右手已经放在小秋穿着裤袜的大腿上,顺着裤袜往内摸着,小秋半个骄躯倚靠着我,头微昂,轻声道︰「今天不方便,人家那个来了!」

「哦!」我一声轻叹,慢慢将手抽回。

「下一次、下一次,好吗!」小秋的声音带点哀求的语调,陪罪似的拉着我的手,往自己乳房上隔着衬衫用力按着。

我笑了,一些也不在意小秋因为月经而不能摸她那温湿的小穴,虽然我极怀念小秋那稍加挑逗即湿漉漉的阴户;脑海中还记得小秋那一片淋漓的肉缝,我之所以再来,全是想重温小秋那温暖,柔嫩又湿淋淋的裂缝,迷人极了。

一手按着小秋的丰乳,稍嫌不足,我立即两手圈抱着小秋,左右双手一边一个,一齐按住小秋左右双乳,用力的握了一下,对着小秋道︰「隔着衣服怎么过瘾!」

小秋「嗯」了一声,头一昂,亲了我嘴唇一下,拉着我手往自己领口内塞,滑嫩丰乳立即满手握着。

整只手掌掩盖着小秋丰乳,是真的丰乳,一手盖不满;我用手掌轻揉着,一圈一圈的揉,小秋硬挺的乳尖抵着我掌心,改用两根指头轻捏着小秋那发硬的乳头,揉着、揉着。

小秋整个身子软绵绵的靠着我胸膛,紧闭着双眼,纤纤玉手放在我裤裆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搓着,刹那间,整个房间似乎不再有第三着,恍惚中,我已不确定到底花钱的大爷是我或者小秋是花钱的大爷了。

虽然没有激情,回味依然无穷!

离情依依,只好效法「我们的朋友」徐志摩那「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精神,和小秋道别,却不知她是否能体会。

尔后的几天中,朋友们经常提起小秋,似乎认定了小秋是我「马子」,这一点我虽不想承认,却也不想否认。

几次的闲谈中,见过小秋的朋友们极力的称赞,这给我极大的安慰,虽然我心里另有一种打算,两次邂逅,小秋始终没有给我她的电话,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也没有给她我的电话,这使得我和小秋之间隔着一道鸿沟,男女之间没有电话交换,可以表示交情还不够深,尤其小秋身在风尘,虽然她给了我极大的抚慰,没有留下电话,就表示想找她,得到她上班的地方去,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除此之外,经过朋友们的吹嘘,使得我见小秋,变成一件很难的事。

一直拖了好久,至少半个月后,才再找上小秋,这一次是四人同行。

去之前,先由阿国电话连络他「马子」小娟,敲定行程,确定小娟和小秋都在,一行四人这才上道。

仍然和上次一样,小秋一见我就搂着我臂膀,半个胸一个乳房压着我的臂膀紧紧的,那软中带硬的感觉又使得我小腹一阵热。

照例的,先看一眼小秋的穿着,和上一趟一样,衬衫,裤裙,裤袜。

进了小房间的繁忙,一切如同公式,一成不变。

小秋和我的朋友们对过了酒后,斜靠着我,我抚着小秋的头发,和小秋脸对着脸,白白净净的脸庞,略施薄粉,一头长发过肩膀,淡淡香味沁入鼻,我手一紧,将小秋拥入怀,唇对唇,亲了下去。

舌尖互碰、吸吮,久久才分开,我一手搂着小秋,一手拿起烟,小秋一边替我上火,一边说着︰「要不要给你我的电话。」

我看着小秋,点点头。

真是奇怪,这几天我才在想,小秋连电话都没给我,现在居然要给我电话,哈!要给,就收下了。

「我出去一下。」小秋说着,又亲了我脸颊一下。

「嗯!」我答了一声,继续吸着烟,看着朋友们与女人拼酒。

小秋很快的进来,将一张纸塞进我衬衫口袋,又拥着我唇对唇亲了一下,转身和人大声的说着。

从口袋理掏出那张纸看了看,三个电话号码,两个号码写着「店」,那是我们现在这个地方的电话号码,另一个号码没写属谁,就是十个阿拉伯数字,我知道那是小秋私人手机,慎重的将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收进皮夹理,小秋笑咪咪的看着,又亲了我一下。

拉着小秋坐着,我先隔着衣服在小秋的乳房上搓着,小秋「嘤咛」声中,一手放在我裤裆上搓着我的阳具,身子软绵绵的靠着我。

我心中早有一份打算,小秋既已给我电话,过几天我得试试,今天就别太急色了。

余下时间我不太挑逗小秋,紧止于拉手、接吻,偶而摸摸乳房,唱个歌。

临走时,小秋只说一句话︰「打电话给我!」

「当然。」我回答着。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小秋的电话始终存在我的皮夹里,我强迫自己别太快打电话给她,虽然一想起小秋那湿淋淋的小穴,心理总有一股冲动,一直到了那一天,台北的天空下着雨。

时间还是午后,和阿国又碰了头,下着雨的日子,大伙的工作心情似乎被冷却了,我提议去找小秋,朋友们不太赞成,他们说找小秋只是便宜我一个人,因为每次到小秋那儿,小秋固定陪我,阿国则有小娟,其他朋友没有目标,每次的女人都不同,一回来算起帐,大伙平均分摊,朋友们认为不算,不如去唱歌,没有女人,大家公平。

幸好阿国帮着我,几经协调,朋友们还是表现出了力挺到底的义气,临上车前,我打了个电话给小秋,确定不会空跑一趟。

拨通小秋的号码,那一头传来小秋的声音︰「哪一位?」

「小秋,我姓陈,知道我是谁吗!」第一次打电话给小秋,深怕她认不出我是谁。

「知道,我听得出你的声音,给你电话好几天了,这才记得我!」小秋的声音带点哀怨。

「今天有空想去你那儿,你上班了吗?」

「怎么那么巧,我们休息几天了!」

「哇!怎么回事,警察取缔呀?」回头看看大伙,看看大家的意思如何!

「叫她出来唱歌,看她怎么说!」阿国说着,另外二人也表示可行。

「哪有,我们老板娘生了病,暂时休息啦。」小秋的店没有老板,只有老板娘,老板娘一生病,店理没人作主,众家姊妹只好休息了。

「那怎么办,你在哪儿?」

「在○○医院,反正没事,看看老板娘……」

「要不然我去接你,我们去卡拉ok!」我试着邀她,看她如何回答。

「你们几个人呀?」小秋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

「四个罗,阿国也在。」

「那你来,小娟也在这儿。」真是巧了,小娟也在至少公平些,否则四个大男人只有我有女伴,又要引起公愤了。

「马上到,10分钟,女和小娟到大门口等。」

「知道了,拜!」

「拜!」挂上了电话,看着朋友们,朋友们点点头,表示可行。

事情就算定了,小秋的表现良好,接着就是我表演了。

在卡拉ok店里,四男两女坐了个大桌,桌上摆满各种食品和啤酒。

朋友们喝酒、唱歌,小秋却依偎在我怀里和我手儿相握,手拥玉人纤腰,我在小秋耳边轻轻的道︰「好想跟你好一次?」

「嗯、你不乖!」小秋笑容满脸的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贴着我耳朵又道︰「可是现在一出去,他们都知道了。」

「两情相悦,不管他人如何,我们走!」我向阿国比了一个出去的手势,阿国挥挥手,和小秋拉着手走出卡拉ok。

一只小雨伞,拥着小秋共步雨中,我有一种重回少年的感觉。

进了宾馆的房间,小秋先进浴室放热水,我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点起一根烟,小秋把皮包往小茶上一甩,站在我眼前衬衫纽扣一颗一颗解开,脱掉衬衫后,一副半托式鲜红乳罩首先映入眼帘,接着解开长裤纽扣,小秋娇躯轻摇,长裤自行往下掉,就在我身前二尺距离,白白的大腿紧挟着,小小一条鲜红三角裤,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半裸的小秋,生理立刻反应,小腹一阵发热,阴茎微抬,小秋转了一圈,往我怀理一落,双手圈着我脖颈,就是一个香吻。

慌忙按熄手中尤再燃着的香烟,双手抱着小秋,背脊处触手细腻,我上上下下一阵游走,享受那手掌传来的舒适感,也享受着胸前丰满双峰的压挤。

四片嘴唇紧贴着,小秋香舌在我口中翻卷,淡淡香气充斥着,裤裆里的阴茎更挺了,抚着小秋背脊的手寻着乳罩勾勾,两指一错,小秋乳罩已解开。

没有阻挡的背脊一片滑腻,由上往下,右手穿过三角裤直入股沟中,小秋「嘤咛」声中四片嘴唇分开,站起身、甩掉乳罩奔入浴室,恍惚中我只见双乳在我眼前一晃,活色生香的美人娇躯已不见。

站起身,却见小秋从浴室里探出头来,批肩长发往下垂,赤裸的手臂向我招了招︰「来呀!」旋即又没入浴室理。

这一刻,我的阴茎已暴涨,自行脱了衣,挺着高翘的阴茎进了浴室,小秋全身浸泡在浴池里,浴池水半满,饱满的乳房骄傲的挺着,乳头略显黯红,鲜红三角裤搁在卫生纸上,我正在犹豫,小秋却吃吃的笑着,看着我高翘的阴茎,招着手道︰「进来呀,还站着干嘛!」

跨步进浴池,小秋双腿一开,四条腿交错,细腻的触感让神经好舒适,小秋滔着水从我肩膀往下淋,温热的水流过胸膛,其实此刻我已不觉温度如何,双手握着小秋丰满的乳房,软绵绵的,指头轻揉着乳头,小秋双手也握着我硬挺的阴茎,正轻轻揉着。

和小秋邂逅已一月有余,此刻才赤裸相对,却又是气氛十足的鸳鸯浴,这种旖旎气氛在我结婚初期曾短暂享有,近二十年已不曾再有过,如今和小秋共享鸳鸯浴,心理这份激动久久不能停。

小秋一直搓揉我阴茎,我则努力揉着小秋双乳,一些也不像洗澡,小秋嗯嗯哼哼的,无奈浴池实在太小,我拉起小秋匆匆擦干身上水渍,往床上去。

洁白的床单上,躺着小秋赤裸的身躯,丰满的双峰骄傲的顶着乳尖,双腿笔直并拢,小腹下三角型阴毛覆盖着,肤色并不顶白,却仍细腻,匆匆浏览一遍,我一头已埋进小秋双乳,用嘴咬着、用手揉着,小秋却和我阴茎交上了劲,正努力的揉着。

分开小秋双腿,左手先在细腻的大腿搓着,再侵入小秋阴户,触手处已潮湿一片,手指一下一下揉着,小秋又是「嗯嗯哼哼」的一声接着一声,我吻着一个乳头、用手揉着另一个乳头,在阴户的左手食指顺着小秋湿漉漉的阴道往小穴内直入,小秋「嘤咛」声中,我食指一下一下的直叩,淫水顺着指头的进出而往外流,每一下的深入,小秋一声声的哼着,在一声长长的「哦」声中,小秋的屁股高抬、再抬,小穴一阵收缩,高抬的屁股无力下垂,小秋的第一次高潮来了。

紧紧抱着小秋,食指仍深深的插在小穴里,我亲吻着小秋,小秋看着我,双手抱着我,吻着我。

抽出插在小穴里的食指,我跟小秋说︰「该我了,我喜欢你在上面。」

小秋「嗯」了声,跨坐在我身上,扶着我硬挺的阴茎,屁股一沉,阴茎已没入小秋湿淋淋的小穴里,小秋双手按住我胸膛,骄喘嘘嘘的套着阴茎,我双手分开捏着小秋双乳乳头轻揉着,小秋每一下的套动,都让阴茎深入子宫,一下一个骄哼,没几下功夫,小秋又一阵抖,整个身子叭在我身上,阴道阵阵的收缩,又来了一阵高潮。

这一次我紧抱着小秋,小秋喃喃地在我耳边说着︰「好舒服……哥……我好舒服……」

双手在小秋细腻的背脊抚着,我说︰「小秋、我还硬着呢!」

「我知道……哥……我知道……让我休息一下……」小秋的高潮似乎还在,紧抱着我骄喘着。

趁着小秋高潮未退,我紧抱着小秋,艰难的翻了身,小腹紧贴着小秋的小腹,将小秋压在身下,我一下一下的抽动阴茎,小秋双腿大张着,嘴里一声声的叫着︰「哥哥……好舒服……好舒服……哥哥……」

阴茎在小穴里进出,小秋的小穴并不紧凑,年龄的关系而稍显宽松,小秋似乎也觉不过瘾,叫着︰「挟起来……哥哥……让我腿挟起来……」

移动双腿让小秋的双腿并着,挟紧的双腿,果然让小秋的小穴紧凑了些,我抱着小秋,阴茎用力的插入、抽出、又插入,耻骨碰着耻骨,小秋一声声哥哥、哥哥浪叫着。

紧抱着我的小秋忽的抱得更紧,嘴里丝丝的吸着气,我知道她又快高潮了,果然、小秋叫着︰「哥……来了……来了……我又来了……」

阴道里一阵又一阵的收缩,一股热流迎着我的龟头而来,使得我一阵抖擞,迎着小秋泄出的阴精,我用力的冲刺,小秋却紧抱着我,哀哀的叫着︰「停一下……哥哥……停一下……」

趴在小秋身上,我上身微抬,半侧着身子,抚摸着小秋乳房,指头轻捏着乳尖,我说着︰「好吗?」

小秋半眯着眼︰「哥哥、好舒服,好舒服,我从没这么舒服过。」

我挺着尚未射精的阴茎在小秋的阴道里又挺了两下,苦着脸道︰「小秋、你舒服了,我怎么办,还硬着呢!」

「哥,先拔出来,让我休息一下,不能再来了,我受不了!」小秋带点哀求的说着。

美人有令,只好遵从,看样子我今天没得玩了。

拔出插在小秋阴道里还硬硬的阴茎,和小秋并躺着,小秋窝在我怀里。

「哥哥,你让我很舒服、很舒服,真想跟你在一起(同居)!」

手抚着小秋的脸庞︰「在一起,你有老公吗?」

「他甩了我们、我和小孩!」小秋悠悠的说着。

「离婚没有?」我问着。

「没有!」小秋回答的很干脆。

「就是了,我也有老婆、孩子,你又没离婚,怎么在一起!」我回答着。

小秋迟疑了一下,说着︰「哥哥,你弄得我好舒服,从没有人能像你这样,让我来三次高潮,以后、随时,哥哥你记得,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要我,打电话给我。」

「这样好,暂时,我们保持这样,让我们多了解,以后,看情形吧!」我拥着小秋,下了结论。

「嗯!」小秋像猫一样的依偎在我怀里。

「哦!还有一事忘了问你,你几岁了?」

「40了、老了!」声音像来自远方,轻轻的。

「那有!你看来像30、穿着衣服或像现在这样脱光光,都像30。」我抚着小秋的丰乳,由衷的说着。

「嗯、哥哥,你好坏。」小秋握着拳,捶着我的胸,轻轻的。

小秋缩了缩身子,贴我更紧道︰「哥哥,别跟你朋友说我来了三次高潮。」

「知道!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不会说的!」

「嗯!」小秋的声音轻轻的,似乎已睡着。

而我的阴茎却还硬硬的……

后记︰小秋这个故事,暂时在此告一段落,和小秋保持着这种奇怪的相处方式,非我所愿,但是,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全文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