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潘蜜拉的故事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这天晚上,我正埋首于成堆的书中。突然,一声刺耳的门铃声响,转移了我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读书气氛。真是烦呀!我只得丢下手边的书,站起来应门。是潘蜜拉。她的样子就好像一只落汤鸡;穿在身上的衣服早已因着门外的大雨而浸透,头上的卷发,也因着潮湿而贴在脸上,但仍掩盖不了她那双深棕色的大眼睛。她独一无二的棕色眼睛。

  "马克?"她跌坐在门槛上哭了起来。我急急忙忙地伸出手去扶她。从她的身上传来异常的寒冷。她颤抖着让我牵着她进入客厅。

等她在长椅上坐定,我拿起一条毛毯,披覆在她的肩上。我坐在她的身旁,而她往我偎了过来。我抱着她,让她把头依在我的胸膛。"想谈谈吗?"我轻轻地问。她点点头,然而,还是不出声。

这个情景让我想起了以往的一些故事。玛丽很喜欢雨,而她总是喜欢和我手牵手走在夏日的蒙蒙细雨中。我们回到家中总会全身湿透,然后….我赶紧将剩余的回忆抛在一旁,回过神来注视着潘。她自小就是我的青梅竹马,永远的好朋友。我从来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她总是快乐的,脸上永远带着明亮的笑容。不像现在,一脸的苍白还有失落。她不像蕾伊,整天幻想着自己是个模特儿,而且,她也从不浓妆。但我从不厌倦那不施粉的笑容。很显然的,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变成这样。

虽然身体仍在发抖,她已经渐渐地暖和起来。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平抚自己的情绪。"我为了让格岚有个惊喜,我今天特地提早下班。而且煮了晚餐。"就我所知,她是从不做家事的人。"他应该没那么早下班的,所以我很自然而然的就开门进去。房间内传出奇怪的声音。"她闭上眼抽噎着,回想那幕惊心动魄的情景。"格岚….格岚他居然….居然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他们….他们….。"她甚至不能讲出完整的句子。我将她更紧紧地搂着,我以为她会流泪,结果没有。可能是眼泪流光了吧,她从晚上到现在也已哭了好几个小时了。

当我抱着她,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她在我的怀抱中显得有点笨拙。也许是身高不对吧?突然我觉得我的胸口有点湿,原来是她衣服浸的水渗出了毛毯。我推了推她,不敢正视她的目光。"妳已经湿透了,我还是拿些干衣服给你换上吧!"说完,我站起了身,到卧房拿了件干的t恤。"拿去,先换上吧!"

当她在浴室里换衣服的时候,我来来回回的跺步。我真希望我能了解她的痛苦,但我自己的伤痕却也被挑了起来。我闭上眼,好像仍能感受到玛丽在我身旁。玛丽对每个男人而言都是美丽的,她拥有一些特质能让男人像苍蝇般地黏着她。然而她总是说希望有头金发,这样就是全天下最漂亮的皇后了。我觉得她能选中这么平凡的我真是我的幸运。

我的思绪因潘蜜拉的出浴而中断。她看起来仍有点苍白,有点麻木,甚至当我拨弄她的发梢时她也是浑浑厄厄的。"喂!",我指着我的卧房,"到我房里歇一会儿吧,等晚点我们可以聊到天亮。"几分钟后我拿了新的毛毯进房去,我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只得轻手轻脚地替她拉上被子,盖上毛毯。

我回到客厅,拉开窗帘望着外头的雨,继续着我的暇思。我在想,是否玛丽现在也跟我一样,望着大雨,想着同样的事….。不,绝不会!她早就把对我的心态说的一清二楚了!"唉!"我叹了口气,回头坐在长椅上,靠着刚刚潘用过的湿毯子。这件毯子曾经是玛丽的最爱。我将它轻轻地摩挲我的脸颊,潘淡淡的香气泛滥了我整个思绪。玛丽呀….。

每次我们从雨中漫步回来,我们会一起淋浴,然后一起坐在这长椅上,用的就是这条毛毯,紧紧地包住我们两人。那些时候,是我爱极玛丽的日子。当雨水冲去了她的虚荣心,回到这里,与繁华隔绝的地方,也是玛丽最真的时候。也许这也是个巧合吧!当冬天过去,细雨不再,我们也就分手了。

我躺了下来,拉过毯子盖着。为什么我总是还忘不了她,还为她疯狂?到最后,她总是无端地发脾气,找借口争吵。或许我该庆幸她的离去吧?但,我却到格岚和潘那边哭诉….。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嗯,格岚。不是我爱说他,他第一眼见到潘就爱上她了。潘似乎懂得在任何场合的应对进退。这也是我们友谊能维持如此久的部份原因。我本来不知我自己对潘的心意,直到他的出现。一开始,我和他竞争。然而我退出了,我发现潘比较喜欢他。为了友谊,我也只有退出。等到潘和他都对这份情感彼此认同时,我们甚至还能坐下长谈数小时哩!

当然,后来蕾伊进入我的生活,改变了这种情形。可是我和潘仍是彼此信赖的好朋友,有了问题,也会互相讨论。只是蕾伊不信认我们这总纯友谊,她总幻想着有什么没什么的。她甚至以这个作为争吵的开端。我开始猜想,这是不是也是使格岚去找另一个女人的原因。不!我们都自己做了选择的!他必须要为潘的痛苦负责。而且由他没有四处寻找潘回家来看,他一点也不重视她。真是个可恶的家伙!

我闭上我的眼,暴雨声狂乱地呼啸我的耳际。"唉!蕾伊。"我又叹了一口气。她总是爱躺在我的身上,将头枕在我的胸膛。她棕色的卷发会….。喔!不!蕾伊的头发是黑色长发,我居然搞糊涂了!如果让她知道,她一定会杀了我!唉!反正她也离开了,甚至不告而别。没有留一句话,什么都没有….

我摇摇头,试着丢掉那些恼人的记忆….。看看时间,六点零三分,离我的闹钟调的时间还有一点。哎!昨晚的事真的让我想了很多。

我站起身,轻轻地走进我的房间,我必须要在我的闹钟吵醒潘前把它关掉。我踗手踗脚地关了闹钟,正要转身离开。

  "马克….。等等,"潘在我身后哭了出来,"别走,好吗?"

我转过身来看着她,由于天才刚亮,我只能隐隐约约看出她的眼睛红红的。

  "嗯?"

  "别走….。"

  "好吧!",我走到床边坐在她身旁。她坐了起来,将头枕在我肩上。

  "为什么?“她哭了出来。

  "为什么这种事总是会发生,我不知道,不管我多么地爱他….。"虽然这些话听起来没什么意义,我也不知道这时候我该说什么来安慰她。我抱着她,试着调整因身高造成的不谐和。但总是感觉怪怪的,我也不敢推开她。

在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后,她终于开了口。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早就该料到会有这种结果的….。"她抬起了头,而我迷惘地望着她。"嗯?""最近这几个月来他总是早出晚归,我已经忘了上次我们坐在一起聊天是什么时候了,还有,我们也很久都没有……..。"她说着,一边害羞地低头把玩她的裙摆。

  "我也真想不到,格岚怎么会这么没眼光,放着一个漂亮的老婆不要,还去…."

  "喔!马克,你总是这么会说话。"

  "没什么,我怎么想的我就怎么说呀!"

  "谢谢你,"她无力地微笑着。"我….马克,我想….我当初应该选择你的。"

  "什….什么?"

她带了点罪恶感转开了她的头,然而,我紧紧注视着她。我想了解她刚刚所说的话。因着她的头发,t恤的上半部还有点湿,紧紧贴住她的上身,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乳沟。柔柔的日光射了进来,更能衬托出她的美。她突然转过身来,上半身倾靠着我。当她轻轻地在我脸颊印上一吻时,我几乎呆住了….。我没有抗拒,她更用手环着我,将自己更贴向我。"我该选择你的….。"她悄悄地说。

突然地,我发现我在回应她的拥抱,我轻轻地在她颈部吐出了一些字….。"其实我,我很久以前就….。"

她用食指在我嘴唇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我知道,我都知道。"她整个人偎了进来,轻轻地吻着我。她的双唇是如此地柔软而温暖。我开始用手去拨弄她的秀发,"喔!潘….。"我呻吟了出来。

忽然,她推开了我,挣脱了我的拥抱。我有点害怕….。但她却引导我的手覆上她的双峰,"跟我做爱吧!"她说。

手指尖端传来的触感比我以前所幻想的来得美妙。双峰是结实而柔软的,我开始轻轻地揉捏着。很明显,那一对玉乳也是很敏感的,当我透过薄薄的t恤捏弄时,潘闭上了眼睛并低呼了出来。她仰起了头往后躺,而我紧靠着她,轻轻地解开她胸前的扣子,开始品尝那梦寐已久的甜瓜。我顺着她左乳的曲线舔舐,一圈圈的往内游动,直到乳晕上头。等我终于到达了中心点,我用我的牙齿轻轻的去囓咬,并配合舌尖的挑弄。等到她左边的乳头坚硬之后,我在她右乳也重覆同样的步骤,而她也以弓起身来回应我的热情。她用双手环着我的头,将我的脸深深埋在她的双乳之间。虽然我从未对女人做过这样的动作,但我很自然地用我的双手,拇指与食指轻轻捏着她的双乳,并用我灵活的舌舔舐她的乳沟。

我将身子渐渐地往下移。舌尖已经游到她平坦的腹部。我一边逗弄着她的肚脐,一边拉下她贴身的底裤。我凝望着她已然湿润的蜜穴,而她用双腿引导我的舌尖。但是,我突然有了另一个调皮的想法。我开始逗她,我的舌尖来来回回在她的大腿内侧游移着,不时地吻着她的小腹。"喔!马克!",她喘息着,开始用手压挤自己的双乳。同时,她也不停地顶起臀部,试着抓住我的舌尖。但我仍继续逗着她,直到她濒于崩溃。"啊….求求你….我需要你!"

当我的舌尖终于轻触她的蜜穴时,她大叫了出来。我仍轻轻地,慢慢地舔着。"喔….别停….。"她用一只手轻压我着头,让我能更多地接触她。这时候,我不再抗拒。我很快地找着她那微突的阴蒂,让她在我双唇之间喘息。我由我的喉咙深处吐出微微地满足声,而她的反应更为激烈。她弓起了身,顶起了臀,释放她有如火山一般的高潮。当她的高潮结束,我轻轻地靠上她柔软的身躯,深怕一不小心就破坏了整个的气氛。我亲吻着她,而我早已被佻起的阴茎紧紧地压着她的大腿。

她满足地吟了一声,回吻着我。"嗯….。现在….跟我作爱….。"我对她微笑,低下身去调整她的姿势。我将她的双腿弯曲,使她的膝靠着她柔软的胸部。我用我上半身的重量去压着她,防止她等下又顶起她的臀。然后我又开始逗她,我用龟头在她的洞口磨梭着,但是就是不进去。她喘息着,闭上眼睛等待我的进入。但我偏让她等,而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喔….你又….喔….。"她呻吟着。随着一次次的磨梭,她的情欲也一秒秒的更为高涨。

慢慢地,我刺进了她,但我仍紧紧控制她的腿,不让她往上顶来。我温和的推进直到整根没入。我俯下吻她的唇,并松开她的腿,现在她可以自由的动了。渐渐地,她配合我的节奏,我推入,她顶出。虽然我闭着眼,我仍可以感觉潘在回应我的吻。随着节奏的延续,潘的唇渐渐的无力,到最后,她只能微开着喘气….。"喔….。是的….就是这样….喔…."她的耻骨用力地顶着我,温暖的阴道壁传来一阵阵的热动,当她泄出的爱液滚烫地淋在我上,我再也忍不住而射了出来。我瘫在她身上,就这样趴了好一会儿,听着她快速的心跳。"我好爱妳….。"我喃喃地说。

等到她终于回复了正常呼吸,她开始亲吻我的耳垂。"那真是美妙呀!马克,但我好希望你还没….。"她把我推下她的身体,反过来压在我身上。她凝视着我的双眼,并深深的吻我,我几乎迷失了。"嗯,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人….。格岚他也从不肯亲吻我的私处。"我正要回答,她用手指封住我的唇。"所以我也不愿意为他….嗯…."她边说,开始亲吻我的胸部,我的小腹,然后是我的….阴茎。她温热的唇很快地回复我的精力,我的小弟弟再度地挺起来。她将我的球儿吞入口中做为奖赏。就像含着两粒糖果一般。"喔….喔…."我呻吟出声。我真想把阴茎整个的插入她的嘴里。"不….不….慢慢来,还没….。"她像看穿了我的心事般。"来,坐在床边。"我像个被催眠的小孩一样,慢慢地坐了起来,由她的头引导我的动作。她用她的唇和舌,轻轻地触着我的龟头,直到我再也无法忍受。"喔!潘…."我呻吟,我伸出双手,十指插入她的发丝之中。当她渐渐地含入我的阴茎,我看见她脸上一抹微笑。当我的龟头触碰到她的嘴巴后壁,我差点尖叫出声,但她又慢慢地将我退出来。慢慢地,她用嘴为我做爱;一次一次地用力,一次一次地加深,直到深深地吞入喉咙。我紧抱着她的头,想要加快她的速度,然而潘有别的做法。她推开我的手,仍然维持缓缓的速度。

突然地,她停下了她的动作,微笑地望着我疑问的脸。"我早想试试这样子….。"她跪坐起身,胸部正好到达我阴茎的高度。由于阴茎上还留有她的口水,她能很轻易地用双乳包着我做爱。"喔….我的天…."我再度迷失在这种新奇的感觉。她的双乳尝起来是那么的美好,而她现在正用她们为我做爱。"喔….。"当她持续地动作,一阵阵的快感游移在我的背脊。我闭上眼,深深地陶醉在其中。但她热情的表现唤醒我的白日梦。我张了开眼,潘还是维持同样的姿式。她的头向后仰起,双唇微开着呻吟,很显然的,她也能由这种姿式获得快感。她开始疯狂地摆动身体,激情地吟叫出声,直到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她的双乳紧紧地夹住我,而我的精液喷洒在她的头颈及胸部。

 

从那天到现在大概也已经两年了,虽然我和潘的相处上仍有些困难,但她已经答应在今年秋天嫁给我。回想起来,这个婚姻应该是无可避免的。我是那么地照顾她,而且在这么多年的相处之后,我相信我们应该是彼此需要的对相。

……..

全文完

其实是没完啦!但是我觉得那些已不再是文章的主题了,为了使文意通顺,我曾经偷偷修改文章的某些部份。而最后一些些跟文章被我修改的地方有关,所以我就不再加以翻译了。

快要毕业了,我想这说不定是最后的翻译….哇!我也舍不得哩!

阿悲您的支持是我成长的动力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异国  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