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色狼何勇系列之银川行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一)

  何勇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到银川市去出差。

  身为南方人的他一下火车就马上感到了刺骨的寒风吹在自己的脸上,丝丝的寒风就像无数把小刀一样,割得自己脸上生疼,他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衣领拉高,好遮挡寒风的侵袭。

  来到了车站的广场上,就见到处都有扫成一堆一堆的白雪,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何勇心说:「太阳都出来了,为什么雪都还不化呀?」

  他快步走到了一辆出租车前,打开车门后就上去了。

  司机说:「到什么地方呀?」

  何勇说:「你给我拉到一个好一点的宾馆就行了。」

  出租车停在了天苑宾馆的门口,门口站立的迎宾小姐马上过来打开了车门,何勇提着行李进入了宾馆大堂,他登记好了住房后,就坐电梯来到了509号房间。他先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了以后,就在房间里躺下休息,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何勇对此是非常满意的。

  坐火车的疲劳使何勇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铃—铃—」的电话铃声把睡梦中的何勇给惊醒了,他连忙抬腕看时间,「哦,都晚上8点了,我都睡了一天了,是谁打的电话呀?」何勇心里想着。

  他拿起了电话「喂」了一声后,电话里马上就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先生,你要小姐陪吗?」

  何勇想:「我既然已经出差在外,哪有不玩玩其他的女人呀?」

  「喂,我要小姐陪。」何勇回答道。

  电话那头问道:「先生,你需要几个小姐陪?」

  何勇说:「就来两个吧!」

  电话那头又问道:「先生,我们的小姐什么时候来呀?」

  何勇说:「就晚上10点来。」说完后,何勇放下了电话。

  何勇连忙到楼下的餐厅匆匆地吃了饭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等着,等待着两个小姐的到来。

  时间快到10点了,何勇的心是七上八下地跳着,这可是何勇有生以来第一次嫖妓,他心里想着:「不知道一会来两个什么样子的小姐,她们两个漂亮吗?她们两个会按时来吗?」

  就在何勇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房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何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两个女人,一下就把何勇给看呆了。

  何勇只见门外站着两个长得高高的年轻漂亮的少女,一个是留着披肩长发,另一个是梳着两条小辫。她们身上都裹着厚厚的防寒服,一边跺着脚,一边把自己的小手捧在自己的嘴边,是边搓着手边用嘴向手上哈气,厚厚的防寒服上还有没有化掉的雪花。

  见何勇还在痴痴地看着自己发呆,梳着两条小辫的少女说:「哟!老板呀!你还不让我们两个进屋来暖和暖和吗?我们两个都快给冻僵了。」

  听到了梳着辫子少女的话,何勇这才恍然大悟地说:「快,快请进呀!」

  二女进到屋内,何勇赶快把房门外的手把上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然后何勇把房门给锁上,转身看着两个少女痴痴地笑着。

  二女看见何勇的傻样,不由地对视了一眼,都「扑哧」地轻笑了一下,然后她们把自己身上那厚厚的防寒服给脱了下来,把衣服都扔到了椅子上。

  梳着辫子的少女说:「我叫阿丽,她叫阿兰,今天晚上就由我们两个陪你,不知道老板你有没有酒呀?我们想喝点来驱寒。」

  何勇住的是五星级的宾馆,房间里是当然有酒的,酒钱是在退房的时候统一收取的。何勇打开冰箱,从里面取出了一瓶洋酒,又从消毒柜里拿出了两个高脚酒杯,打开酒瓶后,给二女每人满上了一杯,然后何勇说:「你们来喝吧!我已经给你们都倒上了。」

  阿丽说:「老板呀!你为什么不喝呢?」

  何勇说:「我嘛!我是不会喝酒的,你们喝吧!」

  阿兰说:「那我们就谢谢老板你了,来呀阿丽,咱们俩来喝一杯。」

  何勇是手足失措地坐在床边,看着两个美女喝酒。

  这两个女人的酒量好大,不一会的工夫就把一瓶酒给喝得是干干净净的,阿丽对何勇说:「哎呀!酒都没有了,老板你再开一瓶好吗?」

  何勇唯唯诺诺地说:「好,好,我马上再去开一瓶给你们喝。」

  见何勇真的起身要去拿酒,阿丽连忙笑着阻拦道:「老板呀!我是给你开个玩笑的,我们俩都不能再喝了,要是我们俩都喝醉了,今晚谁来陪你开心呀!」

  阿兰说:「老板,你怎么不开电视机呀?这个宾馆的卫星天线可以收到国外的色情电视台,来,我们先一起看看电视好吗?」

  何勇对着阿兰说:「好啊,我不知道在什么频道,你来开好吗?」

  当阿兰打开电视机并把频道调好以后,电视画面立刻就变成了「性爱世界」了,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裸体黑人男主角正在同三个女人进行着肉体大战。

  黑人男主角的大肉棒是一会插这个女人的小穴,一会又换成插另一个女人的肉穴。被插得女人是舒服地对着电视镜头不断大叫:「oh——oh——fuck——fuck——fnck me。」而再看黑人男主角,只见他正在浑身是汗的卖力地抽插着。

  这些令人刺激的肉战镜头只看得三人是浑身燥热不安,二女脸上都飞上了红霞,阴部湿漉漉的,何勇的肉棒也在自己的裤子里一跳一跳地,他的龟头上的小口也流出了滑滑的液体。

  何勇现在是欲火焚身,他口干舌燥地对二女说:「两位美女,我们、我们现在去洗澡好吗?我们可以洗完了再过来看,好吗?」

  二女从何勇的话语中听出了他心中的渴望,二女现在又何尝不是在想着何勇的肉棒呢?她们现在也想何勇的肉棒马上就来插自己的小穴,来给自己止住穴痒的难受心慌感觉。

  于是二女马上来到了何勇身边,给何勇脱掉衣服。何勇的衣服一脱光,他的肉棒在解除了束缚后,一下就弹了起来,翘得高高地,阿丽一把就抓住了何勇的大肉棒,牵着何勇的肉棒来到了浴室里,阿兰也马上跟着进来了。

  「哗——哗」的热水从喷头淋到了三人的身上,具体的说应该是先淋到何勇的身上后,再溅到二女身上。

  阿丽站在何勇的身前,给何勇身上抹上了洗浴液后,又顺手递给了站在何勇身后的阿兰,阿兰接过后再给何勇的背后涂满了洗浴液,然后二女把自己的身体紧紧地挤住何勇的身体,用自己的身体在何勇的身体上是上下摩擦着,为何勇做着洁身运动。

  这么刺激的洗澡还是何勇有生以来头次碰到,柔软而光滑的女体同时在自己的身体前后不停地上下摩擦着,这可真是把何勇给美死了,他早已昂起的鸡鸡是越来越硬了。别看身为南方人的何勇是个子不高,身材瘦弱,可是他的鸡鸡一硬起来那可是个庞然大物呀!也真是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吃饭的胖子,做爱的瘦子。」

  阿丽用手摸着何勇的肉棒,然后是慢慢地蹲在何勇的腰部,何勇那十分巨大的鸡鸡就吊在阿丽的眼前,阿丽看着何勇的大鸡鸡发了一下愣,就马上大叫道:「阿兰呀!你快过来看呀!老板的鸡鸡真是大啊!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鸡鸡,我想你也肯定没见过。」

  阿兰一听后也马上就转到何勇的身前,吃惊地注视着面前的庞然大物。嘴里不由叫道:「哇!好大的家伙呀!老板,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我想你一定很厉害了?」

  何勇听见二女都在赞美自己的大鸡鸡,他的心里是别提有多高兴了,一种自豪的感觉升上心头,他心说:「那是当然的呢!就是因为我的大鸡鸡,我的老婆才爱死我了,所以我老婆平时把我管得太严了,生怕我和其他的女人搞在一起,嘿嘿!所以我这次出差出对了,终于可以让别的女人见识一下什么叫大鸡鸡了。当然,我的鸡鸡也就可以好好地舒服一下了,不然还真是亏待了我的大鸡鸡。」

  二女都在何勇面前蹲下来,阿丽伸手把何勇的大鸡鸡握在手中,她把鸡鸡的皮肉使劲地向下翻,把何勇的龟头给露了出来。阿兰在鸡鸡旁仔细地端详着大鸡鸡,就见何勇的龟头现在是因为充血而变成了乌红色,龟头下面的肉杆上长有不少的毛,就连裹着蛋蛋的阴囊都长着很多的毛,何勇的鸡鸡大得可以和刚才看a片时里面黑人男主角的大鸡鸡有得一拼了,把阿兰看得是心痒痒的。

  这时的阿丽已经先下手了,她把自己的舌头伸出来,用舌头裹住龟头后,再把龟头卷进了自己的嘴里,用嘴唇把龟头紧紧地抿住,再用舌头在龟头上舔着。阿兰一看阿丽都已经先下手了,她也不甘示弱地把自己的舌头伸出来,在龟头后面的肉杆上舔着。

  何勇闭上眼睛享受着,享受着二女同时给自己舔鸡鸡的快感,他舒服地叫道:「太好了,你们两个舔得我是好舒服呀,我喜欢。」

  阿丽嫌两个人舔鸡鸡,都把鸡鸡舔不完,于是她把嘴里的龟头给吐出来,用手把鸡鸡全交给了阿兰。阿兰双手如获宝贝般地把大鸡鸡捧在手心上,眼睛盯着青筋爆起的鸡鸡看,然后把大鸡鸡放进自己的嘴里,用自己的舌头先舔了一下龟头,再用嘴开始由慢到快地套动起了大鸡鸡。

  阿丽站起身来,把自己的一个挺拔的奶子送到何勇的嘴边,当温热的奶头碰到何勇的嘴唇时,正在闭目享受的何勇睁开了眼睛,见是阿丽的奶头抵在自己的唇边时,何勇把自己的嘴唇抿住奶头一吸,就把奶头给吸进了嘴里,他是咂嘴吸吮着奶头,阿丽也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三人洗完后,在何勇的左搂右抱下,他们一起来到了床上。

  何勇急切地左亲一下,右吻一下,电视机里的声音依旧响着:「oh——oh——yes——fuck——fuckme——」何勇的亲吻再加上电视机里女人的浪叫声,刺激得二女现在是面耳赤,浑身燥热不堪,下阴里是瘙痒难受,淫水都流到了大腿上,心里都急切地盼望何勇的大鸡鸡马上来插自己,可是何勇就只有一个大鸡鸡呀!

  二女都在心里说:「他的大鸡鸡要是先来插我就好了。」

  何勇对二女说:「你们两个现在都躺到床上去,把自己的腿分开,我要看看先来操谁的肉穴。」

  二女都连忙躺在床上,用手托着自己张得开开的大腿,把屁股翘起来,让自己的肉穴尽量对着何勇,等着何勇先来插自己的小穴。

  看着二女的骚样,何勇也不好决定先来操谁,他说:「你们两个先划拳,谁要是赢了,我就先操谁。」

  阿丽划拳胜出后,何勇就趴在她的身上,用手把自己的大鸡鸡抓在手里,让龟头露出来,连连地抖动鸡鸡的根部,这样龟头就「啪——啪」地在阿丽的肉缝上拍打着,就是不去插阿丽的小肉穴。

  这下可把阿丽给急死了,她大叫道:「痒死了啊!我下面都快给痒烂了,老板呀!你不要再玩我了好吗?」

  旁边没被插穴的阿兰幸灾乐祸地笑着说:「阿丽,你不要急嘛!这是人家老板在给你做热身运动。」

  何勇说:「好了,我的小美人,我现在就插,包你舒服。」

  说完后,何勇把大龟头移到了阿丽的穴口,一个挺腰,就把自己的鸡巴给全部插进了阿丽的肉穴里,阿丽不禁叫道:「噢,好涨呀!老板,你的鸡鸡真是好大,你先不要动好吗?我要用我的穴好好地夹一下大鸡巴。」

  何勇听了后,把鸡鸡顶在阿丽的肉穴深处,忍着没有抽插,等阿丽用小穴夹自己的鸡巴。

  他们两个这样一来,可把一旁等待的阿兰给急坏了,阿兰心说:「日,你们两个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待着,那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老板来操我呀?」一想到这,阿兰不禁把自己的小手摸到自己的肉穴处,用手指按住自己的阴核,然后在阴核上揉搓着,来缓解自己穴痒之苦。

  何勇看见阿兰的猴急像,就说:「阿兰,你快到阿丽的身上去,让阿丽来给你舔小穴,看你难受的。」

  阿兰坐到了阿丽的头上,用手把自己的阴唇分开,把自己已经露出来的阴核送到阿丽的嘴边,等着阿丽来给自己舔阴核。

  阿丽忙说:「我可不干呢!我又不是女同性恋。」

  阿兰听阿丽这么一说,连忙回头看着何勇,看他怎么来处理。

  何勇有点不高兴地说:「我说你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如果你不给阿兰舔的话,我马上就去插她,看你怎么办?」

  阿丽正夹着何勇滚烫的肉棒过瘾呢!何勇的鸡鸡把阿丽的肉穴里是给塞得满满地,这种浑身都非常充实的感觉多美啊!她正想开口叫何勇抽动自己的鸡鸡,现在听何勇这么一说,生怕何勇把鸡鸡抽出来,于是很委屈地伸出自己的舌头,在阿兰的阴核上舔起来。

  何勇见阿丽顺从了自己,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抽动自己的大鸡鸡来插阿丽的肉穴。

  阿丽觉得随着何勇的大鸡鸡每一次深插,自己的心都会被何勇的大鸡鸡给顶出胸膛,从穴心深处传来的快感麻痹着自己的大脑,自己有种飘在空中的美妙感觉,真是舒服呀!

  阿丽一边不停地用舌头在阿兰的小穴上舔着,一边叫着:「啊——好——好呀——好美呀——我——我今天——今天总算是——是见识了大鸡鸡的——厉害啊——老板——我的好老板——我给——给你的大鸡鸡操——操得舒服呀——你好厉害噢——我——我好喜欢被你的——你的大鸡鸡操——你的大鸡鸡——好棒呀——」

  阿兰也叫着:「阿丽——哦——我没想到——我的穴——穴被你舔——还是好舒服——你真会舔呀——对——就使劲地舔——舔这个地方——舒服呀——」

  何勇的抽插动作现在已经快到了极点了,他的鸡鸡感觉阿丽的穴洞里一下子多了好多的水,自己的大鸡鸡一下就被阿丽肉洞里流出来的骚水给淹没了,被骚水浸泡的肉棒更是毫无阻拦地在阿丽的穴中进出,感觉真畅快。

  在何勇肉棒的高速抽插下,阿丽越来越兴奋,她的浪叫也转为疯狂:「你—你的——你的大鸡巴——让我好舒服——快——再快呀——使劲地操我——操我的——我的小穴——我喜欢呀——喜欢被你操——被老板使劲地操穴——」

  直到阿丽大叫着「我——我飞翔了——我在天上飞着——我美呀——飞的感觉——我喜欢。」后,阿丽的穴洞开始由湿滑变为干涸。

  何勇知道这是阿丽到高潮的反应,于是他把自己的鸡鸡从阿丽的肉穴里抽了出来,躺在床上对阿兰说:「阿兰,现在该你来了,我就让你来操我。」

  还坐在阿丽头上的阿兰听见何勇在叫自己,她回头一看,何勇已经都躺在床上了,他的大鸡鸡正高高地竖立着,龟头对着屋顶,等待着自己用小穴去套动。

  阿兰连忙坐到了何勇的大腿上,移动自己的屁股,直到觉得龟头已经抵在自己的穴口了,她才慢慢地向下坐了下去,直到肉穴把整个鸡鸡给全部吞没。

  「呃,」阿兰非常惬意地哼了一声,好粗大的肉棒呀!阿兰觉得何勇的龟头都快抵在自己的花心了,肉棒在在自己的穴中跳了两下,一种麻酥的感觉从肉穴深处扩散到了自己的全身,真美呀!好妙呀!

  阿兰开始趴在何勇的身上,吻着何勇的嘴唇,夹着鸡鸡的小肉穴也开始上下地套动了起来。阿兰的小穴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裹住这么粗大的肉棒套动,所以她显得是格外地兴奋,快活。

  「吧唧——吧唧——」的水响声响彻着。

  「啊——美——美呀——舒服啊——好可爱的——大鸡巴喔——我——我能操——能操这样的———这样的大肉棒——真是——真太好了——我要——我要把——把老板你的——你的鸡巴融化掉——融化在我的穴里——小穴——你的肉棒——现在是——是被我——被我占有了——我喜欢——」一连串的浪叫声从阿兰的小嘴里飞了出来。

  这样套动了一会,可能是阿兰觉得还不过瘾,于是她把自己的双手撑在身体两侧,自己的身体向后倾斜,她的屁股是一抬一落,何勇的鸡鸡就随着一抬一落地在穴里进出着,而何勇肉棒的每一次进出小穴,肉棒的肉杆都会弯曲,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插入阿兰的小穴。

  这种性交姿势还是何勇头一次遇到,他觉得很刺激。

  现在的阿丽则是闭目回味着刚才被何勇插穴的滋味。

  又过了好久,阿兰同何勇都同时达到了人生最美妙的高潮。何勇是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把自己的精液射进阿兰的肉穴里。射完后,何勇叫道:「阿丽,快拿纸来,快呀!都快流到床上了。」

  阿丽把纸给了何勇,何勇给了阿兰一张后,又扯了一张抓在自己的手中,阿兰把手纸捂在自己的肉穴处,身体向后一退,鸡鸡就从自己的小穴里滑了出来,她下到了床下蹲着,好让穴里的精液都流出来,何勇则用手纸擦拭干净自己的大鸡鸡。

  次日清晨,二女起身穿好衣服,阿兰说:「谢谢老板,请给我们两个2000块钱。」

  二女从何勇手中接给钱以后,阿丽说道:「老板,今天晚上我们再来陪你睡觉好吗?」

  何勇说:「不了,我想操处女,不知道你们那里有吗?」

  阿丽说:「哦!那可就要找了,不过可就不是现在这个价钱了。」

  何勇说:「你们去找吧,价钱肯定不是问题,找到了就给我的房间打电话,我等着你们的消息。」

***********************************作者的话:

  写《我的复仇计划》写累了,现在就写写短篇系列吧!大家如果想知道何勇在银川还会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就请看下一集了。

(二)

  何勇在银川的新旧城区到处闲逛了一天,发觉这个城市行人的衣着,房屋和街道上行驶的车辆,无不比自己生活的江南要落后的多,差距起码有十多年。

  银川的饭馆也很有特色,要想吃猪肉还非的到招牌上注明「大肉馆子」饭馆才行。而灰白圆顶带尖的清真寺可以说是这里的一道奇特风景,进清真寺是不需要买门票的,这和南方的寺庙不同。

  到了晚上,喝了一肚子酒的何勇回到了宾馆,来到自己住的那一层,看见一个戴绿色头巾,身穿红色棉袄的少女,站在自己的房门外,不知道是在等谁。

  「小姐呀!你这是在等谁?」何勇打着酒嗝问道:「为什么站在我的房门外呀?」

  一个比蚊子声音大不了多少的女声传进何勇的耳朵里:「我,我就是老板你要找的人呀!就是哪个!」

  何勇一下回过神来,哦!这就是我让她们找的处女。连忙打开房门,何勇转身热情地邀请少女:「来来,来呀!请进呀!进来就暖和了。」

  少女低着头,走进了何勇的房间后,不停地用手指揉搓自己的衣角。

  房门挂着「请勿打扰」关上了。

  「坐,快请坐呀!不要客气嘛,就把这当成自己家一样,千万不要拘束。」何勇边开冰箱边对浑身都不自在的少女大方地说:「对了,小姐你想喝什么?我这里有饮料和酒,看看自己喜欢什么?」

  「不了,谢谢老板你的好意!老板,我就想问问你能给我多少钱?」

  「呵呵,你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这样吧!你看5000块够了吗?」

  「阿丽姐姐说你能给我8000的,要不是我弟弟的病没钱治,我才不会……」少女讨价还价说道:「那算了吧!我走了。」

  「别急嘛!有话好说呀!」何勇栏着起身要走的少女说:「你要真的是个处女,好,8000就8000了,不过假处女可是骗不到我的。那你现在就把衣服脱了呀!我们先去洗个澡,好吗?」

  少女听何勇答应了自己的条件,于是犹豫了一下,毅然背对着何勇脱掉自己的衣服,她那白如羊脂般的身躯完全暴露在何勇的眼里,少女用手遮住自己的下身,低着头真是万分妩媚和娇羞。

  把何勇都给看呆了,过了好一会他才连忙脱掉衣服,肉棒一下就弹了起来,高高地翘着,对少女打着招呼。

  少女偷瞟了何勇一眼,见他腰部耸立着一个黑黑的臭东西,就像一个晒黑了的香肠,不过这个香肠又粗又大,真是吓人!

  她也知道一会这个东西将要进入自己的嫩穴里,她想:「这么大的东西,会不会把自己的那里给捣栏了?」想到这里,少女的心在「彭……彭」直跳着,真是紧张,害怕和期盼都在少女心里浮起。

  何勇赤裸着过去抱起少女说:「小宝贝,不要怕呀!我们一会要做的事情,是每个女孩成为女人都要走过的路,我会爱惜你的,我们先去洗个澡再说吧!」

  少女紧闭双目,任由何勇把自己抱进卫生间。

  何勇把洗浴液抹在少女身上,然后给少女洗澡。何勇的手指从少女的脖子滑到她那尖挺的乳房上,用指尖捏玩着红红的奶头,再把手伸向少女的禁地。

  少女紧张地把双腿死死夹住,不肯让何勇摸自己的下阴。

  「小姐,请把腿分开些好吗?」何勇在少女耳旁轻声说:「让我来给你把那里洗干净,这样我们一会才好……」

  少女红着脸,把紧闭的双腿分开了些,这样何勇的手指终于触摸到少女宝贵的处女禁地。

  洗完后,何勇把少女又抱到床上,欣赏着少女美丽的身躯,他在贪婪的闻着少女身上散发出处女特有的幽香。何勇肉棒早已勃起,欲火把他脸上烧得是红红的。

  「宝贝……我俩还是先看会电视吧!」何勇对着浑身哆嗦的少女说:「不要怕,我给你说,性爱是人间男女的最高享受,不仅对男人是,对女人也同样,我希望我们都能在一会的作爱过程中得到高潮,你我都能有一个美好的回忆!」

  打开电视后,何勇把频道又调到境外的色情台,马上电视画面上又出现了令人冲动的镜头。何勇躺下来楼着赤裸的少女一起观看色情台的内容,电视上的激情画面先是让少女大吃一惊,再看一会少女紧张的心情已经平静不少,40多分钟后,少女的禁地开始分泌出晶莹的黏液来,这是少女动情的表现,少女心里已经开始对做爱有了渴望,她在不知不觉中把头依偎在何勇的肩上。

  当然这一切变化都落在何勇眼里,看看时机成熟的差不多了,何勇的手开始在少女身上游走起来,最后摸到少女的大腿根部,少女很自然把腿分开,让何勇来摸自己的阴部。

  何勇的指尖轻抚着嫩穴,然后用左手把嫩穴外的两片红色的肉刨开,右手指尖在穴沟里来回滑动,再把粘满黏液的手指放进自己的嘴里品尝一下,微笑地看着少女:「宝贝,你流出来的水真好吃呀!我喜欢你那里的味道。」

  何勇的舌头在少女身上到处舔着,直到何勇把头埋进少女大腿里,贪婪地舔着少女的嫩穴。

  「啊!」少女舒心地轻唤了一声。

  随着何勇舌头的不断进攻,少女的身体是越来越放松,小嫩穴处全是自己流出的骚水和何勇的唾液。

  「啊……真是舒服呀……你好厉害噢……我喜欢你舔我的那里……」

  「宝贝!我就是喜欢这样,性爱就是要让我们都舒服才行!」何勇吞了口骚水说道。

  何勇舌头的攻势更加猛烈了。

  「喔……好奇妙呀……好奇妙的感觉呀……我……我觉得自己……就像要飘起来……老板呀……再舔深点……对了……再使劲舔我呀……噢……飞了……我飞了!」在何勇舌头的攻势下,少女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随着高潮的到来,嫩穴里一股阴精冒了出来,弄得何勇满脸都是。

  「宝贝!现在我们开始玩最刺激的性爱游戏。」何勇对着还在云里飞翔的少女说:「我要把肉棒插进你的小穴里,让你得到更高的高潮。」

  少女答应道:「我的好老板,我还是处女,请你要爱惜我呀!」

  何勇说:「放心吧!我的小美女,我知道该怎么做。」

  说完后,何勇把龟头对着肉缝正中间,上下左右转了几下,让淫水把龟头打湿,可是就这几下,少女觉得穴心里痒极了,于是她轻唤道:「老板啊!不要再玩了……我、我里面都快痒死了……你快来呀!」

  在少女请求下,龟头分开穴外两片红色的嫩肉,慢慢地肉棒在往穴里捅,肉穴里还是相当湿滑,龟头只感到有一层软软的肉挡着,何勇再一使劲,肉棒冲破少女最后一层防线,没根插入嫩穴里。

  「哎呀!有点痛啊!」少女叫了声。

  「放心,痛马上就过去了,宝贝不要紧张嘛!」

  何勇的肉棒在嫩穴里做了个短暂的停留,肉棒就开始缓慢地抽插起来。

  酥麻和着一丝疼痛的感觉,随着肉棒的每一次抽插,从穴心处快速地扩散到少女全身,她开始慢慢喜欢上这种感觉,她觉得自己需要,她还想要更刺激的抽插。

  「噢……老板……我现在不是很痛……你可以放心……放心地操我了……我要嘛……」

  听到少女的呼唤,何勇的抽插速度明显加快,插得嫩穴处「滋……滋……」直响。

  「喜欢吗?」何勇问道。

  「我喜欢……我带喜欢了……再快点呀……舒服……」

  「吧唧……吧唧……吧唧……」

  「我喜欢操你,喜欢你被我操得舒服,我要你得到高潮!」何勇边插穴边叫道。

  「你真好……我……喜欢你操……操得我好舒服呀……我快飞了……你再使劲动呀……快动……啊……」

  何勇深吸一口气后,狂风暴雨地抽插着少女的嫩穴。

  「对……对了我的好人……我就需要你……你这样操我……快一点……再快一点……把我的小骚穴操烂算了……」

  「噢……飞……飞了呀……飞上天了……啊!」

  随着少女的再次高潮,小穴里喷出的阴精烫着何勇的龟头,何勇一下把持不住,肉棒开始跳动起来,每跳动一次,就射点精液,直到把精液全射进少女的嫩穴里。

  天亮后,少女从何勇手中接过钱后,对何勇到了声「谢谢你」,然后少女飘然走出房间。

  何勇又躺了下来,回味着昨夜的破处过程,他感到很满意,心说:「没想到在银川我还能有次艳遇,我好喜欢这里呀!」

               【全文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