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过年夜在女友家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二十五岁,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有一个也是普普通通的女友,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

但在有一年的过年时节,这平凡的生活,起了些许的变化。

我女朋友,家里的人口还挺多的,有一个哥哥、一个姊姊和一个妹妹,哥哥已经结婚了,所以还有一个大嫂,我和她们家一样,就住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所以她家的房间不很多,就三个房间,分别为父母住的,她哥哥和大嫂住的,和三个女孩子挤的一间,所以,我平时很少去她们家(因为不可能可以辨事嘛),但在过年期间,实在没地方可以去了,所以,过年时间,我只好待在她们家。

因为我父母总是要去南部,而我又不想跟,她们家倒还好,因为她们本来就是台北人,所以无所谓回不回南部的问题。

那一年,她父母出国去过年,留下了晚一辈的我们..事情就因此而发生了。

我也忘了是过年的第几天了,大家都在客厅里看电视,大嫂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酒,倒了一杯给大哥喝;大哥问我平时喝不喝酒,我就回大哥说:平时和朋友出去,难免会喝一点,但我自知酒量很差,所以从来不敢喝多。

大哥说:那好吧!那你就陪我喝一杯就好。

大哥叫大嫂再去拿个杯子,他说陪我喝一杯,大嫂转身到厨房里拿杯子,大哥把他面前的那杯酒先拿给了我,叫我试试合不合我的口味,我拿起来喝了一口..,呛到..;这酒好呛,我呛到连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大哥说,这是纯酒,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喝,不能像脾酒一样牛饮,大嫂从厨房拿了杯子出来,大哥自己也倒了一杯,示范给我看要怎么喝。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喝酒的时候,大嫂一定盯着我看,但不是喜欢的那种眼神,怪怪的,我也说不上来,但因为和大哥大嫂,始终有段距离,我也不敢过问什么,就当作没这回事。

电视播着播着播到了有点煽情的地方,她哥便说累了拉着她老婆回房(鬼都知道要干嘛),老公搞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也就不以为意了,但她家的那几个女生,好像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听她们说,平常她哥和大嫂,是很少这样子的,她们几乎都不曾感觉到大哥和大嫂有行房的迹像过,于是就起哄说要偷看。

我是客,也不便于太过..,只能笑而不答,因为她们的房间,就紧临着大哥的房间,房间与房间上方,还有留有通气用的气孔,她们三个,就等着去偷看;我无奈的看看女友,但她和她姊妹们一样,起哄要我和她们一起偷看。

过了一会儿,果然,从大哥的房间里,透露出一点点的声响,听来是大嫂的呻吟声(早就料到了),于是她们就开始溜回房间,开始从上方的空孔偷看,只留我一个人在客厅;其实,电视里在播什么,我早就没有在意,只是竖其耳朵偷听,看看现在大家的动静,除了大嫂的呻吟和喘息声,还不时传来几个女生的笑声。

过了一下子,女友起哄拉我过去和她们一起看;大嫂,是一个个性很内敛的人,感觉就像中国传统的那种女性,很难想像那样的女人,在床上,会是什么模样的,进到了房间,就看到她姊和妹妹,两个人站在床上,看着隔壁的情况,我女朋友挤到她们两个人的中间,拉着我的手,从后面抱住她(可能是她看了,心在痒痒的吧),看到她大哥坐在床边,大嫂跪在地上仔细地帮大哥吹,大嫂的衣服扣子被解开到胸前,露出了一个乳房,我才在想,如果只是吹,为什么大嫂会呻吟,原来,大嫂的下体,被插了一支假老二,震动不很强,我想,他们是不想被其他人听到吧!

大嫂用极度温柔的方式,慢慢的帮大哥吹,从侧边到顶端,仔仔细细的舔着,大哥微仰着头,双手撑在床上,享受着大嫂的温柔...。我在这边看着,不由得心也渐渐痒了起来,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不规距起来了,本来手只敢在女友胸部的下缘,轻轻地托着女友的胸部,有时又将胸部整个罩住,因为左右两旁,有女友的姊妹们在,我也不敢太放肆,渐渐地扩大游走的范围,左手伸进女友的衣服里,右手则伸进女友的睡裤里探索。

摸着摸着,女友也开始喘了起来,虽然很轻微,但我想,身旁的两个人,应该还是可以感觉的到,但大家都只是不说开来罢了;这种状况极度刺激。

虽然是说我的手是在女友身上,不过,手肘一样会碰到旁边的两个人,这就是精彩所在了。

首先,是女友的姊姊,毕竟是有点年纪的人,应该也是有经验过的,看了这样的情形,最好是能不为所动,先是言语上的调侃,她就说了:

唷!你们也受不了啦!

我只好傻笑着说:没有啦!看大哥他们甜蜜,我们当然也要甜蜜一点啰!

接着小妹说:哎呀!姊~妳看他的手,在二姊的衣服里面啦!

当时我真的脸部通红!没想到小妹真不给面子,直接就揭穿我

我就回说:要不然哩!难不成伸到妳和大姊的衣服里啊!

小妹被我一回,脸也红了一半,接着说:

大姊妳看啦!他欺负我啦!==a(我哪有啊)

大姊就说:那是妳,他才敢这样说。

我:我哪有啊!

大姊:要不然,你来动我看看啊!

我低头看一下我女友..,从她的眼神看得出,她是站在我这边的^^

我转头对大姊说:我来了喔!

大姊:你尽管来!

我伸手到大姊的胸部;哇!大姊的胸部,比我女友的还大,虽然隔着衣服,但在充实饱满的感觉,实在是骗不了人。

大姊看我真的动手,脸也红了,但一时也不知道要接我什么话,就只愣在那,任我轻薄.,我在衣服上游走,好像也玩不出什么,而且感觉场面变好冷,我看这样下去,未来见面一定会很尬尴,惨了~~~。

还好这时大哥那边又有新动静了,我们三女一男的注意力,才转回隔壁;大嫂和大哥,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大哥起了身,到柜子里去找东西了;喔!原来是去找保险套。

但是我这边....我的手,依然是一只抓着我女友的胸,一只抓着大姊的胸.。抓着大姊的左手,也开始不规距了,先是慢慢滑下大姊的背后,撩起大姊身上的t恤,开始肉贴肉的进犯了..大姊的内衣是无肩带式的,只要稍微的往下拉,坚挺的乳房就呼之欲出了,大姊和我四目相对,我看她没有什么厌恶的表情,就继续在她身上游走,更进而将手指伸入罩杯中,直接肉贴肉的侵噬大姊的肉体..,我小看一下,我女友和小妹的注意力,都还在大哥那边,我就更大胆的直接将我的嘴,贴上大姊的乳房,大姊先是吃了一惊,但也是任我胡作非为。

这时真的香艳刺激到了极点了,我右手抓的是我女友的右乳,左手抓得是大姊的左乳,嘴更是贴上了大姊的右乳,大姊的右手,抱着我的头,任我品尝她的乳香。

大哥拿到保险套了,将保险套交给大嫂,要大嫂帮他套上,大哥站在床边,让坐在床上的大嫂,用嘴巴帮他套上保险套,这一幕,让我的头,离开了大姊的乳香,欣赏这一幕活春宫;但离开归离开,我的行动,可是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喔!我的左手,轻轻刮过大姊的侧腰,来到了大姊的私处。

刚到达的时候,本来大姊有低头看了一下,再看看我,我虽然知道,但我故意没有转过头去,继续在看着大哥那边,但大姊看完我后,再度转头回大哥那边,没有做任何的闪避动作,我的手,就深入大姊的心脏地带,先是伸进大姊的家居裤中,将家居裤拉低,手呢!就在大姊的股肉上揉捏,大姊穿的是丁字裤,很容易的,我就侵入了重要堡垒;先是用食指和中指,分开大姊的两侧阴唇,再用无名指去顶替中指的位置,让中指能顺利的插入大姊的阴道中,大姊将头靠在我肩上,对着我的耳朵轻喘,为怕我女友发现,只要咬着我的肩肉...

我的右手也没闲下来,一样开始入侵我女友的私处,她的私处,我倒是像走厨房一样,熟得很;我女友知道,但也没有回头,让我的手指也滑入她的阴唇口。

大哥要插入大嫂了,三女一男,大家回过神来看向大哥那边,大嫂轻咬着下唇,大哥以背后式,站在床边插入大嫂的体内;看大嫂从皱着眉头,到展颜露出满足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大嫂有多满足了,在此同时,我就将我的右手,插入到我女友的阴道中。

我女友转头回来,小声地跟我说:不要啦!那里还干干的啦!

我:是喔!可是大姊那都好湿了耶!

但我们的对话,全都传到大姊的耳朵里,大姊就说:好啊!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欺负我啊!我就不相信,你们都没反应!接着,就挣脱我的手,要脱我裤子!还叫小妹和我女友帮她抓住我;大家玩兴都高,她们两个,还真听大姊的抓住我,两个都钻到我掖下,将我手绕过她们两个的身体抓住,美其名是抓住我的手,基本上,根本只是我抱住她们两个。

接着,大姊就隔着我的裤子,摸我的小弟,说也奇怪,虽然那时很刺激,但那时小弟还真的没反应,大姊也很惊讶,还问我女朋友,我是不是性无能啊!我女友被问到这种问题,一时脸红,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接着,大姊就对着我说,你不行,那我妹的幸福,你怎么负责啊?

我:哪有啊!只是现在又没什么刺激,小弟怎会有反应

大姊:现在这样还不叫刺激啊!

我:现在有哪一点刺激?

大姊:我在摸你耶!!

我:拜托!妳那哪叫摸啊!妳只是隔着裤子,在那个位置上摸,这样就站起来,我也太没定力了吧!

大姊:好啊!我就来看看妳的定力如何?

大姊看看我女友,看我女友没啥反应,就开始脱我的裤子!

我看着我女友,她和我一样惊慌,我们从开始就没想到,大姊怎么会玩这么大,本来只是言语上开开玩笑,过份点,大不了用手吃吃豆腐而已,哪知道大姊玩那么大。

不过,现在叫停,每个人也都把怕场面搞僵,所以,也没人敢说,三女一男,就看挣挣看大姊脱掉我的裤子,用她的手在套弄小弟.,我倒吸了一口气,看着大姊在套弄我的小弟,也许是天气冷外加太紧张,小弟还真的又给她没反应。这下大姊火了(也不知道在火大什么)。

大姊:我看你根本就是不行,还说那么多。

我苦笑说到:我和妳大妹..平常都没有问题啊!

大姊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的小弟,这时我那少条筋的女友,说了一句很没大脑的话:有时候天气冷是会这样的,他每次都叫我用嘴..(说到这,才知道失言),听完我女朋友说的话,大姊先是傻了一下,再看看我,接着,然后......就...把小弟含了进去。

这时,隔壁又有状况,大嫂开始叫了,嗯嗯啊啊的!而我这边,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小弟如梦初醒,开始有了反应,大姊也不急色,相当和缓的进出,让我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渐渐地,我也开始有点站不住脚,慢慢地将体重,转移到我女友与小妹身上...

我:大姊,等...等...啦!这样我受不了啦!

大姊还是边含着边抬头看我,露出类似嘲笑的笑容,渐渐地,我的感觉也愈来愈重,手就开始不规距了起来,右手绕过我女朋友的右边掖下,抚摸女友的右乳,左手也绕过小妹的左手掖下,开始了对小妹的进犯...。

她们在家中,原本就穿的轻松,衣服间的空隙本来就大,我的手从袖口伸入,并没有太大的阻碍;基于现在的这种气氛,我女友自然没有说什么,也闭上眼睛享受我的抚摸,但小妹这边,因为之前都没有到她的地盘上撒野,也可能是因为小妹没有什么经验,所以显得不自然。

但小妹可能受到两个姊姊的影响,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任由我非礼,我看小妹没有抗拒,胆子也就大了起来,直接伸手进入小妹的衣服里,左右两手,抓着两女的胸,前面又有大姊在帮我一吹一吸的含阴茎,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但人的欲望无穷,更何况,小妹我都还没什么染指到呢?于是我继续展开对小妹的攻势。

左手伸进小妹的衣服里,用着着实,但不急燥的力道,揉弄着小妹的左胸,更进而,顺着内衣的走势,手滑到了小妹的背后,我打算脱了小妹的内在美,但在手到的时候才发现,咦!小妹今天穿得是前扣的而且,那件还是我女友的呢!我就问

小妹:咦!妳怎么穿妳二姊的?

小妹:我和二姊差不多,所以我们两个都互穿啊!大姊大了一点,所以不能和我们的互用。

我:咦!那我看过妳二姊的所有内衣,那是不是也等于看过妳的?

小妹红着脸说:嗯!差不多吧!应该都是一样的。

左右手握着两个人,却差不多大小的乳房,真是别有一风味,更何况,这还是一对姊妹呢!

边和小妹在说的时候,我边把小妹的内衣扣子打开,因为是前扣的,当一打开时,胸部就跳了出来;也许,小妹的胸部尺寸,真的和她二姊的一样,但那份青春活力,真是她二姊远远不及,它们并不大,但是却坚挺着,而且我喜欢它们漂亮的弧度。

这时候,我女友抗议了;喂!你太夸张了吧!动大姊就算了,连小妹的主意,你也要动。我女友这句话一出,空气瞬间降到了零度==。

相信这话一出,尬尴的,不止我一个人,我的右手在我女友身上,我的左手在小妹身上,我的..小弟,还在大姊口中..。我心想,这下死定啦!一锅子热了~~。

毕竟大姊是出过社会的,懂得圆滑处事,说了一句话,解除现在的这个危机。

大姊:唷!照妳这么说,我就是不值钱,我被他动没关系,妳的小妹就不可以动啊!

大姊此话一出,我女友就马上闭嘴了。

不知道为何,我女友和她小妹,平常就超怕她这个大姊的,害我平时也怕怕的,不敢和她多说话,要不是今天这样,过去和她说过的话,加起来可能不超过十句。

也或许是因为年纪的关系,大姊和我女友年龄差距较大,我女友和小妹之间才差一岁,所以平时这两个小妮子,几乎都是她大姊在管的,而这两个小妮子之间的感情,因此而变得比较深厚。

大姊刚的话一出,把气氛缓和了下来,也许在此时,我和大姊都知道,未来彼此之间会不会尬尴,就看这个时候了。

于是大姊又接了一句:妳是不是只疼妳小妹,我这大姊妳就不理了啊!

女友急忙打圆场的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小妹没经验,万一有什么闪失,对小妹说不过去。

小妹也打圆场的说:不会啦!他没有弄痛我啦!我也很舒服啊...。

小妹此话一出,反而成了这场尬尴的救命丸,二女一男当场大笑!也因为笑得太大声了,隔壁大哥和大嫂也停了下来。

此时真的和成语所形容,真的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停了大约五秒钟,大哥似乎要出来看看。我和三女,迅速的躲回客厅。

大哥出来后,看看隔壁(原来三女和我在的房间)再看看我们,然后装作没事的去厨房倒水,然后回房。       大哥回到房间,继续办着和大嫂的家事,我和三女才喘了一口气!

这时,好不容易解除的尬尴又回来了==

我女友本来个性就比较内向,遇到这种情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烙跑,她说了一声:我要去洗澡了!就拿了衣服跑进浴室了!

留我我和大姊和小妹在客厅,继续维持尬尴气氛。这时,我忽然觉得对不起小妹,于是坐到小妹身边,小声地和小妹说:刚刚抱歉,一时失态,真的很对不起!大姊似乎听到我说的话了,也就摊开来说了:你也不用太介意了,刚刚你也不过摸摸小妹的胸部,我呢!我连你的小弟都含着了,要说抱歉的话,还轮不到你呢。

我红着脸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但小妹的惊人之举又出现了。小妹说:大姊!女生亲小弟,我们女生自己会舒服吗?

大姊:看情况而定啦!有时候气氛有到那个程度,女生嘴巴含着,也会比较投入

小妹:要不要什么技巧啊!看电视说的,好像女生口交,也是需要某方面的技巧耶!

大姊:当然要啊!又不是充气妹妹,不管眼神、速度...,都需要有一定的程度,男生也才会觉得舒服。

大姊转头问我:像我刚刚含,和大妹,谁比较舒服?

我红着脸回答:大姊含得,好像比较顺,比较有感觉(那个时候,我敢说不舒服吗==,不过倒是真的很舒服啦)

大姊这时贼贼的看看浴室!再回头问小妹:妳二姊去洗澡了,妳要不要试试看?

小妹直说不要,大姊再说了:有我在这边看着,谅他也不敢怎么样的啦!但是,妳以后就只能靠自己去摸索啰!

小妹说:会不会很恶心啊?

大姊:以前我没亲过之前,也是觉得很恶心,但亲过后,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觉得了,于是大姊也过来了我和小妹的沙发这边,叫我又把裤子脱下,叫小妹跪在旁边的沙发上亲;她还真的讲解的很详细,例如要亲的时候,尽量不要去改变小弟的角度,和小弟成垂直方向去亲。

大姊跪在我面前的地板上,用手指指着部位,一步一步地教小妹怎么亲,小妹也按照大姊所教的,一点一点认真在学习,而我,好像课堂上的假人,任这两个色女的摆布。

我的自尊心告诉我:不行!我要反击~~~~

于是,我的手往我正前方,也就是大姊的大圆领t恤中伸去。

大姊,在刚的刺激下,本来心情就还没平复,才会引小妹再去做尝试,她望都不望我一下,就任我的手在她的胸前游走;我也脱下了大姊的内衣,让手的动作可以愈来愈大,也因为大姊的size较大,她穿的是无肩带式的,所以她根本不用怎么动,我就能很轻易地脱掉大姊的内衣。

我愈摸,大姊也又开始动情了,有时和小妹讲解、讲解,就会示范给小妹看,就这样,妳一口、我一口的,她们就开始分享起我的小弟来了。

我看小妹脸红红的,虽然动情,似乎还不够投入,于是我的右手,也开始不规距起来了,伸到小姊的私处,以轻柔的方式,轻轻扣动小妹的心..

小妹本来有看了一下我的手,但大姊告诉她,这是正常的,男女做爱前,本来就是应该彼此爱抚,这样才能达到灵肉一致的境界(会不会太扯了啊==)

这时,我女友洗好出来了,看到这个局面,整个人都定格了,但大姊也叫她过来,说要教她该如何真正的服侍男人,还说我刚刚被大姊亲的比她亲的舒服;我女友一脸不知该如何的过来,大姊又把刚和小妹说的步骤,又说了一遍,还叫小妹亲给她看,顺便验收刚刚教的。

我女友看大姊教得真有那么一回事,也就真的投入了,也和她们一样,妳一口、我一口的,又开始分享起我这条大屌了。

我女朋友趴在我左边,小妹在我的右边,大姊一样在我前面,我的手一样游走在这三个女人的身上,刚刚的情形才又都回来了,等到她们讲解到一个段落了,大姊才有想到休息一下的念头,三女也都累呼呼的东倒西歪了...但,她们有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啊,我被三女夹攻,现在都精虫上脑了,怎么可能和她们一样,说休息就休息。

不顾大姊和小妹就在旁边(其实都玩成这样了,我想也无所谓)把我女友从正面整个抱起来,就地正法了。

因为刚她们在亲的时候,我也有摸我女友,她私处也够湿润了,我就长驱直入、整根尽没,让她把我被她们亲的发烫的巨龙,整根没入她的小穴里,她也发出极度满足的声音,毕竟,刚刚的场面,已经让在场的人,血脉喷张到了极点了,我就让我女友,跨坐在我身上,将她抱起再放下、抱起、放下,用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慢慢的吞噬掉她的身心...。

就在大姊和小妹的面前,我一下一下的抽插着我女友,看着大姊和小妹的眼神,我知道,她们现在也很需要,我故意像武力展示般地,在她们的面前,用我的巨根,一下一下地引她们掉入这肉欲的泥藻里...。

我抱起我女友站起来,走到大姊的面前,一脚踩在地下,一脚踩在沙发的扶手上,用极度贴近大姊的脸的角度,抽插着我女友,甚至,有时我女友的股肉,还会碰在大姊的脸上,大姊这时也受不了了,用手抚摸自己的下体,近距离地看我抽插我女友..我抱的累了,就让我女友下来,面对着大姊,用背后式插入她的身体。

这时,我加快了我的速度,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今天想一箭三雕,非得先解决我屌上的这一只,我用我所能够的最快速度,疯狂的干着我的女友,她也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

啊...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啊.继..续...继续..啊.啊.干我.快.点.干..我用力...

不要停、不要停,我要到了...要到了...

我在我女友泄身的瞬间,把她几乎是用丢的,丢到大姊的身边,然后,抓起大姊的双腿,直接干进去。

大姊:你...你..我..我...啊啊..等..一..下.啊.啊..等一..下啦..我.我..啊..我...啊..

大姊似有若无的想拒绝我的进入,我顿时停了下来,在她说完整句话前,先斩钉截铁的问:妳要我抽出来吗?

大姊回回神,双眼迷蒙的看着我,这时我再用刚才和缓的方式,徐徐的抽动我的巨根,大姊闭上双眼,没有说什么,我就用人家所谓的九浅一深、三浅一深,抽插着这个大我没几岁的女人,但看大姊气定神闲,好像我的抽插,还不至于对她起太大的作用,干的后来,我管他几浅几深,忽快忽慢、忽深忽浅的干着大姊。

我知道,要抓住大姊的心,必定得下重药,毕竟,她是有经验的人,若得非使出全力,要不然,是没法抓住这女人的胃口的。

干了一会儿,我也把大姊抱了起来,像绕场一样,边走边干着大姊,在客厅走来走去,每一步,都深深插入花心,让大姊也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后来想想奇怪,为什么她们叫得这么大声,为什么大哥都没有醒来)

走了几圈,我把大姊放在小妹的身旁,在小弟没有离开大姊身体的情况下,把大姊翻转过来,让她扒在小妹身上,让小妹也感受到抽插之间的震荡,我开启power,用几乎磨破我膝盖的速度,极速的干着大姊,用一样的方式,在大姊泄身的同时,抓起了小妹...。

但世事哪能尽如人意,大姊这时边喘边说:不.要!..不.要干..小.妹,要..干就.来.干.我..

这时我女友也说了:大姊都让你干了,难道你非得连小妹都搞上才甘心吗?

听她们两个这么说,我也只能将小妹放下了。

我有点不甘心,于是又往我女友那走去,似乎是报她说了害我不能干小妹的话的仇。

但我女友本来在房事方面,本来就不是那么放得开,刚那番折腾,是真的吃不消,再干起来,她几乎都是没什么反应,干了没多久,我就找上大姊了,当我再找上大姊,那时真的可以说用发泄来形容,我把大姊干得是哀爸叫母(台语)。

但就在大姊叫的呼天喊地的时候,大嫂走出房间了,看着赤条条的四个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看到大嫂出来,心想,又一个来碍我好事的,于是就光着身体走过去,问:大哥呢?

大嫂:他..他睡了,我听到有些声音,想说出来看看...没想到你们..

原来,大嫂已经醒了一段时间了,一直在房间里偷听。

我看着大嫂,她只穿了一件睡衣,也许是因为刚刚辨事,里面什么都穿,睡衣的质料很薄,虽然是穿着衣服,但和没穿一样,光线透过睡衣,大嫂的胴体,就赤裸裸的展现在我眼前。

那时,我真的已经失去理智了,只是想找个女人,好好的把身上的精力发泄出来,于是我一把抱起大嫂,把大嫂放在餐桌上,一箭到底,整根没入,开始干起大嫂...

大嫂:你..你.等.一.下..你...怎..么..可.以..我要..跟.大.哥.说..啊..你..说..你.啊.啊.啊....啊....

我:说我、说我、说我怎样啊!说妳被我干、说妳被我干得哇哇叫吗?

我那时真的已经疯了,说着一些平时我不可能会说出的话...。

大嫂眼睛闭了起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任我在她身上抽插,我那时也干红了眼,不管大嫂的眼角,已经流下泪来,而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思去考虑大嫂的眼泪,还是把她翻过身来,让她扒在餐桌上,继续从后奸淫着大嫂。

这时,唯一能动的小妹过来了,跟我说:你不要再干大嫂了,她是大哥的老婆啊!我...我..我...让你上好了,别再干大嫂了。

大嫂:不..要.啊..啊..!.刚..二...啊.啊.妹.不..啊..啊..是..说..啊..过.了..啊..啊.啊.,.小..妹..啊.没..经...验.....啊.....啊..,你啊...不..能..啊啊..干.啊..她.啊...啊啊啊...,边听大嫂说话,我的巨根也没停,让大嫂句不成句、话不成话。

这时,大姊和我女友也过来了,也都要我干她们,别再打小妹的主意了。

小妹却说:可是、可是我也想试试看,妳们虽然被他干,但在被干的时候,妳们的表情都好舒服、很享受的样子,我也想要试试看,我是真的想要试试看的。

这时,我终于停下来干大嫂,将巨根抽离大嫂的身体内,抱起小妹往房间里走去,在我走到房门的时候,转头对身后的三女说:妳们也都进来,如果小妹顶不住,妳们要我再强干下去吗?

在我身后的三女,面面相觑了一下,也都尾随着我,进入了我女友父母的房间。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