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第一次和哥们的女友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遥,是个可爱的女孩,像所有的北京女孩一样,一五八公分左右,很瘦。笑容很灿烂。我认识她,是因为我的一个高中同学,他们两个是情侣。

记得那时二零零零年的夏天,我和两个高中的同学,分别带着自己的女友去坝上。草原很绿,马很健壮,女人很靓。

晚上住在一个大套间。三对人,三个房间。就好像商量好了一样,三组人晚上同时想起来女人呻吟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是却很销魂。渐渐地传来了隔壁哥们粗壮的喘息声音,过了几分钟他们结束了。

就剩下我们两个房子的男人在默默的比拼着体力,我的女友很卖力,也很骄傲,不愿意她的男人那么轻易放射自己的激情,她蠕动着,配合着,获取着,快乐着,同时关注着隔壁的进展。

终于,我爆发了,顾不上比赛,只是体会着那种瞬间的快感。才发现隔壁也已经悄然无声……

第二天早上,最先结束的那个房间,也就是遥和她的男友,先出去逛了。我们几个吃饭,打牌。等到了太阳出来了,才出了屋子。这个时候发现他们两个回来了,气氛不算融洽,我们还插科打诨,说,不是晚上没伺候好吧,要不你们两个继续,我们四个出去?呵呵,毕竟碍于我们的面子,缓和了。

到了晚上,一帮人围坐在篝火边,看着另外的一群人放鞭炮。正好其中有几个是认识的,就聚到了一起。开始放disco,跳舞。那个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差别很大。让我都陌生的很,一个人跑到远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就像个愤世嫉俗的男人,冷眼看着世界。遥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坐下。靠着我,只说了一句,我觉得你感觉很好……

其实那个晚上什么都没发生。毕竟我不会做欺负哥们女人的事情。不地道。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遥给我电话,说他们分手了,想让我陪她。我直接就把电话挂了,只说了一句,那是我的哥们,我不能去。这中间断断续续的过了将近半年,遥总是把电话打过来,而我也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后来哥们去了加拿大,我们之间也基本上没了联系。

大概是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份,毕业了,遥约我吃饭,那时正好赶上她做售楼小姐,而我姐姐正好要买她那个项目的楼盘,所以我答应了。记得好像是在阜成门外有个小土豆(现在好像没有了)。她穿个粉色的小裙子,打扮的很入时。陪着聊天,说了说正经的事情,晚上非拉住我,让我陪着逛街,为了我姐姐的那个折扣点,我想也是应该花点时间花点钱。就给她买单吧。

那个时候住在东边的一个小房子里面,晚上遥非要去我的房子看看,正好路过,也踫巧要拿个东西,就回去了。谁知道会发生后边的事情。

刚进屋放下东西,我喝口水,遥也拿了瓶水,很突然她从后面抱住了,轻轻地说,我想你,想你要我……

她的手渐渐的抚摸到我的裤裆,轻轻地划过我的大腿,大腿间传来的快感让我很自然地撑开腿。遥的手解开我的拉链,一点一点的进入我的裤裆,缓缓的套弄着逐渐膨胀的阴睫,一段时间后快感逐渐增加,小弟弟也膨胀至大。

遥很快的转到了我的面前,蹲下去,边舔舐边拉开我的裤子,双手抚摸着我的双腿,并用眼神,那个妩媚的眼神看着我的阴睫,用手暴露出我的龟头,很自然的用舌尖左右舔舐摩擦敏感的边缘部位,强烈的快感让我渐渐放开双腿,自然地顺着遥的动作反应,配合着她的嘴唇。

遥一口气全部含住了我的整个阴睫,我当时很诧异她很小的脸庞,但是却能容纳我的巨物,遥使劲用嘴唇抵住我的阴睫,并深深地吸吮喉咙中的龟头,接下来手开始转移目标向我的屁眼进攻,她用手抱紧我并让我的屁眼暴露在空气中。

遥又转到我的身后,蹲在我的双腿中间,大幅度屈曲她的身体,并用两手端起我的臀部,用口含住屁眼与阴睫中间的部位,一边慢慢吸,一边调整姿势让我的屁眼全都露出来。

很快的她用舌头舔入了我的屁眼,一圈又一圈的缠绕,舌尖的深入让我的阴睫无比的挺拔,令人害羞的屈曲体态,遥尽情吸舔着我的私密地带,并更变本加厉地端起探入我的屁眼,大力猛吸让爱液的声音大作,舌头与脸部紧紧地摩擦我的私密处……

右手抚摸着我的阴睫,让膨胀之极的铁杆稍微感到了轻松遥伸长舌头,从阴睫下部开始向下舔到肛门一带,压触的力量让我非常有感觉,遥的舌头在肛门来回舔舐,每次舔的时候不忘吸吮,我的快感的瞬间放大,遥的手指慢慢开始进攻我的肛门处,舌头在侧位吸吮的同时用手指插入我的肛门。边插边用舌头和唾液润湿,指尖抚弄肛门并轻扫,那是无以伦比的感觉……

遥很灵活,一会儿又从我的胯下钻到我的面前,迷恋的面部表情让我不禁轻笑,遥灵活的运用舌头挑动并轻触我的龟头的边缘,而不是整支含住,而是以轻舔的方式压抑住了我想射精的冲动。

遥的花样很多,一会又从侧面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用舌头舔舐龟头,又用大大的眼楮望向我,抛个小小的媚眼,同时也用脸颊的内侧摩擦小弟弟,我都不知道这样的花样是如何自己学习的,但是当时的脑海中就想到,原来我的哥们也曾如此的幸福。

遥张大嘴巴,用嘴唇上下摩蹭着我小弟弟的侧面,摩擦和舔舐的力道强弱合适,让我的快感更上一层楼,她含住小弟后一边用舌头舔一边用力吸引,好几次差一点就直接爆发在她的口中……

遥的嘴轻轻的退出了我的阴睫,她休息了十秒钟,然后看着我,说︰「你是我的男人,我要服侍你。」遥让我坐在床边,她用垫子并双膝着地在我面前,举起我的硬棒现出我的两个蛋蛋。用她的灵巧的舌头从我蛋蛋底部径直向上舔,一直到龟头顶部。我扶着我的小弟弟,看着遥就象是在舔小时候的棒棒糖。遥用手握住我的阴睫,舌头轻舔睾丸,逐渐令睾丸完全被唾液湿润。然后将它们全部含入口中,还记得当时遥轻轻的把我的阴毛抚平,并用手间断的按住睾丸与肛门的中间位置,挺拔的肉棒让遥的眼神中带进了欣喜。

遥抬头对我说,「你的阴睫真的好棒,我喜欢它!」

遥继续含住阴睫最深处,嘴唇紧裹着阴睫的睫部。然后她张开嘴巴,吸入空气,同时让嘴慢慢移动到龟头附近。此时遥继续张开嘴,缓缓呼出空气,同时慢慢将嘴套至阴睫底部。在吸气时阴睫感觉一丝丝凉意,呼气时热流又使我的阴睫无比的兴奋。反复动作让我的阴睫一蹦一蹦的跳跃着,终于我忍不住了……

遥用中指和食指围绕捏住阴睫的底端,朝睾丸方向稍稍用力,阻断血液的流通,另一只手从前往后掠过阴睫,到达底端时放手,有的时候,遥会变换一下动作,两手象书夹那样夹住阴睫,稍稍向内侧用力,然后上下搓动,整个龟头都紫色了,膨胀了,这感觉大家大概想也想得到了。

终于,口交的真正含义,让我在那个时候完全体会到了,原来小说上看的写的,a片里面的,包括真实性交当中的,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口交。完美的射精,在我的小弟弟不住的颤抖超过十次之后,阴睫安静了下来,精液喷射到遥的唇边,眼睑边,脸庞,头发上,她微微地笑了,得意和胜利的笑了。而我的小弟弟也感受到了平时头一次的口交幸福。我没有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遥躺下来问我︰「哥,你满意么?,我服侍你好么?,你的小弟弟好大,一会让它满足我一次吧。」

当我望着天花板,侧面躺着遥,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堕落。虽然遥和哥们分手了,但仍然不符合我的性交标准。因为我对朋友看的很重,对我来说,哥们的感情要远远大于情人。遥给我带来的刺激,仍然在我的下半身荡漾,既然已经开始,就无法避免了。

遥的胸很小很小,这也是在我脱下她的上衣和胸罩才发现的,可以说小的可以忽略不计,大概传说中的金桔也就不过如此了。遥从我的眼神中看到了失望。

又戴上了那个瓖满金属珠子的黑色内衣,趴到我的身旁,跟我说着话。

「你知道么,那次在坝上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听,你们屋子里面的声音,只听到你的女友发出的那种让我无法忍耐的呻吟,而你的声音却静悄悄的,连喘息的声音都没有,当时我就在想,你是不是一个特别冷静的男人,在那种时刻你都能保持安静?我还想,要是我和你做爱,你会说什么?你会不会,会不会觉得我特别淫荡?」

遥诉说着她的心思,讲着对我和做爱的憧憬,那种没有来由的期待,和偷情的盼望,都让遥锲而不舍。

我轻轻地吻上遥的的唇,舌尖扫过她的颈部,用牙齿轻咬,但力度很轻。遥在我耳边︰「能帮我口交么?」,鉴于刚刚获得的快感,无法去拒绝。遥坐在我的身上,把阴部挪向了我的头部。我轻柔地分开大阴唇,便见到了小阴唇,很干净,很粉,我轻轻地舔它们。然后将她阴户的上部慢慢拉开,直到看到遥的阴蒂(或阴核)。就象男人的阴睫女人阴蒂的尺寸也有长有短,遥的阴蒂很短,就像一个待开发的包谷地。我开始舔她大腿与阴部间的褶皱部位,把鼻子埋入她的阴毛中用舌来回抚动她的裂缝以给她刺激,她开始情不自禁地绷紧身体并抬起双脚以便我能更加靠近,我的舌尖终于接触到了她的阴唇。

我温柔地用舌头快速地轻打她的阴蒂,唾液噙满了那个粉嫩的领地。我已经开始感到她全身紧张,我的嘴唇做圈形,把阴蒂含在嘴里。开始慢慢吮吸它,看着遥的脸庞变得红润,脸上出现了发情的感觉,我又再加大力度,顺应着她的节奏,感到遥紧张地将臀部拱向空中。随着她移动我那热气腾腾的舌尖应仍含着她的阴蒂,就像一个钳子一样紧紧夹住。这时遥在我的上方飘来了呻吟的声音,不是a片中大多数女人都会说的一句相同的话︰「别停,千万别停!」,而是说「你真棒,你真棒……」。

我开始用两根手指,沾满唾液和爱液的手指进攻遥的阴蒂和阴道,我慢慢地将手指滑入,逐渐加快速度,有节奏感地触摸阴道的内壁。随着她的呼吸,一进一出。慢慢地感觉到了遥大腿根部的紧张,我的嘴依然没有放开她的阴蒂,一直持之以恒地进攻掠地。遥的高潮来得很快,轻声的呻吟和阵阵的肌肉痉挛,当她渐渐从第一浪高潮中平静缓和下来时,我用舌头稍稍向下舔去,嘴唇紧贴在阴蒂的上方,舌头开始在她的阴道里进出,手指也还在一起动作,很轻柔,这个时候遥的每个部位都极端敏感,每触摸一个地方,带来的都是她的呻吟和无法抗拒的痉挛。

我有理由相信她获得满足和强烈的高潮。我看了她的表情,依据经验,每个女人高潮的特征是不同的,有的女人兴奋时乳头就变硬,而有的只在高潮时才这样。而遥,满脸红晕,大腿颤抖。我知道我已经了解她的特征,这样下去,我会征服她,让她变成更体贴细心的情人。

遥从我的身上下来,蜷缩在我的怀里,她累坏了。一拨又一拨的高潮彻底击败了她。大概趟了5分钟,我略微有了一些困意。这个时候遥的一句话又让我无法入睡了。

「你真棒,我还想要!」遥的声音像个小女孩一样,特别的嗲。她在我的耳边私语,说我还要嘛。我开玩笑地说,我还想要干你的小屁屁,别的我不想。遥看着我,说︰「没想到你也喜欢这个。」遥想了一下,跟我说︰「你的jj太粗了,我的屁屁太小,我怕受不了,你搞的时候要慢一点,我可以试试看。」

我真的之前没有干过。只是一句玩笑话,却带来这样一个后果。虽然我住的是平房,但药物、避孕物品都是很全的。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我的,也有兄弟们的。谁想带个姑娘,都会给我电话,让我找个洗浴,请顿饭的事情。之前在许多论坛上也看过好多肛交的贴子,但是从来没有尝试过,第一是因为没有太多情趣。第二是没有人愿意。

我的房子很简陋,一个小浴室,一个小卧室。遥跑向小浴室,说「我去洗一下,你等等。」我知道,今天我将尝试第一次肛交。我赤身走到浴室边上,看见遥拿了一个小盘,新拆开了一个肥皂,。用手蘸一些液体肥皂,清洗着,我开着玩笑说,你现在干嘛呢?遥很嚣张的说,我现在是热身,等你庞然大物来的时候我怕措手不及,来不及夹住你。浴室里面有两瓶凡士林,遥打开浴柜,发行了这个,回头望望我,说「你还有这个,想不到你们男人都喜欢这样。」

遥跑过来,拿着那瓶新的凡士林,在我耳边说,你享受的时候,慢一点!作为一个男人,当然应该让女孩尽量享受快乐,两个人才能在心理上和生理上彻底放松。

我对遥说,你放心吧。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用手指沾一点润滑剂,在她肛门囗打转,另外抚摸着她的臀部,慢慢的把遥的情绪调逗起来了。让遥趴在床上,双腿分开,我用一指手指慢慢进入她的肛门,动作很缓慢,然后温柔抽插动作,等遥习惯了,就伸入两个手指,继续插入。在肥皂水和凡士林的帮助下,我的手指慢慢感觉到了她的夹紧,她的肌肉开始收缩,我知道可以准备开始了。

插入前,我让遥转过身来,看着她,她很放松,让遥把双膝高举到胸,人平躺。臀下用我的荞麦皮枕头垫高,遥一边看我,一边用手摸着我的阴睫,说「想不到你会这样对我,我原来就想过你会和我做爱。不过你的jj太粗了,真的好大。」我准备进入的时候,阴睫一定硬的像一根铁棒一样,轻柔的,我用自己的龟头亲亲的点刺她的肛门,尝试了好几次,无法入内,毕竟,遥的肛门太小太紧了。

jj软了下来就更不行了,遥起来,又用她的小嘴开始深喉,几下之后,雄风依旧。慢慢的又开始用龟头顶,这次遥用凡士林涂满了整个阴睫,并用她的小手帮助分开她的肛门,慢慢的,我的大龟头进入了,那种紧绷和夹的感觉,有些疼。

我慢慢的进入,缓缓的运动,抽的动作比较慢,而插微微快一点。

慢慢地两个人的配合原来越默契,我插入时,能够感觉到遥的肛门括约肌在放松,每次插入的时候都能看到遥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这时我插的屁眼便会感觉到像慢慢张开一样,让我每次的插入很顺利。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体会才能知道这并不容易做的。

慢慢的我的jj开始有了感觉,而遥也开始她的花招,当我的阴睫拔出时遥的肛门就会适度收缩,我的快感急剧增加,插入时的放松和拔出时的收缩,你们可以想像如果一个是你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而你的大鸡巴在她的屁眼里抽送时那极大的满足感就会油然而生。作为一个男人,也无法就如此了。遥配合着,娇吟着,那个时候我觉得神仙也就不过如此了。

在完美的肛交后,我射了,射的精液填满了遥的肛门。这个时候才发现磨破皮了。

遥从此以后,我们就见过3次。每次都要做爱。直到后来,她交了新的男朋友,我也有了新的女友。

后来听说遥的男朋友吸毒,但不知道她的结果。也许从此以后就不会再见了。

还记得遥曾经住在杨桥附近,送她回家,但她抱着我不让我走的那个时候。

发现自己真的很多情。

全文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