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我的丝袜旅途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中午吃饱了没事,看了看几集tokyohot,唉,感觉很不爽,怎么每次高潮部分都把女优的丝袜脱了呢,最近几期,居然连高跟些也脱了,如果是美人美腿美脚,我也乐于欣赏,可是都不美,怎么能吸引我呢,再这么发展下去,我这个忠实的fans也可能抛弃tokyohot。

啊。呼出一口气,好久没活动了,今天出去溜跶,溜跶。

你问我是干嘛的?呵呵,自由职业者,你也可以理解为无业。生计?这可不是我担心的问题,我的一身本事,不愁生计,只愁性欲。老夫去也。

天哪,这还是春天吗?就在家休息几天,躲了躲春雨,这大街上到处都是黑丝腿呀。这不是春天,这是天堂,是我的天堂。

「阿k,你在干嘛?」谁他妈的敢打扰我的兴致,特别是打扰我欣赏美腿的性致。不爽的转过头一看:「哦,黄警花,原来是你呀,怎么的,今天有兴致上街溜跶溜跶。」「你说点人话吗?别以为没抓住过你的把柄,你就得意,哪天被我抓住了,哼,有你好看的。」「唉哟,黄警官,几天不见,还是那副脾气,你看你这么漂亮,我就觉得奇怪,怎么会没男朋友呢。原来你一直想抓我的把柄呀,我倒是等了很久了,来呀,我等着。」说着我挺了挺胯,然后迅速的闪过她飞来的一脚,接着,你还想问接着?动动脑子,接着我就该跑了,难道留下来继续躲飞腿?哥还不需要靠街头表演求生,不过能求到性的话,我也很乐意逗逗黄警花,毕竟她是我的目标,不过时机未到。

「姐,他是谁呀?敢对你那样,活腻歪了吗?」「他有些门道,我们警方一直怀疑他与几件案子有关,但是都没有任何证据,有些地方,我们警方还需要他的合作,所以没有真正查过他,不过我有直觉,他不简单。」「哟,是吗?我咋看不出来呢,见着你就跑,我看也没什么厉害的。」「小洁,你别管他厉不厉害,反正看见他别招惹就行了,别和他有什么瓜葛,最好不要认识他。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女孩子,别穿得这么少。你看你穿的什么,这才几月呀,裙子,长袜,这膝盖以上还光着,这成什么样呀?感冒了,又要去医院了。」「行了,姐,你就别嫉妒我的青春美丽了,我这算当下的淑女装了,你不知道,我们学校有几个,那裙子短得都快露屁股了,哈哈。」「哼,我不管你这么多,反正少跟那些不三不四的接触,对你没有好处。」「知道了我的亲姐,走,陪我看看衣服,我刚才看好了一件红色连衣裙……」在远处,用余光看着两个女人的我,笑了笑,继续寻找目标。

嘿嘿,找了一下午,找到了,居然在饥饿的时候,找到了。真的是饿了,找了一下午,走走,停停,看看,精力体力,都耗费不少,找到了一家kfc,进去吃点东西。

哟西,美腿,粉丝,哦粉红丝,白色高跟鞋,白色连衣裙,披肩头,瓜子脸,五官不错呢,靠窗坐,望着街景,挺着背,哇,胸中有货呢,好就定了,就是……「来个腿堡,一杯可乐。」在美女斜后方找个座,细细品味,侧面真漂亮,头发真顺,屁股不太大,没什么,大不大都有不同的玩法。

吸着可乐,看着美女出门了,我才慢慢跟上,开春第一炮,一定要打响。

看着美女一间店一间店的逛,我简直憋疯了,真想当街把她按着就地正法了。

不过,隐身大法我还不会。

华灯初上,美女,你该累了吧,这cbd还有你没看的店吗?突然情况有变,美女从小坤包里,拿出电话,接了之后,调头了。这时候,我仍然慢慢喝着奶茶,慢慢转身,在她前面开路了,当然余光得守住猎物。顺便说一下,奶茶有点甜,下次换个品种。

哟,看不出来,美女是去提车,看着她往一幢大厦的停车库走去,当她消失在转角处时,我立马加速跟上,守侯在转角处。为什么在这?因为再进去一点就有监控,退后一点,就会被正街的人看见了,这里正合适。看着不远处驶来的bmw,我就假装一边走,一边掏裤兜,车快到跟前时,突然掏出钥匙掉在地上。

吱……「哎呀,不好意思,你等等,钥匙被你的轮胎压住了。」美女摇下车窗看了我一眼,说道:「没什么,你拣起来吧。」越看越喜欢,就你了。

弯下腰,拾起钥匙,拍了拍,靠进车窗对美女连声道谢。

「没什么吧,以后注意点。」她转头正要开车的瞬间,我动了,对我动了,不是风动,也不是心动,是我插在裤兜的另一只手动了,一张白手帕袭上了她的脸,掩着她的鼻和嘴,另一只手快速抓住美女准备按向喇叭的小手,轻轻的捏着,真嫩呀,只一会儿,就一会儿,她软了,ok,目标到手。

拉着美人进了我家,车?车怎么办?我家就不能停吗?我家就不能有车库吗?

谁说的别墅不能带车库的?

停好车,把大美人放在大床上,正戏开始啦。

轻抚着丝腿,揉着软软的乳房,我的肉棍也渐渐抬起了头,不过还不到时候。

拿过她的小坤包,找了找,哟,翻出一张身份证,张萌,21岁,不错,免得等下不知道怎么交流。

舔着美女的双腿,揉着穴眼,用脸在她大腿上擦着,我喜欢这种高档丝袜的顺滑。感觉她内裤有点湿了,我拿来剪刀,小心的剪开了她胯下的丝袜,再把她小内裤的裆部剪掉,露出粉粉的肉逼,摸了摸,有点湿,看来还得再加把劲。阴毛不多,也不杂乱,很好看的长着,摸了几下,我俯下头,轻舔着小肉穴,然后轻轻拉开一看,哟呵,原装货,等下给她留个印象深刻的第一次。

接着我又舔着小穴,双手抚摩着她的双腿,感觉不过瘾时,把鸡巴放在她双脚间,两腿之间摩擦着,享受那丝丝的快意。

「嗯……咳」美女似乎快要醒了。

把她双腿架盘在腰上,手捏着鸡巴在穴缝上轻轻的划着。

「嗯。」张萌感觉有点头昏,慢慢睁开双眼,就看见一个陌生男子的脸在眼前,「啊,你是谁,啊……」

张萌只觉得从胯间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刺激之下,睁大双眼,才看清楚眼前这人。一个年轻人,赤裸着上身,挂着邪邪的笑容的。

「啊。好痛,停……痛……」美人醒来,我不但不停,反而更加用力的抽动,感受着处女穴那特殊的紧致。

「不,呜,快停,啊,好痛……你竟敢强奸我……啊……我会……会……啊」「你会干嘛,恩?」「我不会……不会放过你的……」一边说着,一边双手不停的乱舞,想要把我打开。

啪,我扇了她的左乳一巴掌,「放过我,啊,我现在只想你裹紧我的兄弟。

给老子安分一点。」说着,我又使劲插入阴道底部。

「啊……不要……啊……」张萌双腿在刺激之下,使劲想并拢,可是我在她胯间抽动,哪能如她所愿,反而让我感觉小穴更加紧凑。

「对,就是这样,用力夹……好舒服……太紧…了。」

「啊……你……你是……谁……啊」

「我是一个让你无法忘记的人,哈……舒服吗?」「哦,不……你不得……好死。」「是吗?」感觉小穴有点湿了,我暗笑一声。抽出鸡巴,张萌只觉下身一空,看向胯间,吓了一跳。只见一根七寸长的鸡巴,挂着红红的血丝,耀武扬威。

「啊。你……你干嘛。」我俯下身子,拿住她的腰,把张萌一下甩了开去,正好上半身在床外,她撑住地想立起身来,我怎么会再给她捣乱的机会,跪在她两腿间,鸡巴再次用力插入。

「啊,别……别插……了。放……放过……我吧。」「恩,嗯,放过你,我怎么舍得呢。现在舒服吗?」「不,啊……」我拉出鸡巴,在使劲全部插入,一下顶到了她的花心。张萌只感到两腿之间渐渐传来一阵酸麻的感觉袭遍全身,由于起不来身,看不见床上,一时之间因为慌张而感觉不到疼痛了。

我也发现小穴的水越来越多了,操起来越来越舒服了。我也加快了节奏,三浅一深的不停插弄着她。

「啊……啊……哦……」张萌无助的呻吟着,已经无力反抗了,只剩下屈辱感。

「舒服吗?」「舒……不,放……过我……吧……啊」「呵……」我见她还嘴硬,冷笑一声,更加卖力干起来。突然,我感到她小穴的肉褶开始快速的蠕动,我知道她高潮快到,插得更快了。

「呕……不……啊……」随着她一声尖叫,小穴紧紧裹住我的肉棒,花心一下子打开,喷出一股阴精,洒在我的龟头上,刺激得我舒爽无比,我也停止了抽插。

「现在舒服吗。」「呼……呼……」得不到答覆,我拿住她的腰一抬,她的上半身立了起来,现在的姿势就像坐在我的大腿上,不过小穴含住我的鸡巴,双手无力的垂下,头也无力的后仰着,全身泛着潮红。

我搂住她,把头埋在她的双乳之间,细细品位着她的体香,一时间,除了我和她的呼吸声,房间里静静。

「呵……你已经爽了吧……放了我吧。」张萌双手推着我的头,想脱身离开。

「爽?还早着呢。」说完,我就抱住她起身,在房间里边走边干。

「啊……不……不要……」本来推着头的双手,因为害怕人掉下去,连忙搂到了我的脖子上。

「额……」或许由于刺激,小穴突然裹紧,让我暗爽了一下。

「哈喽……莫脱」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来。我警惕的看着她的双眼,她的眼睛看了看沙发上的小坤包,然后紧张的看着我。

「接电话,想走的话,你就知道该怎么说话。」说完,我也不再看她,埋首在她的双乳之间,继续挺动着鸡巴,一步一步走过去,翻开小坤包,拿出电话,来电显示着阿森的名字。我又盯住她双眼看着她。她也看见了来电显示,一下子红了脸。

「我…男朋友。」说完垂下了头。

「恩。接吧。」她右手接过电话,左手紧紧的搂住我,想靠在我的肩上。可我后仰了一下,不让她靠,双手抬着她的屁股,继续抽插起来。

「啊……」她看着我,咬了咬嘴唇,忍耐着,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才按了接听键。

「呼……呼……」

「萌萌,你在哪?说好一起吃晚饭的呀。」「阿森……对…不起……我心里……不舒服……想…一个人静一静……啊……」我听说她心里不舒服,用力的插了几下,看她舒服不舒服。张萌紧张的咬着嘴唇,带着乞求的眼神望着,忍耐着不让自己叫出来。

「萌萌,怎么了?你到底在哪?哪里不舒服?」「没…没事,我就想……静一下…我在郊外…你…让我…啊…哟……」「萌萌,发生了什么事?」「真…没事……刚才顾着接电话……踩到块石…头……差点摔了…不说了……额……改…天……给你电…话……哦……」说完她把电话一挂,随手扔在了沙发上。

「啊……等…下放了我吧……我没…乱说话……额」

「好,我好好的奖励你。」说完,我搂着她使劲操着,慢慢走出了房间。走到楼梯处,再往下走。下楼的动作,让我插得深浅不一,张萌也被刺激得爆发了。

「啊…好……舒…服……啊……太…深了……啊」

「舒服吧,等会让你更舒服。」终于走到了地下室。这是当初买房后,我就专门请了隔壁市的一个小包工头给我做的,挖了两层,但是完工之后,我自己做了一个暗门,再添上机关,除非来过,不然外人只会看见地下室一层。

「啪。」打开灯。张萌扭头一看,呀了一声。就害羞得低头埋首在我的胸前。

原来她看见屋子的中间立着一个大大的像c形的东西,还有一张大大的x形的桌子,但四面墙都做了很多壁柜,柜子上放着各种淫具。

「别害羞,以后你会喜欢上这的。」「啊,以后…你……啊,又…顶到了……」我把她抱到c形椅边,这东西可是我特别定做的多功能大型合欢椅,拔出鸡巴。

「额……」张萌站在地上望了我一眼,眼神很复杂,欲言又止。

「宝贝儿,别慌,等会儿有你玩的。」分开c形椅,一下变成了怪异的x形。

我把张萌放起去,两只放在上面两端,然后用暗锁扣住,她这时只是麻木的配合着我,已经完全没有反抗了。我用剪刀小心的把她的白色连衣裙,白色胸罩和已经烂了的白色小内裤从中剪开,然后把内衣都扔在一边,只留着连衣群像披风一样挂在她身上。期间,我感觉到张萌有点微微的颤抖,很怕我的剪刀弄伤了她,这么一个漂亮的美人,我怎么舍得弄花了呢。

然后我站在她的面前,抬着她的下巴,轻舔着她的双唇,开始她还紧紧闭着,随着我的抚摩,「额……」一声呻吟,我就吻了上去,趁机将舌头攻了进去。

「呜……」我一手搂腰,一手按着她的头,不让她乱动,慢慢的,我感觉到她的舌头也开始回应着我,与我的舌头交缠着,我贪婪的吸着美人的香津,再勾引着她的舌头变为主动,慢慢的伸进我的嘴里,突然我松开嘴。邪笑着看着她,只见她迷懵着双眼,舌头探在嘴外,说不出的味道。或许感到我的变化,她才发现自己的不雅,连忙闭嘴。

「舒服吧。」不等她回答,我又吻了上去。这次她没有反抗,默默的配合着我,吮吸着我的舌头,我的双手又开始玩弄着她的双乳。尖尖的乳鸽,一只手刚好握住一个,柔嫩的肌肤,让我摸着十分舒服。不时轻拨着她的乳头,慢慢的,她的乳头也在我的逗弄中硬了起来。我也不在纠缠于她的香唇,一路向下吻了起来。

吻着她的颈项,香肩,然后我突然叼住她的一个乳头,猛吸。

「啊……雪…雪……啊……好麻……」玩弄了一会她的乳头,我又开始请问她的双腿。粉的丝袜刺激着我的性欲,不停的亲吻着她的大腿她的小腿。这时我抬起她的左腿,吻上了她的脚背,接着脱掉她的高跟鞋,贴着她的脚吸了一后气,感受着那股混合了体香和汗味的特殊气味。

我又把她脚底的丝袜撕开了一个小口,然后把硬到极点的鸡巴插了进去。一边是她柔嫩的脚底,一边是光滑的丝袜,爽得我激动不已。随着我的玩弄,只见佳人红眼脸,害羞得不敢看。

张萌也感觉到一股麻麻的痒痒的感觉从脚底一直传到头顶,经过小穴时弄得人一阵激灵,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

「咛…别…玩了……痒……呵…好麻……呃……」听见她来了感觉,我将她的腿弯了弯,然后一只手捏住她的脚继续插弄,一只手伸到她的小穴上玩弄。

揉着插着,我感觉到她的阴蒂也渐渐硬了起来,我就不时的捏一下她的阴蒂,每次她都激灵得颤抖一下。

慢慢的,我发现她的小穴里的水都流出来了,嘿嘿一笑,两只手指伸进去掏了一把,拿到她的眼前。

「萌萌,你看这是什么呢。」「啊……」看了一眼我手指上的淫水,她脸更红了,我放在她嘴里,挑弄着她的香舌,玩了一会,她也开始吸吮着我的手指。

我见她已经发情了,就放开她的小脚,抬起她的双双腿,扭腰一挺,插了进去。由于小穴里淫水泛滥,这次插入得相当顺利,一下就顶在了她的花心上。

「啊……好…舒服……顶…用……啊……顶」听着淫声乱语,我也玩得兴起,操得更起劲了。

随着下身的抽插,张萌只觉得全身的感官已经无用了,只想更舒服,更用力。

「啊…用力……顶死…我……了……啊……呃……」

她的呻吟刺激着我每一下都把鸡巴抽得靠近穴口,然后再全根而入。

「哦……不…行了…尿……要尿了……」

「宝贝儿……尿出来……别忍了……尿出来……」听见她似乎快要高潮了,操得更快了,下下都直达花心,不停地给她最大的刺激。

「啊……忍…忍……不…住了……啊」只感到小穴死死的裹住我的鸡巴,一股股热流冲刷着我的龟头,每喷一下,张萌都颤抖一下,十来下后才停歇。

这时我也快忍不住了,「啊……」使劲插了几十下,然后顶着她的花心,精关大开,我也射了,足足射了半分钟,每一下都狠狠打中花心,张萌也被刺激得抽搐着。

「啊……好烫…烫……不…行…了…来了…又…来了……啊」张萌又在高潮中爽昏过去。休息了一会,发现全身都是汗,胯下也被张萌的淫水打湿了。她也好不到哪去,两只手被锁住,吊在两个分叉上,脑袋无力的垂着,看着有种别样的诱惑。

看着如此漂亮的躯体,我不禁咽了下口水,胯下的肉棒也是蠢蠢欲动。

我解开锁住她双手的暗扣,把张萌放抱起来,柔嫩的肌肤摸起来让我暗爽无比,她的乳房也贴着我的胸膛,随着走动,轻轻的摩擦着,我的鸡巴再也控制不住,昂首而立。

浴缸放满水后,我把张萌破碎的连衣裙和粉色的丝袜脱掉,扔进垃圾桶,再轻轻的把张萌放进浴缸,我当然泡进去,搂着她闭目休息一下。

「咛……」

「怎么?宝贝儿,醒啦。」「这又是哪?」「我全身都被你的淫水打湿了,当然要洗洗了。」

「哼……」

「萌萌,想不到你第一次就流这么多水,看来你也很淫荡哟。」「不要说这些下流的话,现在你也满足了,什么时候放了我。」「哦……刚才爽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子的哟,你这样会让我很伤心的。不知道刚才是谁不停喊要的。」张萌的脸一下就变红了,嘴里唯唯诺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宝贝儿,怎么了?难道还想要?别不好意思嘛,你说出来,我乐意奉陪嘛。」「你别得寸进尺,我劝你早点把我放了,不然的话……啊」原来我趁她不注意,双手袭上了她的双乳,手指还不挺逗弄着逐渐变硬的乳头。张萌娇羞的挣扎着,可是她的力气那么小,怎么可能挣脱我的怀抱。

挣扎了一会儿,发现没有用,张萌也泄气了,再加上开始做爱消耗了很多体力,只能任由我玩弄她的乳房。

「说吧,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我?是不是要钱,多少钱,你开个价。」「哟,想不到你还挺豪爽的嘛,我要个一,两亿也可以吗?」「你别太过分了。不要说那么离谱的话,再说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你诚心开个价,只要我能拿得出,就一定给你,如果你太过份了,那就拚个鱼死网破,你什么也别想得到。」「哈哈,我过分?我觉得你就是无价宝呢。那宝贝儿,你说,你出多少钱赎回你自己呀。

如果少了,我可舍不得哟。」「一百万,我最多就能拿出一百万。」「呵呵,才这么少,那我给你两百万,你以后就跟着我,好不好。」「你……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我什么都不想要,来,我们聊聊,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把你放了。」「聊什么?我不想和一个强奸我的人聊天。」「萌萌,别这么绝情嘛,虽然是我强奸了你,但你不是也很快活吗?」「谁让你叫我萌萌的,我们不熟。」「哎哟,都操了几次了,我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连萌萌都不让叫呀。」说完我双手用力抓住她的双乳。

「啊,别…别……用力…好麻……你叫…吧……随你怎…么叫。」「对嘛,听话,这才乖嘛。萌萌,你是干什么的?」「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啊。」发现她又不听话,我一只手按在了她的阴蒂上捏了捏。

「啊…不要…弄…那…好痒…我说,我是老师。」「哦,老师?看不出来嘛。

哪个学校的老师呢?教什么的。」「银杏中学的,我教高中英语的。」「哦,看不出来嘛,一个老师还能开宝马。一定收了很多红包吧。」「不是的,那车是家里送给我的大学毕业礼物。」「哦,你家还挺有钱的。伯父伯母是干什么的?」

「伯父伯母?……啊。」我把一根手指又插进了张萌的阴道,感觉有点湿了,不知道是浴缸里的水,还是她流出的淫水。

「就是你的爸爸妈妈呀,我们俩都这样了,我能不叫上一声伯父伯母吗?」

「别动,我受不了的……你手指…别动,有点痛……啊。」「我轻轻的,没事的,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哦…我爸爸是银猫公司的老总,我妈妈就是我所在学校的校长。」「那伯父和伯母多大年纪了?」「我爸爸今年四十六了,我妈妈才三十九。」「哦,伯母这么年轻呀。想不到呀。」

「我妈生我比较早…啊…别弄了……真的…受不了……太痒…太麻了……」

这时我感觉到张萌的阴道里已经完全湿润了,阴壁不停挤压着我的手指,似乎想把入侵者挤出花径。我胸中欲火也在熊熊燃烧着,跨下的肉棒已经硬得像钢棍了,我也觉得问得差不多了,忍耐不了了。立马把她抱起来转过身,把大鸡巴对着她水淋淋的小穴轻轻的一放,肉棒借着她的重量,还有淫水的润滑帮忙,一下尽根而入。

「啊…太大……了…都进去了……好涨…涨得慌……」

全根而入之后,我没有在动,只是抱着她,埋首在张萌的双乳之间,贪婪的吸着乳香,不时轻啜粉红可爱的乳头两口,双手也在她那丝滑的背上,轻柔的抚摸着。

过了一会儿,张萌发现我就这样拥着她,时常从乳头传来如轻微电击般的刺激,可是下身越来越涨,越来越麻,没有办法解决,终于忍受不住,呻吟出声。

「恩…你别舔了……下面好涨好麻呀……」

「既然这样,那你要我怎么办呀?抽出来?」说完我故意捏着她的臀部一抬,只留了一个巨大的龟头卡在小穴口。

张萌只觉得小穴一空,似乎被抽走了一口气,吸了一声,来自小穴的空虚感传遍全身。

「别,别动…」「宝贝儿,怎么了?你说涨,我就抽出来,又怎么了?」

「别欺负我了……真的……动一下试试……」

「怎么动呀?刚才干了你这么久,让你舒服了,你还不放过我,我没力气了。」说着,我假装无力抬着她一般,握住她臀部的双手稍微斜了斜。

「呀。」张萌受到惊吓,生怕后仰摔倒,赶忙双手抱着我的头,一下子把我的头埋在了她的双峰之中。除了暗爽以外,我还差点被堵了一口气。

「别吓我,我怕疼的。你下面动……动嘛」越说声音越低,脸上也红得可以滴出水来了。

「唉哟,我双手没力气了,抬不动你了。」说着我双手一放,大鸡巴又全根而入,借着她的重量,龟头一下子顶在了她的花心之上。

「啊……顶…顶到…了……好麻……这感觉……」

「宝贝儿,不舒服,那我还是拔出来?你松手呀,别抱得太紧了。」

「不…就这样……呆一会儿……呆一会儿……你像刚才那样动…动……试试」

「没力气了呀,要不我教你怎么弄?」「啊,怎么弄……啊」原来我故意趁她松手之际,嘴巴又含住了一颗乳头,而且还像吃奶一样,狠吸了两口。

「雪…雪……别吸了……你太…可恶……了……叫…你别……吸了……啊」

我当然听话,放弃了吸吮,但是却含住了另一颗乳头,更大力的吸起来。

「哦…哦……别…你别光吸……下面动一下嘛……」

「宝贝儿,我真的没力气了,要不你自己动动试试。」

「恩……怎么…动」

「来,跟着我的手动。我抬一下,你就起身,我一放你就坐下来。」「恩……」说着,我轻轻一抬,感觉到她试着慢慢起来,龟头在阴道里轻轻的滑动着,感受两边肉褶凹凸的细腻,我也全身麻麻的,龟头快要脱离小穴时,我一松手,哪知道张萌也被这慢慢的滑动,弄得心痒不已,快速的坐了下来,突然的袭击让我和她都轻呼一声。太爽了。

「宝贝儿,别急,就这样,你自己掌握,对,就这样,抬起来,再坐下去……哦…宝贝儿,你真聪明,手可以放在我的肩膀上,这样省力一点。」我发现她越来越上道,便放开了双手,轻轻握住她的腰,控制着她的节奏。

「哦…好舒服……好…好……啊」

「宝贝儿,想更舒服就快一点……」「啊…好…的……雪…雪……你的太…长……了……顶……得…好深」我怕她被刺激过大,早早的玩完了,就开始控制起来,双手捏着她的腰,让她不用每次都坐得那么用力。由于不好使力,我也慢慢躺下,斜靠在浴缸里。张萌也双手撑在我的腰上,我低头一看,粉红鲍鱼把我的大鸡巴时吞时吐,很是养眼。

「哦……好…麻……好舒服……」

「宝贝儿,怎么样,自己动舒服吧。」

「舒服……啊……又顶到了……顶到……心里……去…了……啊」

「就是这样,你真棒,哦……宝贝儿…你低头看看…现在是谁强奸谁呢……」张萌睁开迷蒙的双眼,害羞的低下头,就看见由于惯性,小穴叼住龟头起起伏伏。

「啊……你…好羞人……」说完又动了几下,终于无力的趴在我胸膛上,红通通的小脸看着相当可爱。

「不行…了……我……没力气了……」

「宝贝儿,你好好享受吧,该我了。」说完,我又握住她的臀部,轻轻抬起来,又再次感受了一次,肉棒在阴道里慢慢滑动的快感。然后轻轻放下,但我的小腹却用力向上一下,大鸡巴又再次深深顶住了花心。

「啊……太…深了……顶…顶死我了……啊…哦……啊」听着美人浪话,我也不加停息的抽插着。

「啊……好深……顶到……又…顶到……了……啊……好舒服……顶到……顶到我…心里了……啊…啊……哦……来…来……这感觉……啊……来了……啊」我感到小穴的肉褶急速的蠕动了几下,花心似乎一下打开,一股滚烫的淫水浇在了我的龟头上。张萌高潮了。深吸了几口气,细细品位着她的小穴那轻轻的吸吮感,渐渐平息,挺过了刺激。我又突然快速抬动着她的臀部,大肉棒也一下狠似一下的插入她的小穴,每次都直达花心,我要让她体会更高的高潮。

「啊……别……别动……了……受不了……受不……了……了……啊…」

「宝贝儿,舒服吗?呼,呼……舒服就叫放声叫出来……叫出来你会更爽的…叫呀……给我叫啊。」

「啊…不行了……啊……弄死……你要弄死了我……啊……雪…雪……啊……轻点……啊……顶到了……啊…顶得……好……好麻……好深……啊……又顶到了……」

「对,就是这样,你也用力,配合我,对,就像刚才我教你的那样,对,就是这样。」这时,张萌已经沉醉在性交的快感当中,坐在我的身上,直起身子,自己揉弄着自己的胸部,屁股也随着我的挺动不停起伏着,头也摇摆着。

「啊…太……刺激…了……哦……太…舒服…舒……服了……啊……感觉……哦……那……感觉……啊…哦……啊……又……来……来…啊……来了…来…啊……啊……来了……顶到人…人家心…里去……了啊……飞…飞……飞了……啊。」这次我清晰感觉到,张萌小穴吸着我的肉棒急速的蠕动,花心一下打开,时断时续的喷出一股一股的阴精,喷洒在我的龟头之上。强烈的刺激,我也不再忍耐了,放开了精关,抱住她无力的身子,大鸡巴深深插在小穴里,龟头死死抵住花心,如同机关鎗般,射出子弹。

「啊……宝贝儿…我也来了……接住我的精华吧……」

「啊……哦……」此时张萌只有无力的呻吟着,精液如同子弹一般打在她的花心之上,我感觉到每射一下,她全身都不受控制的抽搐一下,嘴里只能哼哼着,射了十几下后,我才停止了射精。张萌的身子还停留在高潮中,还时不时的不受控制的抽搐一下,人也暂时失去知觉,昏昏的躺在我的胸膛上,好一会儿后,她在停止了抽搐,沉沉的睡着了,我也累了一晚了,就这样搂着她,让她的小穴含住我的鸡巴,睡在我的身上,两人就这样躺在浴缸里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我感到有点微凉,睁开双眼,想起还在浴缸里,此时浴缸里的水已经发冷了,张萌还沉沉的睡在我的胸膛上,我怕小宝贝儿着凉了,轻轻的把她抬起来,肉棒也滑出了可爱的小穴,张萌也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把她慢慢的放在浴缸里,生怕惊醒了她,然后把浴缸里的冷水放了,再换了一池热水,把她洗了个白白净净,特别小心的清洗着她的小穴。由于是她的第一次,被我插弄了一晚,小穴已经红肿起来。细细的清洗完之后,我也拿着花洒把自己洗了洗,把浴缸里的水放完,再拿浴巾把我俩擦干,我才慢慢抱着她,带进了我的卧室,至于给张萌开苞的那间炮房的床单,只有明天再收拾了,现在也晚了。我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怜惜的舔玩了一下她红肿的小穴,似乎在梦里感觉到有点痛,我看见张萌皱了皱眉,轻哼了一声才慢慢舒展开眉头。我找来消炎药,爱怜的给她小穴擦了擦,才搂着她沉沉睡下。

不知道睡到几点,听见花园的鸟叫声,我才醒来,阳光从洒在床上,我看着旁边的美人儿,深锁眉头,眼泪轻轻的从脸庞滑落,似乎做着什么梦,我爱怜的亲吻了一下她的眼睛。

「不…不要…」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张萌一下子睁开了双眼,然后傻傻的盯住我。

「萌萌,醒了。」张萌就那样楞楞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发现她正躺在我的臂弯里,自己双手也搂在我身上,这样一个暧昧的姿势,让她羞愧不已,轻恩了一声,才收回双手,撑了撑想起来。

我稍微用力一搂,她就起不了身,只好又躺在我的怀里,静静的没有说话。

我把另一只手又放在她的胸部轻轻的抚弄着,感受着丝滑的肌肤。这次张萌似乎知道反抗也是无用的,放弃了阻止我作怪的手。

「说吧,你什么时候放了我,你不可能一直把我这样关着吧。」「啊,好提议,我倒没想到呢,既然你这么说,我要好好考虑考虑。」「你不能这么不讲信用,昨天你答应我的,我也按你的要求讲的电话,你不能这样。」「呵呵,好吧。

我答应你,不过现在你的衣服也破了,什么都没了,难道就这样光着身子出去?

我真有点舍不得?」「你给件你的衣服,让我走。」「那我的衣服给你了,你什么时候还我呢?」「你……好,我给你钱,当我买你的衣服,总该行了吧。」「我说过,我不缺钱。」「那你想怎么样?」「这样,你给我点纪念品,我就放你走。」「纪念品,什么纪念品?我都被你这样了,还有什么能给你的。」说完,我又看见她的双眼中,有泪珠在打转了。

「宝贝儿,别哭,你昨天不是也挺享受的吗,怎么又要哭了呢?」「你这个禽兽,我被你强奸了,你把我毁了,你知道吗?我怎么面对我男朋友?我怎么跟他交代。从小我都是父母的乖乖女,你让我怎么跟家里人交代,你把我毁了,你知道吗?我的生活完了。」说完,张萌再也忍不住委屈,掉下的眼泪。

「好了,萌萌,别哭了,你男朋友不要你,我要你,你和他分手,当我女朋友,我喜欢你。再说,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你家里人是不会知道的,你还是伯父伯母的乖乖女。」「你休想了,快点放了我,最好快点,不然如果我父母或者我男朋友找不到我,报警了,被发现了,我自然活不下去,你也别想好过。」「呵呵,你别威胁我,我还真不怕警察,不过我的提议,你好好考虑考虑。好了,现在该轮到我拿纪念品了。」亲了亲她的双唇,我爬起身来。

「啊。」突然的一吻,让张萌措手不及,一只手捂着嘴,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相机,对着她邪邪的笑了笑「宝贝儿,你的美让我无法忘怀,现在给我留点美好的记忆,让我思念你的时候,有点寄托。」说完,我一掀被子,洁白的身躯,瞬间裸露在我眼前。

「啊。不…不要这样,你不要太过分了。」张萌紧紧夹住双腿,一只手挡着胸,一只手挡着小穴,侧躺着,小脸已经红到了极点。

「没办法,我想放你走,但是又怕你报警,只有留点纪念品咯。」「不,别这样,我保证不报警,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不报警。」「口说无凭,我都答应放你走了,你最好配合一点。」我见她还是死死摀住,就走过去跪在床,搂着她的身子,把她抱起来趴在我的大腿上。

「啪,啪……」我稍微用力打了她两下屁股,虽然不是太大,算不上肥臀,不过少女紧致的肉感也让我暗爽无比。「想不想走,啊,想走就听话,拍完照,我就放你走,啪。」忍不住,我又用力打了一巴掌。

「啊,啊,不要打我,我听话,呜,呜……你就知道欺负我……啊,别打了,我听话。你拍。」见她如此说,我就放开她,让她躺在床上,拿起相机,调好焦距,只见她还是捂着身子,默默的抽泣着。

「恩?……你还想再挨几下?手拿开。」听见我说又要打她,她连忙放开双手,不过腿还是紧紧夹着,头偏向一边垂着泪。

「好,别动,喀嚓,喀嚓。」随着闪光灯的响起,张萌似乎受到什么刺激,全身不停扭动起来,不过没有再用手捂身子,但双手不安的紧紧的抓着床单。

喀嚓,喀嚓,随着她的扭动,我不停的围着床走动着,拍着照。

「好了,现在把腿张开。」「别这样,我都已经让你拍了,你别过分了吧。」「恩?又想挨打了?」我作势要放下相机。

「好,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只想你说话算数,拍完照就放我走。」说完后,张萌彻底放弃了抵抗,自暴自弃的打开双腿,整个人呈大字状躺在床上。

「好,我说到做到,拍完照一定放你走。」喀嚓,喀嚓……相机不停的拍着,我也从各个角度欣赏着张萌美丽的身体。

「宝贝儿笑一个,别哭丧着脸,你不想别人看见照片都知道你是被强奸了吧,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好。」「你,你还要给谁看,我都让你干了一晚上了,你还要拍照给谁看?」「别激动,我是说万一,再说以后我欣赏的时候,也不想看见你这么痛苦的样子,我会心痛的。来,笑一个,笑一个,听话。」我声音再次抬高了几度。

「哼。」冷哼一声,张萌试着笑起来,可是怎么也笑不起来,那种哭笑不得的表情,我自然也不会放过。

「来,腿再张开一点,双腿弯起来,对,就是这样,看着镜头,对,乖,盯着,嘴角向上弯,听我的话,对…,嗯,好,听我的,田七。」「扑哧。」我突然的搞怪,张萌一下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抓住这个瞬间,喀嚓,喀嚓的连拍了几张特写。发现自己笑起来的张萌,哼了一声又板过脸去,不再看我。

我也拍完了,拿过被子,轻轻的盖在她身上,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庞,俯下身子,亲了亲她的额头。

然后我把照相机放进保险柜,从床垫下拿出一副手铐,把张萌的一只手铐在了床上。

「啊,你干什么,放开我,你说话要算话。」「宝贝,别闹了,难道你想光着身子回去?你不怕羞,我也不想让别的男人看见你美丽的身体。」「那也是你昨天干的好事。」「好了,我出去给你买衣服。等会儿就回来。乖乖的睡一会儿,我估计昨天晚上你也累坏了。」听我说累坏了,估计是想到了昨天晚上在浴缸里的事,张萌的脸又红了起来,真可爱。

我穿好衣服,「你喜欢什么颜色什么样式的衣服。」她可能还沉浸在昨晚羞人的浴缸中没有回答我。

「哦,不说话,不说话我就乱买了,给你买件低胸的吊带,露臀的短裤,好不好?」「啊,别乱买,别太暴露了。买件像我昨天那样的裙子就行了,求求你了,别太暴露了,我没那种衣服,回去会被发现的。」「哦,好吧,什么颜色的。」「白色的,其他的也可以,别太艳了。」「呵呵,好的,满足你的要求,来让我亲一下,我就走。」低下头,快要亲到她的额头时,张萌闭上了双眼,好像有点紧张,我恶作剧的一笑,没有亲下。张萌似乎见我一直没有亲,怯怯的睁开双眼,就见我盯着她邪笑,正要说话。

「唔……」我在她诱人的双唇正要打开之际,低头吻了上去,舌头也伸进她的嘴里,挑弄了几下,才满足的起身离开。

「你,你太可恶了……」

「哈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