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在五分埔卖衣服的前女友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首先说说我的女友,她并没有其她女人那样白皙的肌肤,不过也算是健康肤色吧!163㎝的身高,b杯的乳房,除了有一点「猪腩」外,身材很好,我常说她减一点肥就可以去做模特了;齐肩的长发,总之美人一个。(不美我又怎么会泡她呢!)在这里,我就叫她小桦,小弟就叫加斯杰吧!

我和她一起有大半年了,第一次约她时并不觉得她是个骚货,连手都没让我碰。谁知道,到第五次约会,不但和她湿吻了,还摸了她乳房、再摸她下面……虽然摸她下面时是隔着裤子,可是当我用手大力摩擦时,她竟然还随着我的手摇摆着身体!可惜没多久就让人打断了我们的性致,因为那时我们在马路边的草地里哦!

就这样,半个月后她就开始用手帮我打枪,再半个月,我们就正式打炮。就这样,我们过了半年刺激的生活。

可惜真的是天有不测之风云,三个月前,她经朋友介绍,到台北五分埔工作去了。还好我这里去五分埔不算很远,所以每个月我都会去她那里(她住出租房了)好好的「安慰」她。

就在上个月,我又去她那里住。晚上做抽插运动的时候,她突然说:「早上看了篇知识性(就是性知识)的文章,说在做爱的时候最好双方找些话说说。

「哦,说什么好啊?」我也知道这时应该大家说说话,可是我们以前做爱时就很少说话的,无非她说说「嗯……嗯……啊……」(应该是叫)、我说「换换姿势」的,都没什么内容了,所以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

这时,我突然想起和她看的一部电影《救命》里,许志安叫林嘉欣「贱货」然后上床的情节。于是,我就对她说:「贱货!」她好像没听清楚地看着我,于是我再说:「贱货!」同时加快抽插速度,她立刻表现得很爽,叫得更大声了。

「贱货,怎么样?插得你爽吗?」

「你才是贱货,贱人!」她说,于是我更大力地插到她花心,说:「我是贱人,你是贱货,是不是?贱货被插得爽吗?」

她已经很激动了,呻吟着说:「爽啊!使劲……大力点……再大力点插我。哦……」(听说女人喜欢那种三浅一深、九浅一深的插法,但我女友偏偏喜欢我一插到底,然后不停地使劲抽插、撞击、顶她花心,说这样特别刺激。以前我就想,不是只有荡妇才喜欢这样插的吗?)

有她这样鼓励,我自然更卖力了,「贱货!插得你好爽是不是?爽就叫大声点。」接着,在我一边骂她贱货,她一边大声叫床下,我们双双达到了一次很愉快的高潮。

结果这两天我们都用这个方法做爱,连我的性能力都提高了,还插得她梅开三度。按她说,有一次高潮还是两次连着一起来的,间隔只有十来二十秒。(我就奇怪,那次高潮怎么这么长?)

 回到自己家,我就想:如果给些色情文章她看,要她学里面的东西,然后我们做爱时拿来说,那么就可以提高做爱的质量了。可是,这些文章大多都那么变态,我可不敢随便给她看。小桦在做爱时虽然像荡妇,可平时她很正经的,连衣服穿性感点都不肯。以前给她看过她就不喜欢了,如果给她看到些多p啊、换妻啊之类的,引起她反感,那可得不偿失。

就这样到了月中,却发生了一件天公作美的「好事」,让我的想法变成了现实。

那天是星期五,中午小桦打电话过来,说:「明天我和朋友去台南玩哦。」

「好啊,去玩玩见识见识咯!」我说。晚上,我发现有点东西忘了问她,于是打电话过去:「是了,你和谁一起去啊?」

「就是阿勇咯。」(阿勇是她以前的同学,刚好也在五分埔打工,有时她会去找他玩。)

「啊!?就和他去?没其他人了?」

「是啊,怎么样?你不是叫我去见识见识吗?我只是去一天而已嘛。」

「嗯……好啦,自己小心点,保持电话联系吧!」只是带她去台南玩,我对我女友是很放心的,所以寒暄一下就没多说了。

第二天一早,她打电话过来,说要去坐车了,我说:「嗯。」谁知道……一整天都没电话过来了,我只有干等。

「那个贱人,去玩就居然完全不理我了,打电话来你就知道味道。」

可是等到晚上11点都没讯息,我可有点慌了,千万别有什么意外啊!

11点多后,终于有电话来我家了(我家没有来电显示),一听,是鲍小桦打来了。

「贱人,你在哪里?!」我问。「我在坐车回家。」「啊,那么晚?」

「是啊,玩到很夜,现在在坐计程车回家。」

「哦,阿勇呢?」

「他留在台北亲戚家。」

「嗯,回到家发短讯给我吧!」呼……终于松一口气,玩了一下游戏,我就睡觉了,接着一觉睡到大天光。

哎……少了点东西!怎么晚上没人嘈醒我?看看手机,没有讯息,打过去,又是关机了!难道没电?……

过了些时候,家里的电话又响起,一听,是她打来了。我赶紧问她在哪里、在干什么……骂了句她。

终于,她对我说实话了:「其实……我有点东西在骗你。」

「啊?什么啊?」

「就是,其实我不是去台南,而是去台中玩了,现在和勇在一起住在他亲戚家……」

啊!真是晴天霹雳!我这个女友居然这么大胆(虽然我知道她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接着,在我威迫下,她慢慢把这两天的事说出来(还算老实)……

说着说着,她越说越小声,我问她干嘛,她竟然说:「勇还在这里睡,我不想吵醒他。」

「什么!他在你旁边睡着,你在打电话给我?!」

接着她又解释,他睡在客厅,电话也在客厅……等等。我早就意识到这是个大好机会,故意引导她说出有没有对不起我。

最后,我奸笑着说:「哼!就这么简单,我才不信。这个星期我就来了,看我到时怎么对你严刑逼供!贱货。」

接着的几天,我又发了些色文给她,同时叫她想定口供,她也明白我想干嘛了。经过漫长的几天等待,终于坐车去到她家。我还特意去买了个套在阳具根部用来延时、同时撞击阴部的延时环。晚上,陪她逛了一下街,回到家里,期待已久的严刑时间终于可以开始了?

一上床,我就用震动跳蛋去刺激她(我们很久以前就已开始用了,她还很喜欢),一下子她就湿了(小桦很容易湿的,有时真怀疑她是不是整天都是湿的。可惜她的水却很少,不会有流湿裤子的那种效果,有时和她干的时间长了些,她竟然说里面好干,受不了,叫我加点润滑剂!如果有淫友知道有什么能令女人淫水增多的秘方,可要告诉小弟一声)。

我在她阴道口周围和阴蒂来回刺激,开始发问:「贱货!骚货!骗我说去台南玩,其实是跟男人去了台中!还在和人家睡时打电话给我!」「嗯……他累了在睡,我想你了,就打来给你嘛。」

「他累了?他干嘛累啊?」

「他插了我整晚,当然累啦!」这骚货,不用我说明她就自动这样说,我们真「心灵相通」。

「好,贱货,不用急,我先从头问起:你喜欢让人插是不是?我立刻就来插你!」

「来喔,不过人家阿勇可插得很大力的哦!」

我套上那延时环,龟头对准小桦的骚屄,使劲一下插到底,延时环撞在她外阴,鸡巴顶在她花心,看得出她的表情骚到出汁了。

我慢慢地抽出插进,又开始发问:「他陪你坐车过去的,那么你们两人坐在一起啦,他有没有乘机非礼你啊?」

「嗯……有啊,他先是非礼我,后来还干了我!」

「干了你?在车上?!」

「是啊。」(哇!我都只是引导她说在车上让人非礼罢了,而且在车上非礼都很过份啦,这里又不是日本,这骚货竟然说在车上让人干!)

「车上那么多人,他怎么干你啊?那不是很多人在看?」

「嗯,好多人看。没所谓啦,他们又不出声,还很喜欢看呢!」「贱货,让人在车上非礼还不够,还让人在车上干!」我一边说,一边加快速度。

「喔……嗯……他摸得我性起,索性就和他干了。」

「我也常在车上摸你啊,你又不给我摸?」

「我喜欢给别人摸,就是不给你摸。」说出这样的口供,自然得到我更大力的惩罚,我用力捏着她乳房,问:「他在车上怎么干你了?说!」 「啊……他先是摸我,摸得我好舒服,于是就让他脱光衣服任他摸啦!后来我下面痒到受不了,就坐到他身上跟他干起来了。在车上这样插好舒服,随着车子震动,而且旁边又有人在看,好过瘾。哦……喔……」

问完了第一份口供,我就专心施我的「刑」,接着,她在一连串淫叫声中,得到了第一个奖励──高潮了。

问完第一份口供,奖励了一个高潮给她后,我开始问第二份:「到了台中,你们就去游泳是吗?」

「嗯,他和我逛了一阵才去「哦,还去逛什么街啊?」「是啊,我要去买泳装嘛,他就陪我去了。」

「我不是给你买了一件了吗?」

「我没有带去嘛,所以和他去买,顺便叫他帮帮眼。」

「帮帮眼?他怎么帮眼啊?」

「就是我试穿衣服给他看,他说好看就买咯!」

「贱人,我和你去买时你只是看看款式而已,和别人去就试给他看!」

「啊……是啊,我先在更衣室里穿了件,就叫他进来看好不好。他一进来,就说不好,一手拉掉了上截,搓起我的乳房来。喔……跟着,又隔住泳裤摸我阴部,摸得裤子全湿了。啊……他才又拿了另外一件给我,说买这件,跟着就去给钱了。我们走出店子时,回头还看见老板奇怪那泳裤怎么湿了,嗯……」

「那几时才去游泳啊?」我问。

「去到海滩已经过了傍晚了,不是很多人在,我去换泳衣,才发现那是件很性感的比基尼,好少布料哦!」

「贱货,平时叫你穿性感点都不肯,一出去就穿性感比基尼!」

「啊……给别人看比给你看过瘾得多嘛!」

「骚货!」我用鸡巴回应她。

「嗯……我一穿出来,就有好多色狼看着我,看得我下面都流水了,于是赶紧拉他下去游泳了。我们游一下,又上岸玩一下……」

「嗯?就这样?然后呢?」「然后……然后到了天再黑点,这时已很少人了,他又拉我下海,说再游一下就走。谁知道一游出去,他就在水里把我的比基尼脱了,拿在手里就开始干我了。啊……」

「骚货!在海里干,你不怕……

「不怕啊,别人看不见的,我们就边望着岸上的人边做,刺激死了!哦……干了不知多久,他把我的头按进水里,要我帮他含鸡巴,我才含了一下,他突然就射进来了,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海水是吧?」

「不是,是精液,嗯……也有海水吧,反正我全吞进肚子里了。啊……」

我突然使劲地撞击她,说:「贱货!我平时给你吃你不肯吃,居然去吃别人的!」

「嗯……我不喜欢吃你的,我就喜欢吃别人的,怎么样?」

这骚货,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教她,居然说得那么贱,我激动得使劲地大力撞她花心,「啊……使劲!大力点、再大力点……你顶得我里面都痛了!」痛了还叫我使劲,是她说的,使劲就使劲!

「跟着就完了?」我问。「嗯……还没有,接着我们去换衣服时,他把我拉进男更衣室里又再干起来了。」

「哇,你说我都不信啦,刚干完又干。」

「人家强嘛,哪像你。」(说起来真不好意思,小弟通常一晚只射一次,很少两次的。)

「好,干死你就好。不过更衣室那么多人出入,你们怎么干啊?」「傍晚,不是很多人啦,没什么人过问;有问起的,他就说我是鸡,还叫人过来摸我。啊……」

「贱货,你说你是不是鸡啊?不,简直比鸡还贱!」

「喔……我不是鸡,我是骚货,喜欢让人插、让人摸罢了。哦……快干我!大力点……哦……」到这里,她终于又经不起我的折磨,第二次高潮了!

这时我也有感觉要射了,「是了,男人的更衣室都有很大尿味的啊,因为男人常常就在那里小便,有没有人尿在你身上啊?」想起给她看过的一篇《另类浪漫》,我就这样问了。

「啊……没有,没有。嗯……不过……不过,在他做完后,我全身软了躺在地上。他突然……突然就对我尿了起来,射在我身上、头上!」

「唔……」我这时也再忍不住了,射起精来,「尿得好,你这贱货,该用尿淋你!」我也得到了一次全身舒畅的高潮。

看看时间,也已经做了一个多小时,我的腰也很累了。收拾了一下,我们便满足地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上,经过一晚充份的休息,一醒来就已经性趣昂然了,于是伸手过去搓小桦的乳房。很快她就被我弄醒了,迷迷糊糊地说:「喂,不要搞啦,让我再睡会儿。」

「还睡?我的小弟弟都醒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懒,快跟它打招呼!」我拉她的手过来摸我的小弟弟,她也就熟练地套弄起来,我跟着伸手把她的小妹妹也叫醒,说:「昨晚的口供才说了一半,现在把后面的也招出来!」「现在啊?嗯,好啦,那你问吧。」于是,第三份口供开始录了。

我先用中指浅浅地插进她骚屄里搅动,然后开始发问:「你们游完泳后,跟着又去哪里了?」

「游完泳,他说约了朋友在酒吧看欧洲杯足球赛,就带我过去了,我到了那里还打过电话给你。」

 「是啊,贱货,你还骗我说正在会广州呢!」我把手指的动作加大。

「唔……是啊,打了电话骗你后,他就带我去他朋友开的房间。我们谈了一下话,喝了点酒,就开始看球赛了。」

 「喝了点酒?你有没有给人灌醉啊?他朋友又有多少人啊?」

 「没有,我没有喝多,喝到脸红,我就没再喝了。他们就两三个人。」

 「两三个?两个还是三个啊?」「就是两个、加上三个,五个人咯「哇!五个人,还不轮流把你灌醉?」

 「没有,我们看球赛啦!」

 「看球赛,你会看吗?我怎么不知道?」

 「是不会啊,所以他们教我看。」

 「哦,那么你现在会看吗?」

 「还是不会啦,因为……因为他们教着教着,就对我动手动脚了。」「哼,这才是真话。骚货,是不是你先勾引他们啊?阿勇呢?」「我才没有,是他们先动手的。阿勇最专心看球了。」

「哦,当然啦,他都玩完你了,现在将你送给他的朋友们玩,还好过去叫鸡啊!」

「啊……是啊,我喜欢给人操,让他们一操我就爽了,啊……」

「骚货,就等我来操你吧!」我又忍不住,脱光了衣服就把鸡巴塞进她骚屄里搅动。

「他们怎么玩你的啊?说!」我边操边问她。

「可能他们人多怕等不及,七手八脚一起脱光了我的衣服后,其中一个马上就按着我的头,要我含他鸡巴,他的鸡巴好臭,可我又不敢说,惟有帮他含了。跟着另一个就拉开我双腿插进来了,这个人的鸡巴好长哦!比你的长许多,差点顶开我花心了,插得我好舒服,比跟你做可舒服得多了。啊……」

「贱货,居然说别人的鸡巴比我长,看我不插死你!」我使劲撞击着小桦的骚屄。

「嗯……他们两个就在那里一上一下地狂操我,操得我好爽,其他人就在看球赛。长鸡巴的那个干了我十来分钟就在里面射了,接着在看球的人里又有一个上来操我。」

「这么快就射啦?是了,他们有没有戴套啊?」?「没有,我不喜欢戴套做,而且那里根本也没有套,他就直接射在我里面,好像还用龟头顶开我花心直射呢!」

「贱货!这样乱搞都不戴套,万一有了怎么办?!」

「有了就有了呗,叫你戴绿帽!」

贱货,这种话都敢说,我还不操得她死去活来!不过阿怡却一向都不喜欢我戴套做,说那样不过瘾,但我只有在安全期才敢不戴的。「接着呢?谁干你?」

「接着……接着这个鸡巴就短短的,不过,他好粗哦,是全场最粗的!插得我同样过瘾。嗯……」

 「那么快就上个最粗的?那插松了你的骚屄,后面的人怎么办?」

「就是啊,他干得又久,我含到那个臭鸡巴都射了,他还没干完。」

「啊,那个臭鸡巴射在你嘴里了?」

「是啊,他连精液都是臭的,不过我也给他全吞下去了!」「贱货,我的精液那么好吃你都不肯吃,宁愿去吃个臭的!」

「臭就臭,我就是喜欢!那粗鸡巴还干了有十分钟才射,接着上来那个干了一阵,就骂那个粗鸡巴把我的骚屄搞松了,弄得他不过隐。」「哦,那么怎么办?」「怎么办?我就叫他先搞我后面啦!」「后面?你叫他插你菊洞啊!死贱货,我都没舍得插,你就让人给插了!」(阿怡的菊洞我只插过一次,一进去她说太痛,结果我就退出来了,不过平时倒有用手指玩玩。)

 「嗯……唔……结果,他们一边看球,一边就有两个人同时来操我,操得我好过瘾,叫得好大声哦「等等,叫得很大声?一个操你,一个含鸡巴,你怎么叫啊?」

「嗯,他们是一个插我前面,一个插我后面啊!」

「骚货,玩3p是不是很过瘾啊?」

「是啊,很过瘾,很舒服……」

……接着过程有点单调,(反正就是轮奸啦!)所以在此就略过了,不过在这单调中,我已把小桦操到两次高潮了。

在她高潮过后,我接着问:「最后呢?」

「最后,他们同时用两根鸡巴一起插进我屄洞里,插得我又胀又痛又爽,都不记得高潮了几次。最后看完球,他们也干完了我,几个人的精液把我骚屄灌得满满的,没让我穿内裤(当时穿短裙),阿勇就带我走了。当我起来走动时,骚屄和肛门里的精液流了出来,流得我满腿都是,有人注意到看着,羞得我想找个地洞钻。嗯……」

「骚货,你就是暴露狂。」

「唔……然后阿勇带我去一间屋子睡,我睡到天亮,想起你,就打电话给你了。」「是啊,骚货,我还问你怎么说话那么小声,你说阿勇在旁边睡。」

「其实啊,其实他也醒了,而且趁我跟你讲电话时在搞我,我被他搞得受不了,惟有放小声点,怕给你听见。」

「骚货,这你也想得出来!」其实啊,我也很喜欢趁女友讲电话时搞她,有一次还试过在她跟她爸讲电话时插她(唉,谁叫她爸在我们做时打电话来),看着她一边说电话,一边忍着不发出异常声音捱操的表情,很是过瘾。)跟着是她接着说阿勇又在屋里搞了她一整天,而我在她讲述时,又把她推上了第三次高潮!在她三次高潮过后,对我说:「你要射没有啊?我下面好痛了!」(想起来这次小弟真厉害!)

「啊?又痛了?我还没感觉啊,怎么办?」

「怎么办啊?我真的好痛了,你快点啦!」「啊,那怎么办好啊?我真的还没有感觉。要不,这样吧,换个更刺激点的做法。」

「怎样?你快做。」

其实,小弟这个刺激的方法,就是野外做爱!我跟女友试过几次,每次我都忍不久,很快就射的,可能因为紧张刺激吧!于是,我把她抱到窗口边,她知道我想干什么,死活不肯过去,毕竟现在是在住宅区,到窗口做可能会给人看见,而以前只是在没人到的野外。「你不想我射啊?你不痛了吗?」她没有办法,只好退而求次,在窗口边侧着身子,弯着腰让我从后面干她。这样虽然只会看到背面,但有人看见的话也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了。于是我就飞快地插动,果然,过不了几分钟,小弟终于忍不住,把自己的精液也全灌进她的骚屄里面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