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把小姐干到高潮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有一些特殊的僻好:喜欢女人的丝袜和高跟鞋。因为女人穿上丝袜和高跟鞋不但漂亮性感有女人味,而且十分能勾起我的性欲,让我想跟她做爱。这个僻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我都不记得了,也许是青春期的时候唯一能看到的暴露点的东西就是长统丝袜包装袋上的女人吧。有就有吧,我无所谓,能让我发泄性欲的时候更有激情,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人出差在外的时候,虽然累,但是总是能让我兴奋。在一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城市,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到女性内衣店去买来各种女式丝袜,然后带回宾馆仔细把玩。

比如这次,我买了两双浪莎的长统丝袜,一双灰色的,一双肉色的。还有几双肉色的短丝袜。我很喜欢浪莎的长统袜,那丝袜口部的几圈防脱落的设计(大概叫什么苞芯丝吧)让我感觉特别性感。也许有很多人会说,蕾丝花边的才性感。确实,蕾丝花边是很性感,但是我还是更喜欢这种袜口,也许是各人有各人的口味吧。好,话入正题。回到宾馆以后,我关上门,然后洗澡。洗完澡后我特意裸着身子,这样感觉更有欲望一些。

看着丝袜包装袋上的图像,我的阴茎很快就变的坚硬无比,高高的竖在腿间。我赶紧打开短丝袜,拿出一只套在了阴茎上面套弄了几下,着实很爽。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我一阵迷茫,谁会打我房间的电话呢?接起电话喂了一声,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先生需要服务吗?」我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直以来我都没有也不愿意在外找小姐,但是今天也许正好是性欲亢奋的时候,确实需要一个女人来让我发泄一下,想到这里我的脑子里马上出现了一个淫荡的女人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在我房间的床上躺着任我玩弄。

反正这儿也没人认识我,就玩一次吧。即然做了这个决定,我当然需要玩的爽一些。我对着话筒毫无故忌的说出了我的需要:「我不喜欢年龄太小的,我喜欢三十来岁的女人。」电话那头马上同意了我的要求。我又说:「要长的好看的,腿长的,要穿高跟鞋…」

「总不能光着身子去开门吧」谈完了价钱和条件我想着。于是我就穿上了内裤。看着床上放着的丝袜,我兴奋的几乎开始颤抖了。成熟的女人、丝袜、高跟鞋。光想到就会忍不住啊。当我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我叫的小姐的时候,我不由的想到,到底是高级的宾馆啊,小姐的档次真的不错啊。外面站着的是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女人,烫着一头时尚的披肩卷发,皮肤很白,脸上画着淡妆,长相虽然谈不上十分漂亮,但绝对是一张让人看着就有欲望的脸。她身上穿着一身淡粉色的连衣短裙,上身的裙子外套着一件白色的碎花坎肩。裙子下面是两条白嫩的腿,看起来皮肤保养的非常好,泛着亮亮的光泽。

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细细的带子衬的她染着粉红色趾甲油的脚秀气无比。这样的女人,走在街上谁也不会想到她会是小姐,看起来简直就是政府部门上班的工作人员。她看到我好像吃了一惊,倒不是因为我身上只穿着内裤,主要是她并没有想到她的客人会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虽然我也二十六岁了,但是面相显小,看起来也最多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不过吃惊的表情马上就转变为了满脸的笑,然后对我说:「对我还满意吗?」我又特意的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番,然后把目光停留在她穿着白色高跟凉鞋的脚上意味深长的说:「嗯,还不错,这小脚,够性感」她笑着抬起一只脚看了看说到是吗。

我便一把把她搂进屋里关上了房门。进了屋我就把她按趴在床上,然后开始抚摸她的两条白嫩的腿,皮肤真是无比的光滑,我甚至怀疑她来之前在身上抹过润滑油。她趴在床上任我抚摸,然后拿起床上我放着的我买的丝袜看着问我:「这是你买的丝袜吗?」

我说是,一会你要穿上让我玩。她笑了笑说:「怎么样都行,不过你挺会买的嘛,这两双丝袜很漂亮」我没有理她,抚摸已经满足不了我了,我把她的腿抱了起来,放在嘴边亲吻着。她的腿颤了颤,然后笑着说痒。这样下去我马上就要忍不住了,我可不想这么欲望高涨的夜晚就这么草草的过去。于是我放下她的腿让她先去洗澡。她马上顺从的起来开始脱衣服,我按住她的手指了指卫生间说:「到里面脱,洗完以后还穿着出来。」她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转身就直接到卫生间去了,并且关上了卫生间的门。我便站在门外跟她说着话:

「你今年多大啊?」

「我三十七,你呢?」

「嘿,那我还得叫你一声姐姐呢,我今年二十六」

「你有二十六吗?看起来像十八九岁。」

「夸张了吧」

「我说真的啊。你喜欢跟像姐姐这个年龄的女人做爱吗?」

「当然啊,三十多岁的女人多淫荡啊,想怎么玩怎么玩」

「啊?你别吓我啊,一会你要怎么玩我啊?」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呵呵,你很喜欢丝袜吗?女人穿丝袜让你很有性欲是吗?」

「是的,还有高跟鞋」

「我以前的客人也有跟你一样爱好的」

「那当然,有我这样爱好的男人多了去了」

说话间我已经脱掉了内裤,并且把一只短丝袜套在了勃起的阴茎上面,而她洗澡也接进了尾声。门一响,她从卫生间里洗完澡出来了,还是进屋时的样子,只是穿着高跟凉鞋的脚上还沾着水珠。她看到我的样子笑了笑问我:「准备怎么玩啊小弟弟?」我坐在床边,握着套在丝袜里的阴茎说:「过来,先给我舔舔鸡巴」我故意说的很直白,就是想让气氛更加淫荡一些。她马上很听话的走过来,跪在我腿间,握着我的阴茎,一张嘴,连同阴茎和套在上面的丝袜一块含进了嘴里。

我马上浑身一哆嗦,嘴里的湿热和丝袜的磨擦让我舒畅无比。她口活很棒,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蛋蛋,一只手握住阴茎的下半部分,舌头隔着丝袜在我的龟头上面不停的滑动着。我抓着她的披肩卷发一边抚摸一边享受着下身的快感,这头成熟且极具女人味的卷发让我切切实实感觉到,现在是一个比我大十多岁的成熟女人在给我口交。我阻止了她用嘴上下套弄我的阴茎,因为那样很快就会忍不住射精,只享受着她舌头给我龟头带来的快感。「姐姐的嘴好淫荡,舔的我好舒服」我胡乱的说着。她口不能言,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

「你怎么这么骚这么淫荡啊,为一个比你小十来岁的小弟弟口交」她不出声了,只是更加卖力的舔。舔了十来分钟,我抱着她的头抬了起来,丝袜已经全部被口水弄湿,紧紧的贴在阴茎上面。我拿过那双肉色的浪莎长统袜递给她让她穿上,她听话的坐在床上折开包装袋,然后脱下凉鞋开始穿丝袜。这个成熟的女人这么听话的让我摆布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性奋。

当她穿好长统袜和凉鞋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眼都直了,薄薄的长统丝袜包裹着她笔直修长的腿,泛发着性感淫靡的光泽,白色的高跟凉鞋里,透过丝袜,秀气的脚趾清晰可见。我忍不住抱过她的双腿又亲又摸了一阵。「把内裤脱了吧」我命令她。她马上把手伸进裙里,往下一拉,白色的内裤马上就掉到了脚边。

「坐在我对面,把腿分开,把生殖器露出来给我看」我故意用了生殖器这个词,我希望能让她感到羞耻。果然,她无话了,只是顺从地坐在床上,然后把裙子撩起来,然后分别把两只脚拿到床上。她的成熟的性部位马上就完全的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只见她两只穿着高跟鞋的脚脚尖上向高高翘起,穿着肉色长统丝袜的大腿呈m状的分开,大腿中部的袜口部位清晰可见的几卷防脱落的松紧带,再往上就是白懒的皮肤,跟穿着丝袜的腿部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的阴毛挺多,两片大阴唇呈乌色,也许是性交次数比较多,也许是兴奋的充血吧。

「把阴唇分开」我命令着她。这个成熟的女人便把两手从屁股两边伸下去,分别按住两边的大阴唇往两边扒开,我马上看到了里面的红肉,和黑洞洞的阴道。我上前去,拿出一只短丝袜套在手上,然后隔着丝袜摩擦着她的阴核,就听见她马上开始喘着粗气,阴道里也含满了白白的粘液。「果然是成熟的女人啊,才摸一下就有水了」「有吗?」

她问我。我把上把套着丝袜的手往她的阴道里一插,在里面挖了一把,丝袜上就堆了一坨又白又粘的淫液,然后递到了她的眼前。她脸一红说:「那你来插我吧」「别急嘛」我告诉她,「你先手淫我看,把手指插进去」她马上把一只手指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面,并且开始动起来。「动作快点」「插两根手指」……我不停的命令她。她的喘吸慢慢变成了淫荡的呻吟。

我一直看着她插着自己的阴道,直到淫液流的她满手满屁股都是。然后我折开另一包灰色的长统丝袜,拿出一只给她。她接着,不知道我接下来要怎么样。「把这只长统袜塞进阴道里面去」她看了看我,然后没说话,然后从长统丝袜的脚尖部分开始,把丝袜一点一点的塞进了阴道里面,最后只留下一小截袜口部分在外面。眼前的景像让我极度亢奋,一个成熟性感的女人穿着肉色长统丝袜和白色高跟鞋叉开双腿坐在我面前,而阴道里还塞着一只长统丝袜,外面搭拉着一截。这种情况下,我再也忍不住了,拿出套套带在高高竖起的阴茎上面,然后拉着她阴道外面的那截丝袜,牵引着她的下体对准了我的阴茎。在插入前,我把丝袜一点点从她的阴道里面拉扯了出来。她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太浓,白花花的还没有完全来及被丝袜吸收,所以灰色的长统丝袜上面粘满了一块一块白色的淫液。

「把我的阴茎插进去吧。」听到我的指令,她马上扶着我,阴道口对准我的阴茎,下身往前一挺,我的阴茎就被她包在了她下身那温暖的洞穴里。之前我总在怀疑,在这么兴奋的情形下,很有可能刚插入我就会忍不住把精液射出来。而事实上她的阴道比较宽松,而且由于刚才的玩弄,里面水很多很润滑。必竟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又是做这一行的,应该生过小孩,而且肯定被很多男人搞过,所以阴道宽松点是很正常的。即便这样,我的感觉仍然十分的强烈,湿热的阴道壁上下磨擦着我的阴茎,使得我的阴茎上面马上就粘满了白色的液淫。我往后推了推她,她马上很熟念的往后躺下去,双手撑在身后,下身不停的往前挺动着,迎合着我的阴茎。

在这个角度,我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一大片阴毛和两片充血的大阴唇中间一根坚硬的阴茎在阴道里进进出出。我兴奋的抓着她的脚踝,下身也猛烈的往前挺动着。她的叫声很投入,应该是真的感觉到了快感。我拿过那只湿湿的丝袜,伸出手用丝袜的触感去磨擦她的突起的阴核,她「嗯嗯」的叫着,并且加大了动作的力度。

很快我就感觉扛不住了,感觉自己一股精液射了出来,同时也抓紧了她的脚踝。她感觉到以后,继续激烈的动了几下,然后慢慢放慢速度直到停下来。这个时候我已经痛痛快快的射出了大量精液,感觉浑身舒畅极了。完事后她并没有急于把阴茎褪出她的阴道,而是趴了上来,抱着我跟我面对面的纠缠着。

「舒服吗?」她问我。

「你看看我射了多少不就知道了吗」我回答她

她马上起身,让我的阴茎离开了她的阴道,然后摘下我正在慢慢软下去的阴茎上的套套举在眼前对着灯光很仔细的看。

「好多哦,白白的,浓浓的」她回答着我

「那也没有你流出来的浓啊」我调戏着她。

她马上分开腿,低头看自己的阴部。她的阴道口下方还残留着大量从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液。用两个手指在阴道上面抓了一下,她的手上就堆了一滩自己流出的淫液。然后她摊开手掌,把套套里的精液倒在自己的手掌上面对比着。精液很多,她的手掌托不住,有很多顺着手掌流了下来,滴到了床单上。看着她的样子,我都忍不住笑了,这个动作很好玩。

「尝尝哪个更好吃」我逗她。

她还真的马上低下头,伸出舌头,先舔了舔我的精液,然后点了点头,做出很美味的样子。然后又舔了舔自己的淫液,摇了摇头,做出很难吃的样子。我一下子忍不住扑上去把她按倒在床上亲吻了起来。在亲吻的过程中,我剥下了她的裙子,并且把她白色的胸罩推了起来,露出了圆滚滚的乳房。这是她从来到现在第一次露出乳房。我都吃惊刚才怎么忘了玩弄她的乳房了。她的乳头依然处于勃起状态,看样子她仍处于性兴奋的状态。不过这也有量可原,必竟刚才我太兴奋,跟本就没插多少下就射精了,像她这样年龄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满足呢。

「你今天水很多呢,是不是很久没有被男人搞了?」我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抚摸着她穿着丝袜的大腿问她

「嗯,有好几天了。」她回答

「你平时很少接客人吗?」我问

「是啊,我自己想做的时候我才会接客」她回答

「不错啊,即可以满足性欲还有钱赚。」我说

「也不是啊,只有自己身体有欲望的时候服务才更让男人满意嘛。要是一点水都没有男人干的也会很没趣」她解释道。

「嗯,也是」我得承认,她说的确实有道理,我在玩她的过程中,有时都会忘了她是个小姐,因为她更像一个偷情的人妻。

此时的她完全的趴在我的身上,一边用胸部摩擦着我的身体,一边用穿着丝袜的大腿在我的裆部挑逗着我的小弟弟。看样子她是想再起勾起我的欲望从而再搞她一次。其实我也正有此意,这样的美妇人在我面前,我怎么可能只玩她一次就算呢。只是我刚射过精,我认为我还得稍加休息回复一下体力。

就这样缠绵了十来分钟,我又被她的浪劲撩起了性欲,下身又有了一些反应了。于是我要求她给我口交。她马上滑下去,一口含住了我的阴茎在嘴里吮舔起来。不得不承认口交对男人确实是一种很好的享受,包括跟女朋友做爱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让她给我口交,那种感觉跟插在阴道里面是完全不一样的。舔的我性起,我把她的下身扶的朝向我这边,让她的屁股斜对着我(因为没有采用六九式,而她的嘴正含着我的阴茎,所以她的下身只能斜对着我)。

我便开始用手指挖她的阴道。挖的她阴水长流,淫水从她的阴道里面流出来,藕断丝连着,一直拖到床单上。看样子这个小淫妇刚才果然没有满足,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淫水呢。看着她湿淋淋微微张开的阴道口,我又忍不住想把丝袜塞进里面了。

于是我把那袋肉色短丝袜全部打开,拿出四五只叠在一起,然后对折卷起来,然后又拿过一只丝袜把这些卷起来的丝袜棒塞进去。这样这些丝袜就成为了一个棒棒的形状了。我用一只手的两只手指分开她的阴唇,让她的阴道大开,另一只手拿着丝袜做成的棒棒一下子塞了进去。

她的体外只留下了外面套着的那只丝袜的袜口那一小截,可以方便我把她阴道里的丝袜都拉出来。她感觉到阴道里的东西,哼哼了两下,扭身过来看自己的阴部。我就拉住那截袜口往外一拽,阴道里的丝袜卷就被拉出来一部分。「你可真会玩」她面部潮红,继而转过身去继续为我口交。

下身阴茎马上又传来了阵阵由她的嘴带来的快感,加上眼前丝袜塞进阴道这副淫荡的画面,我的阴茎很快又坚硬了起来,性欲又开始冲击着我的大脑。于是我开始反覆的把丝袜猛的拉出然后快速再次塞进她的阴道,丝袜上面粘着的白乎乎的粘液也越来越多。

就这样来回塞了几十下,她突然就吐出我的阴茎,然后把头仰起来开始喘粗气。我看的出她好像已经迷糊了,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了生殖器部位。趁着这个时机,我一下子把丝袜塞进她的阴道,然后紧接着用手指猛烈的往她的阴道里插了进去,把丝袜留在了她体内更深的地方。

这一下下去,她马上啊了一声,下体一颤,一股透明的粘液从阴道里挤了出来,流过她的阴核,然后往下滴在床单上面。我再次猛烈的抓住丝袜口部往外一拉,她体内的丝袜被我一下子拉了出来,这一拉,她又是啊的一声,阴部少了丝袜的阻隔,大量的混合了白色和透明的粘液冲了出来,床单上马上湿了一大片,我的手上也被喷的粘乎乎的。这个熟女小姐被我弄的高潮了。淫液流完,她也瘫倒在床上,彷佛浑身的力气也跟着这些淫液全部流失了一样。虽然仍蹶着屁股,把她那浓密阴毛包裹下湿淋淋的生殖器对着我,但是上身已经完全趴在了床上。

「怎么?泄啦?」我用手轻轻的摸着她外阴部的大阴唇,「嗯」她轻声的,并且做了个点头的动作。「还能搞不?我的鸡巴还硬着呢」我继续用手指在她的阴唇上扫弄着,「我--得休,休息一会」她的声音很无力,看来刚才高潮来的挺猛烈呢。有时候女人的高潮来的很奇怪,我举着坚硬的大鸡巴在她们阴道里疯狂的捣都不能让她们高潮,而有时仅仅用手指扣弄几下她们就会高潮。比如她,我卷起的那团丝袜即不粗又不长,而且动作的频率也很低,她居然就这样被丝袜搞到喷了满床。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