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逆!痴女电车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女性专用车厢,是j国独特发展的特有文化之一,其目的在于防止某些男性于拥挤的电车上,所行使的各种性骚扰的行为,也就是为了防制俗称的痴汉。

「完蛋了,怎么会突然下起这么大的雨,这下电车又要挤爆了!」今年国二的信吾,拿著书包遮着雨,夹在慌忙的下班下课人潮里奔跑,冲进了车站。

今天原本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但一场突如其来的骤雨,让平时只有固定乘客的电车,多了许多为了躲雨而改变交通工具的路人。

尖峰时刻的电车班次是频繁的,站在月台边的人群有如蚂蚁般的多,众人都注视着电车进站的入口,直到电车的车头出现,站在人群最前面的信吾,用着目光欢迎进站的列车,并准备上车。

「唉呦!急什么急啊!」由于今天的乘客很多,许多心急的乘客担心自己会赶不及这班电车,因此在电车还没到站便开始往前推挤,站在最前面的信吾首当其冲,在电车刚到,开门的瞬间,就毫无选择的被挤进了面前的车厢。

乘客们争先恐后的上车,卡在门口,被推得倾倒的信吾没有办法站稳身子,为了不倒在地上,他歪曲的将脸靠在一个极为柔软的物体上,直到车门关起。

「这……不会吧……我怎么会坐到这一节车厢……」电车发动后,信吾调整自己被挤得失去平衡的身体,站直了身子,他抓着铁杆,矮小的他勉强的观望着四周,忽然发现四周的乘客全都是女性,仅仅只有他一个男性在其中。

其实是很少人会坐错车厢的,在车厢外面都有注明女性专用的字样,而信吾则是过于匆忙没注意到而站错了位置,因此被后面的人挤进了这男士止步的禁区,幸好,信吾还是个国中生,少年的脸孔和他不满一百六十的矮小身高,让他避免了被女乘客驱赶的命运。

「咦……」信吾正眼直视前方,一对堪称巨乳的丰满胸部,就在他眼前不到十五公分的地方,他回想起刚才进门时,用脸靠着某个柔软物体支撑的情况,忽然了解到自己不经意的作出了非礼的行为,脸皮嫩的他,不好意思的将头低下,避开眼前的景象。

也许是乘客们都被淋湿的关系,空气里有些湿闷,被雨淋得几乎湿透的ol由美,注视着这刚进来就用脸去撞她胸部的害羞男孩;看信吾紧抓着吊环,非常害羞的低着头,深怕一不小心就再撞上她的可爱模样,让刚和男朋友分手的由美,心中有种突如其来的冲动,恶作剧的冲动。

发育中的男孩总是对异性有着更多的好奇心,所以信吾虽然是避过视线,但还是不时的斜眼偷看﹔夏天的衣衫都是很薄的,被雨淋湿以后,更是没有遮掩的效果,直条纹的衬衫沿着由美自傲的胸部紧贴着,圆弧的曲线在红色胸罩的包覆之下,更显得丰满,国中生的信吾哪里有看过着这么活生生的丰胸,既使只是不时的偷看,也看得他心跳加速。

由美由上而下的观察着信吾,信吾的行为她完全看在眼里,自己最自傲的地方能够对少年造成这么大的诱惑,信吾的好奇心完全满足了由美的虚荣心,她稍微的挺起了胸,让双乳与信吾的距离缩短了些,同时拉了拉两旁同事的手,用眼神打了个暗号。

「喂…很好看吗?不如摸摸看吧!」由美弯下腰,涂了口红的艳唇在信吾的耳边悄声说着,如兰的香气从口中吹出,徐徐的吹进了他的耳里。

「啊…」信吾首先是因为自己的偷窥行为被发现,而吓了一跳,然后是眼前那双丰乳的逼近,逼近,直到他的脸颊又再次的体会到它的柔软触感。

成熟的巨乳隔着胸罩和快干的衬衫贴着,但是对于信吾而言,却彷佛直接的接触在那双巨乳上一样,被乳肉挤压着脸颊,信吾充分的体会到女人独有的柔软弹性,不仅如此,在那深邃乳沟里,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混合着迷人的乳香,占据了信吾的呼吸。

双手抱着信吾的头,控制着他埋在自己的怀里,从双乳间可以感受到信吾兴奋的颤动,由美很满意信吾的反应,她转过头,向两旁的同事吐着舌头,炫耀她的魅力。

「隔着太多东西,怎么够舒服呢?让你「亲手」感觉一下女人的触感吧!」从由美的暗号开始,一直看到由美大胆的恶作剧,少年明显处男的反应让真琴也浮起了些微的欲望,她语带双关的对着信吾私语,一边松开他抓著书包的手,引导着他伸进自己衬衫的扣子间。

手穿过未干的衬衫有些冷,但是当信吾的手直接握在真琴那饱满的乳房上时,他只感到十分的火热﹔真琴的胸部并没有由美那么大,但是却是比她更加结实有弹性,当信吾受到真琴的引导施力时,反抗的弹力几乎要使信吾滑开了手,而从未碰触过如此美妙肉体的信吾(而且一次还两个),发育中的身体起了直接的生理反应。

「哇!已经变硬了呢?真是个坏孩子…」好友们都已经开始玩弄着这偶然的年轻肉体,在一旁的理加自然也不愿错过﹔她非常清楚,这年纪的男孩都是经不起挑逗的,她双手准确的找到了信吾裤裆的位置,隔着裤子抚摸着他的勃起。

「喔!大姊姊开始期待你的成长了,嘻嘻!!」拉下拉炼,勃起的肉茎从内裤的一旁被解脱了,少年肉色的阴茎朝气的向上直指,比同年龄男孩还要大上一些的坚硬肉棒,让理加不禁想像着它的将来。

「唔!」柔若无骨的手掌握着肉棒,规律又轻柔的搓弄,比自己自慰时还要舒服上千倍的快感,逆着血液上冲,信吾加快的心跳又似乎跳得更快了些,尤其是在理加指尖抠弄着他未完全露出的龟头时,心跳急促的像是要休克一般,很快的,只是处男的信吾就在理加成熟的指技当中,喷发了精液。

与信吾有着身体接触的三人,都感觉到了信吾的高潮,尤其是理加,信吾浓郁的童子精全都喷在她的手掌上,白浊的液体糊在掌心﹔理加举起手,展示般的给由美两人看,然后用着美味的表情,将自己的手掌舔净。

在电车的冷气吹拂下,乘客们淋湿的衣服也都干了,由湿变干的衣服会让人觉得寒冷,但由美四人却是例外,由于由美一时的恶作剧,演变成三人竞争般的调戏,尤其是在理加舔食精液的动作之后,四个人的情欲都迅速上升,已快到无法控制的地步。

「嗯…」让信吾火热的鼻息喷在乳沟里,信吾射精时的急促呼吸,让由美的乳尖变得硬了,发硬的乳头顶着胸罩,有种淫痒的微痛感,占据了信吾的头部的她,把信吾从巨乳的闷绝里解放出来,但是信吾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由美艳红的双唇,就又封住了信吾微张的口。

已经不记得自己正在被女性性骚扰,成人的口红香味,从最近距离窜进了信吾的鼻中,比乳香还要艳丽的唇香,让信吾陶醉在她侵犯的芬芳里,而由美直接伸入的舌头,更是在信吾口中姿意追逐的他瑟缩的舌,强迫着他和她相互交缠,由美熟练的缠绕着他的舌头,让甜美的唾液,在交缠里涌入,从喉咙直达信吾的阴茎里,使他尚未疲软的肉棒,又再恢复硬挺。

仅仅只是抚摸胸部,已经无法满足发情的真琴了,真琴的胸部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不过是几分钟的爱抚,便足以使她花蜜汹涌,特别是在电车上被一名少年把玩,那种暴露和犯罪的刺激,直接反应在真琴的蜜穴里,大量溢出的淫蜜,濡湿了内裤。

真琴抓着信吾的手,改变了它的位置,让信吾的手穿过短裙,拉开内裤,覆盖在她湿透的淫穴上。

「!!!」信吾的手有些颤抖,这是信吾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私处,掌心细毛的触感,手指湿滑的裂缝,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从a片上得来的知识让他知道,这是女人美妙的阴户。

「啊…别只是磨着,我教你怎么动…嗯…」信吾手掌的颤动,不经意的摩擦到了阴核,身体里荡漾起一阵美感的真琴,不小心的发出了呻吟,她低声对着沉醉在接吻里的信吾呢喃,要教导他能够使女人快乐的手技。

「啊…对了…要再深一点…嗯…对…」信吾从接吻的沉醉里分出一点心神倾听着,他的手指在真琴手指的指挥之下,笨拙的在她的私处逗弄,少年没有经验的手指在蜜穴里横冲直撞,一下子划着肉唇,一下子刮着肉壁,偶尔挑逗到花心的差劲手技,让真琴的心里,因为这处男的新鲜感而雀跃不已。

由于由美接吻的动作太过明显,害得理加在发情之余,还担心起是否被人发现,她站直身子,观察着四周,所幸她们四人是站在靠车门的地方,其余乘客又是朝着另一边车门在等待下车,而拥挤的车上又没有乘客无聊的四处张望,因此目前还没有人发现她们的举动。

安心了以后的理加,假装蹲下捡东西,但却是将位置移到了信吾和由美的中间,面对着她一直没有放手的肉棒。

「呜呜!!」还在品尝着由美甘甜唾液的信吾发出了悲鸣声,勃起的肉茎被理加温暖的口腔吞没,灵活的舌头还立刻卷上了棒身,超越了手淫数百倍的快感,又一次的给予了他射精的命令。

但这次信吾试图去反抗她,可是狭窄的口腔挤压着肉棒,湿热的舌头卷弄着包皮,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强迫着精囊释出精液,最后就在喉咙的吸吮之下,无法再忍耐的信吾又一次的喷发,将依然浓郁的精浆喂给了理加享用。

连续两次射精的信吾有些脚软,他靠在车门上喘息,吐气的口中滴垂着混合了由美味道的唾液,宛若少女般通红的脸颊看来十分清纯,但他的手上却沾满了真琴淫靡的肉汁,在龟头上也还有残留的精液。

由美三人并没有轻易放过信吾的打算,只看到由美拉起了短裙,一手伸进衬衫里捏着自己的乳尖,另一手扯下了内裤,让茂密的黑森林若隐若现﹔而真琴则是解开了扣子,微微的拉开衬衫,炫耀着自己挺立的美乳﹔理加更是将修长的手指伸进口中,沾着混有信吾精液的口水把玩,三人尽情的展现艳绝的媚态,诱惑着信吾纯真的少年心。

令人屏息的美景,让信吾被玩弄的恐惧心一扫而空,既使是已射精了两次,但年轻人的活力又让软下的阴茎勃起了,白净的肉棒斜上的对着由美三人硬直,诚实的诉说着少年对性的渴望。

面对信吾宛若挑衅般的勃起,由美三人对望一眼,站得最近的真琴抢先一步,夺得了信吾的初夜权,她扶着信吾的身子站直,搭着他的肩膀,配合着他的身高,然后用手引导着阴茎对准蜜穴,缓缓的半蹲。

「嗯嗯嗯…好硬…好烫喔…」当肉棒穿进淫穴时,发出了细微的水声,宣告着国中生的信吾,正在被大他十岁的真琴强奸﹔真琴不由得发出了痛快的长吁,虽然信吾的规模还比不上成年男子,但是他年轻的坚硬和火热,却有另一种美妙的风味。

「乖弟弟…垫着脚动动看…」由于信吾被真琴抢去了肉棒,理加只能够抓着信吾的一只手来暂时安抚自己,理加享受着粗糙手技的抚弄,一边弯下身子,在用着舌头划着信吾耳朵轮廓的同时,教导他如何在这种姿势下抽插真琴。

「啊…好…嗯…」信吾单纯的听从理加的指示,少年率直的横冲直撞,大开大阖地做着活塞运动,粉色的龟头一次又一次的撑开湿淋淋的肉缝,舒服的让真琴想大叫,但是她既使是沉醉在性爱里,还是保持冷静的咬着手,压抑了淫喊声。

已射过两次的肉棒有着较多的持久力,所以在开始抽送真琴那又湿又紧的小穴时,信吾才没有一触即发,不过少年人的肉体是不懂得忍耐的道理的,因此就在不到十分钟的初次性交过程里,信吾贡献了他第三次的射精。

「呼…呼…呼…」虽然没有达到高潮,但是信吾精浆直射子宫的舒畅感,还是让真琴在公开暴露的刺激感之下,泄出了大量的淫水,她搂着信吾的脖子喘息,而信吾也本能的用手环绕着她的腰,给予彼此性交后的温存。

之前两发的精液虽然是被理加迅速的舔食,没有因为气味的关系,被其他乘客察觉,但是这是真琴和信吾真枪实弹的性交,其中淫水混合着精液所发酵出的味道,在密闭的车厢里飘散着一股催情般的淫臭,慢慢的渗进了其余乘客的呼吸里,有些较敏感的人,已经开始寻找着这股异味的来源。

但是被欲火所包围的由美三人却完全没有发现,离信吾最近的理加夺得了他第二次失身的权利,有鉴于刚才信吾处男的短促,理加从口袋里拿出了比信吾肉棒尺寸要小上一圈的橡皮筋。

「啊啊…痛…」理加残忍的把橡皮筋套进了信吾肉棒的根部,橡皮筋并不紧,但是稍微小了一点的半径,刚好把外皮陷进了一圈,橡皮筋压迫着血管,让来不及散去的血液无法退潮,肉棒涨起了血管,已射精三次,又被强迫保持坚硬的信吾不禁痛呼,满脸通红。

「忍耐一下…这样会更舒服喔…啊…烫…」和真琴交换位置,理加一边安抚,一边以相同的姿势套入阴茎,在橡皮筋的束缚之下,消退不去的欲火在血液里沸腾,不停的在肉棒里回流,让信吾的阴茎变得更硬,更热,宛若烧红的铁棒一般,蒸发了理加蜜穴里的淫液。

越来越多的淫液滴落在地上,在四人包围着的热情里,向周围乘客吹送着淫靡的性臭,已有不少乘客被淫味所吸引,视线追寻到在车门角落里上下摆动的理加,并且从她压抑,但是快活的表情上看出她们正在作些什么了。

「嗯…啊…好弟弟…好棒…噫…」火热的蜜肉噬咬着炙热的肉棒,自己体温不断被摩擦升高的热浪,持续的拍打着理加的子宫,橡皮筋对于信吾的持久力发挥了莫大的帮助,紧束的尿道射不出精液,像是在寻求解脱的信吾快速的挺动腰肢,不过十数分钟的剧烈肉击间,理加咬着自己的袖子,达到了高潮。

电车上,已有大半的人在盯着理加两人的淫戏,尤其是她仰头微笑的那副畅美表情,更是让人目不转睛,而在理加起身以后,越来越浓厚的性液气息充斥了整节车厢里,那些已饱尝性交美好滋味的女人们,都不禁湿透了内裤。

一直都在把风的由美自然知道车上乘客的变化,三人之中最淫荡的她,发觉其余的人似乎没有阻止的念头,就更加胆大妄为的将信吾的整条裤子脱下,让他赤裸着下半身,举着胀红的肉棒插入背靠在车门上的由美。

「唔!好棒…好弟弟…硬弟弟…啊啊…」有意让更多的人观看自己的表演,由美放浪的淫叫毫无顾忌的传出,从理加和真琴所包围的人墙缝隙里可以清楚看到,信吾黑色制服的半遮掩之下,有着裸露的白皙臀部,健康的年轻臀肌绷着屁股,有力的挺着无法射精的肉棒,在淫熟的蜜壶里搅拌着淫汁。

现在整个车厢里,已经没有在等待下车的乘客了,丈夫长期出差的少妇,忍受丈夫年老无能的熟女,为工作忘却一切的女强人,委身给丑陋上司的ol,此时此刻,不约而同的紧盯着信吾性交中而不停晃荡的肉囊,众多目光中,有着羡慕,有着忌妒,有着饥渴,有着欲望,每个人都希望在那被肏入的不是由美,而是自己。

「啊啊…射进来了…啊…」到站的广播声响起,信吾的高潮也同时到达,累积的精液突破橡皮筋的控制,又热又烫的精液柱贯穿子宫口,宛若水箭般直击在由美的子宫壁上,由美抓着信吾肩膀的手也一阵用力,喷出大量淫液弄湿了信吾的制服。

到站的广播不代表下车的广播,在乘客的耳里,由美的淫喊声已经超越了广播声,所有乘客在车门打开时,还是待在原地,直到车门关起,而月台上的乘客,看见车上这种塞满的状态,仅有两三人勉强的挤上来。

电车行进,淫行继续,乘客们不自觉的向信吾靠近,相邻真琴理加的乘客,伸手越过了这没作用的人墙,抚摸到信吾的身上,少年光滑的肌肤,紧实的臀肉,消瘦的大腿上,都有着修长的手指在摸着,微凉的柔细触感,使信吾不但没感到异样,还舒服的眯上了眼睛。

封闭的车厢里,众人的欲望清晰可见,已充分享受过的由美三人,当然乐于把这美食与众人分享,在由美的暗示之下,真琴理加让开位置,把恍惚中的信吾推进了淫妇们的性海里。

绯红的脸颊,湿透的裙底,伸着手去贪食信吾青春的肉体,包围着信吾的女人们,个个都有如发情的牝兽,众多环肥燕瘦的手拥上,信吾身上最后一件衣物也被脱下,他依稀看得见肋骨的男孩身体,是这群牝兽的美食。

由美三人靠在电车门上,享受着性交过后的慵懒,一边观赏着她们所制造出来的盛大淫戏,一个被众多美肉所包围的男孩,同时与两个人的舌头嬉戏,背后有着白软的巨乳按摩,平坦的胸膛烙着樱红的吮痕,而重点的阴茎,更是有三只以上的纤手在伺候,分别刺激着它敏感的神经。

只为保护女性的车厢,沦落成男孩的地狱,女人集合起的温柔,比起男人粗鲁的强奸更为可怕,名为温柔的暴行,在信吾刚丧失处男的身上施虐,无处可逃的信吾,成为痴女群所捕获的猎物,十四年储存起的精液,将在今天消耗殆尽。

朦胧里,他看见隔壁车厢的姊姊优香拿着本子站在那,低着头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信吾想求救,但是被吞没的舌头却无力脱出,淫兽交换着位置,裸露的女人肌肤取代了姊姊的身影,带走了信吾的希望。

终点站,刚散去乘客的电车理应是空无一人,但是上来打扫的清洁员却发现了一名瘫痪在车厢里的少年。

少年是全裸的,惨白的肉体躺在椅子上,地上散落著书包,长裤,制服,三者都被不知名的透明黏液所沾湿,可是衣物中却没有内裤的存在。

他痴呆的脸上,有着痛苦和极乐所混杂而成的笑容,他瘦弱的身体,从头到脚,满是口红印和被吸吮的红痕,而他明显被使用过度的阴茎发红发紫,胀痛的阴茎根部有着被透明黏液糊掉的口红痕迹。

被吓到的清洁员赶紧去通知站务人员。

防范痴汉的女子车厢里,被丢弃的信吾接吻到发麻的舌头颤抖,像是在说着什么,他留有未干淫水的肌肤反射着灯光,那是他从牝兽口中残活的证明,而他的视线停留在车窗上那意义相反的警告标语上。

标语上写着:「女性专用车厢,为『保护』女性乘客在搭乘本交通工具时,不受到少数男性乘客的『性骚扰』,本车厢只开放女性使用,严禁男性进入!!」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