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情色度假村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现在不好意思啦!等到渡假屋才让你摸嘛!」杨太太温柔地望了望我,又指着船仓说道:「咦!你太太跟那位先生好亲热哦!你不会吃醋吗?」

我透过船仓的大门望进去,果然见到瑶芝坐在梁先生的大腿上。她一条雪白手臂搭在男人的肩膊,另一只手已经伸入他的裤里。而梁先生环抱我太太的娇躯,一手抚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顺着我太太雪白的大腿一直探入她的裙子里面。

我笑着对杨太太道:「本来就会吃醋,但是因为有了你,就不会吃醋了嘛!」

说着,也把手伸到她的裙子里。杨太太并没有阻止我,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先别这样嘛!怪难为情的,晚上再给你啦!」

「既然已经摸到了,你就让我伸到里面一下吧!」我涎着脸道。

「那你就快一点,让别人看见怪不好意思哩!」

我迅速把手伸入杨太太的内裤里面,先摸摸她的耻部,原来她没有阴毛,好一个光滑可爱的阴户,再摸入她的阴道,原来已经湿淋淋,滑腻腻的了。我笑道:「杨太太,原来你也已经动情了,如果现在是在渡假屋里,我一定饶不了你。」

「你快把手指伸出来啦!我就快给你逗死了!」杨太太颤声说道:「你先放过我,晚上再好好让你玩吧!」

我把手从杨太太的底裤里伸出来,说道:「那我们现在做些什么好呢?」

「我们到门口那张长凳坐下来,去看看大家怎样玩,好不好呢?」

「这个主意倒不错!」说罢,我和杨太太便移身,到长凳坐下来。

这时,船舱的灯光已经被人调暗,但是,我们在外面仍然清楚看见里面的动静。有些人分散到船上的各处去了,船舱还留下四对男女。我太太以及杨先生她们也在其中。

「哇!你先生都好英俊哦!不过他现在正和别的女人亲热,你会不会吃醋呢?」

「多少都有一点儿啦!不过既然参加这种活动,当然不能计较这些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刚才你这样问过我所以我也这样问你了。」

「!你报复!真坏!」杨太太的粉拳轻轻锤了我一下。

「更坏的还在后面哩!晚上你就知!」

「哼!才不怕哩!难道你还会把我吃了!」

「我不会吃你,但是会让你吃,让你喝,让你饮得如痴如醉!」

「哼!先别夸口,未试过还不知哩!咦!你看,你太太的衣服被男人揭开,那位先生在吃她的奶啦!你太太的乳房好大哦!」

「你的也不小哩!又尖挺又弹手,真好好玩!」说话中我已经把手摸到杨太太的酥胸。抚摸着她丰满的乳房,说道:「你刚才还不让我摸你下面哩!你看你先生那边,他把素芳的底裤都扯下来了!」

「人家羞嘛!」杨太太目不转睛地看着素芳那边,说道:「哇!她底下好多毛哦!你刚才摸过我,会不会介意我底下光秃秃的呢?」

「那里会呢?我甚至最喜欢你那样的,今晚我一定抱你吻个痛快!」

「听你这样说,我好像一身都酥麻了!」

「你和你老公想必也这样玩过啦!是不是呢?」

「有是有,不过如果和你这样玩,一定有不同的感受的。」

「看!你先生那条被素芳掏出来了!」

「死素芳!这样郝,却不去嫁人了!」

「你认识周先生的姨仔吗?」

「认识,其实她是我中学时的同学,我老公也是她介绍的,我老公娶我之前,早就和她有过性关系。但是玩世不恭的素芳却不肯嫁人。我们结婚后,她仍然缠住我老公。这次会参加周先生的聚会,还不是由她而起的。」

「是怎样一回事呢?可以祥细讲给我听吗?」我好奇地问。

「我老公经常瞒着我和素芳幽会,但是他始终待我很好。所以我也只眼开.只眼闭没有和他们计较。谁知有一次,我出街回来时,老公立即把我脱个精赤溜光,抱到床上大干特干起来。其实这种事平时也有过,我老公喜欢对我突袭,因为他骤然搞我时,我特别容易兴奋。」

「好!我也要学学你老公了!」说着,我把手突然伸入杨太太的上衣,贴肉地捉住她可爱的乳房。

「你让我说下去嘛!又动手动脚了。」杨太太嘴里虽然这么说。却没有阻止我抚摸她的乳房。我笑道:「你让我摸着奶子讲故事,一定讲得更好听。」

「你既然喜欢这样,我也不勉强阻止你。不过你不要逗我的乳尖,否则我就说不下去了。继续讲那一次吧!正当我老公把我整得欲仙欲死时,素芳忽然从洗手间走出来,估计在我回来之前,她正过来和我老公幽会。但是,那时我正赤身裸体地让我老公干,所以的反而是我。不过素芳之突而其来并没有影响性欲高潮中的我,我仍然软绵绵地任我老公在我肉体的横冲直撞。素芳见我已经发现她了,也没有避开。反而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凑过来玩三文治。那一次,因为有第三者在场,我反而得到前所未有过的高潮。我老公也真有能耐,他把我干得像一摊烂泥似的。继而在我面前和素芳性交。那时,我也不知道计较什么了。是懒洋洋地望着两条肉虫在我身边翻来覆去。后来,素芳和我老公就不再偷来暗去,而是公开介入我们夫妇的性生活里。经常三人大被同眠。有一次,素芳告诉我们关于她姐夫这个组织的事,并我们也加入。我老公欣然答应了,我也抱着好奇的心理跟她来了!」杨太太说到这里,我故意撚了撚她的乳头,弄得她叫道:「哎呀!叫你不要逗我的奶头嘛!痒死我了!」

我笑道:「你那么敏感,你老公一定很轻易就可以制服你的!」

「你说得不错,我老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在床上把我摆平了,所以有时素芳和我们同床玩时,我都

有做观众的份。素芳就很会玩,她和我老公性交的时候花样百出,每次可以玩有个钟头以上。」

这时,我们看到船舱里有了新的动静,素芳和我太太以及梁先生交谈了几句,我太太就离开梁先生的怀抱,坐到杨先生的身边。而素芳则投入刚才抱着我太太亲热的男人怀里。杨太太见了,即对我说道:「素芳主动交换对手的目的,一定是想让我老公尝尝你太太的滋味。」

我笑道:「他玩我太太,我玩他太太,这事最公平啦!等一下我就看你老公怎么玩阿芝,我也怎样玩你,你可不能再推搪了呀!」

「我浑身上下已经已经被你摸遍了,还有什么好推搪呢?」

「但是我想摸摸你的小脚儿,你都不肯呀!」

「你真顽皮,什么不好摸的,为什么现在就一定要摸人家的脚呢?我不是说过,到了度假屋就让你为所欲为嘛!你都等不及?你看,船都快到码头了。」

我向岸边望去,果然已经看见码头了。便在杨太太耳边说道:「一到目的地,我第一时间把你剥个精赤溜光,痛痛快快地干一场!」

杨太太温柔地一笑,说道:「知道了,急色鬼!」

船上的各对男女还在像初恋情侣一般亲热,直到游艇泊岸,才双双对对下船。走了一段不短的小路终于到达了一处幽静的渡假屋。进入里面,一条洁净的走廊两旁,每边各有四个房间。我们一行刚好每对男女有一间房。

我和杨太太安排在最里边的其中一间。一进房,我便对她笑道:「杨太太,这里是我们的小天地了,让我来帮你宽衣解带吧!」

杨太太地说道:「你自己都还没有脱,就要脱我的?」

我没有理会,把她抱到床上,伸手就把她的鞋子摘下来,捧着一对小巧玲珑的脚儿爱不释手抚摸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去脱她的衣服。眨眼间,杨太太已经一丝不挂了。我也迅速解除身上的一切束缚,赤条条地向她走去。

杨太太怕羞地夹紧地双腿。我捉住她的脚儿,轻轻分开两条雪白匀称的粉腿。

见嫩腿的尽处两办白晰丰满的大阴唇夹着一道嫣红的肉缝。我用手指划入肉缝里找到她的阴核,轻轻揉了几下,弄得杨太太肉身一阵颤动。

我拉着她的手儿握住我粗硬的大阳具然后把她的双腿高高地举起。她知趣地把我的阳具带进她的肉体里。顿时,我觉得一阵温软包围着我的龟头。看见杨太太光滑细腻的肚皮,就知道她尚未生育过。她的腔肉箍得我很紧,龟头挤进她阴道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向外拔时,又见嫣红的嫩肉被带出来,觉得特别有趣。

杨太太很快就被我推向高峰,然而我也很快就在她的肉体里射出精液。我伏在她温软的乳房上,说道:「杨太太,这么快就完事,可能让你失望了!」

「没有啊!我早就被你弄得很兴奋了呀!刚才辛苦你了,现在不要马上拔出来,休息一会儿,我们才一起去冲凉吧!」

浴室里柔和的灯光下,杨太太和我鸳鸯戏水。这时,她美妙的胴体纤毫毕现。刚才在床上对她一抡狂风急雨地猛干,并未仔细注意过。现在终于可以慢慢鉴赏了。

她的身材匀称,皮肤十分白晰细腻。除了黑油油的头发和秀气的蛾眉,她身体的其他地方不再有一根毛发。仿佛玉石的雕像一般。尤其她的手脚,小巧玲珑的,实在很可爱。杨太太仔细地替我擦洗,我也在她全身搽遍香皂。贴身的接触,早已使我的阳具再度坚硬起来。杨太太望着我的肉棍儿笑道:「你的东西比我老公的还要大一点儿,刚才顶入我里面时,涨得很哩!」

「你这里小嘛!我相信其他男人进入时也一定很赞赏你哩!」说着,我情不自禁把手指探入她的阴道里。

「除了我老公之外,我被你这个男人进入过身体。」

「参加这种活动,你很快就可以试许多男人啦!照我们会所的章程看来,你还可以体会同时被几个男人一起干的滋味哩!」

「几个男人?同时?我有一个洞洞呀!」

我抚摸着杨太太光滑的阴户笑道:「一个性开放的女性,除了这里可以,小嘴和后门也足以让男人销魂蚀骨哩!」

「我才不想哩!有一次我被老公干进屁眼里,第二天痛得我走不了路,以后就不敢再和我老公玩了,其实你们男人也真是的,好好的有一个滋润地方不入,偏要鉆那干巴巴的地方,真是淘气。你和你太太有没有这样玩呢?」

「有的,不过我们在浴室玩,像现在这样,浑身都是肥皂泡,就容易玩了嘛!」

「不过素芳和我老公就随时都可以玩的。她很多花样,一会儿骑在我老公上面,用她的骚洞套弄。一会儿用嘴,像吃冰棒似的。然后有像狗一样伏在床上,让我老公从后面插入她的屁股眼。总之,真是服了她!」

「所以她很讨你老公欢喜是不是呢?不过你老公都算很有良心,他总是先满足你再和素芳享受性爱的真缔。其实弄后面另有一种乐趣哩!

不过是你老公不小心吓怕你而已,你回去和他在浴室里玩,在润滑的状态下,就不会疼了嘛!」

「不如我现在就和你试试,看你有没有骗我。」

「我坐在厕盆上,你骑上来,自己把握进入的程度,一定不怕吃亏啦!」

「要我作主动?也好!我一向都是躺着让老公锄的。现在就来试试新花样。」杨太太向我抛了个媚眼儿,从浴缸站起来。

我起身坐在厕盆上,向杨太太招了招手。杨太太笑

地移步过来,分开两条修长白嫩的粉腿,跨到我大腿上。

「先走走正路吧!」我扶着粗硬的大阳具,把龟头对准她牛山φφ的耻缝。杨太太上身前倾,把一对丰满的乳房贴在我胸部。然后轻轻把臀部降下,使我的龟头慢慢鉆进她的阴道里。

「好不好玩呢?」我摩搓着她光滑的背脊问。

「好好玩!我也见过素芳和我老公这样玩,自己倒没试过。」

「为什么不试试呢?」我问。

「我认为做妻子的,应该庄重一点,所以不敢学素芳那么放浪。」

我用手掌弄一些肥皂泡,涂在杨太太的屁眼上,然后把手指往她的臀洞里伸进去,杨太太笑道:「哇!已经猾进去了呀!」

「我没说错吧!有了润滑就不同嘛!」

「好啦!现在换一个洞试试吧!」说罢杨太太让我的阳具从她阴道乐退出来,我也把龟头抵在她的屁眼,随着杨太太的身体慢慢降下,我的阳具也慢慢纳入她的肉体。当她吞没我整条肉棍时,我问道:「杨太太,你感觉怎样呢?」

杨太太道:「我也形容不出来,总之很特别,又不像我老公搞我时那么疼!」

这时,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进来的人是素芳。她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见床上没人立即飘身进入浴室,见到我和杨太太的肉体交连在一起,便笑道:「我来通知你们一个临时决定的消息,今晚十二点到餐厅开无遮大会,有宵夜吃,有表演看。你们一会儿要到走廊尽头的餐厅集合,记住哦!出来时不要穿衣服。大门已经关上了,这里都是自己人。们你们尽根放心赤身裸体地走出来吧!我去通知其他让了。」

杨太太突然说道:「素芳,你既然来了,应该让男人摸摸才走呀!」

「也好!摸吧!」素芳挺着一对坚挺的乳房凑过来。

我在她每只富具弹性的奶儿上摸了摸,赞道:「好漂亮的一对乳房!」

素芳拿浴巾把我涂在她酥胸下的肥皂泡拭去,笑道:「你一身都是肥皂液,否则我现在就试试你插在嫩娃那里的肉棍儿。」

素芳离开后,我问杨太太道:「素芳叫你做嫩娃?」

杨太太回答说:「嫩娃是我的乳名。素芳和我由小玩到大,所以一直这样叫我。」

「好贴切的乳名。」我赞美道:「你的肌肤实在雪白细嫩,很逗人喜欢。」

我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她的乳房和臀部。杨太太笑道:「我们快去宵夜吧!迟到了会让人家取笑呀!」

我和杨太太身体分开。我们冲过清水,擦拭干净,便双双走出自己的房间,向餐厅走过去。

团友们早已聚集餐厅里,无论男女,个个都一丝不挂。男男女女挤在一齐打情骂俏好不热闹。我们一进去,当然也加入了其中。杨太太是一个颇受男人喜欢的女性。其他男人一见到她,立即争着和她亲近。杨太太大方地让男人们抚摸她的乳房,臀部以及她那光洁可爱的耻部。

以此同时,也有两个太太凑过来,她们和我打过招呼之后,便争着来摸我的阳具,我故意说笑道:「你们轻点儿,小心我的宝贝哦!」

「知道啦!你是贾先生吧!我和她的老公都姓徐,所以在这里,大家都不叫我们是什么太太,而是叫我们的花名。他们称我叫肥猫,叫她做企鹅。

「为什么会起这样的花名呢?」我奇怪地问。

「还不是欺侮我们长得胖一点!」企鹅把她丰满的双乳挨傍着我的手臂娇声回答。

「两位太太生得珠圆玉嫩,那一个男人舍得欺侮你们呢?」

「周先生啦!他持着身为我们的会长,又持着那东西够劲,就乱给我们起花名!」肥猫手里握住我粗硬的大阳具,笑道:「你这条也很够瞧,不知实际上管不管用呢?」

「你跟他试试就知道啦!」企鹅也笑了。

「当然要试啦!难道你不想尝尝这条大肉肠吗?」

女士们大方的说笑反而使我有点儿不好意思。我笑道:「要试都不好在这里啦!」

企鹅爽朗地笑道:「你是新来的吧!这么小气,你看那边不是已经合皮了?」

我顺她的手势看过去,果然有的太太已经一屁股坐在男人的怀里。看那姿势,她们的阴道里十成有九阴道里一定收藏了男人的阳具。我见到我太太也坐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那男人双手摸着她的乳房不放,我太太则蠕动地臀部使她和男人交合的器官发生摩擦。

一会儿,吃的东西拿出来了,都是一些冷盘。我们不用刀叉,直接用手抓食。男仕们一边吃,一边摸捏女人的肉体,所以把她们的身体涂满了芝士浆汁之类的东西。

肥猫和企鹅拼命塞食物给我吃,所以我根本不用动手,已经吃得饱饱的。

吃完东西,素芳对大家说道:「今天到会的女士中,瑶芝和嫩娃是新人。刚才她们已经交换过了,现在她们以及她们的老公也应该尝试一下和旧会友做爱的味道了。」

素芳还没说玩,众会友已经纷纷采取行动了。瑶芝和杨太太被六位男人擡上餐桌,我和杨先生也被其他女人所包围。不过她们

是和我挤在一起,我身旁的左右仍然着肥猫和企鹅。素芳那一丝不挂的娇躯也坐在我的大腿上。坐在我对面的杨先生和我一样,也同时和三个浑身上下精赤溜光的美娇娘拥在一起。

长方型的餐台成了春宫表演的舞台。杨太太和瑶芝溶身于男人堆中,首先,她们把六位男人的阳具含入嘴里舔吮,接着,每个女人应付三个男人。她们她们肉体上的孔道都被男人的阳具填塞了。

瑶芝伏在一个男人身上,阴户套上他的阳具。她的小嘴和屁眼也同时包含了一根硬梆梆毛茸茸的肉棍儿。杨太太和瑶芝所不同的

是姿势方面。她是坐在一个男人怀里,屁眼里插入那个男人的阴茎。另一个男人站在地上,双手捉住杨太太的脚儿,阳具插在她的小肉洞里出出入入地抽送着。

肥猫和企鹅丰满的肉体紧贴着我的左右,软绵绵的乳房和我的肌肤接触的地方传来奇妙的舒服感觉。我心里想,肥胖的女人的确有她们的好处。

素芳的阴道已经套上我的阳具。我双手抚摸肥猫和企鹅的乳房,双目欣赏着餐桌子的活春宫。看见瑶芝欲仙欲死的表情,我估计她一定得到空前未尝有过的充实和满足。

这时我身边的肥猫和企鹅已经不甘于素芳独吞我的宝贝。她俩合力把素芳从我身上搬走,接着,她们轮流躺在餐桌的边沿,享受我的阳具向她们阴道抽插的乐趣。

过了一会儿,素芳拉着肥猫和企鹅过去玩杨先生,而原先和杨先生性交的三个女人也一窝风地拥到我这边。在三阴一阳的悬殊对比坐下,我根本

有被动的地位。不过这时我也乐得不必花费气力便可得到女人的服侍。好在我刚才已经在杨太太的肉体里发泄个,所以这时我的阳具可以连续任六位女人的阴道套弄而金枪不倒。

我注视餐桌上的男女,见到那些男人们也已经进行了交换,刚才玩我太太的三个男人已经转为玩杨太太。而瑶芝的肉体正接受其他南人三路夹攻。那些男人的阳具虽然不离瑶芝和杨太太的肉体,却也没有射精的迹像。后来,两个女人并排躺在餐桌的边沿,由刚才主攻她们阴户的男人扶着她们高高擡起的大腿,让其他男人轮流抽插阴户。

最后,杨太太和瑶芝伏在桌上,让刚才主攻她们的阴户和小嘴的男人插入她们的屁眼一试,才结束这一回合的混战。

我抱着杨太太回到房间里,我和她先到浴室鸳鸯戏水。我一边帮她搽肥皂,一边笑着对她说道:「杨太太,刚才吃得饱饱的啦!」

杨太太依在我怀里,笑着说道:「没有啊!他们是进入我的肉体试试,不像你刚才那样,在我里面射精。我让你喷得心都酥麻了,那样才舒服哩!」

我抚摸着扬太太的乳房和阴户,笑着说道:「那我们再来玩吧!」

扬太太握着我的阳具,说道:「我看见你刚才也和每个太太都试过了,不累吗?」

我说道:「刚才是和她们随便试试,又没有射精,怎么会累呢?「我们还是睡一觉吧!明天早上再玩都未迟呀!」杨太太亲热地依偎着我,说道:「我们女人倒是无所谓的,是怕你太辛苦了」

「你这样说来,我却是非玩不可了。你放心吧!我一个晚上出几次并不成问题哩!我有时连续在我太太肉体里喷三四次哩!」说着,我的手有又摸向她的阴户。

「你一定要,我就让你来吧!我们还是到床上痛痛快快地玩一场,到你要射精时,我才用嘴巴含吮。这样就可以省却再来厕所冲洗的麻烦。」

「你肯吃我的精液?」我奇怪地问道。

「有什么奇怪呢?我平时也经常吃我老公的呀!」杨太太反问道:「怎么?你没有和你太太玩口交吗?你太太没有吃你的精液吗?」

我笑着说道:「有倒是有,可她是我太太呀!」

杨太太开朗地说:「现在,你太太已经属于别的男人。而我属于你!」

回到床上之后,杨太太和我玩得很颠。我们试了许多花式,最后,杨太太果然吞食了我喷入她小嘴里的精液。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觉得我的阳具硬梆梆的,并好像已经插在女人温软的阴道里。我估计是杨太太趁我未醒的时候玩起来了。可是睁开眼睛一看,却是素芳。她正骑在我身上。见我醒了,就笑着说道:「我把嫩娃叫去和别人玩了。你不介意吧!」

我双手捏住她的乳房说:「有你来替她,当然不介意啦!」

素芳的阴户套上我的阳具,她一上一下卖力地扭腰摆臀,使得我的阳具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可是,我并没有让她弄出来,反而是她自己最后身软无力地伏到我身上。

我和素芳相拥着睡了一会儿,便双双起身。梳洗之后,一起到餐厅去。我见到杨太太也娇庸无力地依在一个精壮的男人身上走出来。我碍于素芳的面子,没有上前去和她亲热。一会儿,瑶芝也出来了。她和我笑了一笑,也没有说什么。几乎所有的人都暂时把身边的玩伴认同于自己的爱侣。不过,早餐过后,人们又开始活耀起来。

因为昨晚宵夜过后,大家已经和所有的异性交欢过,所以现在互相之间显得非常融洽,不止男女之间有说有笑,而且摸摸捏捏地闹成一片。有一个男仕向我太太求欢,她也慷然地坐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粉腿分开高擡起来让他淫乐。

我见到那个男人粗硬的阴茎插在瑶芝的阴道,心头不期然地涌起一阵莫名奇妙的冲动。刚想拉素芳来干时,她却从我怀抱脱身,而把另一个女人推入我怀里。素芳笑着对我说道:「这女人的老公正在干你太太,你拿她来出火吧!」

我问怀里的女人说道:「怎样称呼你呢?」

她笑着说道:「我老公姓邓,你叫我兰芬吧!」

我说道:「原来是邓太太,失礼了!」

兰芬笑着说道:「怎么那么客气,昨天晚上我就已经和你合体过了嘛!」

「是呀!」我摸着她的乳房说道:「可惜那时太匆促了,没有能和你仔细做过!」

「你喜欢我的话,就抱我到房间里玩个痛快吧!」兰芬爽快地说道:「不过最好把湘茵也叫进来一起玩。免得她在外面闲着。」

「湘茵是谁呢?我问道。

「就是站在你后面的郑太太。」兰芬指着我身后笑着说道:「她老公就是把你太太抱在怀里的那个男人。」

我回头一望,一个粉雕玉琢的美人站在我后面笑

地望着我。我伸手搭在她浑圆的肩膊上说道:「郑太太,我们一起玩好不好呢?」

湘茵笑着向我点了点头。于是我左拥右抱着两个青春貌美的女人向一张还有空出位置的长沙发走去。那沙发上早有一对男女在翻云覆雨。那女的躺着,两条雪白的粉腿举得高高,那男子双手握着玲珑的脚儿。扭腰摆臀,俩人器官结合之处发出阵阵『卜滋』『卜滋』的声响。

我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来,兰芬和湘茵双双依偎在我身旁。我摸捏着她们的乳房。她们也玩弄我的下体。

一会儿,湘茵主动替我做口的服务。她的小嘴含着我的阳具吮吸了一阵子,兰芬也加入。同时接受两个女人把我的阳具含舔吮吸,我还是第一次尝试。我的阳具兴奋得坚硬无比。轮到我回报予她们时,她们一起伏在沙发上,昂起两个雪白粉嫩的大屁股,让我从后面将她们的阴道轮流抽插。

在和她们性交的同时,我也看见她们的老公正在把瑶芝前后夹攻。邓先生粗硬的大阳具不停地在瑶芝光洁无毛的阴户进进出出。而郑先生也插入了她的臀缝。见到瑶芝娇小的肉体里同时让两条粗硬的大阳具在抽插,我心里不由得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于是也拼命地往他们太太的阴道狂抽猛插。

可惜我有一根阳具,不能同时进入她们的肉体,后来,我采取各个击破的方法。先把湘茵干得欲仙欲死,再将兰芬抽送至瘫软在沙发上。不过,我仍然是一柱擎天,金枪不倒。

当天下午,我们结束了这一次活动,乘搭小轮回港。

夜里,瑶芝睡得特别香。我虽然也很累,可是回忆起两天来刺激的性生活,又觉得格外兴奋。见到身边赤裸甜睡的瑶芝,很想和她玩一场。可是想到她这两天以来也够辛苦了,终于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