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双飞之夜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自从有了互联网,自从带宽有了增加,自从bt开始泛滥,自从成人娱乐开始发展,双飞就成了很多人,特别是很多男人的终极目标。不排除很多女人在丰富的成人资讯引导下也暗自有了doubleplay的想法,但是仅仅局限于一种性幻想罢了。作为东方人来说,女性固有的传统思维观念还是占据了上风。

而男性则大大不同,很多人已经将幻想付诸了实践。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很多性爱故事的开端都是源于意外,特别是超越了传统意义上正常范畴内的性爱经历,双飞也是其中一种。第一次因为意外,以后才成为必然。

一场夏日夜晚的喧嚣聚会过去,人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但是心理上的刺激感却依旧强烈,以至于还能保持清醒的念头。

朋友陆续离开后,车上只剩下我跟阿雅,还有小凝。几个人依然在兴致勃勃的谈论晚上的喧闹,开车到了楼下,不知道是谁说干脆上楼继续喝点吧。我没意见,晚上无论吃饭还是泡吧亦或者后来k歌,几个人一直腻在一起,去哪儿都是一样玩,所以欣然上楼。

一进房间就是一股清香,我也是第一次到阿雅的小窝,小凝貌似经常过来,进了房间就边嚷嚷累边直奔洗手间。我把t恤脱掉,躺在沙发上喊阿雅去拿酒,她答应一声就去了厨房。几分钟过去,她捧了一大摞啤酒过来,小凝也从洗手间跑了出来。废话没有,三个人围坐在地板上继续喝酒。

夏日的夜晚虽然较为凉爽,可是一会功夫还是浑身冒汗。我让阿雅开空调,才知道她有空调过敏,用不了那东西。可我恰恰汗腺发达的很,很快汗水就打湿了裤子的腰部。

她们两个就嘿嘿地笑,小凝说:「老哥干脆你脱了得了,看你热得那难受,咱这儿也没外人。」

我笑说:「脱了到可以,就怕吓着你们。」说完我还故意装扮个鬼脸。

阿雅笑得更厉害,转身问小凝说:「你怕不?」

小凝用嘴咬着手指头,忽然说:「我想起来了,有个笑话怎么说的了?」

我跟阿雅让她快说,小凝瞪着大眼睛想了一会说:「知道了,是这样的。有个男的很为自己的身材自负,特别是那里呀,就是关键部位。有一次呢,他跑去找小姐玩,自我感觉良好的很,完事以后、躺在床上问那个小姐说,怎么样?没见过这么大的吧?小姐说,确实没见过,可也没见过这么软的!」

我跳起来吼道:「你个小丫头跟我臭美!」

阿雅跟小凝笑得抱做一团。

虽然跟这两个丫头已是多年的交情,但真要在她们面前脱得只剩一条内裤,我还是觉得荒唐了点。于是不理会这个提议,大家继续喝酒。熟悉的朋友,特别是亲密的朋友之间往往无话不谈。就比如我与她们,彼此之间甚至可以说没有隐私。阿雅有过几个男人、小凝有过几次经历,也包括我曾经相处过几个女人,我们看对方的过去就如同看自己的经历一样。聊了很多闲话,一大摞啤酒又差不多见底了。酒瓶、烟蒂、夜色、男女,还有慵懒的音乐构成了夜晚的全部。

在一起把小凝上一个分手的男友臭骂了一顿以后,忽然都静了下来。

我与阿雅斜靠在沙发上仰头抽烟,小凝晃荡着手里的酒瓶,喃喃地说:「没意思,没意思,没意思,没意思……」

我皱眉说:「又来了,你一提男人就这样,就不能跟你聊这些!」

小凝说:「本来就没意思嘛!那还不让我说说啊?我也就是说说嘛!」

阿雅在旁边轻拍了我一下笑说:「那你到是说个有意思的,也别让她自己无聊。」

我忽然想起来前一段在酒吧玩过的一个游戏,于是说:「要不咱们玩大实话游戏吧?」

小凝说:「玩游戏?好啊,怎么玩?」

我说:「简单的很,阿雅家里不是有骰子吗?拿一个骰子出来,咱们掷骰子决胜负。输家必须回答赢家提出的问题,而且要如实回答。」

阿雅说:「如果不想回答呢?」

我说:「那就由赢家提出一个事情,输家必须去完成。」

小凝问:「什么事情都可以啊?」

我说:「对啊,什么都行。比如把酒全喝光,比如让两个人舌吻什么的。」

阿雅笑说:「哈哈哈,你想让我们两个舌吻?我可不同意!」

我笑说:「输了就由不得你了。」

小凝嚷:「开始开始,赶紧开始。」

翻出骰子,小凝抢过来就要开始,我拦住她说:「咱们临时修改下规则,因为咱们只有三个人,所以说,每一局都会有一个人看热闹。这样不好玩。咱们干脆由赢家说了算,只要有人赢了,另外两个人都是输家,全部需要接受惩罚。」

小凝说:「老哥你好啰嗦啊,赶紧开始。」

阿雅说:「行啊,都明白了,那就小凝先开。」

小凝晃了骰子,开出来是4点,她撅着嘴把骰子递给了阿雅。

阿雅说:「老哥你先来?」

我摇头,她就晃骰子,一开,是个2点。

小凝哈哈笑说:「完了,你肯定输了。」

我说:「结果可未必啊!」

我拿过骰子一掷,竟然开出来1点。阿雅跟我对视一眼,都是哭笑不得的神色。

小凝哈哈笑说:「哈哈哈,我以为我的点数少呢,结果你们更少……嗯,我想想怎么处罚你们呢……」

我说:「来吧,随便处罚,哥哥我是见过风浪的人。就冲我一个人来吧!」

小凝说:「哟,英雄救美啊?放心,谁也跑不了。」她滴溜溜转了会眼睛,说:「你们的事情,我差不多都知道,想不出来要问什么。干脆让你们做点什么吧?」

我逗她说:「别是还让我脱裤子吧?」

小凝瞪眼说:「好啊,这你自己说的,脱裤子!」

如果换做别的女人,我这会何止脱了裤子,恐怕都完事洗漱干净穿上裤子走人了。可面对的是阿雅跟小凝,这两个认识了6、7年的老友,我怎么都觉得别扭。

我笑说:「不脱不行吗?换个别的。」

小凝说:「不行!谁让你自己说的,就脱!快点啊,不脱我可上手了!」她说着就跳起来张牙舞爪的来抓我。

我连忙按住腰带说:「得了得了,我脱。」

阿雅在一旁笑着不说话。

我还是把裤子脱掉了。其实想想也没什么,牛仔裤里是普通的平角短裤,根本无所谓的事情,也许就是自己心理问题吧。

见我脱了裤子,小凝撇撇嘴说:「好像谁愿意看你似的,不是怕你热嘛!」

她转头又问阿雅:「阿雅,你说对不?」

阿雅说:「抓紧时间,我还等着接受处罚呢。」

小凝说:「呀,我都忘了。那这样,你把你瓶子里的酒都喝掉吧。」

我嚷嚷说:「这也太简单了吧?」

小凝说:「那怎么了?这就叫男女有别!」

游戏继续进行,我们三个互有输赢。赢家要求输家的花样也越发丰富。从询问性爱的感受,到畅谈口交的技巧;从喝光瓶中的啤酒,到一口气抽完一支烟;从要求亲吻对方的脸颊,到用舌头舔舐脖子……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天色已经拂晓。我因为酒的作用,有些晕晕的感觉,阿雅与小凝也是脸色红润。可是谁也没提出结束,彷佛都不愿让这夜晚就这么过去了。

又一局开始,我开出来的是1点,阿雅是3点,小凝是赢家。

小凝与阿雅懒懒地依偎在一起说:「实在没什么玩的了,我都想不出什么花样了……要不,你给我跟阿雅跳个脱衣舞吧。」

阿雅笑说:「还脱?他就那一条短裤了,再脱就没了。」

小凝说:「我不管,就跳!现在就跳!」

阿雅站起来说:「那我去换张cd,适合跳舞的。」一会功夫,很sexy的音乐声传来。

小凝嘻嘻笑着说:「快跳快跳,上我前面来跳!」

我也是被酒精冲昏了头,就按照在电影里看过的脱衣舞男的感觉跳了起来。

必须承认,这是一个相当暧昧的场面。我只穿着一条内裤在很sexy的音乐声中摆动身体,而小凝斜靠在沙发坐在地板上,我的下身正好对着她的脸。如果说当晚有那么一点性意识的话,也是在这个时候被唤醒的。不知不觉中,我感到自己的鸡巴忽然跳了一下,龟头一紧,明显大了一圈。小凝的脸不知道因为酒还是因为注意到了这一点,越发红的厉害。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的胸脯上下起伏,我甚至感觉到她呼吸的热气在我的短裤外徘徊,这让我的心跳也在加快。

阿雅在另一个房间喊:「还要不要酒了?」

我转身刚要说话,就听到小凝喊:「多拿点来!」然后她一把将我的短裤褪了下来。

我感到血直往脑袋里冲,鸡巴几乎一瞬间就膨胀起来。小凝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已经翘起来的鸡巴,我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时间彷佛凝固了。

「咱们几个也太能喝了,这是开第三箱了。」阿雅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一下回过神来,刚要提上短裤,小凝一把抓住我的鸡巴,温暖湿润的小嘴就含住了它,我感到她的舌头在龟头上打了转,然后她立刻张开了嘴,伸手把我的短裤提上了。几乎同时,阿雅也回了房间。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说:「不跳了,太累,谁说也不玩了,还是喝酒算了。」

小凝没说话。阿雅笑着递给我一瓶酒,我一仰头喝掉了大半。

再接下来,谁都没有说话。我借着喝酒闭上眼睛,回味着刚刚的突发事件,小凝也低头沉默不语。

阿雅说:「都累了吧?我也折腾差不多了,咱们都睡会吧。」

我连忙说:「行,那我先去洗洗。」

这一瞬间的平静让我有一种释然感,紧绷的鸡巴也软了下来。

刚进卫生间,阿雅跟过来说:「我给你找牙刷。」

她蹲下去打开柜子找东西,我连忙想闪开,但是狭小的卫生间根本不容我有躲闪的余地。于是,刚与小凝经历过的场景又一次发生了--阿雅蹲在那里,面前是我的下身。

刚有些疲软的鸡巴又一次血脉膨胀。阿雅还在嘀咕她经常准备这些东西,刚一抬头就碰到了我硬硬的鸡巴上。她「呀」了一声,又立刻捂上了嘴,随即又哈哈笑了起来,转身就喊:「小凝,你快过来看看,快来!」

没等小凝答应,我连忙把阿雅推出了卫生间。

再出来的时候,两个女人兀自嘀咕着什么,看到我都是一脸坏坏地笑。我了解她们,这是只有在她们有了摆弄人的鬼点子的时候才有的表情。

一个冲动的念头涌上了我的脑袋,难道这是一次飞来的艳福?不过理智此时依然占据着上风,我说:「你们快洗漱,我先睡了啊。」

小凝笑嘻嘻地说:「怎么睡啊?哦?老哥?阿雅这里就一张床啊。」

我说:「废话,当然床上睡。是我怕你们啊,还是你们怕我啊?」

小凝哈哈笑着被阿雅拉着去了卫生间。

这是一个信号?我不敢相信,毕竟平日里我们也是无话不谈的密友,同样的玩笑也不是没有过。如果今天有些其他事情,比如小凝与我的那一瞬间,我到宁可希望是一种无意的冲动。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当彼此之间毫无芥蒂的时候,对于男女之事也会没了想法。只是,难道今天是个意外?

躺在床上以后还是有些迷糊,毕竟身体不是铁打的。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觉得她们上了床。不知道是因为我恰好躺在中间,还是因为她们故意的安排,阿雅和小凝一左一右躺在了我两边。

我还在嘀咕「睡吧,都睡吧」的时候,一只小手已经悄悄握住了我的鸡巴。这种感受真实而又清晰,心理上与生理上的双重满足感一下子让我兴奋起来。一侧身,我看到小凝亮亮的大眼睛。我刚要说话,她用手一下按住了我的嘴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她的舌头就开始从我的胸口一路舔了下去。

如果跳舞时候小凝含住我的鸡巴是一次意外的冲动,那现在却已经是纯粹的欲求。

她的舌头在我的鸡巴及周边不停地舔舐,口水沾满了我的鸡巴。她一边用嘴唇亲吻着鸡巴暴露的青筋,一边用舌头在来回扫荡着鸡巴,直到胀大的龟头。她用整个嘴把鸡巴包裹起来,灵巧的舌头在反覆刺激着龟头的每个方位,上上下下的套弄忽快忽慢,有几个瞬间我相信自己18厘米多的鸡巴被她完全含住了,甚至我能够真切的感受到龟头在她喉部的颤抖。

在一次深深含住鸡巴后的纠结后,小凝忽然吐出了鸡巴,抬起了头定定地看着我。我感到鸡巴从温暖湿润的感觉忽然变成了一股清凉的感受,我的呼吸越发急促。

小凝坐在我身上,回手解开了自己的文胸,一对豪乳跃然而出。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又在加快,伸手去抚摸,小凝却把我的手抓住,然后把拉起我的手指舔舐起来。

我觉得自己的鸡巴又在膨胀,小凝隔着内裤摩擦着我的鸡巴,湿润的一片,我已经无法分辨到底那是小凝的口水还是我们共同的爱液。

小凝边摩擦着身体边把她的内裤扒向了一边,这样,我的鸡巴直接与她的桃源洞口摩擦起来。

这种感觉让我更加的兴奋,我刚想坐起来把小凝脱光,一直侧身的阿雅忽然说:「你们能不能安静下?我要睡觉啊!」

我一惊,刚才还以为阿雅早睡着了,看来她根本没睡,不过听她的话虽然在抱怨,却没有生气的意味。

小凝嘻嘻笑着说:「阿雅,要不要看看啊?没睡觉就别装睡了啊,回头看看吧。」

我长出了口气,伸手去抱阿雅,说道:「转过来呀?去哪儿看这种现场直播啊!」

阿雅在我手伸到她胸前的时候按住了我的胳膊,却没推开,我就势把手伸进了她的文胸里摸到了她的乳房。她扑哧一声笑了说:「少来,我可懒得看,你们玩吧,我睡了。」

我忽然有了一个很大胆的念头--小凝可以,阿雅为什么不可以?我立刻调整了下姿势,没等小凝反应过来,我的鸡巴已经猛得插进了她淫液泛滥的小洞里面。

小凝「啊」的一声喊了出来,我感到阿雅的身体明显一震,她的乳头硬了起来。

小凝在我身上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鸡巴的每一次抽动都带着爱液的滋润,我刻意引诱阿雅,所以更加用力的撞击着小凝的身体。啪啪的身体撞击声夹带着爱液在鸡巴和小穴里一进一出时发出的刷拉刷拉的声音响彻着房间。我的手在阿雅的怀里抚摸着她的胸部,她虽然没有小凝胸部大,却很结实,握起来别有味道。

我可以感到阿雅是在强制压抑着自己的欲望,她的乳头早在我的抚摸下硬了起来,嘴里呼出的热气都有些烫手。

我决定进一步诱惑她,我不相信这种场面还有人能够经得起引诱。

我一边继续跟小凝纠缠,一边把阿雅的手拉了过来。

我边抽动着鸡巴边问小凝:「怎么样?喜欢吗?」

小凝喘息着回答:「喜欢。」

我说:「喜欢什么啊?」

小凝哼着说:「喜欢……」

我说:「是不是喜欢我的鸡巴?喜欢我拿大鸡巴插你的小屄?」

这是一句很突然的话,我跟她们平时虽然无话不谈,但是这种粗话却从来没有过。现在忽然说这句话,小凝虽然没回答,但是她的屄里猛得一紧,而旁边的阿雅的反应是紧紧抓住了我的手--这次打击见效了。

我立刻加紧了攻势,不停地问小凝:「喜欢大鸡巴吗?」

「喜欢大鸡巴插你吗?」

「喜欢吃我的鸡巴吗?」

「想让我给你舔屄吗?」

小凝越发疯狂起来,在我的引导下,也开始配合着我的问话来回答,反覆说着:「我喜欢……我喜欢老哥的大鸡巴。」

「我喜欢你的大鸡巴插我。」

「我想吃你的鸡巴。」

小凝越说声音越高,动作幅度也越大,我知道她要高潮了。猛然地她一阵抽搐,我感到龟头在她屄里被紧紧的包裹了起来,肌肉在有节奏的收缩、挤压着龟头。我有一种射精的冲动,但是旁边的阿雅怎能放过?我屏住了呼吸,小凝兀自在我身上慢慢摩擦着身体,感受着鸡巴在她屄里的抽插。

我问小凝:「好了?」

小凝不言语。

我说:「我要你下去给我舔鸡巴,快去!」

小凝答应了一声,又前后套弄了几下,这才恋恋不舍的抬起来屁股。鸡巴从屄里滑落的时候带出了彭的一声响动。

小凝刚抬起屁股,我一把将阿雅的手拉了过来,直接按在了我依然耸立的鸡巴上。夹杂著爱液的鸡巴湿滑的很,阿雅轻声惊呼一下,想把手抽回去,我把住她的手上下套弄起来鸡巴。

小凝爬到我下身,用舌头去舔弄了几下龟头,嘻嘻笑着说:「阿雅,过来跟我一起舔吧,好好吃啊!」她说着去拉阿雅的手,阿雅连忙把手拿开,小凝就低下头一口把我的鸡巴吞了进去。

我喘着粗气在阿雅的耳边说:「过来吧,我想肏你,你难道不想吗?」

阿雅轻轻扭动着身体,并不说话。

小凝嘴里含着我的鸡巴,在全心全意的努力。

我慢慢侧身,把手下阿雅下身伸了过去。阿雅在我手摸到她的阴毛的时候,略微做了下阻挡,但是我很坚决的把手指继续向下摸过去,她只好放弃了抵抗。不出所料,她的下身已经湿得一塌糊涂,我触手可及的,是一片湿滑。

手指插入阿雅已经泛滥成灾的屄的时候,她忽然转身,把嘴唇贴了上来,我跟阿雅的舌头立刻纠缠在了一起。

这是一个无法用文字形容的迷醉场面--小凝在下面肆意舔舐着我的鸡巴,我的手指在阿雅湿润的屄里进进出出,而阿雅用舌头狂热的搜索着我口腔里的每一个空间。

我把阿雅的手又拉过来,放到了我的鸡巴上,这次她没有反抗,而是在侧面慢慢揉捏着鸡巴,另一边是小凝灵巧的舌头。

一个近乎令人窒息的长吻之后,我轻声告诉阿雅:「下去给我舔舔。」

阿雅在摇头,我抬手摸了下她的头发,顺势把她推了下去。

尽管同样是嘴与舌头构筑的爱欲世界,可是这正如同与不同的人做爱有不同的感受一样。阿雅的嘴巴把我的鸡巴包围起来,与小凝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如果说小凝的口交是一种暴风骤雨般的狂热刺激的话,那么阿雅的口交就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优雅。

小凝在舔我的时候,会因为她的兴奋度的增加而进行着随心所欲的宣泄,那么一会功夫,我知道她咬了我的龟头、鸡巴、卵蛋。而阿雅在舔舐的时候,我几乎感觉不到她的牙齿与舌头的存在,整个鸡巴就是被牢牢包裹在一个近乎真空的环境里,虽有空隙,却又不觉得空荡。她的嘴巴上下套弄着鸡巴的感觉,就好像人在水面上随波荡漾的感受,真实却又虚幻。

两个女人此起彼伏地用嘴和舌头为你服务的时候,确实是一种享受。这种满足感不仅来自于生理,更多来自于心理,特别是当我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下,看着自己昂首挺立的鸡巴旁边有两个完全沉醉在欲望中的女人在不停舔舐、吸吮的时候。

小凝又吃了一会,慢慢爬了上来,阿雅把我的鸡巴拉过去,一口给全吞了进去。

小凝咬着嘴唇轻声对我说:「我还想要……你给我,给我吧。」

我伸手去摸,她下身竟然还是湿乎乎的一片。

我笑说:「小丫头,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骚啊?好湿啊你。」

小凝闭上眼睛,满面通红,她伸手过去把我的手抓起来,把手指塞到了她湿滑的小洞里,我听到她发出了很满足的喘气声。

我忽然想起来一个绝妙的主意。我一边不停的抽动插在小凝屄里的手指,一边抬高了手臂。小凝顺势跟着我的手臂在动,这样,我慢慢把她的屁股挪动到了我的面前,而她的脸又转到了阿雅正舔舐的我的鸡巴那边。这是一个常见的69姿势,可是因为现在下面还有第三个人,一下让这个姿势显得说不出的淫荡。

我伸出舌头在小凝的小洞周围打转,同时用手指继续抽动,这让她愈加地兴奋,我明显感到她的爱液在不停的涌动,一会功夫就把我的鼻子、嘴巴、下巴打得一片湿。

阿雅忽然停下了动作,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小凝低头过去,一口又吞了进去。我都怀疑自己今天哪儿来的这么大精神,这么淫荡的场面我竟然没有丝毫射精的感觉。

看到阿雅抬头起来,我轻声说:「上去吧,好不?」

阿雅摇摇头,旋即又点点头。

我连忙抓住小凝的胸说:「快起来,让阿雅上来。」

小凝嘴里含着鸡巴嗯了一声,还是不放开。

阿雅笑了,对我说:「今天真的便宜你了。」说完话,她去把小凝的脑袋抬了起来,自己劈开双腿,抓住我的鸡巴,一下插了进去。

感受很奇妙,必须承认这一点。尽管阿雅比小凝身材要高挑,可是没想到她的屄竟然是短小型的。虽然有了足够的润滑,可是我的鸡巴依然只能插入大概3/4左右的深度,其他部分只能露在外面。这就不像小凝那样,可以整个鸡巴全部插进去。

阿雅发出满足的叹息声,我问:「怎么了?」

她笑了一声说:「太大了点……」

我说:「不好?」

她没说话,开始兀自扭动起身体来。

在那天以前,我从来不曾想过成人电影里的doubleplay会真实的发生在我身上。我躺在床上,身上是两个被性欲刺激的近乎疯狂的女人。一个骑在我的头上,我用舌头在舔着她的阴蒂、阴唇、不时把舌头插入她的屄里搅动;一个骑在我的鸡巴上,我用鸡巴抽插着她的小屄,感受着爱液的流淌。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唯一的知觉全部用来感受性爱的刺激,疯狂、疯狂、疯狂!

这时候,天色已经基本全亮了。阿雅套弄了一会鸡巴,小凝忽然趴了过去,伸出舌头去舔我跟阿雅身体交接的地方。这种感觉非常强烈,我的鸡巴依然插在阿雅的屄里,在外面的鸡巴却被小凝的舌头缠绕起来,口水、爱液融合在一起,我感到阿雅身子一震,似乎小凝这个举动让她得到了一次高潮,她一下向后仰了过去,小凝抓住我的鸡巴大口吃了起来。

我连忙坐起来,小凝兀自含着我的鸡巴不放嘴。

我说:「你过来,你不是想要吗?」

小凝一下放开了我的鸡巴,我把她身子向前推过去,这样,小凝撅起屁股趴在床上,而旁边是仰面喘息的阿雅。

我伸手去摸阿雅的小屄,她又哼了起来。

我说:「阿雅,你也撅屁股,像小凝这样就行。」

阿雅直摇头,小凝伸手去抓她,她一下翻过身来。

两个女人在你面前撅起了屁股,你先肏哪一个?借着阳光,我才第一次看到她们两个的下身。小凝的屁股浑圆,摸起来很结实。阿雅的屁股比她小点,却比小凝要白,柔软中又不失弹性。小凝的屄是蝴蝶型,阴唇稍微外翻,虽然有些色泽,可是颜色并不深。阿雅的屄是馒头型,阴毛可以看出平时经常修正,颜色很浅,也许与她天生的皮肤颜色有关。平心而论,我更喜欢阿雅的屄,可是小凝在做爱时候比阿雅疯狂的多。

这两个女人一静一动,真是让人难以取舍。

我正在犹豫,小凝低着头哼着说:「老哥,你快来吧,我要你啊,我受不了了……」

算了,不管那么多。反正阿雅刚刚才爽过,还是先肏小凝这个骚屄吧。我把腰一挺,猛得把鸡巴插进了小凝的屄里。小凝喊了一声,立刻向后扭动着屁股,迎合着我的撞击。

我一只手扶着小凝的腰,另一只手伸了过去,把手指插进了阿雅的屄里。阿雅也开始放开了情绪,身体前后扭动起来。

也许是此情此景太过刺激,我在小凝的屄里抽插了一会,猛的有要射精的冲动,我连忙停止了动作,屏住呼吸,这是一个可以暂缓冲动的方法。

小凝还在晃动着屁股,色迷迷地问:「你动啊,你怎么不动了?」

我长吸了一口气,让心情平静了一些说:「不肏你了,我得伺候伺候阿雅,不然她该不高兴了。」

借着说话,我把鸡巴从小凝屄里自然而然的拔了出来。这让小凝哼了一声,她一屁股趴着了床上。

我挪动膝盖凑到了阿雅撅起的屁股后面。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抱着她,双手抚摸着她的胸,把鸡巴慢慢插了进去。

这一次要比跟小凝做爱有很大不同。与小凝的感受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我越插得快、深、狠,她就越兴奋,叫得声音越大。而阿雅却完全不同,她在我把鸡巴插入的时候会发出一种很迷人的闷声,不时夹带着娇喘。

阿雅不是用狂野来驾驭性爱的女人,却是用温顺来驾驭男人的女人。这种感受,让我产生了一种迷醉感,甚至我都舍不得狠狠地用鸡巴插她的屄,把身体发出的撞击声弄得啪啪作响。

我只是慢慢地轻柔地抽动,而她的身体在默默的感受、响应,她的爱液涌动着,顺着我们结合的地方缓缓流淌,在屄里,在鸡巴上,在腿上,在床上。

也不知我跟阿雅缠绵了多久,小凝竟然在旁边睡着了。我们发现她睡过去的时候,不由自主的都笑了。

我跟阿雅又换了个姿势,她躺下张开双腿应纳着我鸡巴的插入。她问我道:「你也太能做了,平时也这样啊?」

我笑了说:「我也不知道,今天特别兴奋。」

她笑了说:「怎么啊?忽然两个大美女一起跟你做爱,太刺激了?」

我点点头。

她忽然悄声问我:「你觉得,我们,我跟她,谁好?」

我加快了抽插的动作,趴在她耳边说:「你。」

这一个字让阿雅发出了特别满足的喊声,她把我抱得越发紧,轻声鼓励着我的动作:「来呀,快点,再快点,我要你,我要你……」

我感到自己的鸡巴再阿雅的屄里越来越涨,整个梦幻般的双飞过程让我积累的欲望达到了顶点。

我喘着粗气说:「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阿雅闭上眼睛说:「射吧,射吧,射在里面,在里面射吧!」

我瞬间爆发了。

我的鸡巴依然在阿雅的屄里缓缓抽动,她闭着双眼喘息着说:「真好,真舒服啊……」

我问她:「没事吧?」

阿雅嘴角带了笑说:「没事,放心好了。有事我也不找你。」

我笑着在她脸上又亲了一下。忽然听到嘻嘻嘻的笑声,原来是小凝一脸坏笑地看着我跟阿雅。阿雅脸色有点红,一下转过头去。

小凝笑着说:「怎么还害羞啊?」

我说:「你不害羞?那咱们再来一次?」

小凝说:「来就来,怕你呀?你也射我里面,切!」

阿雅说:「别闹了,都去洗洗,然后好好睡一觉,我是主人啊,听我的。」

小凝哈哈笑着说:「哟,阿雅,怎么了?迷上老哥了?心疼他啊?没事,我不让他射还不行吗?」

我的鸡巴已经软了,从阿雅的屄里滑了出来,我就势扑到小凝身上,她「哎呀」一声,从我身子底下逃了出去,哈哈笑着跑去了卫生间。回头看到床上,阿雅的小洞口微微张开,依然在一张一合的喷射着热气。白白的精液从她的屄里流淌下来,床上到处都是口水、爱液、汗水,还有精子造成的斑斑快快的湿润。

那天我们三个相拥而眠,一直到晚上9点多才陆续醒过来。小凝兴致勃勃的要去吃火锅,被我跟阿雅拉去吃了烤肉。

吃过饭临走的时候,阿雅问我们昨天是不是做梦了?我连忙告诉她们说我喝多了,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小凝把在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没吱声。我想,这也许是我们在性爱之间最好的一次默契。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