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武侠科幻 » 正文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本文最后由kis93于2010-10-2307:51编辑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

      (一)

 

  朷朷葛长老笑道:“岳不群年纪已经不小,他老婆居然还是这般年轻貌美。”杜长老笑道:“相貌自然不错,年轻却不见得了。我瞧早四十出头了。葛兄若是有兴,待拿住了岳不群,禀明教主,便要了这婆娘如何?”葛长老道:“要了这婆娘,那可不敢,拿来玩玩,倒是不妨。”

  朷朷令狐冲大怒,心道:“无耻狗贼,胆敢辱我师娘,待会一个个教你们不得好死。”听葛长老笑得甚是猥亵,忍不住探头张望,只见这葛长老伸出手来,在岳夫人脸颊上拧了一把。岳夫人被点要穴,无法反抗,一声也不能出。魔教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杜长老笑道:“葛兄这般猴急,你有没胆子就在这里玩了这个婆娘?”令狐冲怒不可遏,心想这姓葛的倘真对师娘无礼,尽管自己手中无剑,也要和这些魔教奸人拚个死活。

  朷朷此时只听葛长老一阵淫笑道:「杜兄可是当真要小弟献丑?」杜长老嘿嘿一笑捉狎道:「葛兄又何必客气,谁人不知你是色中饿鬼?你就一展长才让大伙开开眼界吧!」语毕魔教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葛长老受激之下,不禁色胆横生,他大步向前来到岳夫人身前,三把两把便将岳夫人剥了个精光,众人眼前一亮,顿时鸦雀无声;就连葛长老也为眼前艳色所迷而愣在当场。

  朷朷原来岳夫人虽已年过四十,但因自幼习武内功高强,面貌与周身肌肤丝毫未随岁月衰老,反而益发娇滑柔嫩。只见岳夫人赤裸的胴体在日光照耀下,是那么的嫩白光滑;丰满的双乳充满弹性高高耸立,樱桃般的乳头颤巍巍的随着呼吸抖动;圆润修长的双腿美好匀称,呈大字形展开,腿根尽处一丛柔顺的阴毛,俯盖着如水蜜桃般饱满成熟的阴户,整个身体曲线是那么的玲珑婀娜,那么的诱惑迷人。

  朷朷此时葛长老已按捺不住,他飞快的除去衣裤跪在岳夫人的双腿之间,众人不觉又是一惊。原来葛长老身形猥琐又瘦又干,但胯下之物却完全不成比例的又粗又长,并且周边长满疙瘩,简直就是一个大号的玉米棒!岳夫人身不能动,神智却清醒,又羞又气之下全身血液加速运行,雪白的肌肤泛起一阵潮红,反而更形诱人。

  朷朷葛长老见岳夫人杏目圆睁粉脸通红,不禁得意万分,他伸出双手揉搓岳夫人丰满的乳房,触手之下嫩滑无比且充满弹性,饶是他色中饿鬼摧花无数,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万中选一的极品。

  朷朷一旁的令狐冲早已无法忍耐,只是苦于体内真气不受驾驭,无法挺身而出,此刻见师娘受辱,义愤填膺之下,突觉一股真气冲上脑门,一时之间身驱已可行动,当下大喝一声冲了出来。但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敌人,不到两个回合,他体内真气又乱成一团,魔教众人未击中他,他已头昏脑胀颓然倒地。魔教众人由惊而喜不禁大说风凉话。「他妈的!令狐冲这小子难道跟他师娘有一手?要不然为什么自己死气活样的,还不要命似的冲出来送死?」「哼!你没看到他师娘那模样?那个徒弟能不想她?」众人七嘴八舌极尽猥亵之能事。

  朷朷此时杜长老突然大喝一声,道:「各位静一静!葛兄也缓一缓!且听兄弟说话。」杜长老顿了顿接着道:「大伙今个出来就是要帮助教主一统天下,教主对令狐冲这小子不太满意,但圣姑又倾心于他,为此教主很不高兴;如今有个一石二鸟之计,既可让圣姑对令狐冲死心,又可叫令狐冲与岳不群生死相搏,如此在教主面前岂不是大功一件。」众人一听有理纷询计将安出?

  朷朷葛长老赤着下身,得意的道:「这还看不透?让令狐冲这小子和他师娘奸上一奸,这岳不群戴上绿帽,不杀了这小子还能作人吗?那圣姑听了这事还会要他吗?」说罢哈哈大笑。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二)

 

  朷朷杜长老闻言也哈哈大笑道:「葛兄真是明白人,只是如此葛兄可牺牲大了,众家兄弟也看不到葛兄的摧花雄姿了。」葛长老心不甘情不愿的穿上衣裤,顺手又在岳夫人圆润的大腿上摸了一把,然后尴尬的干笑两声,开口道:「我当然是以大局为重,现在废话少说赶紧让这俩人奸上一奸!」

  朷朷杜长老一改嘻皮笑脸的神态端凝的道:「既然要做就要做得像,此地荒郊野外的并不适当。离此不远本教有一处庄园环境幽雅,戒备起来也方便,作这档子事最是适合。我看先将这俩人极度欢乐后的失神状态,半晌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朷朷此时令狐冲但觉神清气爽,体内乱窜的真气已不知去向;而岳夫人也觉真气复行凝聚,完全恢复了正常。

  朷朷令狐冲忽然间想到了一事,忙道:「师娘!我们走吧!」话一出口,才惊觉二人身上寸褛俱无。岳夫人沉思片刻,掀起床单劈手撕成两半,令外又撕了两片布条,二人裹上床单,系上布条。这一打扮,男的英俊,女的秀美;其后此装扮流传至扶桑大为风行,也就是今日的和服。

  朷朷二人寻门而出,赫然发现门外铁板已被人撬开,屋外到处都是死尸,看装扮除魔教徒众外,尚有五岳剑派以及一干不知名的人士,二人见状匆匆离去。

  朷朷此时死人堆中爬起一人,赫然是魔教葛长老,只听他喃喃自语的道:「想不到这婆娘这般的浪,哼!到口的肥肉竟让她飞了,白白便宜了令狐冲这小子。他奶奶的!只要老夫不死非要狠狠的玩死这婊子!」

!﹍﹍」

丁香飘雪2009-01-0114:37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补述

 

  朷朷杜、葛二长老将令狐冲送入岳夫人房内后,二人便依计潜伏在屋外监视屋内的动静。葛长老因杜长老的一番话,因而平白丧失奸淫岳夫人的机会,心中实是懊恼不堪,连带也对杜长老产生怨怼之情。岳夫人白嫩光滑的肌肤、丰满诱人的胴体,不时的在他脑际浮现,方才进入屋内,又再次目睹岳夫人赤裸裸的美妙模样,不禁令他欲火高涨,色心又帜;他心想:「老子吃不到,看一看总不违教主令喻吧?」于是便将木门上的裂缝加大,趴在门上窥视。

  朷朷杜长老原就不齿他的为人,见状忙将其扯开,并放下防止屋内人犯脱逃的铁板。此举顿时激怒了葛长老,他冷笑一声阴沈沈的道:「恭喜杜兄练成以耳视物的本领。」杜长老闻言一愣,呐呐的道:「我几时练过这门功夫?」。葛长老接口道:「既然如此,那杜兄又如何知道那俩人在屋内干啥?教主三令五申要我俩随时将屋内进度呈报,裨便教主适时带领那些在江湖上有清望的老家伙,亲眼目睹令狐冲的丑行;怎么!你以为我爱看啊?急急忙忙的放下铁板!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怎么向教主禀报!」

  朷朷杜长老被他振振有词的一阵奚落,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不安,更耽心延误教主大事,会遭受不测之祸,他思前想后只得低声下气的道:「依葛兄高见,该当如何?」葛长老神气活现的道:「把铁板打开啊!」

  朷朷杜长老闻言又是一惊,此室铁板乃临时装设,根本没有钥匙,这一下可要捅偻子了。此时葛长老奚落的道:「没钥匙是不是?那就撬开啊!怎么?你还怕他俩跑了?一个已被下了化功散,一个身受严重内伤,我俩难道还拦不住?」杜长老无奈,只得依言撬开铁板。

  朷朷铁板一开,葛长老立即又再趴在门上偷看,杜长老生怕自己不能及时掌握状况,因此也挤在一旁眯眼向屋内窥视,此时屋内已是春色无边,肉欲横流。

  朷朷只见岳夫人星眸微闭,檀口轻开,面部表情媚浪无比;她雪白的赤裸身躯,整个挂在令狐冲身上,疯狂的耸动摇摆,臀浪乳波配合着娇喘淫声,直看得二人血脉贲张、欲念勃发。葛长老率先掏出粗大的玉米棒,在手中挤压起来,口中还喃喃自语道:「我的宝贝!忍耐一下!总有一天我会叫你进入这个骚婆娘的浪中,好好尝尝她骚浪的滋味﹍﹍」

  朷朷杜长老知道葛长老的习惯,晓得他自慰时喜欢说些淫秽话语,以自我催眠增强情趣,因此对于葛长老的怪异举动,早以见怪不怪。但他眼见岳夫人与令狐冲激烈的交合,耳听葛长老呢喃的淫秽话语,因此也忍不住悄悄的手淫了起来;一时之间,二人都忘了要及时通报教主这档子大事。

  朷朷此时岳夫人与令狐冲已到达欲仙欲死的肉欲高潮,屋外二人也滨临喷射的临界点;葛长老口中正哼哼唧唧的道:「岳夫人!怎么样?老夫的大棒槌弄得你舒服吧?要不要再用力一点?﹍﹍」他正陶醉在淫秽的幻想中,突觉后心一凉,长剑已透胸而出,他吭也不吭立即顺势伏地诈死,一旁的杜长老则没那么幸运,已是人头落地,伏尸当场。

  朷朷偷袭之人方要进屋,身后拳劲、掌劲、剑气已经接踵而至,一场大战于焉展开。以岳不群、左冷禅为首的数十人,和以任我行为首的魔教徒众,展开生死对决,激烈战斗后,岳不群不敌夺路奔逃,任我行斩草除根在后紧追,竟无人顾及屋内,尚茫然不知仍纵情淫欲的那对快乐师徒。

  朷朷葛长老受伤虽重,但并未致命,他色心不死,一面自我疗伤止血,一面竟还贴门偷看。此时岳夫人正趴在那,为令狐冲作口舌服务,她白嫩嫩浑圆的丰满臀部高高翘起,湿润的阴户、曼妙的菊花穴,均一览无遗,清楚的呈现在葛长老眼前。葛长老不禁「咦」的一声,自言自语的道:「难道是水漩菊花!」待令狐冲正式抽插岳夫人后庭之后,他又喃喃自语肯定的道:「嗯!果然是水漩菊花」。

  原来故老相传有几句口诀是专门描述辨识水漩菊花穴的,诀曰「水漩菊花,妙用无穷;小则紧缩,大则能容;一穴进宝,两穴俱荣;鸣金收兵,尽复旧容。」

  朷朷当葛长老一看到岳夫人的后庭时,立即知晓岳夫人此处尚未开封,而当令狐冲误打误撞进入后,岳夫人始则痛苦,既而极乐的反应,其间隔时间极短,由种种反应观察,岳夫人此穴确为「水漩菊花」无疑,而其中最明确的证据就是岳夫人既未出血也未破皮。一般而言,此处初经人事必定破皮出血,唯有极品穴「水漩菊花」的超级弹性才能免于其苦。

  朷朷而此刻岳夫人是真正的一穴进宝,两穴俱荣。她只觉得快感由后庭迅速漫延至前方阴部,从阴唇、阴核、阴道直透子宫,那股子舒畅,既整体又全面,使她几乎搞不清楚,令狐冲到底是插她哪儿?她遍体趐麻畅快无限,禁不住舒服的哭了起来。葛长老虽然伤重,但仍看得欲火高涨,口水直流;他在心中暗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日后定要设法,将这婆娘前后两穴好好奸上一奸﹍﹍」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续)(一)

 

  朷朷欢乐时光容易过,这只因他心中念念不忘,想要奸淫岳夫人;也就因为这股坚强信念,激发生命中的潜力,竟然使得他度过危险,捡回一条老命。

  朷朷他伤愈之后,全副心力都投注在「如何奸淫岳夫人」之上。第一个步骤就是掌握岳夫人的行踪,熟悉岳夫人的居住环境。经过半年多的观察窥探,他已熟悉万分,了若指掌,正准备展开行动,却逢令狐冲及盈盈的来访。这不仅打乱了他的计划,也使他预计的行动落空。不过三人之间的淫欲奸情,落入了他的眼中,却也使他灵机一动,想出绝妙好计。

  朷朷令狐冲和盈盈来到华山已有月余,日月教及恒山派均差人要求二人早归,以处理教派中重要事宜;二人于是拜别岳夫人,分赴恒山及日月教。岳夫人的生活顿时也由绚烂复归于平淡。相对于葛长老而言,那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他心中不由暗道:「皇天不负苦心人,机会终于来了」。

  朷朷岳夫人端坐室内运气练功,只觉真气运转周身,毫无滞碍,显然功力又深了一层,不禁心中暗喜。她心想月余来虽纵情淫欲,但功力不退反进,显然男女交合并不妨害练功;倒是交欢时心情愉快,血行加速诸脉畅通,对功力进境反有助益。

  朷朷岳夫人练完功后,沐浴更衣,躺卧床上,一时之间难以入眠,便点起床头油灯,翻看唐诗;看了一会,突感全身燥热,下体奇痒,心中竟然欲念丛生;她不禁大为诧异,急忙运功,欲待平息心中欲念。但一试之下,发现内力竟然无法凝聚,不觉有点惊慌。她心中暗道:「怎么感觉起来,和上回落入魔教手中一般?

  难道有漏网余孽暗算于我?」

  朷朷她想的没错,这正是葛长老的得意杰作。原来葛长老窥探多时,偷空趁虚而入,在她床头油灯里,下了欲心散及化功散。只要一点油灯,药力便自然发散,并且无色无味,端的厉害无比。这魔教各药均分丸、散、香、膏,在运用上则分服食、嗅闻、触体、强进等不同方法,此次葛长老用的是嗅闻之法。

  朷朷岳夫人心想,敌暗我明于我不利,于是伸手熄了油灯。谁知如此一来,正合葛长老之意;他趁黑穿窗而入,一举手,便点倒了内力全失的岳夫人;随即,取出一块黑布,住岳夫人双眼。

  朷朷岳夫人此时功力全失,穴道被点,眼睛又被住,心中实是惶恐万分,但仍强作镇静,厉声喝道:「什么人?竟使卑劣手段扰我华山!」只听一个熟悉亲切的声音答道:「师娘,莫慌,是我。」

  朷朷岳夫人心情大定,如释重负的道:「冲儿!你搞什么鬼?还不快将师娘穴道解开。」令狐冲低声道:「师娘,解开穴道可就没趣了,我这还要将师娘绑起来哩!」

  朷朷岳夫人心想:「冲儿不知又有什么新花样,这么大了,还是老没正经!」岳夫人可万万没想到,她口中的冲儿竟是色中饿鬼葛长老。

  朷朷原来这葛长老有项绝技,就是善于模仿他人口气腔调,只要话声入耳,他立即便能依样模仿,并且男女皆宜,唯妙唯肖。他暗中窥探岳夫人甚久,对于令狐冲的声音腔调已甚为熟悉,如今一试之下,果然连岳夫人都被瞒过。他处心积虑欲奸淫岳夫人,谋略愈深,思虑愈周。他想:「如若用强,定然不美,最好让她心甘情愿;如何使她心甘情愿?莫若假扮她的小情人令狐冲;但声音可仿,容貌身材则不能,因此必需遮掩岳夫人双眼,使其不能视物。」

  朷朷他的谋略既周详又严密,此刻岳夫人果然一步步的进入了他预设的圈套。

  朷朷葛长老除去岳夫人身上衣衫,取绳子将岳夫人双手缚在两边床柱上,双腿却未绑住;这正是葛长老高明的地方。要知缚住双手有固定之功效,如若双腿也一块缚住,则身体整个平贴床上,如此只能攻击正面,乐趣将大为降低。如今双腿不缚,则要抬就抬,要挪就挪,前后左右,皆可随心所欲的任意触摸玩弄。

  朷朷岳夫人此时除了眼黑布外,已是身无寸缕,她赤裸裸的胴体,再一次的呈现在葛长老的眼前,葛长老看得两眼发直,口水直流,心中不由暗道:「他奶奶的!老夫玩了一辈子女人,可真算是白玩了!竟然没一个比得上这婆娘﹍﹍可也真邪门!这婆娘怎么愈看愈年轻,难道她会采补大法?﹍﹍」

  朷朷他心中胡思乱想,眼睛可没闲着,他仔仔细细,一寸一寸的品评欣赏,岳夫人那经过令狐冲辛勤耕耘后,益增娇媚的诱人胴体。

  朷朷只见岳夫人那赤裸的身躯,圆润光滑,晶莹剔透;原本雪白的肌肤,如今白里透红,焕发出一种圣洁媚艳的眩目光彩。此外,隐约可见的嫩穴、修长匀称的玉腿、浑圆挺耸的丰臀、饱满鲜嫩的双乳、纤细嫩白的脚趾,在在都激发葛长老对岳夫人的强烈占有欲。岳夫人那种惊心动魄的美感,使得下流龌龊的葛长老,不禁产生自惭形秽的感觉。

  朷朷葛长老除去衣裤,跪在岳夫人的双腿之间,像朝圣一般的捧起岳夫人的纤纤玉足;他先放在鼻端狂嗅一阵,而后伸出长舌舔了起来。

  朷朷岳夫人身不能动,眼不能看,只觉得痒澈心肺,但却另有一种奇异微妙的快感。她心中不由暗想:「冲儿怎么老是喜欢舔我的脚,难道我的脚真有什么好的味道?」

  朷朷葛长老愈舔愈有劲,忍不住将嫩白的脚趾含入口中吸唆。他宿愿即将得偿,兴奋得几乎流下泪来;其实他只要想到「华山掌门夫人」这个头衔,就可以兴奋个半天,更何况岳夫人本身又是武功高强,千娇百媚的大美人?身份、地位的悬殊,激发他内心潜藏的禁忌欲情。此刻「掌门夫人」正赤裸裸的仰卧在他眼前,任他随心所欲的摆布。这种居高临下的支配感,配合上期待已久,即将来临的凌虐奸淫,怎不叫他肉棒挺硬,情欲沸腾?

  朷朷葛长老在脚趾上作完了功夫,便顺着小腿内侧缓缓向上舔唆,岳夫人身不能动,眼不能视,痒的直如万蚁钻心,全身不禁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而眼不能视,更使她产生一种茫然的未知感,种种感觉加在一起,竟使她产生前所未有的饥渴需求。她颤声道:「冲儿!师娘受不了了!不要舔了!快上来吧!」。

  朷朷葛长老听到她欲情难耐,呢喃淫糜的倾诉,不禁心痒难耐;但毕生难得的机会,可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轻易浪掷。因此仍好整以暇,按部就班的,继续舔唆岳夫人春潮泛滥的湿润阴户。他的舌头堪称一绝,又长又灵活,舔、刷、钻、探、吮均各具其功,顿时将平日端庄高雅的岳夫人,弄得呻吟不断,娇喘连连,瞬间已是二度高潮。

  朷朷岳夫人情欲激荡之下,浑身乱颤,大口喘气,两个饱满白嫩的奶子,也随着呼吸抖动摇晃。葛长老一见之下立即转而攻之。他伸手握住那两团嫩肉,触手之下,棉软滑溜,韧性十足,就像是要将手指弹开一般;他心中不觉暗赞:果然是人间极品,旷世难求。

  朷朷揉捏搓弄了一会后,他开始施展嘴上功夫;只见他长舌一卷,略过嫩白的丰乳,环绕那粉红色的乳晕,便刷了起来,舌尖转来转去,就是不触及那樱桃般的乳头,撩拨的岳夫人欲火焚身,不知如何是好,竟呜咽的啜泣了起来;她口中充满哀怨的道:「冲儿!师娘实在受不了了,你快一点上来吧!」

  朷朷葛长老见时机成熟,自己也实在耐不住了,于是托起岳夫人雪白的大腿,准备澈底的攻坚。他跪在岳夫人两腿之间,胯下昂然挺起之物,粗黑巨大;像是玉米棒,又像是个熟透泛黑的苦瓜。他扶住满是疙瘩的阳具,缓缓插入岳夫人期待已久的湿滑嫩穴。

  朷朷岳夫人既受淫药诱发,又被他挑逗良久,饥渴空虚已濒临崩溃,如今经他一插,那真是畅快无限,极乐无边。她「啊」的一声长叹,血脉已通,穴道已解,白嫩的大腿竟高举过头,夹住了葛长老的脖子。

  朷朷猛烈的抽插开始进行,岳夫人只觉粗大的阳具像根火热的铁棒,不断撞击她花心深处,棒上隆起的无数疙瘩,更不停磨擦她娇嫩的肉璧,那种舒爽,简直无法言喻。她疯狂的扭动腰肢,挺耸丰臀,意图攫取更大的快感;但脑际灵明一闪之时,又隐隐觉得「冲儿今个似乎有所不同」,不过销魂蚀骨的肉欲快感,已蒙蔽她的理智,使她根本无法仔细思考;此刻,她已完全沈没在,波涛汹涌的情欲浪潮中。

  朷朷排山倒海的欲焰狂潮,一波波的冲击着二人,持续不断的抽插反复的进行,此时葛长老趴伏在岳夫人硕大白嫩的臀部之前,舔吮他垂涎已久的水漩菊花穴。

  花瓣不停的收缩旋转,飘散出一股浓郁的雌性香味,也激起葛长老残存的精力,他奋身而上,将阳具挺进平生仅见的极品花穴中,岳夫人立即摇摆丰满浑圆的臀部,激烈的回应。那股浪劲,葛长老真是从所未见,岳夫人的摇摆不但是臀动腰动,就连整个身躯都跟着动;她不仅是左右动上下动,而是上下左右一起动,并且还转圈子动。阵阵的疯狂摇晃摆动,对葛长老而言,可真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朷朷一圈圈的肉箍不断收缩,磨擦着粗大阳具上的肉疙瘩,葛长老只觉得一阵要命的畅快与趐麻,而后突然就尾椎一麻,精关不固,竟狂泄不止。他知道情况严重,大惊之下,立即指掐人中,拔出阳具,但已是心虚脚软,头晕眼花。他情知不妙,急忙起身着衣,而后仓皇奔往藏身之地,欲待服食救命灵丹。谁知体力耗尽,夜黑路滑,一失足竟跌落山谷,成为谷中饿狼口内的佳肴。

  朷朷岳夫人连番激战之后,只觉全身酣爽畅快,化功散的药力已消,内力重复凝聚;下体前后两穴肉璧,仍缓缓收缩蠕动,高潮快感余韵仍一波波的涌上来,只是其势渐缓,逐渐消退。

  朷朷她待了一会,不见令狐冲替它解缚,便潜运功力两臂一缩,绳索立断。她取下眼黑布,起身着衣,见床单尽湿,不禁羞涩一笑。心中暗想:「冲儿这孩子也真是的,分别才十来天就偷溜回来,还弄出这些个怪花样;唉!也难为他了,弄得还真舒服!只是也不打声招呼,人又溜了,唉!未免也太不像话。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武侠科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