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武侠科幻 » 正文

神雕外传<十二>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一、拔刀心碎

一处渺无人烟的荒郊,风干泛白的黄土垄起,到处是一拱一拱光秃的小土丘
,其中一处较大的土丘,遥遥可见五个人影。

一名身披绿色斗蓬,扶桑浪人装扮,脸色苍白、清瘦的人,正在熊熊烈火中
,打着一把刀。

四名接近十三、四岁的少年,在寒秋的清晨,仅着短袖薄衫,但豆大的汗珠
,却如雨一般不断滑落,将衣服都湿透。

一名壮硕的少年,似乎有着天生神力,不时高高举起人头般大的铁锤,敲打
浪人的刀,充满蛮力的每一击,都不偏不倚地敲在浪人指定的位置。

这名少男的准头,来自「杨家一十六势枪法」,他的沈稳下盘,来自以「守
」为主的「十三梦还」。

一名肥嘟嘟的少年,正运着伤痕累累的双掌,哭丧着脸,满脸眼泪鼻涕,他
负责「火」,不曾歇息的双掌,拾柴、断树、碎木,最后将每一块碎木扔到火炉
之中。

他的猛烈掌劲,来自「如来神掌」,他碎木的狠辣、诡异,来自「花、猿、
蛇、犬」江湖四淫的奇术,以及东瀛武术名家「柳生」的家族武学。

一名相当矮小的少年,负责火的旺盛,这个打造刀的火,并没有一般常见用
来使火旺盛的「鼓风炉」,每当火舌忽然窜起,就是这名少年深吸一口常息之后
,所喝出之浊气,加上所劈出诡异的掌风。

他的诡异掌风,是一部份的「如来神掌」,他的诡异身形,是一部份的「江
湖四淫」之术,以及一部份的「十三梦还」、「十三梦杀」、以及「绝情刀剑」。

而第四位少年,他的汗流得最少,而且他还保持着倨傲的微笑。

他很不应该汗流得最少,因为他是最累的一个。

他头下脚上倒立着,双手紧紧握着剑柄,剑尖顶着地,干而硬的黄土只吃进
了一寸的剑身,他全身笔直,持续地均匀吐息,全身的重量,仅靠着剑尖支撑,
朝天的双脚,脚尖上各放了一颗棋子。

棋子,已稳稳在他倒立的脚上一整天了,都没有掉下来。

「如来神掌」、「柳生家传」、「佐佐木小次郎光影蝴蝶刀法」、「宫本武
藏双刀流」、「一刀流」、「杨家一十六势枪法」、「花、猿、蛇、犬」秘技、
「十三梦杀」、「十三梦还」、「绝情刀剑」,他,通通不会。

这名少年,悟性奇家,这些绝学,他通通学过,只是,通通忘了。

毫无根基的他,从来就不认为自己能将这些绝学融会贯通。

每看到一招绝学,他就创出一招自己的招式。

几个月前,他得到「刀剑浪子」--阿浪的一张羊皮卷,里面记载了阿浪所
知道的所有绝学,这些绝学,其所属门派毫不相关,正邪参半,少年再聪明,也
理不出头绪,他也不可能拥有武林四淫吸取他人功力的天赋。

所以,他伙同三名好友,不断找寻阿浪的下落。

当他找到阿浪时,阿浪在连续的血战中身亡,在阿浪尸首旁的,是一个清瘦
、仅披一件绿色斗蓬遮蔽赤裸身躯的女子。

这名女子当时眼神空洞、悲哀,虽然衣不蔽体,年龄又长自己许多,四名少
年看着她,却一点非份之想都没有,只想好好的抱着她、安慰她,他们并不知道
,她正是王大人手下十三太保中,以「刀」闻名的「十二丸藏」,阿浪的尸首,
正是她的杰作。

四个少年不知道,偷偷跟在他们后面的二、三十个恶少、地痞也不知道,这
些恶少原本是来抢夺四名少年所寻找的东西。

当恶少们看到眼前赤裸的美丽女子,口水几乎流得一地,突然现身,擒住四
名少年,并饿虎扑羊般地,猴急的扑向眼前猎物。

倒立的少年,就是几个月前,当黄蓉问他名字,骄傲的答:「有缘相见,何
必言明,妳们对我好,我知道,至于名字,『何足道』矣!何足道!」的那个少
年,他,叫做「何足道」。

当天的情景,何足道如今想来依然不寒而栗,一群丑陋的恶少扑向十二丸藏
,一开始,十二丸藏还没有任何反应,任十多个人摸索着自己的赤裸身躯,吸吮
自己的乳房、粉臀、颈子、大腿、毛发深处。

没多久,就有一名恶少挺着肉棒,攻入眼前美女的花缝深处,一面抽插,一
面丑恶的鬼叫,火热的肉棒,就在神秘的黑色丛林中不断进出。

何足道永远忘不了那天,十二丸藏的眼神变化,他这辈子,绝不愿看到第二
次这种眼神。

一名恶少抚摸着十二丸藏的丰臀,看着花洞已被同伴占据,摸到丰臀中心菊
花肉洞,心中疯狂淫欲激起高昂的兴奋,挺起肉棒想直入肛门之中,但众人淫念
高涨玩得忘情,十二丸藏赤裸身躯毫无秩序的乱摇乱摆,这名恶少一直未能如愿
,肉棒只不断戳弄着白嫩的丰臀。

另两名恶少抚摸着十二丸藏的身躯,大口猛力的吸吮十二丸藏的乳房、亲吻
十二丸藏的粉颈、绸缎般的背,也不忘亲啄几口吻软的嘴唇。

空洞的眼神随着恶少的奸淫渐渐深邃,到了最后,是一种既阴且寒的秋瑟目
光,冷酷的黑瞳透出诡异的杀气。

对于怀中温软猎物的变化,十多个正忙着搜索美女胴体的恶少丝毫未觉,但
原本吼叫阻止恶少们兽行的何足道等人,几乎被阴冷的目光窒息,完全发不出一
丝一毫的声音。

寒光一闪,三名恶少的背后突然各出现一个血洞,接着,三颗被切的千疮百
孔的心脏从血洞中滚出来。

荒郊一阵狂风佛来,三句尸首随风倒在土泥之中。

死神来得快速,沈迷在淫欲之中的少年,完全无法感受突然来的血腥味是怎
么回事,肉棒紧紧插在十二丸藏花瓣中的少年,只觉得一阵黏腻的液体泼在自己
脸上,手一抹,满手的鲜红。

恶少这时紧张了,狂喊:「血!血!」,双手随着叫喊声狂推,却发现身体
似乎被紧紧吸住,完全不由自己控制。

狂喊声未歇,几只金色蝴蝶光影,曼妙的飞翔舞姿翩翩婆娑在恶少之间,接
着,惨叫声此起彼落,不论距十二丸藏远或者近,每一个恶少心口都出现一个血
洞,心,也随之「碎了」。

仅存四名恶少未死,但一身冷汗,命根子紧缩,方才的淫欲早已飞向九天之
外,这四名少年紧贴着十二丸藏的赤裸胴体,是原本抚摸十二丸藏乳房、抽插私
处花瓣、抚摸臀部、亲吻细滑肌肤的四个人。

四人的八手八腿,沾满血淋淋的红色,十二丸藏随身的三把刀都散在远方,
方才杀人的「刀」,是四个人的双手与双脚。

众恶少皆倒血泊之中,一股强大内劲突然从十二丸藏细瘦身体爆出,四名恶
少身子被内劲猛撞弹出,各自在血、泥、石、草中飞冲翻滚,直到劲力消失,四
人各在十二丸藏的十尺之外,口角淌血、不住的喘息。

十二丸藏冷冷道:「看在你们跟我有过肌肤之亲,你们的命我暂且留着,记
得找个好师父练功,欠我的,我随时都会要你们还,去吧!」

四恶少吃力的爬起,想用最快速度逃离,但双腿发软不听使唤,缓慢的爬着
,脸上充满着恐惧与泪水。

当何足道等四人松去束缚,就将阿浪记载武学的羊皮卷交给十二丸藏,十二
丸藏看着羊皮卷内容,脸上不自觉一阵阵的笑意,最后,冷冷的道:「要死,要
钱,还是要当我徒弟?」

所以,这几个月来,四人辛勤的练功,一些诡异、经融合淬炼的武学。

其中天资最佳的,就属何足道。

他完全学会了羊皮卷和十二丸藏的武学,又全部都忘了,内功根基不深,却
创造了自己练内功的法门,与自己的剑法。

而十二丸藏,就在某一天哈哈长笑之后,将随身两长一短的刀,全部打断,
拿着碎断的刀身,叫四名徒弟帮他「打刀」,一把新的刀。

这一天,夕阳西下,「刀」也完成。

随着夕阳,多条长影围住土丘上的五人,一个显然功力深湛的声音道:「师
妹,好久不见了,还记得师兄吗?」

十二丸藏冷笑:「你终于来了,我等你等得好苦,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你,好
师兄,柳生常吾。」

一全身白衣的男子由人影之中走出,笑道:「是啊,好想念妳美妙的肉体,
真想好好抱抱妳,可惜听说你最近变得好凶悍,师兄好怕呢!」

十二丸藏瞥了瞥附近人影,道:「师兄对付小妹,还派出这么多帮手,太小
家子气了吧!」

柳生常吾道:「那儿的话,中原古谚,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些是我到中原后
认识的朋友,『万色楼』的朋友。」

十二丸藏听到『万色楼』不禁眉头一皱,转头望了望,接着,回复冷冷的面
容,道:「还好,大当家『女菩萨』似乎没来。」

柳生常吾道:「一到万色楼,一番考验,我就取得四当家的地位,四当家以
下的三十名当家我都可以驱使,所以啦,除了女菩萨、黑修罗、金虹状元三大当
家外,所有的当家我都请来了,毕竟,妳可是十三太保中的首席杀手。」

十二丸藏道:「承蒙看得起,师妹不过是当年师兄您的手下败将,还惨遭您
的『宠幸』,竟然还以如此阵仗对付。」

柳生常吾笑道:「此言差矣,他们只是帮我围住妳,免得妳逃跑,让妳好好
作我试刀工具。」

十二丸藏闷哼一声:「哼,贺喜师兄,看来师兄武功又有精进。」

柳生常吾道:「好说好说,柳生家绝技我已全部学全,『武神』宫本武藏的
武技我也融会贯通,加上我们攻破一刀流、千叶流、佐佐木小次郎后得了不少武
学经典,我这个柳生家百年难见的天才,当然创出另一番武学天地。」

柳生常吾说罢,突然一长一短的刀出现在双手,大字张开的双臂,明显的藏
着另外两柄刀,刀意瞬间满于利刃刀锋,盈盈杀气使得身旁草木几乎更显萧索。

柳生常吾笑道:「我可以同时使四把夺命之刀,这可拜妳千叶流梦之终章--
『十三梦舞』所赐,这就是你所未学到的--第二梦舞『狂刀之舞』。」

好好的天气突然一声闷雷,轰然之后,两条浪人人影迅速飞越、跳跃、交错,
每一次十二丸藏接近战斗圈外,就被圈外由『万色楼』布成的圈圈给逼回。

刀剑交击之声不绝于耳,柳生常吾长笑落地:「师妹,妳不过如此而已嘛,
看来,愚兄又可以好好与妳温存一番,这一次,我可要废了妳的筋脉,让妳永远
作我跨下巨物的禁脔。」

柳生常吾的笑容突然僵住,因为他发现,所有的『万色楼』当家都只是『站
』在那里,他们,全都毙命,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着不同方向的致命创伤。

而他们死亡的时间,当然就是自己与十二丸藏战斗时,接近当家他们所形成
防卫圈的时候,而十二丸藏怎么出手,他却完全一无所知。

柳生常吾寒发直竖,涓流冷汗从法纪缓缓而下,使尽全力,使出「第六梦舞
」--千手佛舞,千手幻化的佛手,同时带动使出柳生、宫本武藏、佐佐木小次
郎、依刀流四家都最强绝招,攻向十二丸藏。

十二丸藏突然伏身收刀,忽然如迅雷般弹起,「拔刀」,刀流星般穿越『千
手佛舞』。

柳生常吾倒地,身上出现九个拳头大小般的血洞,十二丸藏看着面前尸首,
道:「有用的招数,一把刀就够了,这是我自创『拔刀术--九龙斩』。」

十二丸藏回头看着四个徒儿,道:「此劣种的出现、死亡,代表东瀛想取我
性命的力量已经不足为惧,我要回东瀛去了,你们四人,好自为之,下山第一件
事,记得,杀了那四人。」

何足道等四人伏身叩首:「是,师父,谢师父,送师父。」

十二丸藏走了几步,回身道:「中原群侠被关在原郭靖住处,有能力的话,
去救他们出来,还有,永远,不准告诉别人你们的师父是谁。」

十二丸藏远去,离开这个腥风血雨之处,他的行囊,包含着一个骨灰盆,他
去向一个充满未知的海岛,他的舞台,在天涯的另一个角落开始。
二、吃、喝、玩、乐

万旗随风漫天飞扬,鼓锣声号震天乱响,三百多人的将官队伍,护着中间一
顶红轿,红轿两旁有着两个随行侍从,一名身壮而老迈,正是「十一太保」方十
一,而另一名侍从,则全身黑色劲装、黑巾蒙脸,只露出一对硕大却失神的双眼
,队伍耀武扬威的走着,由吕常德的太守府,走向原郭靖的住处--「十三太保
圣火神殿」。

「刀不使二」十二太保--十二丸藏失踪,只在郊外找到一具遭快刀重创多
处,胸口还开了个拳头般大小血洞的尸首,尸首的名字,当然就是「刀剑浪子」
阿浪,也就是遭多方追杀的「蛇妖」蛇项言。

距阿浪尸首不远处,原本要被阿浪取而代之的「十三太保」,十三梦郎,惨
不忍睹的尸首,血肉碎片、白骨混杂在烂泥杂草之间。

「九太保」、「十太保」,程遥迦与「要命阎王」才第十是两颗暗棋,暗棋
,当然安置在适当的地方,所以,他们没有跟着轿子。

王大人一到了「十三太保圣火神殿」,拖着肥胖身躯走入大厅,甫一坐定,
马上大叫:「十一,你给我滚过来!」

方十一老脸将皱纹挤出谄媚的笑容,道:「大人,有何吩咐?」

王大人道:「探子回报的怎样?你这个武林字典是吃屎的?!一点消息都没
有?」

方十一道:「大人息怒,小的这次可有相当的成果秉告。」

王大人道:「还不快说!」

方十一对随身侍从比了个手势,两名大汉马上走到方十一的身旁,方十一此
时道:「七太副、八太副,你们说说查到的资料。」

其中一人说道:「神眼--莫是非报告,最近曾查到一名样貌似十二太保的
男子,在东郊外山区出现,身带三柄刀,还带着一约莫十二、十三岁的少年,每
日早晨必到东郊小村买些米粮,也曾有人看见这男子在教那名少年练功。」

另一人说道:「狗鼻犬耳--蔡狼报告,将我们『一、二、三、四、五』五
个暗杀团尽数狙杀的人,我们已掌握相当可靠的线索,证实是两方不同人马,一
方可能与最近迁出终南山的全真教众有关,而另一方已查明是最近新窜起的少年
高手,属古墓派的杨过。」

王大人皱眉道:「然后呢?就这样?」

蔡狼道:「杨过行踪飘忽不定,尚未查得踪迹,而全真余众,十一太保方大
人,已经找全真七子之孙不二的关门弟子九太保--程遥迦大人,去引开全真五
子,十太保--才第十大人去缠住重伤未愈的千仞,另外派遣最强悍的十一、十
二、十三暗杀亲卫队去收拾全真教众」

王大人微笑道:「很好,作得像与我们官方一点关系也没有。」

方十一道:「但,大人,有一批老友可能要来拜访我们,已在城郊发现他们
的踪迹。」

王大人道:「谁?」

方十一道:「据探子回报,有三批人马,第一批带头是一名白衣长袍老人,
一到城郊,就将五个大铁锅起灶,锅一热,带头的老人以极快的速度同时『开锅
盖』、『过油』、『爆香』、『切菜』、『料理』、『盖锅盖』,当五个锅子再
次开盖时,五个锅子竟然各煮出『佛跳墙』、『广州炒饭』、『回锅肉』、『烧
熊掌』、『生炒牛河』五道菜」

王大人听罢大惊:「饕餮功!是饕餮公这个死老太监。」

方十一道:「不错,正是饕餮千岁,宫中首席名厨。」

王大人道:「这么说来,另两方人马应是『复姓公子』与『万色楼』?」

方十一道:「是!」

王大人沈吟道:「这下可好,吃、喝、玩、乐都到齐了。」

宋代皇室积弱不振,而先天不良的皇室血脉,从也不思振作,整日沈溺于弄
臣安排的娱乐之中,臣子久而久之,也在谄媚献殷勤中明争暗斗,残忍的宫廷游
戏鲜血暗流成河,最后呈现四个最有势力的集团,互相僵持不下,表面上呈现均
势的祥和,而四方的明争暗斗却没有一天歇息过。

这四个势力,正是「吃、喝、玩、乐」。

另外三股势力突然于此时来到,背后代表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

此时突然门外一声「报!」

方十一道:「探子急报,定有大事」,回头看王大人,王大人却正陷入沉思
,似乎未听见自己说的话,方十一只好再道:「宣进来!」

只见「十年棺材」才第十消瘦的身躯,全身冒汗、双腿发抖的迈入大厅。

才第十这副模样是有原因的,他身上扛着三十五具尸体,尸体一具叠着一具
牢牢绑着,也绑在才第十的肩、背上,一入大厅,才第十软瘫于地,三十五具尸
体跟着摔落地面。

方十一道:「十一、十二、十三亲卫队阵亡?!」

方十一蹲下扶起才第十的肩膀,道:「你怎么了,谁打伤你?!谁灭了暗杀
团?」

才第十虚弱的呻吟:「水……水……」

方十一急的猛摇才第十的肩头:「水什么水?!到底怎么了?」

程遥迦跟着进入大厅,道:「你若是扛着三十五个人走上十里路,你要说的
第一句话,一定跟他一样」

方十一突然倒地,学着才第十歪嘴斜眼、口吐白沫的样子,道:「你是说像
这样,『水……水……』」,双脚也跟着抽搐。

程遥迦鄙视道:「哼!一把年纪做什么怪,自以为有趣,老人家的笑话!一
脚都踏进棺材啦,不入流!」

方十一怒道:「我呸!你这尼姑教出来的贱女人,一边偷人一边扮楚楚可怜
的寡妇,真是变态中的变态!」

王大人知道十三太保之间素有嫌隙,心中有事也懒得制止两人的争吵,两人
你来我往吵了半个时辰,突然听见王大人沉声道:「十,你是不是真的很渴。」

最善拍马逢迎的方十一马上趋前,道:「大人英名,小的尚未禀报您就知道
了。」

王大人怒道:「妈你个巴子!要不然他怎么会抓着我的命根,还把我这支宝
贝叫『水壶』!拼命的挤水!」

程遥迦戏谑看着方十一,道:「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吧?!」

方十一怒气噎在胸口,对着程遥迦道:「你……」

两人正欲再吵,王大人道:「好了!你们俩这水到底给不给人喝啊?十这小
子渴死没关系,我要变成了太监,就把你们送给饕餮变态当作菜原料」

「十年棺材」才第十喝了水,休息了好一会儿才跟程遥迦一同整理、道出暗
杀失败的经过。

才第十道:「全真五子似乎心中有事,怎么也不离开所守营帐,且五人武功
比过去更进一步,也没料到受重创的全真弟子还有足够能力摆出天罡北斗阵法。」

程遥迦补充道:「据孙不二所言,帐中藏身两个秘密人物,且全真弟子虽受
金轮法王一行人奸计重创,但当时的所余弟子,能仍以天罡北斗阵制住盛怒的杨
过,而据言,杨过年纪虽轻,已能以一柄铁剑,击败潇湘子、尹克西、达尔巴、
金轮法王等高手。」

才第十续道:「而且,裘千仞内、外伤全都好了,看来是帐中神秘人物,与
方十一你那该死的师弟天竺僧治好的,此外,方十一你这个错误百出的『烂字典
』,所有的消息都有误差,说一灯大师要五年才能回复功力,结果呢?」

程遥迦跟着道:「不错,而且方十一你这个老糊涂,一灯大师自修习过九阴
真经总篇后,与自己武功互相印证,只要三个月就能回复功力,你这个破烂武林
字典说他得五年才能回复,结果我与才第十到了那儿,恢复了八成的南帝、裘千
仞、武艺更精一步的全真五紫、再加上全真教众的天罡北斗阵真是一步一高手,
处处见刀剑,举头望明月,低头猛掉泪,好不容易骗过我师父才全身而退,你这
个虫蛀狗撒尿的烂字典!」

才第十一口痰往地上一吐,「不小心」全黏在方十一的衣摆上,道:「九太
保还能靠一张嘴脱身,我呢?要不是因为裘千仞要我将尸首扛回,给我们下下马
威,我能活到现在?且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这辈子也不知道我能一次扛三十
五人」,而且还能再走上十里路。」

方十一老脸难下,赶忙转换话题,「大人,您说的吃、喝、玩、乐是怎么回
事,饕餮公又是怎样的人?」

王大人道:「皇上身边四大红人,分别就是管美食佳肴的饕餮公,管各地难
得好酒的复姓公子,管玩耍娱乐的万色楼,以及我这个专送美丽女人的淫乐王,
我们四个组织,就是吃、喝、玩、乐」

『「吃」的首脑人物,是饕餮千岁--李年,人称「饕餮公」李公公,自小
对烹调就特别敏锐,烹调的刀工、火工,练就了他一身耐热、快刀、巧劲、反应
迅速的本事,进而从食物烹调的脉络中创出「饕餮功」,他什么菜都敢做,从一
般的猪、牛、鸡、鸭,到蛇、蝎、赤色蛤蟆、蛆、虫子,甚至「人」,他敢做任
何菜,当然也敢吃任何菜,即使他用人尸作菜,他还是可以让满朝文武吃得满嘴
生香、啧啧称奇,接着再让满朝文武恶心反胃。

但是金銮圣殿,皇帝在上,那个官敢当场污秽圣上所在的地板?皇帝对在下
文武官员一副想吐不能吐的可笑模样很是欣赏,并且,那个「忠臣」敢成上一些
「不悦龙听」的奏章,就有机会吃到饕餮千岁的「当日特别料理」。

饕餮公帮皇上省掉了许多杂音,也带来特别的娱乐,所以,他的厨子手下们
,在他的领导下,形成了宫廷中其中一个大势力。』

王大人忽然笑了一声:「他是个变态,残忍的变态,遇到他,千万小心。」

王大人喝了口酒,续道:「『喝』由所谓的『复姓公子』所组成,复姓公子
为复姓第一、第二、慕容、皇甫、欧阳、令狐六姓,为过去武林世家、五胡入侵
南朝时代灭国帝王之后人,皆身负独树一格的家传武艺,『玩』--万色楼,为
首的,是过去一些金发蓝眼、白皮肤的重臣后人,另外有一些由海外而来的黑皮
肤、红皮肤,以及其他不知名地方而来的人,首领『肉身菩萨』--楚可人相当
难缠。」

王大人派遣方十一走访饕餮、复姓公子、万色楼,欲借力使力,和吃、喝、
玩、乐四方之力,对付全真教,而另一方面,下令才第十与蔡狼、莫是非等人务
必摆平杨过这个乱事的少年。

四大红人会齐聚,只有一个可能,「皇上出巡」,王大人不愿在这种时候还
得要顾虑一些微枝末节,他要好好清除这些枝节。

而且,目前自己「力量重建」尚未完成,目前的自身力量大不如前。

之前,王大人是四大势力中最强悍的,「八明」八个由黑白道武林头痛人物
所组成的高手群,加上五个神秘的「五暗」,「十三太保」,各大势力都不敢轻
易去招惹。

而且,十三太保各自培养了自己的亲卫队,形成了十三个风格各异「暗杀团
」,庞大的势力,让宫廷的「钦差之争」,王大人轻易得取得黄衣、尚方宝剑,
当上「钦差大臣」。

但是,现在力量「失衡」。

十三太保九死一失踪,仅存程遥迦、「十年棺材」才第十、「十一阎王」方
十一。

而原本由十三太保各自统领的十三个「暗杀亲卫队」,「一、二、三、四、
五、十一、十二、十三」八个暗杀团被杨过、全真教给灭去,「六、七、八、九
」又在与阿浪浴血战中损伤大半,勉强统合出由蔡狼、莫是非为主之新的「七、
八」亲卫队。

武家父子、朱子柳、丐帮弟子等中原群侠,还未能将他们心智摧毁到可被自
己所呼唤差遣。

比较起其余三个势力,自己实在太弱了些。

以年轻人组成的「复姓公子」,行动一向冲动果断,饕餮公既已现出踪迹,
「复姓公子」也应该早就来到附近,说不定,今晚,就会群起而攻,将「乐」的
势力吞并消灭,接收「训练中」的中原群侠。

王大人眼角瞥向大厅一旁的黑衣壮汉,嘴边微微泛出一点笑意,心道:「幸
好有他」,忽然,纵声狂笑,起身一路得意狂笑走向厅后卧室。

黑衣劲装的蒙面壮汉,由轿子入厅到会议解散,始终站在大厅一旁,不发一
语、不闻不动,当王大人退下休息,此人才在原地打座歇息。

王大人一入卧室,就除去自己所有衣服,拨开床涨,一清丽的裸女正妩媚的
看着他,纤纤玉手缓缓伸出,轻轻握住王大人的肉棒,上上下下地搓弄让王大人
的肉棒发涨,一双灵活大眼看着王大人,红润温软地小嘴靠近昂首怒张的肉棒,
伸出软滑香舌,逗弄着王大人的肉棒,由根部一路舔到龟头前端。

突不其然,美丽女子一口将王大人肉棒含入,将空气吐尽,吸吮吞吐着王大
人的肉棒,王大人爬上床,抚摸着女子的诱人躯体,肥胖的身子整个压住女子的
身体,肉棒猛力的在女子口中抽送,肥嘴肥舌舔弄着女子湿润的花瓣。

王大人突然翻身坐起,道:「黄蓉,自己拨开你的私处给我看!」

床上美艳的女子正是中原第一美女黄蓉,黄蓉听见命令,稍微坐起看着王大
人,微笑着张开修长的双腿,双手由臀部后方伸到花瓣两边,用中指将花瓣分开
,一丝不挂的大腿深处露出了被黑毛盖住的水汪汪的花唇。

从那狭窄的花瓣深处流出了热热的液体,王大人看着黄蓉细致的肌肤、丰挺
的双乳、浑圆雪白的臀部、白玉般修长双腿,全身赤裸的,丰满的屁股在烛光下
发出白润的光泽,成熟的肉体不但性感,还发出诱人的妖艳,王大人欣赏够了,
俯下身来,再次拼命地吸着那湿淋淋的花唇。

王大人发出声音拼命地由下面开始吸吮,接着是花瓣四周,并把舌头往那粉
红色的中心滑去,黄蓉随着王大人的逗弄,也发出声声的淫浪呻吟。

王大人肥大的舌头挑起黄蓉花瓣阴蒂,把阴蒂吸了出来,,反覆吸吮,借着
将那舌尖又向那最敏感的深处攻了去,在王大人的逗弄下,黄蓉的丰臀在王大人
眼前不断蠕动,赤裸的火热身躯淫荡地召唤王大人。

王大人把黄蓉紧紧拥抱住,全身肥肉把黄蓉的玲珑娇躯包住,然后弯下腰来
吸吮她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是又捏又拉她的乳头,好像要把她的乳头扯下来。

接着,王大人的两只手握住黄蓉的乳房,黄蓉的乳房丰挺结实,王大人毫不
客气用全力捏着、揉搓,黄蓉全身激烈地扭动,随着情欲泛滥,黄蓉自己伸手去
摸她的阴核。

这个动作让王大人更加兴奋,王大人手握住肉棒,摩擦黄蓉的花瓣,灼热勃
起的肉棒在美丽白桃般的裂缝摩擦时,黄蓉发出淫浪的呻吟,王大人再也忍耐不
住,提起他那直耸耸的龟头刺向黄蓉那湿淋淋的小穴。

而随着被插入的同时,黄蓉燃烧的身子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应,张开双腿,让
王大人能插多深就插多深,

黄蓉柔细秀发因汗水而贴在脸颊上。眉头紧紧皱起,脸色通红。眼神欲火流
转焦点不定,承受肥胖身体猛烈的抽插,粉嫩的丰臀随着抽插而在抽搐。

黄蓉纤细如雪般白皙的手指,握着王大人勃动的粗茎磨蹭着阴核敏感的部位
,使阴穴情欲更加悸动,分开绽放充血红嫩的唇瓣,引导粗棒的进出。

而那阴茎愈深入,黄蓉蠕动的身子,正表现情欲的高涨,没有办法去控制自
己的淫浪叫声,黄蓉手本能地伸向王大人肥胖的臀部上,指甲深深陷入王大人肥
胖的臀肉,顺势将肉棒一次一次送进自己隐密深处。

一直保持旺盛的斗力勃动不已的粗棒,不按牌理在黄蓉阴穴内抽送,几乎令
深宫扭动变形,两人彼此间紧紧地密合,王大人贪婪地享受眼前赤裸、标致、淫
荡的「聪慧女诸葛、中原第一美人」。

黄蓉跌落在情欲的激流中,好像在一种从未总历过的未来世界里享乐。膨发
的巨根在阴穴里翻滚,就像是一块肉块在里面奏出奇妙的乐章,猛烈的情欲,冲
击着黄蓉淫荡的肉体。

数不清抽送的次数,黄蓉一次一次的达到高潮,泄了一次又一次,王大人似
乎都还是生气勃勃,没有射精的迹象,良久,王大人情欲爆发,将精液全部射入
黄蓉花瓣深处。

最后,黄蓉小巧的嘴、灵活的舌头,清理着王大人的肉棒,吃下精液与自己
爱液的混和物,王大人也不舍得抚摸着黄蓉赤裸身子。

王大人道:「天下第一人即将到了,虽然很舍不得,为了我的功名前途,你
这个天下第一美人,可要好好的表现!」三、女中诸葛

襄阳城内外,不复以往军容整肃的模样,整个城与近郊纷扰不安,原因是原
「十三太保」中「八明」太保之「莫大虚空--莫七」、「要命的小虫--蔡八」
所掌管的两支亲卫队「虚空七杀团」、「八个要命的杀手团」,借着搜捕「背铁
剑、独臂、美少年」,大肆搜刮民财、胡作非为,引起整个襄阳城的不安。

「虚空七杀团」的代首领--莫是非,人称「神眼」,因一副天生好眼力,
成功的在几次宫廷争权战中,救了几次王大人,而被升为莫七的代理者,而「八
个要命的杀手团」,则由人称「狗鼻犬耳」的蔡狼代理首领。

在「一、二、三、四、五、十一、十二、十三」八个暗杀团相继被人暗杀之
后,十三太保觉得相当没有面子,因此,作风比以前更残暴、更荒淫,目的,就
是为了将「铁剑少年」--杨过给逼出来。

果然,在一间小客栈中,在两个暗杀团白吃白喝、强抢民财,并轮奸了客栈
老板的妻子之后,「神眼」、「狗鼻狗耳」就追踪到了杨过的踪迹。

而在另一处,全真弟子的落脚处,全真五子、一灯大师、裘千仞、天竺僧正
聚集在一处营帐之中,除了这八名武林名宿,营帐中还有两名体态婀娜的女子。

他们赫然是应在王大人府里遭受百般奸淫屈辱的女诸葛--黄蓉,还有黄蓉
的千金--郭芙。

黄蓉在帐中正绵长的叙述:「不错,当时我方已有了功力大增的武家父子、
耶律兄妹、阿浪、一灯大师、裘千仞老帮主等高手相助,加上会合了靖哥哥、中
原群侠,比起王大人当时残缺不全的十三太保力量,实在是一场必胜的仗。」

「但是,隐隐中中,我总觉有些不妥,因为,阿浪的不明来历,一灯大师的
宅心仁厚、靖哥哥的驽钝愚忠,再加上……」,黄蓉歉然的看了看裘千仞

「我确实主导了裘老帮主爱妹裘千尺、绝情谷的灭亡。」

裘千仞合十道:「阿弥陀佛,逝者已矣,一切是舍妹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罪身当时一时气愤,受奸人利用,使中原群侠陷落,真是罪过!」

黄蓉续道:「因此,当我在路途遇到李莫愁弟子洪凌波,我就心生一计,逼
问武家兄弟得知李莫愁被卖入一家邻近蒙古军营的妓院,我就赶忙伙同众高手将
李莫愁救出」

黄蓉叹道:「武家父子报仇心切,却行事鲁莽,一来如此作为怎合乎侠义之
道?岂是光明磊落人之所为?二来,李莫愁所中淫毒三个月后消失,而此段期间
情花毒若未要了她的命,她一旦醒来,新仇旧恨,中原武林还有无宁日?!」

黄蓉忽然空中打了几招,续道:「李莫愁跟我,有几分相似之处,一来体型
相近、面貌不恶,二来武艺跟我相差不多,她使起『三无三不手』来,乍看之下
也义务认为是我的『兰花拂穴手』」

「因此,我就以桃花岛的易容面具,以及九阴真经的「慑魂大法」,让李莫
愁、洪凌波伪装成我和小女,前去会会王大人,成功,就如原订计画,倘若失败
,也还有退路。」

一灯大师道:「想不到你这小女娃连老衲都蒙在鼓里!」

黄蓉笑道:「如此险计,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因此,救出李莫愁
后,我都只说已经将她与洪凌波拘禁,知道此事者,就只有我与小女」

黄蓉黯然道:「不过,倒累了耶律燕姑娘、公孙绿萼姑娘、完颜萍姑娘的少
女之身」

天竺僧突然一把按住黄蓉脉搏,黄蓉也不惊惧,任其诊脉,天竺僧一双眼睛
冒出惊异眼神,叽叽咕咕的说了些天竺方言。

黄蓉对天竺僧点点头,她知道天竺僧已经察觉她身上留有『古墓圣药』的淫
毒,作势教天竺僧先莫要点破,还有许多大事待办,身上的毛病,只有等救了中
原群侠再说。

一旁的一灯大师突然脸色一变,他是唯一懂得天竺方言之人,他知道了黄蓉
这个秘密,想起之前某次突然对黄蓉这个世交之女动心,不禁心中惭愧,而知道
了这个大秘密,不知为何,突然心中一股奇异感觉,许多想法不断交战。

黄蓉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一灯大师的思绪:「王大人的语意已经翦除许多,接
下来,我们要准备直捣黄龙,一举攻下王大人「圣殿」。」

襄阳城内莫名飘起小雨,转个几个街口,王大人的「十三太保圣殿」大厅,
眼神虚空的黑衣人面前,堆了百具尸体,夹杂著万色楼、复姓公子、饕餮公的手
下高手。

方十一拿着一封信交给王大人,道:「贺喜大人,这是最后一个势力,也是
来谈合作的,大人真是神机妙算。」

王大人搓揉的肚上肥油道:「当然,有『他』一切搞定。」两人的目光,投
射在听上的黑衣人。

殿中后房,一个男子正在大呼过瘾,他,正是当今天子,猛烈的挥汗,嚷着
:「好!好!这几个女人真是太棒了,三千佳丽比起你们真是庸脂俗粉,以后通
通带回后宫,让我天天爽个过瘾!」

赤裸的天子,正同时和几个美女交合着,黄蓉、郭芙、耶律燕、完颜萍、公
孙绿萼,每一个人都赤身露体,曼妙的赤裸胴体,正让天子尽情的、贪婪的享受
天子抓住黄蓉的脸,大嘴凑上一阵狂吻,肉棒不断深入黄蓉的隐密深处。

天子道:「这个长得最标致,以前怎么没见过妳,不管你嫁给谁,从今天起
,妳永远是我的人,我绝不会让妳离开,哈哈哈哈……」

路过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分享快乐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武侠科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